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95.第495章 你还没有资格

    一支被摧毁了抵抗意志的军队,便再也不能称之为军队了。在贺人屠与杨致两个人的率先突击之中,小猫的磐石营仅仅只用了一个时辰的功夫,便攻进了樊城,随着城门被磐石营士兵打开,宝清营,矿工营一涌而入,这场战事便接近了尾声。

    除了打开另一方的城门逃出去的一部分士兵之外,剩下的越军,不是战死,便是成了俘虏,洛一水派出的两万进攻永平郡的部队彻底覆灭。

    秦风仰着头,看着马猴灵巧的爬上高高的旗杆,一把扯下叛军的旗帜,挂上了太平军的烈火战刀旗,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从太平城开始,一次又一次,他的烈火战刀旗,在越来越多的地方迎风招展,很快,他就能在越国全国飘扬开来了。

    啪啪两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在身侧响起,秦风转过头来,在他的脚下,两个年轻的将领正一动也不动地趴伏在地上,在他们的身后,站着贺人屠。

    “秦将军,两位小陈将军给你请来了。”贺人屠笑道,一身便装的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浑身上下,却似乎连一点灰尘也看不到,倒是刚刚过来见过他的杨致,身上盔甲血淋淋的,沾满了敌人的鲜血,这会儿大概是寻了一个地方去清洗了。

    这便是宗师与九级高手的区别了。

    “贺兄辛苦了。”秦风笑着点点头。

    “两个八级的小娃娃,谈得上什么辛苦。”贺人屠笑道,“不堪一击,如果是平时,我还真不屑于向他们出手。”

    秦风笑着蹲了下来,兄弟两人躺在地上,此刻正满脸绝望的四目相对,贺人屠并没有绑着他们,但他们却连一根手指也难得动弹。

    秦风伸手,在陈志华的背上拍了拍,一股真气自陈志华背心涌入,游走全身,转眼之间,陈志华便觉得刚刚还全无知觉得手脚又恢复了自由,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怔怔地看着秦风。

    一边的贺人屠也略有些惊讶的看着秦风,每一个武道高手的真力修为都是不同的,封住对手的经脉手法也自然大不相同,先前听瑛姑说过,秦风能够轻易的解开她封住的经脉,贺人屠还有些不相信,今天亲眼目睹秦风当着他的面,转眼之间就解开了自己封住的陈志华的经脉,脸上不由有些微微变色。

    秦风只不过是一个九级高手,看他修为,了不起也就是一个九级中段的模样,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破解了自己的真气枷锁?

    看起来文师让自己来投这个秦风不是没有道理的,此人身上大有古怪,最起码,他练习的内功心法便奇异的很,居然能融入其它人的真气中去,这个当真是闻所未闻。

    他和瑛姑两个修心的内功心法,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小陈将军,得罪了!”秦风笑吟吟地道。他并没有在意贺人屠的神色,解开被人封住的经脉,他经常这样干,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但他却忘了,现在他解开的可是一位宗师封住的经脉。

    陈志华脸色惨白,盯着秦风,怒道:“要杀便杀,假惺惺干什么?”

    “小陈将军这么急着想死吗?”秦风扁了扁嘴:“死容易得很,一刀下去,啥都没有了,只留下无尽的悲痛给你那年迈的母亲,嗯,还有你的妻子,你的儿子还不大吧?现在也在洛一水的军中?没有了爹爹,他一定会大哭的。”

    “秦风!”陈志华厉声怒吼起来,可是咆哮了一声之后,嘴大张着,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是啊,死,当然是很容易的,自己一死,一了百了,但留下的,却只能是无尽的悲痛和思念了。

    “所以啊,小陈将军,能不死,还是不死的好!”秦风微笑着道。

    陈志华怔怔地看着秦风半晌,才道:“想要我投降,不可能。”

    “投降?”秦风失笑道:“小陈将军,说句你别生气的话,你的资格还浅了一些啊,如果是你的父亲跟我说这话,我还会好好的劝劝他,但你嘛……”秦风摊了摊手,冷笑道:“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陈志华一口气憋在心里,脸涨得通红:“那你跟我废话什么?”

    秦风站了起来,背对着陈志华:“当然不是废话,你走吧,回去告诉你爹,还有洛一水,如果不想万劫不复,全军覆灭,让跟随他们的数万将士埋尸荒野,那就来找我谈一谈。”

    “和你有什么好谈的,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你不是与洛将军早有协议吗,当洛将军起事的时候,你便会在正阳发动攻势,牵制越廷的虎贲军,可是你做了什么?你不但没有在正阳郡发动攻势,你还到了永平郡,向我们发起了进攻。”陈志华愤怒地吼道:“你坑了我们一次,还想坑我们第二次吗?”

    秦风转过头,冷冷地看着他:“这只不过是洛一水自己的想象而已,他想当然的认为,当他起事的时候,我一定会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攻占我一直想要的正阳郡,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我想要正阳郡,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但现在,洛一水大举叛乱,这样的机遇可是千载难逢啊,瞧,我现在不费一兵一卒,便已经得到了永平郡,而正阳郡就放在哪里,他还能飞上天去?终究还是我的。洛一水用他的臆猜来判断我的决断,当真是笑话。”

    听到秦风这么说,陈志华呆楞在了哪里。

    “你回去吧,现在你们已经是山穷水尽,吴鉴马上就会发起对通州的总攻,你们已是危在旦夕,不想全军覆灭的话,就让洛一水来见我,我们太平军,也快要踏进中平郡了。”秦风厉声道:“至于你的弟弟,会在我们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放心,他不会受到虐待的,保管你老子或者洛一水来的时候,他还会被养得胖一点。”

    “秦风,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既然对我们动手,便是吴鉴的帮凶,这个时候,你要见洛将军干什么?对了,你是想诱杀洛将军吗?你手下有宗师级别的高手。”陈志华颤声道。

    “我要洛一水死,需要费这么大劲吗?我只要与吴鉴左右夹攻,你们就死无葬身之地,当真是小儿之见!”秦风冷笑,陈志华的年龄比起秦风还要大不少,但在秦风眼中,此人的见识倒也并不咋的。

    犹豫了片刻,再转头看了看地上仍然动弹不得的陈金华,陈志华咬了咬牙,一跺脚,转身便向城下跑去。

    城门处,早就有人给陈志华备好了战马,连他惯用的大弓和羽箭壶都挂在了一侧,另一侧,还体贴地为他装上了干粮和一皮囊的水。

    “大戏开始了吗?”贺人屠走到墙垛边,看着逐渐远去的陈志华的背影,轻声问道。

    “最后的精采已经拉开了帷幕。”秦风双手扶着墙垛,“李挚已经回到了秦军之中,这个时候,他们也应当开始了行动,一部分秦军将向永平郡开动,与陈家洛发生冲突了。”

    “然后,陈家洛就被打败了,被击溃了,这支部队也就消失了。”贺人屠眨巴着眼睛,道。

    “当然,陈家洛的部队被秦国人灭了,我急得团团乱转,急令正阳郡的苍狼营驰援永平郡,当这个消息传到吴鉴的耳朵之中的时候,他一定会开怀大笑的。”秦风轻笑出声。“秦军动手了,他也放心了,接下来,他当然会再无任何犹豫地投入所有的兵力发起对洛一水的狂攻,因为我们已经被秦军绊住了手脚嘛。”

    “你到底与李挚达成了什么协议?”

    秦风转头看着贺人屠,“我跟他说,在我灭掉齐国和楚国之前,绝不会动秦国一根汗毛。”

    咳咳!贺人屠剧烈的咳嗽起来,捂着嘴巴,看着秦风,那眼神,如同看着一个狂妄之极不可一世而又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秦风一摊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干嘛要来投奔我?我想文师让你来跟着我,不仅仅是想让我们当一个偏居一隅的土皇帝吧!”

    贺人屠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秦风,这个眼下只有两三万部队的家伙,正在与他谈论着一统天下的大业,似乎天下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

    “洛一水恨你只怕恨到了骨子里,如果不是你,他拿下了永平郡,便能与吴鉴耗下去了,而吴鉴是耗不起的。现在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他还能与你坐下来谈?就算是谈,又能谈出什么来?你能给他什么?”贺人屠道:“大家都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只怕见面就要拔刀子。”

    “洛一水说到底,并不是一个完全不择手段或者说是愿意玉石俱焚的人,从他内心深处来讲,他仍然是一个纯粹的军人,所以,有时候他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秦风淡淡地道:“所以,到了最后的时刻,他这种内心深处的纯粹便会浮现出来从而支配他的所思所想的,这便是我与他谈的事情。”

    “有把握?”

    “当然,这样做是最简单的,如果不行,那就只能来硬得了。”

    (有书友私信我,说情节设置是不是出了问题,书中一直在强调个人无法与军队对抗,即便是宗师也不行,但在刚刚出现的情节之中,贺人屠却摧毁了陈慈所部的斗志。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贺人屠并不是单挑一支军队,与他一起进攻的,还有秦风的军队,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宗师、九级高手配合军队在作战,他们更多的作用体现在破阵,威慑,如果对手没有相应的高手出来牵制,那自然不会是对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