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13.第513章 反攻的开始

    大帐里很安静,安静得有些令人窒息。偌大的皇帐之内,只有吴鉴,康乔,以及默默无语一直站在吴鉴身后的一个老太监,他是与已经被莫洛割了脑袋的喜公公齐名的另一个内务府总管,大家都称呼他为乐公公。

    吴鉴的喘息声有些紊乱,脸色极其苍白,康乔看着他,心里却是极其担忧,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对于像吴鉴这样的宗师级的高手来说,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是内伤在加重的信号。虽然杀了莫洛,但莫洛武功之高,显然出乎了吴鉴的意料之外,特别是最后莫洛不惜身死而爆烈的最后一击,仍然让吴鉴受到了不小的震荡。

    本来这也算不了什么事,无非便是将养一段时间罢了,莫洛武道修为再高,终是没有跨过那道门槛,而吴鉴却是宗师之尊。

    但今天,传来的消息,却是致命的。

    这个消息给吴鉴带来的打击,比之莫洛的那拼死一击所带来的伤害,不知要强出多少来。先前所有对未来的憧憬,都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被击打得粉碎,毫无疑问,越国已经坠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当中,而这个圈套,是由秦人,太平军和洛一水共同构置的。

    中平郡城,龙游县城先后被占,表明着这支在通城围剿洛一水的朝廷大军,转眼之间成了一支孤军,被铁桶一般的包围在这不足百平方公里的范围之内,而更可虑的是,军队的后勤已经完全被切断。数万虎贲军,还有为为数更多的郡兵,都将面临着断粮的危险。

    “康乔,虎贲军还有多少兵力?”吴鉴低声问道。

    “回陛下,虎贲军可战之兵,还余三万出头。郡兵也是差不多这个数了。”康乔道,这个兵力,比起通城的洛一水,要多一些,但如果算上太平军,再加上虎视眈眈的秦军,则完全处于了下风。

    “好一个李挚,好一个秦人,将越国出卖得彻彻底底,不知道他究竟得了多少好处才这样卖力?”李挚脸上显出丝丝潮红,在他亲自出马,与李挚达成协议之后,便放心大胆地开始进攻洛一水,可万万想不到,一转头,李挚便将他卖了。

    康乔默然低头,李挚出卖越国,现在想起来也不是没有缘由的,一直以来,楚国,越国,秦国三家一起共同抗齐,但自从楚国内乱,齐国趁机进攻越国,将齐国边军打垮,迫使越国与齐国结盟,抗齐三架马车宣告散架之后,秦,越便一直耿耿于怀。

    现在楚国国内的政治形式已经稳定了下来,新皇帝闵若英已经坐稳了皇位,而秦国也终于从******的天灾之中熬了过来,两国都缓过了劲儿,自然便要吃柿子捡软的捏,将臣服于齐国的越国彻底颠覆。

    这一事件之中,虽然楚人没有直接出面,但太平军中有程务本,有宝清营,秦人也不遗余力,便可以看出这两个国家在背后没有少出力。

    “陛下,洛一水也是越人,我大越已经灭临亡国之危,我们,可不可以与洛一水暂时息兵罢战从而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康乔问道。

    “幼稚!”吴鉴摇头:“如果说这一事件洛一水没有参与,他就真是笑话了。康乔,别忘了,朕杀了洛一水举族上下,这等血海深仇,他岂能不报?”

    康乔黯然长叹一声,“陛下,如今之计,便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夺回龙游,拿下中平郡,同时马上派人回越京城,向太子殿下求援了。”

    “只能如此了。”吴鉴微微点头,康乔的建议是对的,但越京城,如今又哪里来的援兵?先前那些派出郡兵的地方,就有拖拖拉拉观风色的迹象,眼前自己陷入绝境,他们不落井下石就算是好的了,指望越京城里那三瓜两枣吗?“康乔,你说我诛杀洛氏一族,是不是做错了?”

    听到吴鉴突然的这一问,康乔先是一怔,但马上反应过来,连连摇头道:“陛下,洛氏早已心怀不轨,从他们埋下陈慈这颗暗子便可见一斑,再说了,当时的情况,如果不诛杀洛氏,齐国人只怕就要长驱直入了,所以不管从哪一方面说,诛杀洛氏都不错,关键是不该跑了洛一水,以至于酿成今日祸。”

    吴鉴似乎很满意康乔的回答,站起身来,脸上一片潮红,神情又亢奋起来:“当年先祖起兵之时,不过数千兵马而已,不也打下了这偌大江山,如今朕虽然陷入困境,但比之当年先祖,不知要好上多少,又有什么可惧的。康乔。”

    “臣在!”康乔挺胸道。

    “你率领一万虎贲军,再加上所有的郡兵断后,务必要挡住洛一水的反扑。为朕夺回龙游,中平争取时间!”吴鉴吩咐道。

    “臣一定不负陛下所望。”康乔大声道。

    “朕对你,一直是放心的。”吴鉴点了点头:“小心郡兵,这些人见我们形势不妙,说不定会生出些别样心事来。”

    康乔脸上露出狰狞之色:“陛下放心,到时候以郡兵为先,虎贲压阵,他们敢生事,就将他们杀光。”

    “好,当断则断,他们要是敢于生事,那与叛贼何异。”吴鉴冷哼一声:“小乐子,你马上出发前往越京城,告知太子,集合他所有能集合的人马,立即往攻中平郡城,记住,带上越京城中所有的王公贵族,一个也不能少。”

    “奴才知道了。”乐公公弯腰道。

    “朕率虎贲铁骑,往取龙游。”吴鉴伸出手来,高高的举向空中,身体骨节不断地了如劈里啪啦的声响,大帐之内的空气在这一刻,似乎也扭曲起来。

    与朝廷大营内的一片愁云惨淡相比,通城之内,却是欢声如雷,今日与虎贲军之战,到了最紧急的关头,对方却突然鸣金收兵,如潮的攻势瞬息之间退得干干净净,让普通士兵在诧异之余,也生出一些劫后余生之感。虎贲军是天子亲军,是越国压箱底的军队,战斗力之强,的确是他们从来没有碰到过的。往日只是听闻,今天却是亲见,那种巨大的压力,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游走在生死线的边缘,不过小半日的战斗,通城内传出的伤亡,却足足顶得上过去好几天的争斗。

    箭矢将尽,擂木滚石已经所剩无几,连城内的房子都拆得差不多了,所有人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走上城墙,在命悬一线的关口,敌人却突然萎了。

    紧接着消息从上面一层层的传了下来,士兵们却更是茫然了。太平军不是敌人吗?他们不是刚刚才消灭了我们整整两万人马吗?怎么突然之间,他们就成了我们的友军了呢?不但成了友军,还给了攻城的朝廷人马致命一击。拿下中平,取了龙游,就算是不懂军事的普通一兵,也明白现在朝廷的兵马的境遇,正如同他们先前一般,陷往以了绝境当中。

    现在,他们反客为主了。

    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能归结于他们伟大的将军洛一水,肯定是洛大将军以他无以伦比的人格魁力感化了那支太平军,让他们成功地反水朝廷,成为了他们的友军。一念及此,对于洛一水的崇拜之情,立时便又上升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

    朝廷军队将亡,他们的前景无比光芒。

    “眼下,吴鉴最要紧的,肯定便是猛攻龙游,只有拿下了龙游,他才有希望取下中平,而太平军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现在的龙游,肯定已是全神戒备,而太平军的主力,也会日夜兼程赶往龙游战场。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击溃吴鉴断后的部队,然后赶到龙游,堵上最后一个口子,将吴鉴全歼在龙游城下。”洛一水的神情有些亢奋,战争到了这里,巨大的转折,让每一个人都兴奋不已,虽然最后的胜利,将不再属于他,但至少,他可以看到最大的仇人,伏尸身前。

    “洛将军!”付铭站了起来,嘴张了几下,欲言又止。

    “要说什么,尽管说。”洛一水微笑道。

    “将军,吴鉴与龙游必定是一场死战,这关系到他的存亡,他肯定要亲去,而断后的,必然是康乔,我们现在也是疲惫之师,何不休养几天才行出击?”

    听了这话,洛一水却是摇了摇头:“付铭,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是想让太平军与吴鉴在龙游拼个你死我活,最好是两败俱伤,而我们再去捡便宜,说不定便能将这盘大棋翻过来是不是?”

    付铭点了点头,大声道:“是,我就是这么想的,凭什么最后让太平军得了最大的果实?我们拼死拼活,最后居然成全了他,想想也令人恼火。”

    “多算者胜,寡算者败。”洛一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是我对不起兄弟们,不过除了我洛一水,大家将来都会在太平军中有一个不错的将来,秦风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主子,你们都是才华横溢之人,在他手下,不愁没有出路。”

    “我是绝不会在他麾下效力的,将军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付铭吼了起来。

    “我从此就要浪迹天涯了,或者会漂洋出海,你们跟着我干什么?”洛一水摇头道。

    “海外风光不错,能跟着将军去游历一番,也是极好的。”重伤未愈的黄昊坐在那里,微笑着道。

    “我也是要去的。”陈慈在一边接着道。

    看着这一帮兄弟,洛一水的眼眶有些湿润了。“这些事情,等我们打完这一仗,灭了吴鉴之后再说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