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99.第499章 出击

    通城,是联结开平郡与中平郡的交通枢纽,在中平郡是仅次于郡城的第二大城,也是现在洛一水唯一掌控的地盘,从狂攻龙游县城为萧氏所阻,洛一水退守这里之后,便开始了对通城的改造。

    他很清楚,最后的决战必然要在此地爆发,而他唯一翻盘的机会,便是在这里击败皇帝吴鉴,一俊遮百丑,只要打赢这一仗,那么,越国仍然是他的。

    前方战事还在激烈的进行,这里却仍然如同忙碌的工地,四周都已经被挖得面目全非,原本一条流经通城的小河被截流,围绕着通城,一条宽阔的护城河已经完工,水位正在一天天上涨,而在护城河的外面,更多的防守阵地,堡垒,也已经成形。

    “现在我们还有五万军队,粮草能支持两个月。”站在洛一水身边的陈慈脸色有些哀愁,他从樊城返回通城,本意是要与洛一水一起商讨当前局势的对策,在他的计划当中,一万多士卒守卫樊城,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但就在他回来之后不久,樊城便宣告失守,一万余士卒逃回来的不过二三千人,其余的要么战死,要么成了太平军的俘虏,连小儿子陈金华也被生擒活捉。大儿子陈志华返回,带来了要求洛一水去见他的口信,不仅让洛一水勃然大怒,便连陈慈也是愤怒之极。

    这不是一般的见面,如果洛一水去了,不谛就是向对方认输,就像臣子去叩拜君主一般的这样侮辱性的见面,他们完全无法接受。

    他们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呢!

    事情便这样搁置了下来,但如此一来,小儿子陈金华的安危便成了问题,秦风会不会在一努之下杀了小儿子呢?每每夜晚回到通城的住所,看到小儿子妻子抱着孩子幽怨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陈慈的心里都烦闷得紧。

    洛一水蓄起了胡子,看着比实际年龄要大上许多,两眼中间布满血丝,形式的发展,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特别是太平军秦风的背约,让他格外愤怒。

    秦风不要正阳郡,而是与吴鉴勾结起来,突然出兵永平郡,不但切断了他原准备的一条支线退路,也把他逼上了绝对。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秦风不要更加富庶,地理位置更重要,可以说具有战略意义的正阳郡,反而要夺取一个对他来说并不怎么重要的永平郡,难道就是为了要与他洛一水为难吗?

    他想不通这里头的关节。但太平军的突然出手,的确让他没有了任何的退路,除了在中平郡与吴鉴决一死战之外,他没有了第二个选项。

    前两天,突然传来消息,秦风进攻永平郡,击溃了太平军的猛虎营,大队人马正在向着永平郡深处进军,这让洛一水出了一口恶气的同时,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管秦人出于什么目的,他们向太平军发起进攻,总是让自己避免了被两面夹击的可能性。也增加了自己与吴鉴决战的信心。

    现在吴鉴有五万虎贲,外加上数万郡兵,郡兵可以忽略不计,自己需要担心的就是虎贲。这一战没有把握,但却是决定生死的一役。

    “秦人在永平郡进攻的力度会有多大?”看着陈慈,洛一水突然问道。

    “不知道。”陈慈知道洛一水想问什么,“如果秦风还能腾出手来的话,对我们是很不利的,不过我觉得现在他应当要全力去对付秦人了,不可能还有心思向中平郡出兵。”

    “秦人是什么意思?”洛一水接着问道。

    陈慈皱眉片刻,才道:“洛将军,依我看来,只怕秦人是不想让秦风插手我们与吴鉴的决战,因为如果秦风加入,情形就对我们太不利了。秦人大概是想让我们与吴鉴血拼一场,最好是两败俱伤。”

    “那他们就可以捡现成的便宜了。”洛一水咬牙切齿地道。

    “是的,或者李挚就是这么想的。”陈慈无可奈何地道,这便是现实了,先前谈好的任何条件,都有可能随着局势的变化而出现反复,国与国,一个势力与另一个势力之间的盟约,有时候,比两个普通人的一句约定还要脆弱。

    人无信而不立,但对于国家而言,这句话就如同放屁,掌握权势的人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先是秦风,接着是秦人。没有哪一个是怀着好心的。秦人一边向着永平郡的太平军发起进攻,一边又将两万重骑从开平郡调出,缓缓的接近通城,他们难道是想来当吃瓜群众看热闹的么?

    越国国内,原本答应会一起响应洛一水的那些人,现在一个个都销声匿迹了,从洛一水没有如期拿下中平郡城,这些人便完全切断了与洛一水的联系,好像他们从来不认识这个人一般,而当初如果如期拿下中平郡,再顺势侧击取了永平郡,这天下形式便又是大不同,只怕越国国内,将会烽烟四起,处处狼烟了。

    一步错,步步错,萧老夫人那个老婆娘,坏了整个的大事。每每想起这一点,洛一水便觉得很是有些后悔,如果不杀了萧正刚,而是将他生擒活捉,现在又该是一番什么光景呢?

    可这世上,终归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远处传来了急骤的马蹄之声,洛一水抬头,眼眶骤然收缩,飞马而来的人是他的师弟,莫洛。而在更远的地方,能看到一群群同如没有了牧羊人的羊群的士兵,也正在漫山遍野的向着这里涌来。

    陈塘寨失守了!陈慈骇然惊呼道。

    陈塘寨,瓦岗桥,是拱卫通城的两个要点,按照他们的估计,至少也能守上十天半个月,让他们对通州的改造能得到进一步的加强,但现在,不到三天,有莫洛镇守的陈塘寨便告失守。陈塘寨失守,瓦岗桥也必然不保。

    “陈将军,通知付铭,从瓦岗桥撤回来吧!”洛一水喟然长叹。

    风声飒然,莫洛奔到城墙之下,飞身跃起,落在洛一水的身旁,愤恨地将一个人头重重地掷在地面之上。

    “他们派一个人来缠住了我,然后数万大军强攻,我们没有顶住,陈塘寨丢了。”莫洛道。

    盯着地上的人头,洛一水与陈慈都惊呼了一声:“喜公公!”

    “一个太监,你们认识吗?”莫洛道:“点子倒很扎手,与他打了一个多时辰才取了他性命,但就是这一个多时辰,便让他们夺了陈塘寨去。”

    洛一水与陈慈对视一眼,心中都是冒出了一股寒气。这喜公公并不是一般的太监,他是吴鉴的内宫总管,亦是九级巅峰的好手,为了夺下陈塘寨,打开攻击通城的通道,吴鉴竟然不惜让喜公公去送死,这份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让两人都是为之心寒。

    “决战吧!”洛一水道。

    “通城决战,生死在此一举。”陈慈亦道。

    在洛一水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在永平郡通往中平郡的大道之上,一支军队正在缓缓的前行,队伍的中间,烈火战刀旗下,秦风轻松的正与身边的贺人屠说笑着,而在两人的身后,另一个人垂头丧气地跟在他们身后,不是别人,正是陈慈如今挂念着的二儿子陈金华。

    没有任何的束缚和限制,但陈金华却不敢有一丝的异动,因为在他的身前,是一位宗师,哦,不,是两个宗师,因为就在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全身黑衣的女人,这也是一位宗师级的高手,不要说自己有什么动作,只怕就是心里稍稍露出点杀意,也会被他们马上察觉。

    他不知道秦风带着自己的意思是什么?

    这些天来,他看到的是一支装备精良,战意昂扬的部队,正在浩浩荡荡的向着中平郡进军,假如他们也投入到了对洛一水的作战之中,己方军队便再也没有了翻身的余地,不论是虎贲军,还是眼前的这支太平军,作战能力都要超过本方的部队。

    这个发现,让陈金华很是痛苦。

    一场没有任何希望的战斗,从一开始,便注定了他们的败局。

    前方是一个岔道口,在哪里,另外一支军队已经等候在了那里。秦风与贺人屠策马而出,跃过了前方的军队,向着那一支军队奔去,身边,全身黑衣的瑛姑冷冷的瞧了一眼陈金华,道:“走。”

    陈金华不明所以,却也只能摧马跟上了秦风,前方的那条岔路口,塞满了太平军的军队,这是一支陈金华没有见过的军队,但那面飘扬的猛虎旗,却也让他省得,这是太平军的另一个主力战营,猛虎营,主将陈家洛。

    “见过秦将军。”陈家洛双手抱拳,向秦风行了一礼,又转头向着贺人屠行礼,这段时间他虽然没有与主力汇合,但每日给他的邸报还是提到了贺人屠的事情,又一位宗师级高手加入到了太平军中,对于他们每一个太平军军人来说,都意味着战斗力的迅猛提升,他自然是高兴的。太平军的势力愈大,便代表着他们成功的可能性越高,当然也代表着他们的家族将会附其翼尾,在宽广的大道之上愈行愈远。

    “苍狼营与你一齐行动,仍然由你统一指挥,野狗,听明白了吗?”秦风看着打马跟上来的野狗。

    “没问题,只要是我打前锋,听他的指挥,一点问题也没有。”野狗满不在乎地道。

    “就是让你守粮草,你也得听指挥。”秦风一瞪眼睛,野狗立马缩了头。

    陈家洛笑道:“将军放心,我与甘将军一定会密切配合的。”

    “嗯,另外,和尚夫妇二人也会到你那里去帮忙,他们两人都是武道好手,特别是余秀娥,更是已经堪堪踏入了九级的好手,有他们帮助,会让你如虎添翼。”秦风伸手招来了和尚夫妇,笑道。

    “有劳!”陈家洛对和尚夫妇二人丝毫不敢怠慢,这可都是秦风以前的嫡系人马,以后绝对是要掌权的人物。

    “不敢!”和尚微笑还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