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87.第487章 你会对秦国动手吗

    夜色已深,在旷野之中,却有一堆篝火异常醒目,秦风与李挚两人相对而坐,架上火上正在烤着的一只野兔滋滋儿的冒着油,秦风手里拿着一个小刷子,正在专心致志的一层又一层地往上涂抹着。

    香气随着微风向着四周缓缓扩散,闻着这诱人的香气,李挚禁不住吞了一口涎水,心中不禁暗笑,自己也是这世上顶尖的人物之一,什么东西没有吃过,居然还被秦风一只小小的烤兔子给引诱得食指大动。

    歪着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年青人,似乎他做什么事情都专心致志,从开始烤兔子开始,他便神情专注,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一次两人的单独面对,是李挚邀请的,他想对这个搅动了几国风云的人物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眼前这位便将从一个天下的搅局者变成一个棋盘的操控者,李挚觉得,对他的了解更深一些,将有利于秦国未来决定怎样要面对这样一个新人。

    四国而立的形式已经成形极久了,各国的当权者也习惯了互相之间的习惯以及怎样交往,但太平军,这样一个新崛起的势力的行事风格却是与老旧势力截然不同的。

    来到太平军中仅仅两天的功夫,李挚已经看到了太多的不同。

    没有官僚之间的那种暮气沉沉,所有人都显得极为干练,做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有事说事,没事走人。一件事情,从计划开始,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结束,事先都做好了预案。机构极其简单,几乎是一个人干着几个人的活儿。

    如果秦风当真推翻了越国的统治,成了越国的新主,他会接下来怎么做,是李挚很关心的问题。

    “李大帅,不是我吹,您纵然尝尽天下美食,只怕也没有吃过我烤制的东西这样美味的东西。”秦风打破了李挚的思索,看到对方切下兔大腿递给自己。“因为这些香料都是我们自制的,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先别吹,吃后再说。”李挚笑着接过兔腿,咬了一口,一种极为特别的,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味道立即便在舌尖之上漫延开来,让他马上觉得食欲大开,不由得连连点头:“不错,很是不错。”

    秦风笑着自己也切下了一条兔腿,慢慢地在嘴里咀嚼着。

    “李帅,您想要与我谈一谈,那么,您想知道些什么呢?”他问道。

    李挚看着秦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先前你派陈家洛靠着开平郡行军,明显是防了我们一手的,现在却又要我们配合着你演一场戏,你就不怕我们假戏真做?”

    秦风点了点头:“风险当然是有的。但是您来到这里,我就放下心来了。你们是真心诚意想要合作的。”

    “为什么会这样想?我来之时就说过,这一次只是纯粹我个人好奇而已。”李挚微笑着道。

    “您个人好奇什么?当然不会是对个人的好奇,您好奇的是我太平军的战斗力。”秦风看着李挚已经很快将一条兔腿吞进了肚子里,又切下一条递了过去,接着道:“以您的眼力,当然看到了,看清了。”

    “不错,我的确看到了。”

    “既然看清了,您当然就要想一想,吴鉴开给您的价码,值不值得您跟我们翻脸。抛开楚人那边不谈,光是您进攻永平郡即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不是您能接受的?”秦风道:“如果得不偿失,那您为什么要做呢?”

    李挚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太平军的战斗力要超过我的想象,如果我们进攻永平郡,与你们交手的话,需要承受的代价,的确是我们付不起的。而且吴鉴现在已经是一个快要破产的大户了,他纵然想要卖点家当来支撑这个大家,也是杯水车薪,所以我们的确会跟你们合作,程务本也大约给我们透露了一点你们的计划,说实话,这个计划很大胆,也很冒险,但成功的可能性也极大,这也是我白天为什么会一口答应陪你演这一出戏的原因。”

    “谢谢李大帅。”秦风笑道:“这就是跟生意人投资一样,您先投了资,等这生意做大了,您自然会跟着受益。”

    “这也正是我想要问的问题。”李挚的脸色严肃起来:“你与秦国,将来会成为敌人吗?”

    “李大帅为什么要这样问?”

    李挚深深地看了秦风一眼,缓缓地道:“秦风,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或者你现在所思所想,只是能站上这个舞台,有机会去找闵若英了结你们之间的仇恨,但等你真正站到了那个高度之上,你的想法,你的行为,必然会有更大的改变,私仇,便会变成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事。你与楚人关系非浅,不要忘了,你是闵氏的女婿,我想要知道的是,如果我们助你登上这个舞台并成为主角之一,你会针对秦国吗?”

    秦风笑了起来:“李大帅,秦国现在有什么值得我去贪念的,如果硬要说一个的话,那你们百姓的剽悍善战算一个吧。所以,在短时间内,齐楚才会是我更想去谋划对付的敌人,在这期间,秦人,只会是我的朋友。”

    “短时间内?这个短时间内有多短呢?”李挚追问道。

    “一个国家的兴旺与衰败,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秦风淡淡地道:“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李帅,在我击败齐楚之前,我是不会与秦人为敌的。”

    李挚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你要的不仅仅是向闵若英复仇,你要的是一统天下。”

    “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不但是我,闵若英也是这么想的,曹天成也是这么想的。”秦风肯定地道:“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但我一定会坚定不移的往前走,其实我如果能达成这个目标,那么我的私仇,自然也就报了。的确如您所说,在这个大目标的面前,私仇,的确只是一个小目标。”

    “也就是说,最终,你还是会对付秦国的,假如你获胜了的话。”李挚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间会很长,也许五年十年,也许我穷尽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办到。李帅,您有什么可忧愁的呢?”秦风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也许在我有生之年,根本就不可能看到这一天,不过想想,仍然有些伤感。”李挚叹息道。

    看着面前这个质朴得像一个老农一般的宗师级高手,秦风的心里涌起的是浓浓的敬佩之意:“李帅,你一生奔波,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所为的是什么?”

    “当然是为了大秦的安危。”李挚想也没想地道。

    “仅仅如此吗?”

    听着秦风的问话,李挚想了想:“当然,也想我们大秦的子民吃的饱,穿得暖,每天晚上上床的时候,不用忧心明天的吃食,北风起的时候,不用担心没有可御寒的东西,如此而已罢了。”

    秦风点点头:“可是我知道,在当年大唐帝国时期,秦国所在的区域,并没有衣食之忧。他们或者比其它地方要清贫一些,但绝对不像现在这样穷苦。”

    “是的,那个时候,整个大陆属于一个帝国,互通有无,每年朝廷会向西部输送大量的利益保证那里的平安,但大唐四分,没有谁还会向着敌人输送利益的。”李挚叹道。

    “既然如此,您又有什么可担忧,可伤感的呢?”秦风反问道:“假如有一天,我当真要与秦国为敌的话,那也绝对是这天下统一的最后一战了。如果能让百姓们有好日子过,能吃得饱,穿得暖,这不正是您所要追求的吗?”

    李挚看着秦风,突然大笑了起来,“秦风,你是一个不错的说客,说的也很不错,这不正是我所追求的吗?好吧,我李挚便坐看风云起吧,正如你所说,也许终其我这一生,你都还在与齐楚鏖战,既然你承诺如果与我大秦如果有一战也是最后一战的话,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真到了那个时候,如果我还活着,或者还能帮你把脚步更加快一点。也罢,你不是要战马吗?行,拿粮食,拿铁来跟我们换吧,我很好奇,你接下来的路究意会怎么走!”

    “李帅是我见过的最深明大义的人。”秦风赞道。

    “不用给我戴高帽,我也不是几句好话便能哄骗得了的。如果你没有真正的实力,我根本就不会与你废话。”李挚道。

    “不,这不是戴高帽,而是真心话,李大帅的确是我最敬佩的人,不是说权谋,也不是说武道,而是做人。”秦风道:“李大帅与左帅一战之后,内伤一直都没有好吧?”

    “左立行算是你的贵人,你不因为这个恨我?”

    秦风摇了摇头:“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不是闵若英,您哪有单独与他面对的机会。而且各为其主,这不是私仇。李大帅,您知道我有一个朋友,替邓朴治好了暗伤么?您再多留几天吧,我已经派人回去找他了。”

    “舒畅?”李挚道。

    “是的,或者您并不在意这一点点内伤,但我更希望您的身体康康健健呢。”秦风微笑着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