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25.第525章 后会无期

    葛庆生早已离开,闵若兮端在唇边的茶,却一直没有喝下去,雾汽渐散,似悲似喜的脸庞在王月瑶的视线之中逐渐清晰起来。

    “夫人,您马上就会成为皇后娘娘了,怎么看起来还不太高兴呢?这要是换了别的女子,只怕是欣喜若狂了。”王月瑶半开玩笑的道。

    “皇后娘娘?”闵若兮淡淡地看着王月瑶:“哪又有什么好?”

    王月瑶吐了吐舌头,“夫人,也就是您这么说呢!”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茶杯,眼神却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侧头半转,看着外面,厉声道:“那位高人造访,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

    听着闵若兮的话,王月瑶吃惊地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却见满院子的奇珍异草,假山异石之后,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出来。

    “小水!”她失声叫了出来,人霍的站起,手微微一颤,打翻了面前的茶杯,茶水四溢。

    闵若兮向前跨出一步,将王月瑶挡在了身后,看着洛一水:“洛将军,今日造访太平城,不知有何要事?”

    洛一水早已是九级巅峰,而如今的太平城,可说是空虚之极,除了闵若兮一个九级,基本找不到多少高手了,而邹明的军队,也基本驻扎在雁山,留守太平城的可不多。这也是洛一水能够长驱直入,毫无声息的便到了太平城的原因所在。

    “公主殿下!”洛一水双手抱拳一礼:“洛某今日到访,并无恶意,殿下大不可必如临大敌的模样,说起来,我还刚刚和令夫在中平郡城并肩作战呢,现在我的属下都变成了他的属下了。”

    闵若兮没有答话,只是警惕的盯着他,王月瑶给好讲过洛一水去年离开太平城时的场景,眼前这位,可也是对王月瑶很上心的。

    洛一水摇摇头,向前走了两步,小文小武却正在此时从一片小树之后咯咯笑着跑了出来,正好就出现在洛一水的身边。两个小小人,看见院子里突然多了一个生人,却并不害怕,反而是仰着小脑袋,好奇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大叔叔。

    闵若兮与王月瑶两人都是脸色大变。

    洛一水笑着蹲了下来,伸手轻轻摸着两人的小脑袋,微笑着道:“小文小武是吧,还记得小水哥哥么?大半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

    小文咬着手指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好半晌才点点头:“记得,爱吃糖的小水哥哥,不过可小气了,从来不肯分糖给我们吃。”

    小文这么一说,小武也想了起来,连连道:“就是,就是。”

    洛一水大笑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小心的打开,从里面取出两根棒棒糖,“现在小水哥哥可大方啦,一人一个。”

    两个小小人欢喜的接过糖,回头瞄了闵若兮一眼,不约而同的撕开外面的纸,含到嘴里吮吸起来,两人眉开眼笑,平素,闵若兮可是不许他们多吃的。

    洛一水盖上盒盖子,又小心的将盒子收到了怀里,这是他去年离开太平城的时候,从王月瑶那里拿走的一盒糖,粮倒也罢了,但盒子却是王月瑶专门为他订制的放糖的专用盒。

    闵若兮身子微微一颤,这一次却是王月瑶伸手拉住了他,两人眼睁睁地看着洛一水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孩抱了起来,大步向着他们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夫人,您的两个孩子都很可爱。”将小文小武放到闵若兮的跟前,直起身子,笑道。

    闵若兮勉强笑着点了点头,赶紧一手牵起一个。

    “夫人,我想和月瑶单独说几句话,可以吗?”洛一水盯着闵若兮道。

    “不行!”出乎洛一水的意料之外,闵若兮却是一口回绝。

    “夫人,没事的。”王月瑶却接言道:“您陪小文小武去玩一会儿吧,我和小水聊聊,这么久不见,我还真有些想他呢。”

    闵若兮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牵着两个孩子往院外走去。

    “喝杯茶吧!”王月瑶走到石桌边,坐了下来,指了指桌上的茶具,笑道:“以往只知道给吃糖,还从来没有为你冲过一次茶呢,不过你是大家出身,我这茶艺却是粗浅,你莫嫌弃就好。”

    “人亲水也甜。”洛一水笑着坐到了王月瑶的对面,双手放在石桌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王月瑶在对面忙活。

    当第一杯茶放到他的面前的时候,洛一水终于开口了:“我要走了!”

    “走?茶都还没有喝呢!”王月瑶惊讶地看着他。

    “我不是说这个时候,而是说,我要离开这片大陆了。”洛一水道。

    “离开这片大陆,你,你要去哪里?”王月瑶怔住了。

    “去海外吧!”洛一水端起茶来,轻轻地抿了一口,“不得不说,在这场与秦风的较量之中,我输得很彻底,愿赌服输嘛,所以我会离开。我和我的一些部下,都会从宝清上船,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走呢?难道你们就不能在一起合作吗?”王月瑶幽幽地道。

    洛一水摇摇头:“一片山林里,怎么可能容得下两只猛虎,我如果留下,只会为我们日后的冲突埋下祸根,这对于我们,对于大越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我既然输了,离开的当然是我。而且,我怎么可能愿意对秦风这小子俯首称臣呢?”

    王月瑶轻叹了一口气,又倒了一杯茶放在他的面前,“男人的想法,有时候我们女人,真是怎么也想不通。”

    洛一水大笑起来。端起茶杯,滋儿的一口一饮而尽。

    “我中途开了小差,就是过来看看你。我这一去,只怕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回到这片大陆了,可谓是相见无期。我的族人都死光了,在这片大陆之上,如果说我还有值得我留恋的人,那就是你了。”洛一水的声音低了下来。

    “对不起。”王月瑶看着他,道。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应当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如果没有那几年你的悉心照顾,说不定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现在,至少我为家人都报了仇了,我亲手斩下了吴鉴的头颅,并将其投进了洛水,祭奠了我家族数口人的英灵。”

    院门口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洛一水转头看时,却见闵若兮正斜靠在院门品,而院子外,隐约的脚步声也同时传来。

    洛一水微微一笑,回过头来:“秦夫人怕我把你抢走吧,不但自己如临大敌,还调了军队过来了。”

    王月瑶微窘,“夫人待我一向如同亲姐妹一般。”

    “看得出来。”洛一水道:“其实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我此去海外,生死未卜,前程不定,师弟曾说过,海外比其大陆,更为凶险,我真心喜欢你,怎么可能让你跟着我去那种危险的地方,秦夫人实在是太多虑了。”

    王月瑶张口欲言,洛一水却是站了起来,“好了,你什么都别说了,我,走了!”

    他从王月瑶身前将一整壶茶拿了过来,就着壶口,咕嘟咕嘟的将内里的热茶一气儿喝净,放下茶壶,微笑道:“你的茶,和你的糖,都一样香甜。”

    看着洛一水转身大步离去的身影,王月瑶的眼眶不由湿润了起来,“小水。”她叫了一声。

    洛一水回过头来,看着王月瑶:“到了地头儿,找个好女人,再成一个家吧。”

    洛一水笑道:“当然,我会的。洛家还要香烟不绝呢,姐姐,你保重吧!”

    走过闵若兮,洛一水冲她点了点头,出了院门,果然,外头密密麻麻的已经站了好几百兵丁,人人重弩在手。

    他身子一纵,倏忽之间,已是离开了小院的范围,身子再晃,已是远远的离去,转眼之间,身影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月瑶,你没事儿吧?”闵若兮急步走进院了,看着双手掩面的王月瑶,问道。

    王月瑶摇摇头,松开了捂脸的双手,眼眶通红:“夫人,我没事。只是有些伤感罢了。”

    听着王月瑶的话,闵若兮也是渭然长叹,王月瑶也可谓是情路多磨,太过于蹉跎了一些。伸手拉住王月瑶:“今天别走了,就在我这儿吃饭,咱们好好地聊一聊。”

    “夫人,我还有好多事儿要做呢!”王月瑶拒绝道。

    “管那么多!”闵若兮执着的道:“你一天不去,翻不了天,怎么啦,还要我下命令吗?”

    “谢谢夫人。”王月瑶知道闵若兮的好意,刚刚知道了束辉即将大婚的消息,紧跟着小水又要远离他泛舟而去,换谁心里都是不好过的。“那我今天就赖在夫人这里不走了。”

    “那敢情好,自瑛姑走后,我连个说话的人也找不着,你又轻易不登门。”闵若兮笑道:“要不然,干脆咱们两个人带着小文小武去山里走一走,咱们野餐去好不好?”

    “行,夫人,我知道离太平城不远,有一处美景,那还是采石工人发现的,我曾经去过,数十丈高的大瀑布从天而降,宛如九天银河落入凡尘,极是让人震憾。”

    “好,就去哪里!”闵若兮拍手笑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