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89.第489章 一首诗

    盯着贺人屠,秦风问道:“文师想要印证什么?”

    贺人屠的声音微微有些变调,说话之间,似乎也刻意压低了声音,其实此刻他们正身处中军大帐之中,不说外面戒备森严的警卫,层层包裹的军队,便是此刻的大帐之中,贺人屠与瑛姑两位宗师,霍光一位半只脚已经踏入宗师门槛,便是武道修为最低的秦风,也已经是九级高手了,这四人聚在一起,便是一支强悍的军队,也根本无法拿他们怎么样。

    瑛姑也觉得有些意外,看了一眼霍光,但霍光却也是一脸的糊涂,看着瑛姑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文师说,他想印证你是不是有缘人?”贺人屠脸色有些怪异:“因为舒畅,一直都肯定你就是那个人。”

    “有缘人?”秦风莫名其妙,“与什么有缘?”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了。”贺人屠摇头,“文师说,如果你真是那一个有缘人,那么,三年之后,你们必然会在长安见面的。”

    三年之后。话说到这里,瑛姑与霍光也都是色变,三年之后,便是当世四大国的皇室在长安聚首的日子,这么多年来,不管四国之间打得如何厉害,交往如何恶劣,但十年一次的这种集会,却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至于四国皇室见面之后,到底在干些什么,却是无人得知。

    “怎样印证?”秦风似乎也知道事情重大,看着贺人屠,问道。

    贺人屠缓缓的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盒子,在另外三人的目光之中,打开小盒子,从内里拿出一张小纸片。

    “这是李清大帝当年留下来的东西,当然,这只是拓本,真品保存在文师手中。这是文师宗门当年从李清大帝手里得到的,视如珍宝,文师说,你如果能读出这上面的留言而且正确的话,便基本能确定,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有缘人了。”贺人屠缓缓地展开纸片,将其展现在三人的面前。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纸片之上,一排排的如同换画桃符一般的字符,霍光脱口而出,“人屠兄,难不成你只道这怎么读么?”

    “我当然知道。”贺人屠道:“文师一句句的教给我,让我背了下来,文师说,其实他也不认识这些东西,但文师的师门,一辈辈下来,都是口传,文师师门,数辈单传,这上面写着什么,也只有文师一个人知道了。”

    霍光转头看着秦风,瑛姑也是面有异色,瞪着一双眼睛,也自目不转睛地看着秦风。

    秦风的脑子在轰隆隆作响,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惨白,那一个个字符,在脑海里飘过,似乎认得,又似乎不认得。

    脑子隐隐作痛,在极深处,有些什么不安分的东西正在拼命的跳动着,似乎想要挣脱什么束缚逃出来一般,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他的脑仁。

    双手捧着脑袋,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晕眩不停的袭来,身体摇晃,脸色也变得越来越惨白。

    “秦风,你没事儿吧?”瑛姑有些不安地看着秦风,伸手想去扶住摇晃的秦风,但贺人屠却以严厉的眼色制止了瑛姑的互动。

    大帐之内安静之极,只有秦风粗重的喘息之声响起,其它三人,无不是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秦风。

    有缘人!

    对于这片世界的最顶层的人来说,这三个字便是一个禁忌。因为李清大帝在千年之前就已经说过,他有东西留给有缘人。

    而世间相传,当有缘人再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天下重归一统的时候。

    秦风,是不是这个有缘人?

    “这是拼音,这是拼音!”一片混沌之中,秦风的脑海里终于蹦出了一些完整的东西,在他的脑子里慢慢成形,他梦呓般的道。

    “怎么读,读什么?”贺人屠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紧张,他不知道拼音是什么,但看到秦风的这般模样,似乎却是真识得这些东西的。

    李清大帝留下的这种东西并不多,除了文汇章手中的这一小片之外,其它的数片都留在齐国皇宫之中,被齐国皇室视为最高机密,这些被李清大帝以这种形式留下来的东西,被视为藏有李清大帝的终极秘密。

    “这是一首诗,一首诗。”梦呓般的声音从秦风的嘴里发出来,他的精神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整个人都摇摇欲坠。要知道,秦风可是九级高手,一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远比常人要强悍,但现在,他被一张小小的纸片似乎要击倒了。

    “怎么读?”贺人屠提高了声音。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皇,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流人物,还看今朝。”卟嗵一声,秦风跪倒在地上,脑子里更多纷乱的东西纷至沓来,如同一根根钢针刺在他脑袋里最薄弱的地方,一阵阵剧痛让他颓然跪倒在地上,双手撑在冰冷的地面之上,嘴里似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在往外蹦着。

    贺人屠的脸色随着秦风吐出的一个个字而在变色,因为他清楚地看到,除了最开始的几句,到最后秦风根本就没有再看他手里举着的纸片,跪在地上的秦风低着头,喃喃地吐着一句一句的话来,似乎这些东西,本来就在他的脑子里。

    终于吐出了最后一个字,秦风大叫了一声,整个人摔倒在地面之上,竟然晕了过去。

    一直守候在大帐外的马猴听到秦风这充满痛楚的一声大叫,立马便冲了进来,一踏进大帐,正好看到秦风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而贺人屠正举着什么东西站在秦风的面前。

    不假思索,他怪叫一声,唰地一下便从腰里拔出了刀子,飞身扑起,一刀便斩向贺人屠,浑然忘记了他准备一刀砍下去的对面,站着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贺人屠根本没有动手,一侧的霍光一伸手,已是将马猴抓住,马猴整个人被霍光拎停在半空,却仍在手舞足蹈的挣扎,在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挣脱的时候,他猛然省悟到什么,深吸一口气便要大叫示警,这一口气才吸到一半,一股内劲便透体而入,瞬间他便如同僵尸一般,整个人都僵硬了,别说叫,舌头连卷曲一下也办不到了。

    霍光随手将马猴扔在大帐一角,眼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贺人屠。

    贺人屠手里的纸片啪的一声,在他手中炸成了粉屑,纷纷扬扬的落下。

    “他只看了前几句,后面的根本就没有看。”贺人屠喃喃地道。

    瑛姑目光闪烁,“贺兄,秦风他到底读得正确不正确?”

    “一字不差!”贺人屠看着两人,一字一顿地道:“他果然就是那个有缘人。”

    三个人的目光一齐转向晕倒在地上的秦风,但眼中的神色,却已是变得异样起来。

    有缘人出,天下一统!

    难道这相传多年的话,并不是一句讹传,而是确有其事么?

    秦风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了,当他缓缓的睁开双眼,明亮的光线让他眯了一下眼睛,下一刻,他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

    “舒畅,你,你来了?”秦风看着舒畅,笑容浮上了面孔。

    “我当然来了,要不是我来了,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来呢?”舒畅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几个,语气里面带着些许愤怒。“贺人屠,你与文师要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难道不能先不见见我吗?”

    “贺兄做了什么事情?他没有做什么啊,哦,对了,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些什么,瞧我这脑子,那上面写着什么来着,我怎么全忘记了。”秦风坐了起来,拍拍自己的脑袋。

    贺人屠,霍光,瑛姑三人坐在一边,互看了一眼。

    “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文师拿来整人的。”舒畅横了贺人屠一眼,“文师是恼火你当年给他带了不少麻烦,让他在上京白白耽搁了三年功夫呢,所以才想了个法子让你吃点苦头,宗师的手段,鬼神莫测,是不是?”

    看着舒畅要杀人的眼神,贺人屠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秦风笑了起来,“想不到文师这么大年纪了,居然有这样的顽童心态。罢了,这也是我该得的惩罚。”

    “你还有哪里不太舒服么?”舒畅按着秦风的双肩,关心地问道。

    “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我现在觉得前所未有的好。”秦风笑着一招手,横躺在屋角的一柄刀便凌空飞到他的手中,伸手轻轻一扭,铁刀便在他的手中如同麻花一般的卷曲,变形,被揉成了一个铁团子。

    “我是说你的脑子里!”舒畅点了点秦风的脑袋。

    “没有什么了。”秦风摇头道。“舒畅,是不是我以前的隐疾还有麻烦。”

    “不是,不是你的隐疾。”舒畅道,“只是文帅的一个小手段而已,没有就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