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23.第523章 裁撤

    大营的一角,两个孤零零的帐篷相对而立,两个帐篷,分别住着两个特殊的人,一个是越国的左相张宁,另一个则是吴鉴身边的大太监乐公公。

    乐公公本来是要返回越京城报信的,但很不幸的是,在半路之上,他被瑛姑截住了,便也成了俘虏一员,现在全身真气被封,比之一个普通人亦还不如。

    这个小小的角落,只有两个卫兵在这里看守,说是看守,倒不如说是在这里照料着二人,到了饭点,给二人端来饭食,吃完了便又拿走。

    此刻的张宁,早已没有了左相的凛凛之威,也没有了书生的翩翩风度,抱着膝盖,坐在帐篷门口,仰头眯着眼睛,看着天空的太阳。

    虽然现在他基本上是与世隔绝,但从两个守卫兴高采烈的谈话之中,他仍然大体了解了整个的局势,皇帝,竟然被洛一水一刀斩断了头颅,死于非命,康乔自刎于南屏山,剩余的虎贲军放下了武器,全都成了战俘,现在居住的地方与他不过一箭之地,中间只隔着一个太平军战营的营地。

    他能清晰的听到,从那边传来的哀乐之声,那是太平军在为康乔举行葬礼,康乔虽然死了,但太平军却仍然给予了他礼遇。如果自己死了,会有康乔的这种待遇吗?

    他摇了摇头,不会的。

    让他感到幸运的是,洛一水果然没有再理会他,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幸运,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失落,是的,刘家那个老狐狸说得不错,自己根本没有那重要,自己的权力,需要借助皇帝的威权方能体现,当皇帝死去,自己也就变得不值一文了。

    一个旧的朝代正在迅速的殒落,崭新的王朝将从废墟之上崛起,这让张宁感到很惶恐。是的,秦风答应过他,不会再追究他过去的事情,但这并不足以让他放心,很简单的道理,当他没有了权力,没有了一切的时候,即便是衙门里的一个普通小吏,也可以随意的拿捏他,而那些洛氏的旧部,更是不会放过他,仅仅就如此的话,只怕今后自己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

    自己也就罢了,但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举家出走?称不说自己走不走得脱,即便走脱了又能去哪里?齐国?还是楚国?去了哪些地方,跟在越国有什么两样?

    自己必须做些什么,才能改变现在的窘境。越皇已经不在了,自己必须要为张氏打算一下,他可不想,将来某一天,张氏全族,也被押上洛水之畔的断头台。

    如果没有了权力,那些人,有太多的办法来收拾他了。

    他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个小帐蓬,乐公公,这也是他的老熟人了,自从被押进来丢在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他举步走了过去,一撩帐蓬,一股难闻的尿骚气便扑鼻而来,大太监乐公公像一条野狗一般,蜷缩在帐蓬的一角,看到他掀帐走进来,也不过是翻了翻眼皮瞟了一眼,便又耷拉下眼睛,半死不活的躺在了那里。

    张宁不禁皱起了眉头,但最终,却还是强忍着走了进去。

    中军大帐里,陈志华兄弟两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秦风。

    “两位小陈将军。”秦风微笑着,走到二人面前,亲自替二人各倒了一杯水,洛部高层都随着洛一水离去,现在的三万余洛部士卒,几乎便以陈氏兄弟为首了,改编洛部之事,自然要与这二人商议。“刚刚给二位看的便是这一次军队改编的具体方案,二位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来。”

    二人起身,接过茶水,转身放在茶几之上,陈金华看着哥哥,陈志华沉吟了一下,“秦将军,一下子就要裁一万五千人,这个幅度是不是太大了一些?他们都是有经验的士兵,就这样裁掉未免太可惜了。”

    秦风点点头:“小陈将军说得有道理,可是我们这么做呢,自然也是有原因的。其一,我们太平军,从来都不是以人数取胜,我们走的是精兵路线,想必二位也看到了,我们太平军虽然成立的时间不久,但士兵的质量,装备,都是一等一的,比起虎贲军也不遑多让,可是这些,都是建立在大笔的银子上的,现在越国的状况你们也清楚,兵荒马乱的,只怕这种乱,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处处都要银子,可进项终是有限的。而且在我们接管越国之后,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恢复民生,而不是向外扩张,所以,军队的数量并不需要这么多。”

    在大帐里转了几圈,秦风接着道:“其二,越国这些年来,战乱不断,很多地方可说是百里无人烟,你们没有去长阳郡看一看,那里的状况,简直就像无人区一般,所以,我们也需要大量的人手回到地方,去把地重新种起来,把商业重新发展起来,把民生一点一点的恢复过来。没有强盛的经济,什么都是废话。”

    陈志华默默的点点头,他协助父亲带领边军多年,当然知道,军队从来都是花钱的大户。花钱如流水对于军队来说,当真不是说笑的。维持一支庞大的军队,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笔巨大的开支。

    如今的越国,的确是千疮百孔。

    “所以这次整编,两位小陈将军还要多多用心,更要多做工作,平稳过渡,我不希望出什么乱子。”秦风道。

    “将军放心,这个我们会去做,只是裁撤下来的士兵,他们怎么办?”陈志华问道。

    “我们当然会一管到底,而不是仅仅只发一笔遣散费。”秦风微笑道:“凡是现在太平军控制着的区域,他们都可以申请过去,只要去了,当地官员,会为他们准备好一切,房子,田地,农具,都会为他们准备好,如果要经商,这些裁撤下来的士兵,可以免税三年。”

    “免税三年?”陈志华惊讶地道:“可是我知道,在太平军控制区域,商税是比较重的。”

    秦风笑了起来,“看来小陈将军还是很用了一番心的,是的,在太平军控制区域内,商税比农税要重得多。但我们也不会将眼光盯着这些小本生意吧,他们去做生意,便会促进商品的流通,便会让钱流动起来而不是被藏在地窖之中生锈,他们会雇佣人手,会给这些人发工钱,而这些人有了钱,便又会拿出来买来东西,所有嘛,最终,这些钱还是会以各种方式回到国库。”

    秦风说得这些,陈志华就半懂不懂了,不过从秦风的这段话里头,他也听明白了,退役的士兵仍然会得到照顾,这就足够了。

    “既然是这样,我就更有把握了。”他点头道。

    秦风赞赏地点点头:“好,军队改编,这近段时间的大事,你多操操心吧,和尚会先去你哪边帮忙,一来是整编之后他要带一个战营,先过去熟悉一下基层军官,二来,我们太平军的军令军法,与你们以前的有很大的区别,和尚过去,也可以帮你尽快的适应过来,很多东西,都要改的。”

    “是,欢迎黄将军。”陈志华对着坐在一边的和尚道。

    “不客气。”和尚咧嘴一笑:“小陈将军,恕我直言,你们边军的战斗力,在你们眼中或者很不错了,但在我的眼中,却还差得远,到时候你别嫌弃我才好,我可是不会客气的,老大既然交给我一个战营,我就不能让他输给野狗的苍狼,小猫的磐石,陆丰的矿工。”

    “我也不想输给他们,到时候还请黄兄多多指点。”陈志华对于太平军的战斗力,是真心佩服的,和尚虽然说得不客气,但他也知道,他说得是实话,眼下他们的军队,比起太平军,的确有差距。

    “好了,大体上就这样了,和尚,两位小陈将军,我就不留你们了,你们抓紧时间去忙吧,早一些做完这一件事,对我们便是最大的利好。”秦风笑着挥了挥手。

    “谨遵军令!”三人都站了起来,向着秦风行了一礼,转身出帐。

    看着一只脚跨出大帐的和尚,秦风突然笑问道:“和尚,你媳妇的伤好了一些吗?”

    “有舒疯子在,能出什么大问题,就是这个傻婆娘以前没有打过这样的仗,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现在小猫和野狗就拿这事儿取笑我呢!”和尚搔了搔脑袋,“格老子的,我媳妇说了,等她养好了伤,便要一家一家的打上门去说个道理。”

    秦风大笑起来,以余秀娥的武道修为,真打上门去,小猫和野狗有的头疼了。以小猫和野狗现在的身手,对付余秀娥还真有难度。

    这个弟媳妇儿有点二,和尚的福气还真是不错。

    坐回到大案之后,脑子里浮现出一位娇小的女子手舞着大刀,强悍对撼奔马的场景,仍是忍不住又狂笑了起来。这个余秀娥,与敢死营的人倒也算得上是绝配了。

    正自笑着,马猴急匆匆地窜了进来,“老大,老大。”

    “什么事?”

    “刚刚张宁那边传来消息,这个老家伙想见您呢?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您见不见?”马猴道。

    秦风眨了眨眼睛,“这位前首辅又有什么重要事了,嗯,不管怎么说,这位也是大越前首相啊,你去带他来,我见见,看看他又想到什么坏主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