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96.第496章 这一辈子,我嫁给太平军

    回到太平城的王月瑶,显得心事重重,抱着那盆名贵的牡丹花,直接到了闵若兮的住所。

    “夫人,我回来了。”将那盆花放在桌上,王月瑶欠身为礼:“按照您的吩咐,约摸透露了一些消息给束辉,他果然聪颖,一下子就猜中了事实的真相,齐人,应当不会冒险激进了。”

    闵若兮并没有急着回答王月瑶的话,而是看着那株牡丹,啧啧称奇:“一株三色,这可是极名贵的了,在北地,恐怕培养不出来这样的品种,这是束辉从洛城给你带来的吧,他倒是有心。”

    王月瑶低下了头,半晌才道:“那又有什么用,只怕在我们这里,是养不活的,纵然这株一时养活了,可终究过不了冬天,明年,它便只剩下这盆土壤了。”

    听了王月瑶一语双关的话,闵若兮也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道:“妹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摇了摇头,王月瑶轻声道:“并没有怎么想,一切不过是水中月,境中花罢了。”

    “束辉,洛一水,舒畅,三个男人都喜欢你,你内心深处,究意喜欢谁多一些?”闵若兮走到王月瑶身边,轻轻地抚摸着对方的长发,柔声问道。

    “洛一水在我身边时,不过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弟弟罢了。”王月瑶道:“对他,更多的不过是怜悯,看顾。”

    “那舒畅呢?”闵若兮追问道。

    “舒大哥!”王月瑶抿着嘴,半晌才道:“在我心中,他是那个可敬可爱对我照顾有加的大哥哥。”

    “你果然还是喜欢那个束辉的。”闵若兮叹息道:“月瑶,如果你真心喜欢他,便去找她吧,我作主,放你走。”

    “不!”王月瑶抬起头,眼神却异常坚定:“我不会离开太平军,也不会离开太平城的。这里是我的家,有我的事业。”

    “那你与束辉的事情怎么办?月瑶,你要清楚,我们终究是两个不同的阵营,总有一天,会走上对立面的。你必须要做出决断,要么与束辉一刀两断,要么,便跟了他去。”闵若兮道:“这样下去,不但会苦了你自己,往后还会让所有人都为难的。”

    “夫人放心,月瑶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我已经与束辉说得很清楚,这一辈子,我们终是有缘无份。那些美好的东西,放在心里便罢了。”王月瑶泫然欲泣,“喜欢他,并不意味着便要跟他走。”

    “妹妹,你何必这般苦了自己?”闵若兮叹息道。“为什么不能考虑一下舒畅呢?”

    站起身来,从一边的书案之上抽出一封信来,放在王月瑶的面前:“刚刚收到秦风的信,夹在邸报之中,上面说到了舒畅的一些变化,知道这些变化从何而来吗?为了你。”

    王月瑶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他在努力地改变自己,秦风说,舒畅竟然在学习着束辉的穿着,语气,甚至行事风格,可是舒畅这样一变,他还是自己吗?”闵若兮摇了摇头。“妹妹,像舒畅这样特立独行的人,居然肯为了你而做出这样的改变,姑且不论他会不会将自己变成一个四不像,单是这份心,便足以让人感动了。束辉,可愿为你做出这样的改变?”

    “夫人,求您别说了,我心很乱。”王月瑶痛苦的摇着头。

    “妹妹,不是我说你,有时候两情相悦固然很重要,但当这一点无法达到的时候,不妨找一个爱你的人。”闵若兮轻声道。

    “可是夫人您和将军,不就是两情相悦吗?”王月瑶道。

    “我们与你不一样。”闵若兮道:“我们一同共历过苦难,经过生死。而且月瑶,只怕我爱秦风,比秦风爱我要更深一些。我愿意为他弃家离国,但他却不肯为我放弃复仇,这便是男人与女人的差别了。”

    叹息声中坐了下来,两个女人相对无言。

    闵若兮说得是实话,王月瑶自然是知道为了与秦风在一齐,闵若兮放弃的是什么,用背叛家族来说都不为过。即便是到了现在,闵若兮还在努力地拼命地想弥合秦风与闵氏之间的恩怨。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门外,小文小武和侍女的玩闹声清晰的传进了屋子里,两个小家伙,现在已经可以在地上一溜小跑了。

    王月瑶站了起来,“夫人不必担心我。这一辈子,我就嫁给太平军了,束辉,我不会再想他,更不会再见他。”

    闵若兮瞠目看着王月瑶站了起来,抱起那杯牡丹,决然的走出了屋子。

    嗟叹良久,闵若兮坐到了书桌之后,提起笔来,开始给秦风写信。

    樊城,现在已经成了太平军的前进大本营,当苍狼营的战旗也挂上了樊城的城头之是,野狗也站在了秦风的面前,出乎秦风意料之外的是,拄着拐棍的刘老太爷居然也现在了他的面前。

    “刘老太爷,您怎么也过来了?”秦风诧异地看着对方,问道。

    “秦将军的定鼎之战,我这一把老骨头,也不想作壁上观啊!”刘老太爷在太平城将养了两年,现在倒是脸色红润,不过按舒畅的说法,这位因为在与莫洛的作战之中,吃下了激发潜能的药物,虽然扛过了那一关,但他毕竟年纪大了,受损的机有无法修复,别看平时生龙活虎,但这种病,说去就去了。“现在将军手下精英荟萃,虽然不差老头子这一个,但老头子多多少少还是能出一些力的。”

    “多谢刘老爷子,说实话,我现在倒是真的差人手,只是老爷子的身体顶得住吗?”秦风问道:“回头让舒畅给您再一看,如果舒畅说不行,那您就只能呆在樊城,替我们看看家,守守大本营了。”

    刘老太爷大笑起来,挥舞着拐杖,“舒畅能说什么,自然是不许我动手的,要是我没了,对他的神医名头大有损害。人生自古谁无死,老头子一生好强,最后也不愿意在床上寿终正寝,如能倒在战场之上,倒正是得偿夙愿。”

    刘老太爷自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随着秦风的地盘扩大,势力暴增,刘家的实力也在这一次次的扩张之中,此消彼涨。

    即便是在沙阳郡老派人物当中,如今陈家洛领兵五千,是主战营将军,田真在鹰巢虽然不是一把手了,但也实权在握,倒是他的儿子刘兴文,虽然是沙阳郡城门军的统领,但现在的实力比较起来,已是不值一提了。

    秦风在一次次的扩张之中,不断地消磨着沙阳郡老派人的影响力,而这其中,刘氏是首当其冲的,新贵的崛起,必然代表着旧势力的退让。

    对于这种形式,刘老太爷也不是没有估计,只不过由于太平军扩张过快,这个速度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刘氏当真没落,至少,他现在还有足够强的影响力。站出来走到第一线,也是让所有人都记得,他刘氏才是扶帮太平军崛起的第一人。

    如果当真战死在沙场,倒正如他所说,得偿所愿了,至少,秦风会记得他,秦风会觉得永远欠他们刘氏的,这也算是为刘氏搏得了一张长久的富贵票。

    野狗可没有想过刘老太爷这些花花心思,其实让他想,他也想不出来。此刻他正兴奋着呢。

    “老大,您终于想起我来了,想当初,我野狗可是一直顶在最前面的前锋啊。这一次我还是要当前锋,冲锋陷阵,那是我的长项。”野狗手舞足蹈,在正阳郡的这些日子,可是将他憋坏了。

    “少不了你的仗打,对了,正阳郡那边的情形如何?”秦风笑着敲了他一记,问道。

    “正阳郡去了一个新的郡兵统领,叫许杰,原来是兵部员外郎,去过咱们太平城的,这家伙一去,便大肆招兵买马,一副磨刀霍霍的模样,我都懒得理他。”野狗不屑一顾。“要不是老大不许我挑衅,我早就去找他的麻烦了。”

    “用不着找他的麻烦。”秦风微笑着:“那里不是重点。”

    “对了,老大,外头都在盛传陈家洛被秦人干翻了,怎么一回事?秦人他娘的想插一杠子么?我去对付他们。”野狗想起行军途中的种种传言,很是有些不理解。

    “这个事情,稍后再说。”秦风笑着摆摆说,传言就是他散布出去的,只不过现在这还属于绝密情报,正在钓着鱼呢,不过随着苍狼营的抵达,鱼儿也该差不多要上钩了。

    “将军,夫人让我带了一封信给您。”等野狗说完,一边的刘老太爷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了秦风:“将军与夫人伉俪情深,真是羡煞旁人啊!”

    秦风大笑着接过信来:“小文和小武可还好?”

    “好得很,能跑能跳,整日价地在城中四处溜哒,特别是小武,好动得紧,夫人正头痛呢!”刘老太爷笑道:“我走那天,小武还将夫人陪嫁来的一对特别珍贵的花瓶打破了一个,让公主心疼得紧。”

    大笑声中,秦风打开了闵若兮的信,笑容却慢慢的敛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