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16.第516章 性格决定命运

    虎贲军强悍之极,但他们的对手苍狼营也不差,依托着城墙作战,来自城上的支持足以让他们与对手相抗衡。

    骑兵没有了速度,便失去了大半的威力,单兵作战,占不到丝毫便宜,而更可虑的是,虎贲军虽然整体强悍,但却缺乏最顶尖的战斗力,此刻被刘老太爷,和尚夫妇,于超等人搅得天翻地覆。虎贲军的指挥将领亦是经验极其丰富之人,眼见情形不利,立即开始改变战术。

    最前方的骑兵仍在向前拼命搏杀,而后方骑兵却开始缓缓后退,他想要逐渐拉开与对手的距离,最好的结果,就是苍狼营能够以为他们在开始败退从而尾随追过来,只要他们离开了城上支持的范畴,后背不再紧靠着城墙,虎贲军便可以利用速度,从两翼侧击,甚至兜到他们的背后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为此,他甚至不惜抛弃已经与对手纠缠在一起战友抛弃。

    距离逐渐拉开,但他却渐渐的失望。因为对手,丝毫没有向前追击的意思。

    他的对手是野狗,一个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的老兵油子,一个与秦国边军在一起纠缠厮杀了数年的悍将,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没有见到过,在他眼中,虎贲军将领的这一点小心思,几乎就写在他的脸上,当真是儿戏不过。

    追过去,你当我傻是吧?

    野狗咭咭的笑着,毫不客气的指挥苍狼营将被抛弃的虎贲军包围起来,斩杀殆尽,然后一声令下,全军又缩回到了城下,咣当咣当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一面面盾墙再一次立起,战场重新回到了最开始的状态,只不过在双方拉开的距离之间,不再是先前绿油油的草地,而是遍布各处的尸体和鲜血,有虎贲军的,也有苍狼营的。

    野狗没有下令去收拾战场,哪怕那些地方躺着自己战友的遗体,在他的眼中,他们即便是死了,也还是可以帮着活着的战友继续向胜利迈进。

    横亘在战场之上的这些尸体,将成为骑兵再一次进攻的障碍,将会极大的影响他们前进的速度。

    从敢死营出来的人,丝毫不在乎他们死后的遗体会怎么样,人死如灯灭,被砍成肉酱也好,被大卸八块也好,又有什么关系呢?

    虎贲军指挥将领嘴里有些发苦,再一次进攻,多半又是重复上一次的过程,地上再添无数的死尸,但只怕自己都不可能突破对手的防线。

    他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向远方,此刻,贺人屠与吴鉴的身影正在远处的一个山头之上时隐时现,雷霆般的震击之声不时传来,显然两人交手正酣。

    陛下还在战斗!

    虎贲军没有退路。

    他高举战刀,用力落下,大吼道:“虎贲军,向死而生,前进!”

    战马奋蹄,战士怒吼,冲锋再一次开始发动,而再一次迎接他们的,依然是如飞蝗一般的箭矢,如暴雨一般的落石,还有对手那几个高手疯狂的殂击。

    然后,他们撞上了铁盾,撞上了那如同铜墙铁壁的苍狼营。

    命运开始再一次重复。

    远处的山顶,原生的树木早已被一扫而空,即便是坚硬的岩石,在两大宗师真气的激荡之下,也如同酥饼一样,变成了一蓬蓬的粉末,四处飞扬。

    剑去如灵蛇,刀来似矫龙,从远处看,宛如一副动态的图画,其美无比,但内里却蕴藏着无穷的风险。

    一只苍鹰从远处的山林飞起,高高的掠过两人的上空之时,却突然失去了控制,被生生地向下拉扯着向下飞去,苍鹰竭力挥动着翅膀,想要重新飞起,但下坠之势却愈来愈快,下降到一定高度,啪的一声,在空中炸成一蓬红雨,然后红雨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两人之间,此刻已经容不下任何第三者插入。

    又是一声霹雳般的巨响之后,两人终于停了下来,相隔数十丈,遥遥相望。

    “不过如此!”贺人屠冷笑一声,他手中的桨刀已经短了一截,身上衣服也已经破破烂烂,风一吹,露出内里的肉来。

    吴鉴冷冷地看着对方,刚刚两人的对决,他是占了上风的,但想要击败甚至杀死对方,却又差了最后一口气。

    二十年前,他便踏入宗师境界,这些年来,虽然长进并不大,但经验的累积和对自身的调控,显然不是刚刚才踏入宗师境界的贺人屠能比的。

    但要命的是,前几天莫洛的拼死一战,终于还是给他带来了隐患,那些伤平时看起来,对于一位宗师来说,是真得微不足道,但是当他遇上另一个需要他生死相搏的宗师之后,这些小小的隐患便成了要命的东西。

    吴鉴与贺人屠不同。自小便生在皇室,不管是修为武道,还是接管整个国家,都是顺风顺水,生平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挫折,养尊处优,是以武道修为虽高,但在与敌对决时,却缺少了那一份狠厉之心。

    这是性格使然,也是从小到大的环境使然,吴鉴在治理国家之上,不可谓不心狠手辣,但问题是,那时的他,站在绝对的高度之上,根本不需要他付出什么,一声令下就可以,但今天,他想要狠厉,首先就要对自己更狠,但他,却做不到这一点,比起杀伤敌人,在内心深处,他更爱惜自己。

    贺人屠则恰恰相反,从小便生在贫苦的海上人家,在风浪之中求生存,后来虽有奇遇,但命运多舛,艺成归来,家人却早已灭归黄泉,从此他便活在自己不想活,也不让别人活的生活中,杀人如麻,每一天都在准备着死去,可谓狠戾之极的角色。

    之后被文汇章捉去,扣在小菜馆里切了几十年菜,磨去了血脉之中的戾气,但那份勇气,却已经深深的刻在他的血脉之中,也正是这种执着,才让他在切菜数十年后,终于一步跨进了宗师的大门。

    两人在武道修为之上有差距,但在性格之上的差异,却让武道修为上的差距,几乎被完全弥补过来,而吴鉴被莫洛造成的隐伤,在这样激烈的对决之中,却是被激发了出来。

    别看现在贺人屠的模样看起来比吴鉴要惨得多,但贺人屠自己却清楚得很,对方奈何自己不得。

    他没有想过凭一己之力,便能让跨入宗师之境二十余年的吴鉴干死,他需要的是与宗师对搏的经验,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这种经验是他能够进步的最宝贵的财富,当然,拖住吴鉴,让他不能去龙游城配合自己的军队作战,也是目标之一。

    所以,才有了那一句不过如此的蔑视。

    吴鉴回首,看向远处的龙游城下,先前是怎样,现在不是怎样,虎贲军少了许多,而对手布于城下的战阵,也单薄了许多。

    双方竟然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可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不仅要击败对手,更是要尽快的击败对手,夺下龙游县城,夺下中平郡城,回到越京城中,重聚兵马,再起风云。

    可是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要先击败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平的举起剑来。

    贺人屠两眼放光,双手高高擎起桨刀,“对,要的就是这一份拼死的决心,这才有点意思,来吧,来吧!”

    两人同声厉喝,再一次碰撞到了一起。

    龙游县城,激战正酣,而此时在通城,另一个战场之上,战况之惨烈,丝毫不逊色于龙游之战,只不过这一次,进攻的变成了洛一水,防水的变成了虎贲军的朝廷郡兵。

    洛一水倒提着长剑,缓慢的行走在战场之上,在他的对面,朝廷郡兵已经被尽数击溃,而不愿意后退半步的康乔,率领着一万虎贲军死死顶着洛一水的进攻,此刻却已是被洛一水挥师包围在了通城之下。

    “康乔,吴鉴之命已定,越国覆亡已成定局,你何苦在此死撑,你要连累你这麾下上万弟兄,都死在通城之下么?”洛一水高声喝道。

    一层层的虎贲军中,莫洛注视着这位曾经的越国第一大将,“洛一水,越国灭亡,这便是你想要的么?”

    “不错,这正是我想要的。”洛一水冷哼道。

    “洛一水,别忘了,这也是你的越国!”

    “错了,从我洛氏一族魂断洛水之时,这就已经不是我的越国了。”洛一水冷哼道:“没了吴氏,越国只会更好,康乔,放弃吧!”

    “你不要越国了,可我还是越国人。”康乔缓缓的举手,“洛一水,不用多说了,战吧!想要去追陛下,便踏着我康乔的尸体过去。”

    洛一水一寸一寸的拔出剑来,“既然如此,那便如你所愿。全军听令,进攻!”

    “杀!”数万边军,从四面八方向着被包围的虎贲军扑去。

    “为了越国,有死无生!”康乔怒吼声中,飞身向前,与此同时,洛一水也在迅速的向他接近。

    虎贲军单兵作战能力更强,但康乔在临场指挥作战之上,比起一直浸淫在战场之上的洛一水的确差了太多,被洛一水利用巨大的人数优势,设下一个又一个的战术小圈套,将虎贲军一小部一小部的吞噬,打到这个时候,此时康乔手下,已经仅剩下了不到一半人,与洛一水在军队数量之上差距越来越大,败局早定,他之所以死撑着,不过是还想为吴鉴多挣取一点时间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