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86.第486章 如意算盘

    中平郡城,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座军营,五万虎贲军,除了留下五千在越京城之外,余下的四万五千人尽数出现在这里,再加上从朝廷还控制着的郡治调来的数万郡兵,在中平郡城,吴鉴已经集结了十万之数。

    在他原本的打算之中,是准备集结十五万人马的,但很可惜,一些郡治以各种理由推托,要么是没人,要么是没钱没粮,要么声称队伍早就出发了,但到了现在,却连一个人影儿都还没有看到。

    自然,这里头是有猫腻的。要么,这些人便是洛氏的同情者,要么,便是不确定谁将获得最后的胜利的观望者。

    对于这样的情况,吴鉴只是冷笑几声而已,现在他当然不会去动这些人,将这些人逼急了,再出一个洛一水,对于现在的越国,可就是雪上加霜了。稳住他们,在自己对付完洛一水之后,再回过头来,慢慢的,一个一个的收拾他们。

    既然你们不能在危难之际雪中送炭,那就让日后我送你们一把刀。

    “陛下,臣建议还是以围困,对峙为主。”左相张宁道:“洛贼没有夺得中平郡,已经让他失去了立足之基,没有粮草和军械的补充,他们撑不了多久,十万叛军,每天要吃掉多少粮食,这个数字不是洛贼能承担得起的。我们完全可以以静制动,等着他们进攻我们,然后再将他一口吞掉。”

    听着张宁的建议,吴鉴却是摇了摇头。

    “单纯从军事方面来说的话,你的建议并不错,但联系到我们现在所处的实际,可就不行了。”

    “陛下是在担心那些墙头草?”张宁凛然道。

    吴鉴点点头:“当然,不说那些现在我们掌控不了的地方,也不说越京城外的那些仍奉我们号令的地方,即便是在越京城,你觉得我们就高枕无忧吗?”

    张宁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哪怕在越京城已经清洗了好几遍了,但谁能保证,私底下就再也没有了洛氏的暗线,陈慈的事情,让张宁到现在为止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再来这样一出,那谁能受得了?

    要知道,洛氏与皇室吴氏一般,可都是传世家族,从大唐时代便一直在越地存在着。

    “我们拖得越久,那些心怀不轨者便越有可能倾向洛一水,所以我必须要以雷霆之势将洛一水,陈慈之流打掉,给这些墙头草以当头棒喝,让他们明白,越国,还是吴氏的。”吴鉴冷哼道。“任何心怀不转者,都会在我的面前,烟消云散。”

    “陛下,道理是个这道理,可如果这样一来,我们的损失可就不会小。虎贲军虽然战斗力强悍,可叛军以前都是边军啊,战斗力比起我们现在的麾下的那些郡兵强多了。”张宁道,现在朝廷还有底气,已经因为虎贲军的存在,如果虎贲军损失过大,到时候又如何震慑那些心怀不轨者呢?

    “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就看值不值得了,虎贲军可以重建,可是江山一旦丢了,怎么拿回来?”吴鉴淡淡地道。

    “陛下,太平军现在虽说是帮我们的,但他们的狼子野心是众人皆知,如果虎贲军损失过大,到时候如何制衡他们?”张宁担心地道。

    现在的太平军已经掌控了沙阳郡,长阳郡,现在又控制了永平郡,与洛一水比起来,他们只不过是没有公然打出叛旗罢了,朝廷的命令对于他们而言,跟放屁也差不了多少。

    “太平军!”吴鉴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张宁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太平军不需要顾虑么?到时候如果虎贲军与洛一水打一个两败俱伤,最终得益的难道不是太平军吗?

    如果那个时候,太平军突然翻脸,朝廷要怎么应对?看皇帝的模样,完全是成竹在胸,身为首辅,自己对皇帝的心思,打算一无所知,张宁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发凉。

    看起来皇帝对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信任啊!

    “陛下,陛下,大喜!”虎贲军统领康乔喜气洋洋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喜从何来啊?”吴鉴扬了扬眉。

    “回陛下,刚刚从永平传来消息,太平军在永平重创陈慈所部,洛一水妄图夺取永平郡的计划已经受到了重挫,现在陈慈退守樊城,企图再作最后一搏,不过太平军两个战营便将其击败,只怕太平军主力一到,他连樊城也守不住。”康乔大声道。

    “两个战营?多少人?”听到两个战营便击败了陈慈进入永平郡的两万人,吴鉴微微一惊。

    “陛下,此次参战的是宝清营和矿工营,一个编制五千人,一个编制三千人。”康乔回禀道,先前这喜讯传来,他光顾着高兴了,现在皇帝这样一问,他才蓦地想起这意味着什么,脸色也立时有些变了。

    陈慈的边军不是鱼腩,但以两倍对手的兵力,还吃了败仗,太平军的战斗力未免太可怖了。他们对于太平军的作战能力并没有直观的感受,而领教过太平军厉害的顺天军,现在早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尘埃。

    “陛下!”张宁看向吴鉴。

    吴鉴沉默了片刻,脸色从凝重反而变得轻松起来,看着两个心腹,淡淡地道:“用不着担心,有一件事,我没有跟你们讲,在我们抵达中平的时候,我曾经在中途离开了几天,你们并不知道。”

    两人都是吃了一惊,张宁盯着皇帝,“陛下,您,你去哪里了?”

    “我去找了李挚。”吴鉴道:“我把永平郡也送给他了,代价就是他必须消灭太平军。所以现在,李挚应当在磨刀霍霍了。”

    “原来是这样。”张宁顿时大喜,“陛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太平军不妨再厉害一些也无妨,让秦人与他们去狗咬狗吧,秦风以前在楚国就跟秦国边军有解不开的仇恨,这一次便让他再一次秦国的边军交交手。最好他们打个两败俱伤才好。”

    吴鉴微笑点头,张宁的反应算是快了,太平军的战斗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么秦军在进攻他们的时候,肯定会受到极大的阻碍,只要他们一开战,双方势均力敌,那可就谁也无法轻易脱身了,正如张宁所说,打得愈烈愈好,愈惨愈好。

    康乔就有些郁郁不乐:“陛下,秦军有十万人,太平军肯定不会是对手,可我们却又没了永平郡,被秦人吞进了肚子里,想再拿回来可就困难了。”

    “那又如何?能比现在的境况更差么?”吴鉴笑道:“太平军如果被秦人击败,我们在击败洛一水之后,便能趁势拿回长阳郡,沙阳郡,甚至还能得到秦风辛辛苦苦建起的太平城,说起来,我们还是赚了。”

    “陛下所言极是。秦人虽然善战,但国力孱弱,历来都是以自保为先,无力撼动我国根基,但秦风则不同,观他在沙阳等地的施政,可以说是在挖我大越的根基,如果放任其成长起来,必然会成为我们大越的心腹大患,以一个永平郡便能换来其的毁灭,我们怎么看都是赚来了。更重要的是,我们与齐国再次联成一片,这对于我们是有好处的。”

    “可是齐人又是什么好东西了。”康乔喃喃地道。

    “齐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现在,我们还只能靠着他们。”吴鉴仰天长叹了一声:“攘外必先安内,等我们肃清了国内的敌人,便当重振朝纲,再塑大越雄风。齐人与楚人之战不是一时三刻便能分出胜负的,秦人也会牵制齐人一部分力量。而我们,现在便暂时依附在齐国这棵大树之上,待我大越国力渐长之后,便可适时而动,到时候,是继续靠齐还是转身帮楚,便有了选择的余地。”

    “陛下睿智。”张宁连连点头。

    “张宁,派人带上十万两银子去永平郡犒赏太平军,告诉秦风,就说我希望他再接再励,趁胜追击,务必将陈慈所部消灭掉。”吴鉴挥挥手道。

    “是,陛下。”张宁点点头,“用一点小钱,让秦风再兴奋一点吧!让他的劲头再足一点,等到他以后赚大了的时候,秦军从天而降,那时也不知他会是一副什么面孔。”

    吴鉴得意的一笑:“乳臭未干的小儿,也想与我斗,当真是异想天开,对了张宁,许杰已经出发了吧?”

    “是的,太子殿下已经传来了信息,许杰出狱之后,感激涕零,已经出发去正阳郡了。陛下要准备让他去对付那边的太平军?”

    吴鉴呵呵一笑:“当然,许杰这个人还是有能力的,他本身又是正阳郡人,让他回去,正是物尽其用,等到太平军的主力覆灭,秦风完蛋,在正阳郡的那三瓜两枣还有多少战斗力。康乔,我们也要动一动了,马上进行全军动员,我们兵发通城,与这个叛贼决一死战。早些打垮洛一水,我们再来收拾这残局。回兵之后,我们要趁胜进军,一举收回沙阳等地,他们,离开朝廷的统治太久了,是该回来的时候了。”

    “明白,陛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