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508.第508章 你没有那么重要

    龙游县城,曾经在洛一水狂攻那一投之中,由一个老妇人率领着一群孝子孝孙和一帮被逼上绝路的官兵创造了奇迹,四千人马,顶住了洛一水数天的狂攻。龙游一战,可以说是洛一水发动的这一场震惊大陆的造反大业的转折点,没有拿下龙游,当然就无法抢占中平郡城,洛一水的战略计划彻底破产。无奈之下取其次,派陈慈进攻永平郡,又被太平军给予了当头一棒,连接两次的失败,终于将洛一水逼上了绝路,进而也造成了如今被兵困通州的局面。

    残破的龙游县城,并没有得到修复,但现在却是大越朝廷兵马的一个重要的支撑点,如果说中平郡城是朝廷战略物资的屯集点,那么龙游县城,现在就是所有运往前线的物资的分发点。所有的物资运到这里之后,再分发到各支部队。

    如果说中平郡城出了问题,前方的部队还能靠着以经运到龙游的也集物资撑几天,但如果龙游出了事,前方部队立即便要出大问题。

    所以在龙游,即便吴鉴恨不得把每一分力量都投入到围攻洛一水的战役之中去,在这里,还是留下了一支三千人的虎贲军保护物资。

    三千虎贲军,这可是一支强悍的力量,在太平军诸将领眼中,拿下龙游,可比要拿下中平郡城更要难一些。

    一支庞大的车队从中平郡城内驶了出来,数百两平板车上,各种物资一应俱全,当然,保护这些物资的军队和押送的民夫,全都换了人。

    张宁脸色诲败,缩在马车的一角,双手抱着双肩,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昨天一夜发生的事情,彻底击垮了他。

    当然,不仅仅是中平郡城被太平军攻占,更重要的是,皇帝陛下先前的计划,从根儿上就错了。秦军根本就没有向太平军发起进攻,传闻之中被秦军彻底击溃的猛虎营昨天晚上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当看到猛虎营的时候,同样精于算计,谙熟阴谋诡计的张宁,便彻底明白,皇帝陛下让秦风和李挚算计了。

    这样一来,被包围的就不是洛一水,而是皇帝陛下了。

    秦风的太平军,秦人的大军,还有现在困守通州的洛一水,他们将成为一个铁三角,将皇帝陛下在通州这小小的地盘上彻底挤压,直至最后窒息而死。

    他跟皇帝是一条线上的蚂蚱,皇帝完了,他张氏也就完了。

    坐在他对面的刘老太爷笑咪咪地看着对方,马车摇啊摇,晃啊晃,吱吱呀呀的声音在寂静的马车厢内,显得格外清晰。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刘老太爷伸手拍了拍张宁的肩膀:“左相大人,别这么老闷着啊,咱哥儿俩好好的聊一聊呗。以前,我是高攀不上,但现在,我应当有资格与你好好的说说话吧!”

    “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张宁抬起头,脸色苍白得跟死人一般。

    “张相,你这个状态可不行啊!”刘老太爷道:“是个人都能看出你有问题。”

    “你还要我怎么样?”张宁道。“你们要我随你们一起到龙游,我这不是来了吗?”

    刘老太爷仰天打了一个哈哈,“张相,咱们还是先说点别的吧。你也不是一般人,就现在这种状况,你觉得你们的皇帝陛下,还有多少翻盘的希望?”

    张宁沉默片刻,道:“除非出现奇迹,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看来张相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吴鉴如果失败,你觉得现太子吴京能够撑起大局吗?”刘老太爷接着问道。

    “怎么可能?”张宁苦笑道:“朝廷最后压箱底的五万虎贲军已经出现在这里,这五万虎贲军一旦被消灭,就凭着越京城剩下的那三瓜两枣,拿什么抵抗叛军的进攻?再得,现在国内本来就暗潮汹涌,只不过是因为洛一水遭遇困境,失败在即,那些水下的暗流才显得很平静,一旦皇帝陛下失事,越国就完了!”

    “张相与皇帝陛下是一根藤上的瓜,皇帝陛下完了,你也完了吧?”刘老太爷摊摊手,道。

    “不错。”张宁坦承。

    “洛氏一门,数百口子的魂灵,正在洛水之中哀嚎呢,说不定他们此刻已经从水中探出头来,正眼巴巴地盯着那断头台,看看你张氏一门什么时候被押上去吧?”刘老太爷淡淡地道。

    张宁打了一个寒噤,“成王败寇,不过如是也,如果真有那一天,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张相到是坦然,可是据我所知,张相一家也是数百口人呢,不知哪些人,是不是也有张相这么豁达,坦然赴死?”

    张宁脸色惨然,脑中闪过一张张面孔,有白发苍苍的,也有嗷嗷待哺的,苍老的,稚嫩的,笑的,哭的,他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手上青筋毕露。

    一直紧盯着他的刘老太爷淡淡地道:“其实我们已经给了你一条活路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抓住了这个机会,不但你不用死,你一家老小,也可以活下来,虽然不能再享受荣华富贵,但终究是活着,对不对?”

    “你不用骗我,洛一水岂肯放过我,你们跟洛一水合谋坑了我们,洛一水恨我入骨,他洛氏满门被杀,如果皇帝是他排在第一的要杀的人的话,那么,我铁定是排第二个的。”张宁道。

    “谁说我们与洛一水合谋?”刘老太爷冷笑道:“你以为我们在永平郡全歼了陈慈的两万部属,也是假得么?错了,那是真实存在的。越国只需要一个主人,那就是秦风秦将军,越国也只需要一支军队,那就是太平军。”

    听着刘老太爷的话,张宁有些瞠目结舌,“如果是这样,洛一水岂会善罢甘休?”

    “不善罢干休又能怎样?形式比人强,他不想玉石俱焚,带着他的数万将士一齐被消灭在通州,那就必须答应我们的条件。实话告诉你吧,此战过后,洛一水便将离去,他的属下,也会统统投降太平军。”

    “那他,得到了什么?他肯这样做?”

    “为什么不呢?”刘老太爷微笑道:“至少,他最大的仇人会死在他的面前,他既报了血仇,又让义无反顾跟着他造反的数万弟兄有一个好的归宿。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张宁叹了一口气,刘老太爷说得不错,洛一水至少不是一无所得。

    “而且有一点,你也说错了。洛一水在与秦将军谈判的时候,想杀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吴鉴,至于你,也许是他忘了,也许他根本就不屑于杀你,你,不过是吴鉴手下的一把刀而已,杀了吴鉴,你死不死,根本就不在他的心中。所以,你不必把自己看得很重要。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也才能开这个口子,答应让你活下来,如果洛一水当真也要杀你的话,今天坐在这马车中的就不会是你,而是金大中了,效果也许不如你,但照样能成事。”

    听着刘老太爷略带讥讽的话,张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脸色变幻不定,他这样的人,或者并不怕死,但最怕的却是别人的轻视,无视,而现在,刘老太爷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

    心中跌宕起伏,既有愤怒,却又有些轻松,毕竟,保命有希望,而且不仅仅是自己一条命,而是全族上下,数百条性命。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所说的话?”他有些期许,却又有些怀疑。

    “张相,说句不客气的话,连洛一水都不屑于要杀的人,我们秦将军就更不在意了。”刘老太爷尖锐地道。“说起来,你虽然精于算计,满腹阴谋诡计,但终究不过是吴鉴扶植起来对付洛氏的工具而已,具体到你张氏本身,并没有多少的力量,你的力量和权势,都来自于皇帝的信任和支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呢?没有了活水的注入,你就只能是死水一潭,就算你还有再多的阴谋诡计,可没有了这个平台,你又怎么施展呢?所以,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只要你乖乖听话,保住性命完全没有问题,如果你能更进一步,替秦将军多做一些事情的话,结局或者还能更好一些。”

    张宁低下头,沉默半晌,终于抬起头来,“我要怎么做?”

    “当前最要紧的,当然是要拿下龙游县城啊,拿下了哪里,便给垂死的吴鉴脑袋之上再狠狠地击了一棍子。可以加速他的死亡,所以啊,张相,打起精神来,抖擞一些,拿出你左相的威风来,龙游县城三千虎贲军,我们可不想与他们硬拼,虽然硬拼我们也不怕,但能减少一些损失,为什么不呢?您说对不对?”

    “好,我答应你们了,但愿你们言而有信。”张宁声音有些颤抖,他当然清楚,自己的这一决定,便等于在已经半只脚已经掉下悬崖的皇帝吴鉴身后又狠狠的推了一把。

    “很好,我就知道,张相是一个明白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嘛,没有人会嘲笑你,当然,此事过后,我想张相也会隐姓埋名了,别人怎么骂你,也都无所谓了。”刘老太爷满意地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