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19.第519章 没有必要了

    天边露出了一丝曙光,从一点点儿鱼肚白,迅速地扩散,转眼之间,天色已是大亮,远处的山头,一轮娇阳露出了半个脸庞,红艳艳的光芒洒将下来,映照在宛如修罗的战场之上。

    一夜苦战,虎贲军终是没有突出太平军与洛一水部众的包围,康乔曾几度突破到了洛部的边缘,但早有准备的更外围的陈家洛立即予以迎头痛击,生生的又将他们压回来,到天明之时,洛一水部几被打穿的防守阵线完全由陈家洛填充了进来,使得康乔突围的梦想,完全宣告破灭。

    当天色渐亮的时候,疲惫之极的虎贲军无奈之下,又退回到了南屏山上,而山下的包围圈,此时却显得更紧密了一些。

    康乔拄着自己的大刀,坐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士兵当中,很多熟悉的面孔都已经不见了,那些军官们,在一夜的突围作战之中,充当了士兵们的前锋,但在对方的高手的殂击之下,死伤惨重,能够幸免的十不存二,此时举目四望,几无可以得用的军官了。

    浑身酸痛,直想躺下睡上一觉,康乔知道,这是用力过度,体力透支的征兆,平时充盈体内的真气,此时如同游丝一般,不用心体察,几乎无法察觉得到。

    所幸的是,一夜的搏杀,敌人也是筋疲力尽,此时双方都急于恢复体力,作最后一搏,可敌人是有预备队的,像猛虎营,则是后半夜才刚刚加入到战斗序列当中,他们应当还行有余力,而天色放亮之后,康乔又看到苍狼营的军旗出现在战场之上。

    苍狼营曾在龙游县城之下,力抗过虎贲重骑的冲击,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同样恐怖之极,哪怕他现在兵员严重不足,但此刻加入战场,却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康乔等待着太平军发起最后的攻击,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太平军有生力军加入,但却并没有一鼓作气地向他们发起再一次的进攻,反而在山下安营扎寨,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在等待什么?

    康乔背心里骤然冒出丝丝凉气。

    一夜苦战,虎贲军伤亡惨重,但太平军和洛一水的部众同样也不轻松,可即便是这样,太平军的那些超级高手,除了程务本,刘老太爷,杨致,陈慈之外,其它的人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

    秦风哪里去了?洛一水哪里去了?贺人屠呢,还有那个女宗师瑛姑呢?他们去哪里了?康乔到目前为止,还并不知道霍光的存在,如果他知道还有一个半步宗师也在太平军的阵营当中,只怕要更加绝望。

    这些超级高手不在攻击的阵容当中,他们能去干什么?当然只有一件事,是去堵截陛下。

    如果只有贺人屠一个宗师存在,康乔并不担心皇帝能突围而去,但还有一个瑛姑的存在,就让这份信心大打折损,再加上洛一水,秦风这些好手,如果陛下当真让他们堵住,只怕突围而去的希望就微乎其策。

    满天神佛保佑,但愿陛下一路顺风顺水!康乔双手合什,暗自祈祷,这位一辈子都在军队之中浸淫,向来信任自己军队远超信任满天神佛的将领,第一次祈祷起来。如果陛下不能突围而去,那昨晚虎贲军的决死之战,就显得毫无意义了。

    此刻的虎贲军,不仅疲累,而且饥饿,昨天为了一决生死,康乔带头,烧掉了他们本来就携带不多的干粮,现在,他们除了身上的刀剑弓矢,一无所有。战马到是还有不少,死得活的都有,但对于幸存的骑兵来说,让他们吃自己的战马或者看到别人吃自己的战马,都是不能容忍的,他们情愿饿死,也不会去吃自己的战友。

    这个念头,康乔根本就没有想过。

    山下,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欢呼之声,如同海潮,一波接着一波,从一个方阵传到另一个方阵,几无停歇,康乔身子剧震,霍地站了起来,走到前方,举目向山下看去。

    一群人正缓缓行来。

    其中除了洛一水,他都认不得。

    但他也能猜出那些人的身份,策马走在最中央的那个年青人,肯定就是太平军的首领秦风,他身侧两人,一男一女,只消瞟一眼,就能知道,那便是太平军现在的两名宗师级高手,贺人屠与瑛姑,而另一个人能与洛一水并马齐驱,显然身份也自不低。

    让康乔身体颤抖起来的,是洛一水手中提着的一个包袱,那上面血迹宛然,看形状,不是一个头颅还是什么。

    能值得这些人提着的头颅,除了陛下,还能有谁。

    似乎感觉到了山上康乔的目光,洛一水也抬头看向山顶,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包袱,另一只手猛地扯开了外面的包袱皮,虽然面目狰狞,但康乔仍然一眼便看出,那便是昨夜离去的陛下。

    双腿一软,他卟嗵一声坐在了地上。

    山上,所有的虎贲军都站了起来,嘴里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呼之声,吴鉴,不仅是他们的陛下,更是宗师之尊,在他们的眼中,陛下便是无敌的象征,可现在,陛下却只余下了一个头颅。

    其它人勒停了马匹,洛一水却仍在纵马前行,半途之中,随手抢过一名士兵手中的长矛,将吴鉴的头颅插在矛顶,纵马直上南屏山。

    行至中途,他将矛杆重重地插在地上,上面的头颅大眼圆瞪,死死地看着山上所有的虎贲军。

    “陛下!”康乔痛哭着跪倒在地上,山上,所有的虎贲军都是失声痛哭,依次跪倒。

    吴鉴对于越国来说,不是一个好皇帝,但对于虎贲军来说,却是一个极好的领袖。

    现在,他们的领袖已经死了。

    又一匹马径直向山上奔来,而且毫无顾忌地直接向着康乔所在的方向奔来,康乔勉力支撑着站了起来,上来的人,是那个与洛一水并肩而来的男人。

    勒马停在距离康乔一箭之地的地方,霍光看着康乔:“康统领,在下霍光。”

    “霍光?楚国集英殿的霍光?”康乔神情有些呆滞,半晌才反应过来。

    “现在是太平军霍光。”霍光微笑着道:“康统领,秦将军让我来替他传一句话。”

    康乔的身躯一下子挺直:“他想说什么?”

    “康统领,吴鉴已经死了。作为一个军人,不论是秦将军,还是这山下所有的将士,对于虎贲军都抱以极大的敬意,虽然我们是敌人。你们的领袖已经死了,你们已经完成了你们的任务,作为战士,你们无愧于身上的战袍。但现在,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投降?”康乔冷冷地道。

    在他身后,所有的虎贲军都是愤怒地瞪视着霍光,握着兵器的手,青筋毕露。

    “如果你们愿意投降当然好。”霍光笑了起来,“不过你们如果不愿意投降,也可以放下武器,解甲归田,越国很大,不论你们以后是去务农,还是经商,或者做别的什么,都不会有人为难你们。”

    “如果我们还要一战呢?”康乔道。

    霍光哈哈一笑:“康统领,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么?瞧瞧山下,不说两位宗师,便是九级高手,也可以完全碾压你们,更何况,你的士兵现在已是又疲又饿,还有多少战斗力?你真要为了一个死人,让这些跟了你多年的士卒埋骨在这南屏山吗?放弃吧!越国已经完了,你无法挽救,他们也无法挽救,所以,选择活下去,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对不对?没有人会因此而轻视你们,因为这山下的鲜血,尸体已经为你们的勇敢作出了注释。”

    停顿了一下,霍光接着道:“秦将军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一个时辰之后,如果虎贲军没有放下武器,走下山去,哪么,我们的进攻将会开始,而这一次,将会是以宗师以及九级高手作为先锋,康乔,想一想吧,你们能有机会吗?”

    丢下这句话,霍光转身策马,奔下山去。

    看着霍光的背影,康乔缓缓的再一次坐在了地上。

    “统领,杀下山去,与他们拼了。”

    “宁死不降!”

    “杀下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山上,幸存的虎贲军愤怒的吼叫着。康乔却似乎听而未闻,只是呆呆的坐在哪里,看着半山腰上那长矛插着的吴鉴的头颅。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山下,已经响起了隆隆的战鼓之声,军队开始调集,显然,对手已经做攻击准备了,康乔也终于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康乔取下了头盔,放在了地上,然后一件一件的解下了身上的甲胄,折叠整齐。

    “统领!”虎贲军士兵们大叫了起来。

    康乔轻轻的摇摇头:“结束了,兄弟们,结束了,霍光说得对,没有必要了,解下盔甲,放下武器,下山吧!”

    山下,战鼓一阵接着一阵,矿工营,苍狼营,宝清营已经作好了攻击准备,一个时辰一到,他们便将发起最后的攻击,结束这场战役。

    “不必了!”秦风举起了手,在众人的视线之下,一支赤手空拳,脱去甲胄的军队从山下缓缓地走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