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37.第537章 宫变

    萧氏在龙游一战中立下殊勋,被朝廷竖为榜样,不但举族迁往越京城,更是将越京城中仅次于皇宫规模的原洛氏大宅赏给了他们居住。而当归跟随萧氏在龙游激战的郡兵将领简放也升为城门军副统领,带着他在龙游尚存的千余名部下,回到了越京城。

    刚刚回京的时候,那一份荣耀让简放简直是受宠若惊,每天赴不完的宴席,听不尽的赞美,让他几乎飘飘欲仙。朝廷赏给他的宅子虽然远远不如洛氏大宅,但比他在中平郡城的宅子不知大了多少倍,豪华了多少倍。

    有时候,他仍然以为这只是一场梦而已。富贵,荣华,就这样从天而降?一场迫不得已的战争的结果,竟然带给了他奋斗一生也不可能得到的奖赏,他心满意足。

    城门军是张简的地盘,他初来乍到,虽然有诸多光环加身,但简放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对于城门军的事务,他根本就不伸手,只是一门心思地管着自己那千余名老部属也就够了。经历了那一场恶战,他的眼界也高了许多,对城门军的战斗力,也是诸多的看不上。但贸然伸手便极有可能导致他与张简两人的不和,这样的事情,简放自然不会做。他现在只想与妻儿老小一家好好的享受生活,死去活来一场,方知活着能与家人每晚聚在一起吃一顿饭,说一说话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

    他与萧氏的关系极好。这是在战场之上结下的血与火的友谊,也是最为牢靠的友谊,而对于简放来说,萧氏于他不仅是友谊,更是他的靠山。萧正刚虽然死了,萧老夫人也死了,但萧正刚毕竟是曾经的大将军,地位不是他能比的,虽然根基在中平郡,但在朝中,势力自也不弱,有了这样一个靠山,至少以后的日子,他完全可以靠着这株大树好好的乘凉,所以到了越京城之后,他往萧宅跑的便更勤了一些,隔三岔五的便要上门去一趟。

    现在的萧家长子萧宁,与他已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龙游之战中,简放倾力保护的那个小娃娃,正是萧宁的儿子,而萧氏嫡系男丁,如今也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有了这层关系,两人自然是铁得很。

    “来来来,简老弟,再喝一杯。”萧宁笑吟吟的又从身后的酒柜里拿出一瓶好酒:“这可是朝廷赏下来的贡酒,等闲是喝不到的。”

    看着杯子里再被倒满,简放却是有些奇怪地看着萧宁,桌子之上,两人已经喝光了四五瓶,算下来每人也都是一斤都了,而萧宁的情绪很有些不对,因为他只喝酒,很少吃菜。菜很好吃,至少萧氏的厨子比自家的要强上很多,但萧宁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倒酒,很少吃上一口菜。

    “萧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简放放下了手中的竹筷,问道。

    萧宁苦笑一声,也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却是默然无语。

    “您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对啊!”简放追问道:“平素,您是很少这样喝酒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萧宁仰头向天,长吁一口气,半晌才道:“简老弟,不瞒你说,今天我邀你来,只是想把你拖在我家里,不让你回到你的军队之中去罢了。”

    简放顿时浑身冒出了一身冷汗,萧宁他这是什么意思?脑子中闪电般的掠过这两天城门军中出现的一件件反常的事情,霎那之间,他便明白了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萧大哥,是不是张氏要造反?”他颤声问道。

    “差不多吧!”萧宁脸色有些发白,低声道:“虽然张宁不是造反,但也跟造反差不多,他要发动政变,拿下太子吴京以及太子的追随者,然后向太平军投降。”

    轰的一声,简放一下子站了起来。“萧大哥,你也追随张宁准备投降了么?”

    萧宁摇了摇头,示意简放坐下。

    “他们只是让我把你拖在这里,不拉他们后腿,其它的事情,我不知道。”萧宁喃喃地道。

    简放喘着粗气,手扶着刀柄:“不行,我得回去,我还有千余兄弟在军营中呢,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怕他们性命难保。”

    “简兄弟,他们向我保证过了,只要你呆在我家里不出门,你的弟兄,保证一个也不会少。”萧宁一把拉住了简放,大声道。“其实你回去也已经晚了,现在,朝臣已入大明殿,城门军和张宁带回来的那支军队已经开始发动,太平军来了一个宗师,一个半步宗师,此刻城中,早为他们所掌控。”

    简放卟嗵一声跌坐在椅子中,双手抱着脑袋。

    “简兄弟,我们是从血海里打出来的交情,所以当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我不想看到你被卷入这场是非当中。”萧宁道。

    简放有些痛苦地抬头看着萧宁:“萧兄,你如此做,萧老夫人她……”

    “母亲已经仙去。”萧宁抬起头来:“萧氏如今也只剩了这么几个人,我不想他们再有任何闪失,你知道吗?太子吴京本来是想杀了张宁,控制了城门军,然后带着这些人逃进深山去的,简放,我不想进山去当土匪。我也不想我的儿子如同野人一般的生活在大山里。太平军向我保证过,我们都没事。”

    简放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夫复何言?随遇而安吧,萧兄,我们喝酒吧!”

    大明殿中,梁一刀轻松的走向张宁,他清楚,张宁完全不谙武道,一个文弱书生在他的眼中,跟一只小鸡崽也没有什么区别,手到擒来而已。

    他下到了台阶的中段,他看到台阶靠内的一名宫女本来低垂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脸上带着笑容。浑身寒毛倒竖,巨大的警讯在他心中响起,他的手按向了刀柄,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眼中出现了一只纤纤素手,似乎极慢,实则极快的按向了他的胸膛。

    卟的一声低响,声音不大,但在现在极其安静得只余下粗重呼吸声的大明殿中却显得格外清晰,梁一刀连刀都没有拔出来,整个人便飘了起来,悠悠的飘向了太明殿顶部,重重地撞在顶上那巨大的横梁之上,发出咣的一声巨响,无数灰尘飘落下来,洒了满殿的人一头一脸,然后便是梁一刀坠地的声音。坠下地来的梁一刀如同一瘫烂肉一般瘫焕在地上,没有了丝毫动静。

    梁一剑与梁一刀是同时走向台阶的,在梁一刀遇险的同时,他也发现了不妙,霍的转身,转身的同时,剑已出鞘,然而仍然显得晚了一些,剑刚举起,眼中已是一片刀光灿然,他大喝一声,举剑架向那片灿烂的刀光,剑刀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然后,剑断了。梁一剑整个人举着尚余半只剑刃的长剑,整个人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的站在哪里,片刻之后,众人看见他的额头出现了一道红线,颗颗血珠从红线之中渗出,接着,人便分成了两半,一半倒向台阶之下,一半倒在台阶之上,殿内瞬间血腥气逼人。

    两人同时出手,但在瑛姑面前,梁一刀连拔出的机会都没有,而梁一剑却还是勉力拔出了他的长剑,虽然结果没有什么区别,但这便是宗师与半步宗师的区别。

    瑛姑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霍光,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居然被他搞得鲜血淋漓的,恶心死了。霍光却是摊了摊手,表示无奈,梁一剑可也是九级高手,如果不是猝然突袭,而对方根本就没有想到在殿中,居然还隐藏着武道修为远比他高的好手,他也不可能一刀便要了对方的命。

    事发突然,当梁一刀倒地的时候,殿中还只是一片倒抽凉气之声,而当梁一剑惨烈的被分成了两片,殿中却是立刻爆发出了一片鬼哭狼嚎之声,胆子小一些的,竟然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那些本来执刀的殿中武士,此时也全都傻了。他们呆呆地看着台阶之上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全身都在发抖。因为除了死了的两个供奉之外,此刻,大内总管乐公公的一只手按在太子吴京的脑袋之上,另一只手当真如同擒小鸡崽儿一般的拎着他。

    周泰只觉得脑子之中嗡嗡作响,本来自以为大局在握,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岂料形式顷刻逆转,两大供奉瞬间毙命,连太子殿下都被人控制住了。

    原来,不仅是张宁投靠了太平军,连乐公公也投降对方了。

    他的眼中,闪现的是一片绝望的神色。

    张宁傲然转身,看着殿内武士,冷声道:“太子倒行逆施,不以苍生为念,不以百姓为重,尔等可都是有家小在越京城中的,难不成想你们的家人也成为战争中的饿殍吗?放下武器,可恕尔等无罪。”

    士兵们仍然没有从巨大的震撼之中清醒过来,瑛姑却是有些不耐烦了,身形晃动,形如鬼魅,闪电般的在大殿之中游走了一遍,一柄柄锋利的钢刀连二接三的飞起,在一片夺夺声中,整整齐齐的插在了殿顶的大梁之上。紧跟着大明殿沉重的大门发出了一声闷响,被瑛姑一掌震得粉碎。

    满天的烟尘当中,一支兵马正飞一般的沿着大道奔向大明殿,那是由张简率领的城门军。

    当城门军出现在大明殿的时候,一切便结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