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29.第529章 投降狂潮

    刘兴文走上了城头,看着远处那延绵不绝的军营,大声道:“轮到我们了!”

    站在他边上的大柱嘿嘿一笑:“被他们压着打了这么长的时间,是时候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的时候了,陈将军,奉秦将军命令,本次作战,撼山营将听从你的指挥。”

    “很好,击跨许杰,拿下正阳郡,然后挥兵直击越京城,配合秦将军,拿下越京城,大越,该换个主人了!”许兴文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当初刘老太爷决定与秦风合作的时候,他是极不满意的,一来,是因为他那个时候,刚刚在秦风手下吃了一个大亏,全军覆灭的他,连自己也成了俘虏,这口气自然是咽不下去的。

    但在刘家,当家作主的却是他的老爹,在刘老太爷作出决定之后,他也只有暗地里愤愤不平,那时的他,认为自己的失败,只不过是中了对方的奸计,而一股盘踞在深山之中的匪徒,怎么可能会有大的前途。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兴文终于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他老爹看人看事的眼光,显然还不是他能比的。从秦风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到现在他们驱使大军既将控制整个越国,只不过经历了短短的三年时间。

    太平军将成为越国的主人,而他们刘氏,也将从兴阳郡走向整个越国。以前,他们虽然在兴阳郡呼风唤雨,当家作主,但去了越京城,却得处处低着头做人,现在,刘兴文就已经开始想着,自己该以怎样的姿态走进越京城,去面对当初那些把他们刘氏看成一群乡巴佬的越京权贵了。

    鼓声隆隆,长号悠扬,封闭多日的巩县县城大门打开,刘兴文一马当先,冲出了城门,在他身后,五千城门军列队而出,在城门外数百步处列队,五百人一个方阵,十个方阵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成形,然后缓缓向前推进。

    在他们身后,大柱带领着三千余名撼山营士兵为第二波,整个大军分成两个攻击层次,向着前方正阳郡军队逼近。

    撼山营原本也有五千名战兵,但在这些天与许杰的鏖战之下,死伤也超过了千余。

    刘兴文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之情,这两年,随着太平军的扩张,原本以为带领五千城门军,大权在握的他,却发现自己正在被渐渐的边缘化,本来有些心急的他,数次向刘老太爷诉苦,不过刘老太爷只告诉他一句话,好好的带兵,练兵,终有他大展身手的机会。

    直到这一次,他终于明白自己的老爹的良苦用心,也正是他老爹的严厉,才让他在这两年里,不敢有一丝的懈怠,由小猫章孝正编写的训练操典,他现在能倒背如流,在日常的训练之中,也严格的按照着操典进行。二年下来,他的这支城门军也是从头到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起当年,战斗力不知强了多少。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秦风才会在最后调动这支军队投入作战,一来,是给刘老太爷一个面子,二来,作为打压刘氏的一个手段,这两年,已经让刘氏的地位大幅下降,兴阳郡五大家,按照现在的实力排比的话,至少陈氏,田氏,与刘氏已经到了一个水平面之上,互相牵制和瓦解他们联盟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如果一点机会也不给的话,不免会让其它各家也有唇亡齿寒之感,反而平美了。这中间的度,要拿捏得当才能恰到好处,过犹不及,这个道理,秦风还是很明白的。

    刘兴文在刘老太爷的言传身教之下,这两年也总算是长进了不少,这是刘氏的机会,他当然要牢牢的抓住。

    随着太平军的推进,正阳郡兵大营里也响起了战鼓之声,在大营之前摆开阵势,让刘兴文奇怪的是,出营的正阳郡兵的规模,不过三千余人。

    不得不说,许杰还是有几分本领的,至少,他撤军,撤得毫无声息,而刘兴文也好,大柱也好,打得仗还是太少,刘兴文唯一指挥的一次战斗,还被秦风打得输了一个底儿朝天,而大柱,一直在秦风身边当亲卫统领,唯一指挥的一次作战便是在葫芦谷殂击莫洛,也被莫洛打成了重伤。

    两人指挥军队的经验太少,而许杰能做到兵部员外郎,自然还是有料的。留下了葛乡断后,他带着数万大军,在晚上,一波接着一波的离开了大营。

    “跑了,居然跑了!”刘兴文大为懊恼。

    对方军阵之中,一匹战马,孤零零的向着太平军大营跑了过来,看得刘兴文更是一愕,怎么,这是想要单挑吗?

    接下来,更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那匹战马在跃过双方军阵的中线之后,竟然勒停了马匹,马上的将领居然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到战场之上情况有异,大柱从后方也策马奔了上来,与刘兴文对视一眼,大柱道:“好像,好像他们这是要投降了。”

    果然,他的话音方落,对面走过来的将领将自己的双手高高举起,一边向着他们这边继续走过来,一边大声道:“刘兴文将军,我是葛乡,正阳郡的葛乡,我爹是正阳郡的郭峰,我们投降了。”

    说完这句话,他转过身,用力的向着他的部属挥手,三千余正阳民军,忽啦啦的一齐弯腰,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兵器。

    许杰心急如焚,五万大军出击,在巩县,他伤亡了数千人马,留下了葛乡断后,又去了三千,现在,勉强还能凑起四万人。必须马上回到正阳郡,迟则生变,现在正阳郡空虚,而且出了这样的大事,郡城之内,只怕便有不少人会生出异心,要知道在他回到正阳郡担任郡守之前,正阳郡不少人可是跟太平军打得火热,生意往来多得很,现在太平军********,那些人的心思只怕又要活络起来了。

    自己的家人都在正阳郡,自己必须马上回去,保住家人的性命,拿住各大家族的领头人,然后在协迫他们与自己一条船,接下来,才是谋划援助越京城的事情。

    “加快速度,快一点。”骑在战马之上,看着行进速度越来越慢的军队,许杰挥舞着马鞭,厉声喝道。

    他们已经离开巩县一夜加半天了,部队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

    “许郡守,弟兄们走了一夜加半天了,水都没有喝上一口,怎么也得让弟兄们休息一下,不然坚持不住的。”一名将领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道。“磨刀不误砍柴工,让弟兄们好好的休息一下,吃一顿饭,喝几口水,接下来也能走得快一些。”

    “李维,你这是在质疑我吗?”许杰大怒。

    “许郡守,别说是士兵了,便是我也挺不住了,这里,大部分都是民军,组建成军不过数月,不是训练有素的野战军可比,再这么高强度的行进下去,只怕不等回到正阳郡城,他们就要崩溃了。”李维也是豁出去了,直着脖子吼道。

    两人的怒目对峙着,李维是不管不顾了,而许杰却是投鼠忌器,这些民军将领,麾下士兵都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己要是收拾李维,只怕他的部下便会生乱,那可真是等不到回到郡城,军队就全完蛋了,可自己以后还得靠着这支部队呢。

    正想缓和一下语气,来路之上,响起了急骤的马蹄声,断后的斥候已是急如星火的打马奔了过来。

    “郡守大人,不好了,太平军正在不断的迫近我们,距离我们,最多一个时辰的路辰了。”斥候道。

    斥候的话,引起左右一阵慌乱,许杰也是大惊,“葛乡是怎么一回事?太平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追过来了,马上走,加速走。李维。”

    “末将在!”李维道。

    “你部留下断后,为大军争取时间。”抛下这句话,许杰打马向前奔去。

    李维顿时呆在了当地。看着周围将领们虽然同情,但却如释重负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死贫道不死对友,只怕剩下的人都是这么想的,他狠不得想扇自己一嘴巴,多嘴干什么。

    大部队逐渐远去,留下了李维所部三千余人。

    “李将军,怎么办?”一名校尉走了过来,“要不,要不我们也跑吧?”

    李维瞪了他一眼,“跑,往哪里跑?没看那些人都指望着我给他们争取时间吗,我要是跑,许杰指定收拾我,而且不会有人帮我说话的。”

    “哪,哪我们就在这儿等死?葛乡的军队比我们要强,这么快就完蛋了。”

    李维哼了一声:“告诉弟兄们,休息,吃饭,喝水,睡觉。”

    “将军。”校尉大惊。

    李维看着巩县方向:“他娘的,老子也不蠢,不会当替死鬼,打不赢他们,老子投降他们还不行吗?刘兴文不是在太平军中吗?我们李氏与他兴阳刘氏还是有几份交情的。你带着兄弟们在这里休息整顿,我去找刘兴文,我们投降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