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10.第510章 最后一道绞索

    跟离龙游县城还有里许,长长的队伍停了下来,一道哨卡将通道卡死,一名军官和十数名士卒执着刀枪,站在道路的中央,示意队伍停下来。

    刘老太爷掀开布帘子,从马车内跃了下来,举头望向已经近在咫尺的龙游县城。残破的县城处处都是豁口,焦黑的印迹处处可见,在那些豁口之上被一个个的垒集起来的沙包挡住,而城头之上,虎贲军士卒严阵以待。究竟是越国最精锐的部队,哪怕明知道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危险,仍然将该做的工作做得足足的。

    他回过头来,脸上已经堆满了谦恭的笑容,伸出手去,恭恭敬敬的扶出一个人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大越的首辅,张宁张左相。

    张宁的脸色仍然有些苍白,此时的神情却是据傲得很,从马车上下来,背负着双手,慢慢的走了过去。

    “张相!”守在道路中央的校尉军官惊讶的叫了起来,虎贲军常驻越京城,军官对于朝中的大臣都熟悉得很,更何况这位可是近几年来的炙手可热的当权左相?

    嗯!张宁点点头。

    “张相您怎么来了?”那名校尉军官赶紧行礼,一边叫身边的一名士兵赶紧去城内禀告。

    张宁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扬着头,看着远处城头之上的士卒,“看起来还都是很尽心的,也不枉了陛下给你们如此高的待遇,不错,不错。”

    校尉军官微笑道:“张相夸奖了,虎贲乃是天子亲军,不管在哪里,不管做何事,都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

    “在中平军待得腻了,便到前线来看看。”张宁边说,边迈步向前,紧跟在身边的军官,赶紧挥手示意士兵搬开道当中的障碍。“这两天情形如何啊?虎贲是我们大越的骄傲,是战魂,打洛一水怎么如此费劲,每天的消耗,让我很是头疼啊,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往前线送物资了,仗一打起来,钱哗哗的流出去,国库吃不消啊。”

    “据体的情况,末将不太知道,但也听说快了。”校尉陪笑着道,心里却是不以为然,洛一水可是当真大将,便是在虎贲军中,他的崇拜者也大有人在,边军的战斗力比起虎贲当然是要差一些,但在洛一水的指挥之下,又岂是那么好打的?左相是一个文人,自然不懂这里头的关节。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是万万不敢说出嘴的,便是神情也不能露出半点端倪来。

    他陪着张宁缓缓前行,后面的车队自然也是慢慢地跟了上来。一行人堪堪走近城门的时候,城门已是大开,一名虎贲军将领带着一大票军官忽匆地迎了上来。

    “见过左相!”一群军官,忽啦啦的抱拳拜倒。

    “嗯,精神抖擞,不错,不错。”张宁展颜一笑,回头指了指身后那长长的马车,“这一次的物资之中,我特地准备了一批庆功酒,你们可以给自己多留一点,叛贼马上就要完蛋了,虎贲军功不可没啊。”

    “多谢左相!”将领大喜,但凡当兵的,还没有几个不好酒的,但军令严禁,一般情况之下,酒是万万不敢沾的。但有了左相一句话,那这就都不是什么事儿了。话说张相虽然有一个不成气的儿子,但他本人,还是挺不错的,至少他上台之后,虎贲军的薪饷那是涨了三成的。

    “咱们龙游现在有多少人马啊?”在将领的陪同之下,一行人缓缓入城,有着左相亲来,这么多的将领相陪,那城门口相应的查验,自然也就形同虚设了,所有的士兵都在看着大越的左相,浑然没有注意到,这一次来送物资的队伍,上至军官,下至民夫,赫然就没有一个面熟的。“对了,你是叫曹新吧,我应当见过你!”

    被当真左相一口叫出名字,曹新喜出望外,在虎贲军中,他只是一个普通将领而已,并不受统领康乔重视,否则也不会将他丢在后面看管后勤,他是真想不到位高权重的张宁居然认得自己,要是能攀上这个高枝,以后在虎贲军的前途便不可限量了。一念至此,顿时又殷勤了一些。

    “左相大人,现在龙游县城共有三千虎贲军,专门负责保护,运送后勤辎重到前线,当然,这里也是伤兵营,前方受伤的将士都会送到这里集中。这样的大概有近一万人。”

    落后张宁一个身位的刘老太爷看着张宁的侧脸,心中倒是有些佩服,一个普通的军中将领罢了,张宁居然随口能说出名字,此人能在越国混得风生水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一万人?”张宁惊问道:“伤亡如此之大?”

    曹新却是一脸轻松:“左相大人勿惊,其实大多都是郡兵,真正的虎贲军士卒不到五千人。”

    “占了一半,还能不惊?”张宁摇头道。

    “左相大人不知,如果算上在前线战死的数量的话,其实我们的伤亡在三万左右,边军在洛一水的指挥下,抵抗得很顽强,不过虎贲军伤得多,死得少,基本上就都是郡兵的人了,洛一水那边也不轻松,他大概也只剩下四五万人,又不足为虑,士气低落,粮草军械告急,我估摸着,再过两天,他连箭矢都会耗光,那时候打起来就轻松了,没有了这些远程杀伤武器,近身接战,边军可远远不是虎贲军的对手。”

    “也有道理!”张宁点点头,心里却在想,那里还会给你们近身接战的机会。

    说话间,众人已是进了大厅,张宁往正中的大案后面一座,看着有资格跟着曹新一齐进入大厅的十几个将领,看着那一张张殷勤,讨好的笑脸,心中却是一阵惨然,不是我不给你们活路,实在是,我自己都快要没有活路了。

    装扮成张宁卫士的和尚,余秀娥等苍狼营的数名高手,跟着走进厅来,看到张宁居中坐好,和尚笑咪咪地关上了大厅的门。

    和尚关门,张宁脸色更是苍白了一些。

    “左相大人,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不是不太舒服?”曹新问道。

    张宁没有说话,刘老太爷却是大刺刺地往张宁身前一站,看着众人,道:“张相身体不舒服,接下来的事情,便由我来作主了。”

    曹新一愕,左相的侍卫这么没规矩么?

    “什么事情?还请这位大人明示。”眼前的这个老家伙跟左相态度亲密,肯定是左相大人身边得力的人,不过以前只知道有陶冶,这个老汉却是没有见过。

    刘老太爷慢悠悠地一边挽着袖子,一边道:“我代表张相宣布你们所有人因为不守军纪,遇敌怯懦,统统判处死刑。”

    曹新张大了嘴巴,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个老汉,不等他想明白这里头的关窍,刘老太爷一爪子已经当头抓了下来。

    两人隔得太近,一个蓄意发难,一个毫无防备,一个是九级高手,一个不过是八级中段,刘老太爷轻而易举的便抓住了曹新的头颅,手上发力,曹新一声惨叫,头盔连带着头颅全都凹陷了下去,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至死也没有明白,左相大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刘老太爷一动手,余秀娥已是一声娇喝,手里的大刀已是挥了出来,余秀娥是这大堂里仅次于刘老太爷的高手,已经摸到了九级的门槛,再加上凶悍之极的和尚以及另外十数名武功好手的相助,大堂里的十几名虎贲军官,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便被他们切瓜斩菜一般的格杀在当场,刚刚还干干净净的厅堂内,顷刻之间伏尸遍地,鲜血四溅。

    张宁闭上眼睛,身体微微颤抖着。

    “给野狗发信号,开始行动。”刘老太爷哈哈大笑着大步向外走去,和尚余秀娥等人紧紧跟上,将留下两人看守张宁,其实当张宁领着他们进入龙游县城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除了尽力给太平军办事,以期日后能保得全族一条性命之外,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和尚一边走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节竹管,扬手扔向空中,竹管带着尖厉的哨音飞上半空,啪的一声炸裂开来,散出漫天星火。

    随着这漫天星火的升起,刚刚还懒洋洋的那些押送物资的士兵,突然之间便变得像猛虎下山一般,手里的刀枪毫不客气的便招呼向了身边的虎贲军士卒,那些马车边正在卖力地将车上物资往仓库里扛的民夫,变魔术一般从马车的底部,或者干脆就是他们车上运送的物资之中抽出一把把的大刀,一柄柄弩机,疯狂地向着周遭的虎贲军开始攻击。

    龙游县城瞬间便陷入到了大乱,虎贲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打打蒙了,关键是,这个时候人,了们居然找不到一个够级别的军官。

    他们当然找不到,因为这些军官,此刻已经全部变成了尸体,正躺在那鲜血四溢的大厅当中。

    距离龙游县城更远的地方,陈家洛看到那漫天的星火升上半空,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猛虎营,前进,占领龙游县城。”

    野狗的三千人,已经进入到了龙游城,他的猛虎营,留下两千人看守中平郡城,另外三千人,则尾随着车队,准备与野狗里应外合,毕竟是虎贲军,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