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87.第487章 互惠互利

    手里抖着二十万两银子的大额银票,秦风开心的哈哈大笑:“吴鉴真是好心思,想用这点小钱来刺激我一下,让我再接再励,继续进军,不错不错,我会如他所愿的。”

    “二十万对我们来说,就不是小钱了。”身边传来一个略微有些酸意的声音,坐在秦风一侧的,赫然竟是秦军的最高统帅李挚。

    李挚是在太平军以八千之众击败陈慈的两万大军之后来访的。

    陈慈的军队不是鱼腩,陈慈本人更是一员沙场宿将,在开平郡与秦军对垒三年,基本上并没有吃什么亏,虽然说秦军因为财政的问题,一向不耐久战,如果不能速战速决的话,基本上就不会大打出手。但陈慈这几年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仍然是让秦军将领认可的,最明显的就是,他并没有给秦人什么明显的漏洞可钻。

    可这样一支军队,在野战之中,居然被太平军干脆利落的击败了,更重要的是,参战的其中一个营,还是第一次踏上战场,两位主官,全都是新晋将领,以前都没有打过仗的菜鸟。

    李挚很好奇,所以特地过来看一看。当然,也因为太平军的陈家洛所部虽然在向中平军进军,但行进的路线却是靠近开平郡,明显还是防着秦人一手,李挚的由头,自然是要加深双方的互信,避免两支军队过于接近而擦枪走火。

    理由当然是冠冕堂皇的,基实秦风对于李挚的来访还是很惊讶的,因为他并没有猜出李挚到来的真实意思,还真以为是因为陈家洛的问题。

    不过不管怎样,李挚的来访,让秦风还是放下了不少的心,至少可以表明,秦人在与太平军达成盟约的问题之上,还是具有诚意的。

    当然,李挚的到来,也让秦风知晓了楚人在这场交易之中扮演的角色。这一点让秦风很有些不爽,不过现在让他拿出这个价码,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沙阳郡,太平城的收入的确很不错,但除了维持正常的运转之外,还要供应几万军队的开销,现在更是在补贴长阳郡,财力之上捉襟见肘,挣得多,架不住开销大啊。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成了一个偌大家庭的家主,开门七件事,油烟酱醋茶,那样不花钱?

    所以秦风在程务本面前,仍然装聋作哑,只当不知。而程务本也是心知肚明,重要的是大家都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就好了。

    听到李挚的话,秦风作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动作,他将二十万的这张大额银票直接塞给了李挚:“李大帅太谦虚了,这点钱,便算作小子我给李帅的见面礼吧。”

    二十万对太平军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大钱,但也不是可有可无,至少可以给秦风现在拥有的军队发上一个月的薪饷吧,就这样白白的送给了李挚,这手笔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帐内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正暗中竖起了大拇指的,也不过只有程务本一人而已。

    李挚是一点也不客气,接过银票,直接塞进了怀里:“秦将军好意,我领受了。也代十万秦军儿郎谢谢秦将军,他们又可以多吃几顿肉了,哈哈哈!”

    李挚笑得是真开心,秦国边军之穷,举世闻名。其实也不单单是秦国国力薄弱,其中还掺杂着国内的政治斗争,对于这些,李挚就有些有心无力了,纵然皇帝对他信任有加,但涉及到这些问题,他也只能避而远之,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双方的平衡。

    这两年,因为边军屡有斩获,掌控秦国边军的邓氏在国内声势大涨,大有盖过卞氏的意思,皇帝自然是要平衡一番。对于秦国皇帝而言,一统天下的野心是没有的,秦国的国力决定他们最多能自守,在边境之上的屡屡动作,也不过是改善国内局势,顺便发一下野财而已,这些套路,各国都是心知肚明。

    这也是吴鉴为什么敢于将开平郡,永平郡都送给秦人以换取秦人的支持的真实原因,秦人不会危及到吴氏在越国的统治,但洛一水,秦风之流可都是想掀了他的宝座的危险人物。

    “太平军的战斗力,真正让我见识了。”收了大礼的李挚重新坐下来后,笑得更加欢了,眼睛几乎要被满脸的褶子给淹没了,这话,倒也并不完全是虚捧,矿工营的那种装备,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的确给了他很大的震憾。秦军也有这种气势,关键是,这种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他根本没钱玩儿,也玩儿不起。

    全身重甲,可不仅仅是一次性的投入,后面的持续跟进才是大头,每一战下来,损耗的要换掉,这里面的成本,工钱等等,细算下来就是一笔很恐怖的支出。而且如此负重作战的军队,平日的伙食一定要是最好的,不然身子虚了,怎么扛着这么重的武器盔甲作战?秦风这是将当年的敢死营的装备给完整的复制了出来。

    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如果是秦国边军的步卒与这支军队作战,输面只怕占了八成,只有出动最宝贝的骑兵采取游动作战,用剥葱的方式,给他一层层剥破才有胜算。可即便如此,骑兵的损失也绝不会小。

    除开矿工营,那个章小猫的磐石营更是军容森严,进退有度,章小猫是秦风麾下第一大将,盛名之下无虚士,只是瞄了几眼,李挚便能大概知晓对方的战斗力究竟如何。

    秦风笑了笑,他与秦军战斗多年,对于双方的战斗力心知肚明,这支秦军的战斗力如何还没有直观的认识,但与邓朴的军队,他可是一清二楚。邓忠是邓朴的老爹,恐怕只有更胜一筹的份儿。

    “李大帅,秦国还没有穷到这个份儿上吧?吃几顿肉都吃不起?”他笑顾左右而言他。

    李挚唉声叹气:“有机会的话,秦将军可以去秦国看一看,大秦僻居西方,领地之内,绝大部分都是黄沙漫天,收入少得可怜啊。”

    秦风点头:“有机会,一定要去雍都看一看,听闻雍都的风格自成一体,粗犷豪迈,我早就想去领略一番了。这一次能与李大帅合作,是我们的荣幸,李大帅,如果我有意再将我们的合作更深入一步,您看如何呢?”

    “再深入一步?”李挚眉头一皱,“怎么一个合作法?”

    “军事之上,相信经过这一次之后,我们会更加亲密无间,但在商业之上,我们可还是一穷二白。”秦风笑道。

    “你们的那个商业司卖的那些东西我也知道,可大秦有几个人用得起?在皇宫和卞家,我倒见过。”李挚笑着摇头。

    “买不起,你们大可以卖东西给我们嘛!”秦风双手一摊,道。

    “我们大秦能有什么东西卖给你们?”李挚哈哈一笑。

    “马!”秦风收敛起笑容,“贵中的荒原马可是骑兵作战的好家伙啊,别看个头儿不大,但耐力,负重力可都是首屈一指的,如果贵国能与我们开通马市,我们便可以向贵国输入粮食,毛铁等产品,互利互惠,互通有无,李帅认为怎么样?”

    “马!”李挚心中微惊,秦风的荒原马,的确如同秦风所说,是一大特产,秦国虽然盛产这种马,但却并不以骑兵闻名,就是因为养一个骑兵实在太贵,邓忠麾下,就只有邓素领着的一支两万人的骑兵,邓朴的麾下,只有不到五千这样的骑兵,养一个骑兵的费用,足够他养一百个普通的步兵了。

    可就因为这马的种种优点,秦风对荒原马的出口是控制极严的,没有朝廷的批复向外出售这种荒原马的话,五头以上,便足以斩头了。

    秦风没有骑兵,这可以是他最大的一个弱点,没有骑兵便缺乏长途奔袭的能力,缺乏灵活机动的能力。

    但秦风同样也是一个未来潜在的对手,本身战斗力就已经很强悍了,如果再让他搞起来一支强悍的骑兵,将来便有可能成为秦国的梦魇。

    但是秦风提出的交易条件又难以让人拒绝,粮食,秦国缺。毛铁,秦国更是奇缺无比,国内没有大型的铁矿,几个现有的铁矿出产的铁质品,质量差得让人发指。这并不是国内工匠的问题,而是本身矿石的问题。

    如果能有大量的毛铁,精铁输入秦国,对于秦国的军队来说,那也会有一个质的提升。太平铁矿出产的钢铁,现在已经打响了名头。

    李挚确实很犹豫,想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件事情太大,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但我能将你这个提议回禀陛下,能不能成行,便看陛下的意思吧!”

    “只要李帅首肯,这件事便成了八成!”秦风大笑,“这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是有益的。我需要骑兵,你们需要粮食和铁。”

    “话是这么说,但有些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的交易,希望秦将军能够理解。”李挚摇头道。“当然就我个人来说,还是比较倾向这种交易的。”

    “好,那我期待贵方的好消息,李大帅,回到正题吧,接下来,我需要贵方与我们一齐来演一场大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