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95.第495章 一盆花

    束辉静静的坐在登仙亭里,天色将晚,夕阳的余晖将最后一束光芒斜射在湖面之上,波光荡漾,金色的光芒被波纹切成一片一片,如同他现在的心情,亦是一块块的碎片。

    在他的右手边,放着一盆正自怒放的牡丹。那是他专程从洛阳带过来的,带走时还自含苞欲放,等到了这里,这一株三色的名贵牡丹已是绽开了花蕊,分外娇艳。

    他约了王月瑶,但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来。到登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犹豫再三,才最终下定决心。

    远处传来了马蹄的得得声,束辉心一下子狂跳起来,他霍地站了起来,深深有吸了一口气,手轻轻地按着胸口,按说自己对王月瑶早就死心了,可是一见到她的影子,自己的心却仍然按捺不住。

    看到一步步走近亭子的王月瑶,束辉向前迎了几步,“来啦?”

    “来啦!”王月瑶温柔地笑着,提着裙摆,走进了亭子。一眼便看到了那盆一株三色的牡丹。

    “牡丹!”她惊喜地叫了起来。

    “是,我从洛阳城特地带过来送给你的。现在时间刚刚好,正是它绽放最美的时刻!”束辉笑道:“就是不知你喜不喜欢?”

    “这么远带过来?费了不少功夫吧?我很喜欢!”王月瑶道。

    “对一般人来说,是很麻烦,但对我来说,却不是什么事,我所做的,只不过是亲自去为你挑选了这一盆罢了,剩下的事情,都是由其它人完成的,不过今天从登县把他一路搬过来,我的确是亲力亲为。”束辉笑道。

    “这是真话。”王月瑶坐了下来,“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多谢束大人。”

    “叫什么束大人,听着多生份啊!”束辉坐到王月瑶的对面,看着对方的眼睛,“本来我还担心你不肯来见我呢?”

    “怎么敢不来见您啊?现在登县齐国大军云集,我们可是寝食难安啊,您这一声召唤,我要是不来,可怕您大军出击,现在我们的地盘之上可是空虚之极,就邹明一支部队啊,还不够您塞牙缝的。”王月瑶将那盆牡丹放在两人中间,一边说着话,一边欣赏着怒放的牡丹。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儿的。”束辉笑了起来,“军队到登县,只不过是一次例行的演习罢了。”

    “是吗?”王月瑶从牡丹一侧探出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束辉脸微红,“不是。”

    “这不就结了,你们是在打我们的主意不是?”王月瑶笑道:“只是我很奇怪,你们为什么放着这样一支军队天天在这里白吃白喝,却不展开行动呢,难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吗?”

    “当然不是!”束辉老老实实的道:“不过我们正在等待最好的机会。”

    “那什么时候才是最好的机会呢?”王月瑶笑问道,“难道等秦将军大军回返,再与他决战就是最好的机会?”

    束辉笑了笑,“这个嘛,其实告诉你也没有什么关系。秦风介入到了洛一水与越皇之间的战争中,而根据我们的判断,秦风的机会不大,有很大的可能遭到致命的打击,因为这场战争,可不仅仅涉及到他们三方,秦国也必然会插足其间。”

    稍稍停顿了一下,束辉接着道:“如果秦风遭到了致命的打击,我们当然不会客气,大军就会向沙阳开进,一举拿下现在太平军控制的所有地盘,如果有机会,更多的军队将会抵达,一举将越国全部纳入囊中。”

    “原来是这样啊?”王月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秦风对我们的价值,就是他麾下那一支善战的军队,起初我们没有想到一支小小的匪军,居然能在短时间内发展到这样的规模,等我们开始正视他的时候,开始摸清他的底细的时候,他已经成长起来了。”束辉有些感慨地道:“秦风的运气很好,当然,也许不是运气,而是他算计得很准确,掐在我们与楚国大规模开战的时候。”

    听到这里,王月瑶笑了起来。

    “如果我们与秦风翻脸开战,一般的郡兵必然不是对手,但我们现在的精锐力量却都在与楚国作战,另外的一部分,还要防备着秦国,因为秦国必然不会坐视楚国的失败,一旦我们在战场上占到了绝对的优势的时候,秦人必然会出兵帮助楚国,所以我们不愿意冒险与秦风也成为敌人,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他的话,楚国的第二战场就算开辟成功了,你也知道,楚人在海上有着绝对的优势,到时候,楚国军队源源不断地从海上来到沙阳郡,那我们可就头痛了。”束辉道。

    “所以你们觉得现在机会来了。”

    “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留着的,现在我们已经作好了准备,就等着机会了。”束辉道:“一旦秦风失败,我们便会毫不犹豫地进军。”

    “你觉得太平城好打吗?”王月瑶掀了掀眉。

    “太平城是不好打,但我们要的是沙阳,长阳甚至整个越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了这些地方,小小的太平城,还能有什么大作为,至少对我们大齐来说,构不成丝毫威胁,太平军将重新退化到土匪的境地。”束辉笑道。

    “那我奉劝你一句吧,这个机会不会出现,早些把你们的军队弄走吧,别在这里白吃白喝耽搁时间了。”王月瑶轻笑起来:“秦风会带给你们惊喜的。正如你所说,他想要的,也不仅仅是这一点点地盘。哦,还可以多透露一点消息给你,算是你送我的这盆牡丹的回报,就在今天,原驻正阳郡的苍狼营,也奉命赴永平郡了。”

    束辉微微一楞,盯着王月瑶看了半晌,想从对方的表情之中探出这话内里的意思,不过王月瑶却又低下头去,一门心思地欣赏起那盆一株三色的牡丹。

    半晌,他突然站了起来。

    王月瑶似乎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嗔怪地道:“你干什么?”

    “秦风是不是与秦人达成了什么协议?”他的声音有些变调。

    “抱歉,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在太平军中只负责商务,军务上的事情,我向来是不过问的。”王月瑶微笑道。

    “一定是这样。难怪秦风敢畅开防线。这里头一定是程务本在搞鬼。”束辉在亭子里急促地转了几个圈子,“我就说嘛,这段时间楚军这么消停,不但不主动挑衅,面对着我们的进攻,采取的也都是回避的态度,敢情,他们是想让我们趁着这段时间好对秦风动手啊!”

    看着束辉的模样,王月瑶格格的笑了起来:“我只能说,你的想象力很丰富。”

    束辉握紧了拳头,看着王月瑶,认真的道:“一定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因为楚国方面的主动停战而向秦风发起进攻,一旦秦风在越国取得胜利,那我们与他不得不兵戎相见了,我们两边大打出手,最得意的就是楚人了,好算计,好算计。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一次一定是秦人与秦风达成了协议,而这份协议的达成,楚人在背后一定使了不少的劲儿。”

    听到这里,王月瑶也有些愕然,不得不说,束辉是一个天才,秦人与秦风达成协议,楚人的确出了大力,为此,他们付出了相当大的一笔财富,以换取秦人放弃永平郡。当然,这里面也有秦人不想与秦风火并,既然有了相当大的一笔收获,那再牺牲无法计算的性命来夺取另一笔财富,对秦人来说,就有些不划算了。

    王月瑶一闪而过的惊愕,落在束辉的眼里,自然是敲定了他的推断,他颓然坐下,“秦风厉害,齐人,楚人,秦人,都在有意无意的帮助他发展壮大,可是秦风是一头猛虎,现在他还很弱小,一旦真正让他羽翼丰满,最后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却都是无法预测的了,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必然是不会甘于现状的。”

    “你既然这么说了,为什么不开打,趁着他还很弱小,将他收拾了。”王月瑶笑道。

    “牵一而发动全身,要是这么简单,那就好办了。”束辉叹了一口气:“谢谢你,月瑶,你对我说的很重要,让我拨清了眼前的迷雾,看起来,我们要另做打算了。”

    “我可没有对你说什么。”王月瑶道。

    “当然。”束辉点了点头,“不过对我来说,你的只言片语,已经足够让我勾勒出真相了。我想见一见秦风,你能帮我通知吗?”

    “恐怕不行,现在永平郡那边已经全面封锁了。你不可能进去。”王月瑶道。

    “应当是这个样子了,封锁永平郡,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只有你们自己知道了。”束辉有些苦恼地道:“看起来吴鉴要完蛋了,秦人,洛一水,秦风三家很有可能要对他一齐下手。”

    “不管怎么样,至少现在,齐人与我们太平军还是有盟约的,至于以后怎么样,谁说得准呢?”王月瑶轻笑起来,抱着那盆花,站了起来。“我得走了,谢谢你的花。”

    “我们还能见面吗?”看着对方的背影,束辉突然问道。

    王月瑶脚步一顿,却并没有回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