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16.第516章 会师

    凌晨时分,战鼓的隆隆声惊醒了南屏山上的虎贲军,疲惫的他们一个个从岩石上,草丛里,大树下站了起来,看向鼓声传来的地方。

    清晨时务,薄薄的雾蔼阻碍了他们的视线,视野并不太远,但战鼓声却愈来愈近,从远处,迅速地延伸到了山下,终于,一面大旗跃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洛!

    那是通城的叛军,他们在洛一水的带领之下终于抵达了龙游县。

    洛一水自开平起兵,短短数个月内,军队最多时曾澎涨到了十万余众,半年血战,经历了龙游,永平的失败以及通城的惨烈的搏杀,现在只剩下了五万余众,而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在通城向他投降的朝廷郡兵。

    王贵就是其中之一。

    王贵的心情很苦涩。在朝廷进攻洛一水的叛军之时,他的部队算是战斗力较强的一支,也是损失最大的一支,打下了陈塘寨,便是他最值得自豪的一役。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局势逆转得如此之快,在通城,他和最后的数千郡兵在走投无路之下,向洛一水投降。

    洛一水认识王贵,当然也知道王贵在这次战役之中对他造成过很大的伤害,但到了这个时候,洛一水显然已经没有心思去追究王贵,反而是大方的接纳了王贵,当然,前提条件便是,王贵与他带着投降的数千郡兵,又成了军队的前锋。

    这就是命!王贵苦闷地想着。可现在他的麾下,不再单纯的是他的部属,而是集合了来自数个郡的郡兵,大家心思不一,各有想法,担任前锋,只怕也是炮灰的命。

    王贵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争取在这最后一役之中能活下来,然后便解甲归田吧,回家种田去,或者将来还有一个善终。

    他抬头,看着雾蔼之中朦朦胧胧的南屏山,心中当真是五味杂阵。自己算是一个反覆无常的小人吧?或者洛一水他们也很鄙薄自己,但自己只是想活下来啊!

    远处又传来了隆隆的鼓声,王贵循声望远,鼓声是从永平郡方向传来的,他心中微微一跳,传说之中的正主儿终于到了么?

    他睁大眼睛,看向鼓声传来的方向。

    雾蔼在这一刻,突然毫无征兆的消散得无影无踪,一轮骄阳跃然空中,万道金光自空中洒将下来,一支军队似乎是随着这万道金光一齐,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那面火红的烈火战刀旗在晨风之中映着道道金光,在空中高高飘扬。

    那亮眼的火红,似乎灼伤了王贵的眼睛,他不由自主的将眼睛闭了一下。

    我要是他们中的一员该有多好啊!王贵的心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了这一个念头,但马上,他又将这个念头打消得无影无踪。

    自己是朝廷的将军,却在战事不利之时,投奔了洛一水,而洛一水又是眼前这支军队的手下败将,自己,在他们眼中,算得了什么?

    他收回了目光,将视线投向身后远方的那面洛字大旗之下。果然,那面中军大旗开始向前移动了。

    秦风带着太平军主力,也适时出现在了南屏山下。

    矿工营打头。全副武装的矿工营身披重甲,手握铁刀,随着尖锐的哨音,踏着整齐的步子,如同一道移动的城堡缓缓前行,带给他前方所有的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矿工营的身后,便是长达三米宽两米的硕大的烈火战刀旗,主将旗之下,是秦风和他的亲卫营,更远处,则是宝清营压阵。

    围攻吴鉴的两大主力部队尽皆抵达,这使得还准备在龙游城下摆开阵仗与虎贲军再较量一番的陈家洛大失所望,龙游城门亦是大开,猛虎营,苍狼营两营战兵依次出城,从另一个方向上迫近了南屏山。

    太平军与洛一水部从三面包围了南屏山,唯一留下的一条通道是通往开平郡的,但那边,由秦人邓素率领的两万秦兵铁骑,正在开平郡边境之上虎视眈眈。

    “贺师,辛苦了!”中军大帐之前,秦风卓然而立,看到与陈家洛,野狗一齐走过来的贺人屠,他大步走过去,双手抱拳,行了一礼。就算他是主帅,但在面对宗师之尊之时,仍然不会缺了些许礼数。

    贺人屠抱拳还礼:“大有收获。”言简意赅,但言下之意却是明明白白,看着他满足的笑容,秦风知道这一战对他帮助甚大。

    “伤势如何?”秦风并不问贺人屠有何感悟,这是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境界不到,问了也是白搭。

    “不碍事,皮外伤而已,吴鉴终究不是一个战士。”贺人屠微笑着道。

    秦风一笑回头:“舒疯子。”

    舒畅唰地一下从后面跳了出来,走到贺人屠跟前,大大咧咧的拍拍贺人屠的肩膀:“小意思,三五天便让你又活蹦乱跳。”

    对于大大咧咧的舒畅,贺人屠倒是一直颇有好感,“那要有劳舒神医了。”

    “无妨无妨!”舒畅笑眯了眼睛,歪着脑袋看了一眼贺人屠身后的刘老太爷:“刘老头,你可是偌大年纪了,又有内伤在身,居然还去拼命,我看你是活得腻歪了。”

    刘老太爷拐杖微微在地上一顿:“有舒神锋在此,我有什么可怕的?就算我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你也能把我拉回来。”

    被刘老太爷这么一捧,舒畅顿时心中大悦,哈哈大笑起来,连连点头,“这话说得不错,不过刘老头儿,以后这种仗,你还是不要上了,你啊,现在就跟那烧得没有多少的蜡烛一般,猛烧一阵子,看似亮多了,但也烧得快罗,真到了油尽灯枯之时,别说是我,连神仙也没有法子的。”

    “受教,受教!”对于一个快七十的老头儿来说,舒畅这样大谈别人的寿数是十分不礼貌的,但刘老太爷却丝毫不以为忤,他在当年莫洛大军进攻沙阳郡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可能,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大大超出他的奢望了。

    “刘老太爷,我在到此的途中,已经向沙阳郡城门军统领刘兴文下达了全军出击正阳郡,与大柱的撼山营左右夹击正阳郡,在拿下正阳郡之后,将合兵出击越京城。”秦风微笑着道。

    听了秦风这简单的一句话,刘老太爷却比吃了人参果还要高兴,因为刘兴文终于能够率军走出沙阳,这便代表着刘兴文也从此进入到了太平军的野战军系列,自己不顾伤势,不管生死的付出,终于得到了秦风的认可。

    “多谢秦将军!”他拱手道谢,两人对视一笑,所有的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直到这个时候,陈家洛与野狗两人才走了过来。

    “军队伤亡情况如何?”秦风问道。

    陈家洛道:“回将军,苍狼营昨日在城下主战,伤亡较大,死伤千余人,猛虎营城上协同,伤亡较小。”

    “老大,苍狼营战力仍在,仍可作为前锋出战!”野狗大声道。

    “用不着啦!”秦风哈哈一笑,“虎贲军已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用不着咱们再去拼死攻占南屏山了,咱们就在这里围着他便好,等着他最后狗急跳墙吧!”

    众人一齐转头看向南屏山,那面飘扬的大越王旗,此刻显得是那样的黯淡无光,一个存在了百余年的王朝,将在南屏山上终结他最后的历史了。

    旧的王朝覆灭,新的王朝却将在旧王朝的废墟之上崛起,沧海桑田,城头变幻大王旗,永远不变的,却只有这片热土。

    另一个方向之上的营盘之中,一支百余人的骑兵驶出了大营,向着太平军的大营奔来,听到辕门执星军官的汇报,秦风微微一笑,洛一水过来了。

    “大家一起去迎一迎洛将军吧。”他招呼着众人道。

    众人轰然应好,这里头,大部分却都是与洛一水相熟的,当然,他们相熟的更多的是那个在太平城呆了两年多的小水。

    瑛姑却是飘然到了贺人屠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霍光也默默的走到了贺人屠的身边,看着两人,贺人屠大笑,这两个人,一个是宗师,另一个也是半步宗师,他们自然想知道自己与吴鉴这一战的感悟,这对于他们的修行大有裨益。

    “走,我们一边去详谈!”贺人屠道,转头看着舒畅,“舒神医,要不一起去,我们一边说话,你一边帮我瞧瞧伤,接下来,我与吴鉴肯定还要一战定生死,这伤虽然问题不大,但好一点,把握总是大一点。”

    舒畅却是看了一眼瑛姑之后连连摆手,“不了不了,你们说话,我也听不懂,恁也无趣,等会儿我再过来找你,你那点伤,举手之劳便治好了,不妨事,再说了,接下来要杀吴鉴,以秦疯子的本性,岂会让你再去单打独斗,必然是要让你和大姑去围殴他的。”

    舒畅不去自然是有道理的,自从他在蒙山大营暗算了一把瑛姑之后,便一直想法设法避免与瑛姑同框,即便避不了,那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然以瑛姑的宗师之能,是修理他,实在是太容易了。

    现在瑛姑,贺人屠,霍光他们三个可是一伙儿的,自己要是跟他们去了,被瑛姑收拾了,另外两个人必定是装聋作哑,这个亏,自己可就吃定了。

    舒大爷是很聪明的,断然不能上这个大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