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24.第524章 喜与忧

    太平城,秦风府邸。

    院子里花团锦簇,各种奇珍异草在这里都能找到,上有所好,下必效焉,想要讨好她的人不计其数,自然会寻到各种珍稀送到这里来,时日一久,便连周围的百姓也知道了,每每进山之时,也会留意那些在山外极少看到的奇花异草或者造型特异的树根啊,石头啊,都不辞辛劳地搬回来也送到这里,时日一久,这院子便自然就显得小了。葛庆生便将旁边的一个院子的院墙推翻了,将两个院子合二为一,那个院子以前住着的是王厚,现在他在沙阳郡当副郡守,每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这院子倒也是可有可无。

    昭华公主到了太平城,成了秦风的夫人,因为她特殊的身份,不是没有人担心她会插手政事,因为她有这个能力。但闵若兮却是洗尽铅华,当真是做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居家女人,每日除了在家里养儿育女之外,便是习练武技再加上侍候这些花草,日子过得平静之极。

    院子里,闵若兮拿着花洒,正在给花草浇水,小文小武两个人却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三岁多的娃娃,看起来比一般的同龄人要高出不少,虽然是双胞胎,但姐弟两个容貌却有较大的差别,姐姐长得更像闵若兮,活脱脱又一个美人胎子,弟弟小武则更多的继承了秦风的棱角,虽然还带着一点婴儿肥,但眼角眉梢,却已经能看出一些英武的影子来。

    小武是男生,自然跑得快,姐姐小文穿着裙子,在后面紧紧地追着弟弟,一不小心,啪哒一声,便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小文嘴巴一咧,便号淘大哭起来,闵若兮却只是转头瞟了一眼,丝毫没有过去扶的意思,嘴角反而带起淡淡的微笑。

    看到姐姐摔倒,跑在前头的小武立刻转身,跑到姐姐身边,蹲下身子,小手伸出,便想去拉姐姐,不想刚刚还在号淘痛哭的姐姐一伸手,用力一带,小武立刻便摔了一个嘴啃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文已是一骨碌爬了起来,两只小手提着裙子,一溜烟地便向前跑去,转眼之间便到了兄妹两人约定的终点,回过头来,笑颜如花地看着坐在地上,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小武。

    “傻小子,每次都上当,也不长长记性。”闵若兮笑着说了一句。

    奖品是从山里采来的野果,闵若兮也叫不出名字,但味道却极鲜美,不多,是村民进山挖药材时偶尔碰到采摘下来送过来的,却被两姐弟拿来当了彩头。

    捧着一小盘红艳艳的果子,小文取了一颗放进嘴里,咂巴着丢进嘴里,美滋滋的吃了起来。那边小武仍然坐在地上,看着小文吃果子,嘴巴一扁一扁的,大大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却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看到小武这般委屈的模样,小文似乎也不好意思了。小跑着上前,蹲了下来,两根手指拈了一颗红果果,喂到小武的嘴边。

    小武却是脑袋一偏,一副馋死不吃嗟来之食的模样。

    “吃不吃,不吃我可吃完了哦?”小文奶声奶气地道。

    小武的喉咙不争气的上下动了一下,突然转过头来,一张嘴,便将果子咬到了嘴里。

    “哎呀,你咬到我的手啦!”小文叫了起来。

    小武一边嚼着果子,一边格格的笑了起来,不过那到了眼眶边的泪水,却仍是流了下来,又是哭又是笑的,将小文也逗笑了,一屁股坐在小武身边,自己吃一颗,喂小武一颗,姐弟两人吃得是津津有味。

    “哎呀呀,一来就看到姐友弟恭啊,夫人可真是教子有方!”院门处传来了轻笑之声,闵若兮回头,看到王月瑶俏生生的立在院子边上,一袭粉红色的沙裙勾勒着曼妙的身材,要多耀眼便有多耀眼。

    “月瑶妹妹过来了,今儿个不忙了么?”闵若兮放下花洒,笑着道。

    “偷得浮生半日闲!”王月瑶微笑道:“前段时间齐国有了些别样心思,好多生意便搁置了下来,这不又恢复了正常了么,太平坊的各类订单大增,各个工坊都忙得不可开交呢。”

    闵若兮微笑道:“他们本来是想捡便宜来着,既然捡不着,自然要急着与我们修好关系了,这件事情,双方虽然都没有挑明,但还是生了不少龌龊的。”

    “是啊!”王月瑶手里抱着一个小罐子,俏生生的一步三摇的走了进来。“除了齐国那边,咱们的商人在永平郡的交易量也是翻了好多倍,跑得快的,已经开始与秦人商谈进入秦国市场的问题了,商业司的人还是太少了,这整天都忙得不可开交。”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小文小武身边,蹲下身子,捏捏两人的小脸,笑道:“姐姐真懂事,知道照顾弟弟了哦。”

    闵若兮大笑:“你只看到了结果,没有看到过程,先前她捉弄小武你是没有看到,月瑶妹妹,你又弄到了什么好茶?”

    王月瑶举起手里的小罐子,道:“从长安那边过来的,皇宫里的贡品,今年最新的明前茶,夫人知道我的茶艺一般般,没的糟塌了这好茶,便只好厚脸来求夫人了。”

    “又是束辉送来的。”闵若兮妙目闪了闪,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王月瑶。

    王月瑶脸上有些伤感:“他现在叫曹辉了,他的师父曹冲收了他作义子,而且,他马上便要结婚了,新娘是大齐左相的女儿,倒也是门当户对。”

    听到王月瑶这么一说,闵若兮倒是大出意外,看着王月瑶有些伤感的表情,叹道:“有缘无份,世事弄人,妹妹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三步之内,必有芳草,追你的人还少么?只要你愿意,排着队等你挑的人多得是呢!”

    王月瑶微微一笑,“夫人,咱们不说这些事了,我还等着欣赏您的茶道呢!”

    “那还不容易!”闵若兮拍了拍手,院子一角的两名侍卫走了过来,“去把东西搬到院子里来,就放在那葡萄架子下面。”

    看着王月瑶抱着小罐向着葡萄架下面走去的背影,闵若兮亦是微叹了一口气,王月瑶这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大为失落,这才来找自己喝茶解愁的。王月瑶如果是个普通女子,闵若兮说不定还会怂恿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因为她便为了自己的幸福而不顾一切。

    只可惜,王月瑶在太平军的位置很重要,是秦风在商业之上的最好的帮手,每年为太平军赚来的利益,足以让秦风养活军队,如果失去了王月瑶,对于太平军会是一个极大的打击。所以对于王月瑶与束辉两人的事情,她也只能爱莫能助,一声叹息了。

    两人都是极聪明的人,这个时候说话反而不美,沉默着相对而坐,闵若兮娴熟的冲着茶,隔着朦胧的水气,看着王月瑶那双微红的眼睛,心道,也只有时间会是一剂良药,终将治愈她内心的伤痛。

    “夫人,大喜,大喜啊!”院子外头传来了葛庆生那欣喜若狂的声音,这让刚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的闵若兮大为惊讶,葛庆生身为太平城的城主,可是一个极其沉稳的人,今天只是听声音,便很是失态了。

    转头望过去,便见到葛庆生一手撩着袍子,正狂奔而来,跨进院子,根本没有留神地下竟然放着一个花洒,一绊之下,整个人竟然平平的向前摔倒。

    王月瑶掩嘴惊呼,眼前一花,刚刚还端坐在面前的闵若兮已是不见了踪影,再看时,却见闵若兮已经出现在葛庆生的面前,手一伸一抬,将半空中的葛庆生又平平的放了回去。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葛庆生尴尬地道,堂堂太平城城主,要是在夫人面前摔一个嘴啃泥,乌眼青,未免也太失礼了。

    “葛城主,你来得正巧,王司长带来了一罐明前茶贡品,你好口福。”闵若兮笑道。

    “多谢夫人,大喜啊!”葛庆生一边随着闵若兮往葡萄架子下面走,一边道。

    “喜从何来啊,看来是秦风在前头打了胜仗了?”闵若兮倒了一杯茶,放在葛庆生面前。

    “正是,刚刚前方飞马传来消息,秦将军在中平郡龙游城南屏山击败虎贲军,吴鉴被斩杀,康乔自杀,整个虎贲军全军覆灭,现在秦将军正率大军逼近越京城。越京城已经成了一个空架子了,大军一到,指日可破。”葛庆生喜滋滋地道:“夫人,恐怕您过不了多久,就要搬家了。”

    “这么快?”闵若兮身子微微一颤。

    “是啊,快得让人不敢置信啊,我是反复确认了这才来向夫人报喜的。”葛庆生端起茶杯,一口饮尽,笑道:“夫人,或者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改口称呼您为皇后娘娘了。”

    听了这话,闵若兮却是没有丝毫动容,反而摇了摇头:“葛城主,如此好茶,你居然如此牛饮,可真有失文人身份呢。”

    葛庆生嘿嘿一笑,“高兴得过头了,心里有如一团火在烧呢,咱们太平军从成军到现在,不过四年,便已经有了如此成就,怎么不让人欣喜。”

    闵若兮端起茶来,蒸腾的雾气朦胧了她的面庞,秦风掌控了越国,便正式站到了闵若英同等的高度之上,于她而言,却不知是该喜还是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