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85.第485章 讨论

    “不错不错,首战告捷,打得不错。”秦风笑容可掬,对着帐下几员大将连连点头,陆丰和杨致喜形于色,坐在哪里的江上燕,却是垂着头一言不发。

    “以少胜多,打出了我们太平军的威风。”秦风接着道:“再接再励吧!”

    江上燕再也忍不住了,唰地抬起头,站了起来,嗡声嗡气地道:“秦将军,您可是身经百战的,这,这怎么是一场胜仗呢?这,这完全打成一场烂仗了嘛!一锅好米,生生让这两个菜鸟给做成了一锅夹生饭。”

    抬起手,指着对面的陆丰和杨致怒喷道。

    这一下子,杨致可就不干了。跳了起来怒道:“江上燕,你有没有良心啊,要不是我们及时出现在战场之上,你早被陈慈打垮了,还轮到你在这里教训我们?我们矿工营从上到下奋力拼搏,前来救援你,居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你哪是救援我吗?事先是怎么跟你们说的?一定要等到陈慈投入预备队之后,你们才能展开攻击,你们是怎么做的?”江上燕怒道。

    “不是怕你撑不住吗?”陆丰也站了起来,争辩道。“战场千变万化,我们怎么能拘泥于事先的约定呢,要是陈慈还没有投入预备队,你就被打垮了,那又还有什么用?”

    “我被打垮了吗?你们出现了,但你们被陈慈的预备队拦住了,并没有救到我吧,我不是照样展开了反击,我为什么要向对方示弱,就是想让陈慈觉得他再加一把劲儿就能把我打垮,我在诱使他投入自己最后的预备队,为你们的致命一击创造出机会,他娘的,你们倒好,知道我这样做要多死多少人吗?知道我有多少兄弟因为这个要付出更多的牺牲吗?”江上燕跳着脚大骂。

    “这倒成了我们的不是了!”陆丰一摊手,转头看着小猫:“章将军,你来评评这个理儿!”

    小猫干咳了两声,他与陆丰杨致不同,都是沙场之上摸爬滚打出来的,很早便是一营主将,自然知道江上燕说得是对的。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陆丰又看向秦风,“秦将军!”

    秦风打了一个哈哈:“江将军,坐,坐,兄弟之间,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好商量嘛!”

    江上燕却并不买帐:“秦将军,您是一军主将,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可不是小事,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像这一次,只不过是我们没有取得一场彻底的胜利,但换一个情况的话,或者我们便会遭遇到一场大败。”

    被江上燕这样一顶,秦风也觉得有些下不来台,他的本意是想多给矿工营一些鼓励,第一次踏上战场能有这样的表现,其实也算是不错了。对于战场时机的把握,有些人打了一辈子仗,也不见得能对战场形势有很好的把握,但被江上燕这么一架,这事可就不能就这样放下了。

    江上燕梗着脖子,对于程务本的眼色视而不见,他是一个军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觉得是万万不能和稀泥的。

    “好吧,既然江将军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我们就来好好的讨论一下这一战的得失,以后也把这种战后的讨论做为一个惯例固定下来,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都要总结一下,胜在哪里,败在哪里,那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还能做得更好。”

    停顿了一下,他接着道:“不管你是老将也罢,还是新人也好,我想,这种讨论对每个人都是有所裨益的,对不对,程帅?”

    “不错不错,这种战后检讨会,的确有必要召开。”程务本点点头,现在的太平军不同于他所率领的楚国东部边军,他麾下的战将都是经验丰富的将领,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见着秦风借着江上燕发难这事儿,顺势便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他倒也是非常佩服。

    不用说,这场讨论下来,矿工营是会很难堪的,但秦风这样一来,却是在无形之中化解了不少矿工营两位将领的尴尬,难怪秦风小小年纪,麾下便有这么多的人愿意为他卖命,以他为尊,一个人的成功,不可能没有理由的,一叶知秋,窥斑见豹,小小的一件事,便能从中看到很多东西。

    “好,那我们便开始吧,便从陆丰将军,杨致将军开始发言,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来,最后,我们请程帅给我们总结,程帅的经验,比我们这些人可是强得太多了,用这样的大师来给大家免费上课,大家可得珍惜这种机会!”秦风笑着道。

    程务本微笑着冲秦风拱拱手,对于这种事,他也不想谦虚,也用不着谦虚,从战场经验来说,在座的人,的确无人跟他可比,他这一辈子,打过无数胜仗,也打过数不清的败仗,这都是经历,经验。

    获胜的太平军在讨论得失,而成功从战场脱身的陈慈在退守樊城之后,终于获得了太平军在永平郡的具体情况。

    但这份迟来的情报,却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永平郡是朝廷让给太平军的,被他击溃的永平郡兵前脚撤出永平郡,太平军后脚却接收了永平郡。也就是说,朝廷用一个永平郡换来了太平军的支持,太平军不是如洛一水所想的那样是他的友军,而变成了他们的敌人。

    而现在,这个敌人已经杀上门来了。

    本来,他们与朝廷相比,在军力之上还是占着优势的,而且在朝廷内中,在朝廷仍然控制着的地区内,也获得了不少人的口头支持或者暗中支持,但现在情势大变,太平军自永平郡进击,朝廷自龙游出击,他们已经是处在两面包围当中。

    不,他们处在三面包围之中,在他们的身后,秦人也还在虎视眈眈呢!朝廷能收买太平军,就不能收买秦人吗?他们能开出的价码,朝廷也能开出,而且,朝廷能给的,他们现在却只能口头之上承诺。

    那些人只怕现在都已经缩回去了,就算不落井下石,只怕也绝不会给他们提供帮助了。

    “志华,金华,你们两个固守樊城,加固城墙,准备死守。我要回去见洛将军,形式不大妙!”陈慈对两个儿子道:“我们必须做出打算了,否则只怕万劫不复。”

    “是,父亲!”陈志华点了点头,“樊城虽然不大,但设施还很完善,我们自带的粮草,还有收集起来的粮食,足以让我们坚守一段时间,父亲,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陈慈叹了一口气,夺取中平郡的失败,让他们的战略计划完全被打乱了,而永平郡又被太平军所占据,想要夺下来难如登天,与他们的第一次交锋,陈慈已经看到了对方强悍的实力。

    宝清营强大还情有可原,但那个矿工营,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居然能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让他心里隐隐对太平军产生了一丝畏惧,矿工营如此,那成军更早的磐石营,猛虎营又如何?

    从出兵时的信心满满,到现在的陷入困境,他们从天堂到地狱,只不过经历了短短的数月时光。

    陈慈心中苦涩之极。

    仅仅带了数十骑,陈慈一路狂奔向通城。现在已经到了他们这支军队生死存亡的时候,一个应对不当,就再也没有机会翻本了。

    陈慈漏夜狂奔,而在太平军秦风的中军大帐之内,程务本的点评也告一段落了,大帐之内,陆丰满头大汗,而杨致也垂下了头默然无语。本来两人还是挺不服气的,但大家轮翻发言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对战场的理解有多么肤浅。

    抛开出击时机的不对,就算只是最后陈慈的虚晃一枪,两人也是明晃晃地上了一个大当,如果最后那一刻,矿工营不是收缩自保而是奋勇出击,至少还可以咬下一大口肉来吃的。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的确对不起在战争的前半截江上燕付出的牺牲,如果江上燕不是存着这个心思,宝清营是不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的。这一仗,宝清营伤亡过千,至少一半人要就此永远退出战场。

    陆丰站了起来,走到江上燕跟前,双手抱拳,深深一揖:“抱歉,江将军,是我这个主将无能,连累宝清营,我惭愧无地。”

    陆丰的这个姿态让江上燕心中的怒火消去,站了起来,抱拳还礼:“战场之上的确瞬息万变,但把握战机却是一个将军该领会的事情,不过江某还是要感谢陆将军,还有杨将军对江某人的关心和对宝清营的关心。杨将军,你的武功让江某人佩服,但实话实话,当一个领兵将军,你还有很多路要走。”

    杨致站了起来,双手抱拳一揖:“抱歉,受教了。”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从加入太平军,杨致已经连受两次打击,一次是沙盘论兵被陆丰打得大败,这一次又将一场仗打成了这般模样,他这才猛省,原来兵书读得多,并不代表着仗就打得好。原来自己除了一身武功之外,当真还是与以前一样,一无是处。

    不过自己一定能成为天下最名的将军的,现在不是,不代表着将来也不是。可能秦风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讨论会,会让杨致真正脱胎换骨,从一个心高气傲的公子哥,变成了以后太平军中最有创造力的一位将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