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69.第469章 小县城,大战斗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虽然俗套,但却是永亘不变的真理。白花花的银子在城墙根儿上堆集如山,只要活下来,你就能获得其中的一份,这可是一个普通士兵一辈子也赚不到的。乱世人命如狗,人命又能值几个钱?搏一次,说不定就此一生无忧,大富大贵谈不上,但也能吃饱穿暖。

    更何况,萧氏族人进城之后,便将城用砖石封死并派人看守,便是想出去也做不到了,当今之计,也只有拼死一战,要么死翘翘,一了百了,要么活下来,拿了赏银,然后去过自己的逍遥日子。

    再也说回来,萧氏如此破家举族而来,也让所有的士兵心下钦佩。洛一水以前曾是大越的英雄,但凭着他现在勾结秦人,将开平郡卖给了秦国,便已是让很多士兵心下极度不满了。秦人与越人打了快三年仗了,双方的仇恨因为鲜血的累加,亦愈来愈深厚。

    放弃了逃跑的心思,坚定了决战的信念,城内所有的人立时便都忙碌了起来,几千人一齐上阵,短短半日功夫,城里的房屋几乎被破坏性的一扫而光,粗大的房梁被抬上了城墙,做成了擂木,钉拍,一块块条石抬了上来,码在城墙边上,这可以用来砸人。一些没用的木板之极的易燃物,则抛到了城下,形成了一条绕城的障碍带,想要越过这片地方,速度必然就要减慢。

    龙游城不大,三千士兵加上一千萧氏族人,在兵力布置上倒是无忧,军械也不差,在洛一水起兵叛乱的这一个多月里,中平郡便一直在向这里运送大量的武器军械和粮草。

    一台台脚踏弩安放到位,一个个投石机支起了长臂,龙游城在极短的时间内,因为萧氏族人的抵达,从一个军心涣散随时准备逃跑的地方,变成了抵抗叛军最为坚定的据点。

    郡兵们劳累半日,一个个靠着城墙根呼呼大睡,而穿着孝服的萧氏族人,却是精神亢奋,他们停留在城墙之上,擦着刀枪,整理着装备,准备着接下来与数量数倍于己的敌人决一死战。

    萧正刚战死,首级被洛一水用成了震慑沿途越军的利器,高悬旗杆之上一路推进,得知消息的萧氏族人,自然是悲愤欲绝,在萧老夫人的带领之下,变卖所有家产,当了所有的家当,扛上这些东西换来的白银,一路兼程赶到了龙游。

    这里,将是他们报仇雪恨的所在。

    当太阳变成桔红色,在地平线上只剩下小半张脸庞的时候,地面开始震颤起来,一条黑线遮蔽住了身后的阳光,铺天盖地的向着龙游县城奔来。

    一杆杆大旗跃然出现,城门楼子里,斜靠在椅子上的萧老夫人霍的睁开了闭着的眼睛,一挺身站了起来,从身边儿子手中接过大刀,大步走出了城楼。

    龙游城中喧哗起来,大战在即,没有打过什么大仗的郡兵们终于还是有些惊慌起来,焦燥不安的气氛在所有人心中传递。

    时光卓立在城墙之上,向着萧老夫人躬身一揖,“夫人,一齐准备就绪,请看儿郎们杀敌。”

    千余名着孝服的萧氏族人齐唰唰地跪倒在萧夫人的脚下。

    “娘,儿要杀敌了,来生再给娘尽孝!”咚咚数个响头着地,那是萧正刚的长子。

    “奶奶,孙儿要上阵杀敌了,不能在承欢膝下。”稚气未脱的声音响起,手里握着的是比本人高得多的大刀。

    “好,好,萧氏儿郎,从来只有战死沙场,死在床上的那都是窝囊废,老婆子也不需要你们尽孝了,今天,有贼无我萧氏,萧氏存一人,亦将与贼死战到底。”

    “杀!”千余名白衣汉子同声怒吼,一齐转身,走向墙垛。

    悲壮的气息在城内弥漫,焦燥不安因为这些白衣汉子们的仇恨而被一扫而空,站在萧老夫人身边的简放,也被这气氛所浸染,一时之间竟是热泪盈眶。

    “夫人,末将也去组织士兵准备迎战了,请夫人保重。”他抱拳一揖到地,转身大步走出了城门楼子。

    夕阳下的龙游县城迎着地平线上那最后一点点桔红色的光芒,整个城墙看起来红彤彤的,像血。一面大越的旗帜高高的飘扬在城门楼子之上,县城很安静,像是没有人一般。

    黄昊举手,勒马,奔腾的大军向前冲了数十步之后,便完全停顿了下来,一阵短暂的忙乱之后,一个个军队便在军官的喝斥声中成形。

    这是洛一水的前锋部队,由黄昊统带,两万人,皆是洛一水以前带过的直系部下,作战狠厉,贯彻洛一水的意志毫不折扣。这一路之上,几乎所有的战斗都由他们解决了,身后主力部队,只不过是紧跟在他们之后推进而已。

    黄昊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远处的龙游县城,这里,与他先前攻打下的地方有着本质的不同,那些地方,城墙之上也是这样的安静,但却没有旗帜飘扬,城外尽是逃跑之时丢弃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这里,绕城一周,也堆集中一些物事,但很明显,那是人为设置的,而不是胡乱丢弃的。

    看来在这里要真正的打一仗了!黄昊心中甚至有些快意,这一路之上,根本就没有正儿八经的打上过一仗。

    挥了挥手,一支骑兵从他身后跃然而出,飞快的奔向远处的龙游县城,抵近那些杂物,骑兵灵巧的一分为二,绕着城墙快速奔走。

    他们不是去战斗,而是去侦察,如果遇上沉不住气的守军,必然全会向他们发起攻击,可是弓箭也好,弩机也好,投石机也好,对付这样高速奔走的骑兵,基本上都没有杀伤力,如果真有骑兵被他们这样攻击到,就只能说明这个骑兵的点儿也太背了。

    城上很安静,远处的叛军也很安静,只有如雷的马蹄声在旷野之中响起,绕城盘旋一周,骑兵们策马而回,城上什么反应也没有,对于这一支久经战阵的军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至少说明他们面对的不是什么鱼腩部队。

    “有点意思!”黄昊点了点头,转头问身边的副将:“先前的情报显示,镇守龙游县城的是一个叫简放的郡兵将领?”

    “是,名不见经传,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一号人物。”身边的副将语气很是不屑。

    “今天之后,这个家伙必然会名气大振,因为我们的旗杆之上,又可以挑上一个新的人头了。”黄昊哈哈大笑着,抬头望了一眼自己身后那杆大旗之上,用生石灰精心泡制的,到现在仍然栩栩如生的萧正刚的脑袋。

    城门楼子上,萧夫人握着刀的手青筋毕露,城墙垛子之上,透过墙垛的缝隙看着外面的萧氏族人的身体在颤抖,他们都看到了,高悬在对方主将大旗之旁的那根旗杆,那须发皆张,怒目瞪视的人头,正是他们的父亲,爷爷,兄长,叔叔。

    沉重的呼吸之声因为拼命的压抑而显得格外的清晰。

    “稳住,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妄动。”时光冷冷的声音响起,穿透着每个人的耳膜,与这些人比起来,他显得冷静多了。尸山血海他见惯了,现在,他需要的不是悲愤而是冷静。

    “进攻!”远处,黄昊一挥手,云淡风轻的道:“擂起鼓来,三通鼓罢,我希望看到我的士兵们站在城墙之上。”

    鼓声响声,号角长鸣,一队队的士兵排成长长的横队,举着盾牌,长枪,缓缓向前挺进,一架架赶制的云梯从队伍的缝隙之中钻了出来,呐喊着冲向城墙,他们的身后,一列列的弓箭手羽箭搭在弦上,双眼紧盯着城墙,紧跟其后。

    城上仍然没有动静。

    愈来愈近,时光站在墙垛之后,目光炯炯。心中默默的数着对方的步子,近了,靠近了那些堆放的杂物,速度慢了下来,叛军们开始搬开那些杂物,后面的叛军仍在靠近,他们的队伍显得拥挤了起来。

    “投石机,放!”他高举起手臂,重重的落下。

    安静的城墙瞬间活了过来,一枚枚石弹呼啸着从城墙之后飞了出来,落下的目标就是这些杂物后方的数步之内,标的早就算好了,根本不再城要瞄准,他们要做的,就是在短时间内将更多的石弹打出去。

    轰隆隆的石弹坠地之声,凄惨的受伤嗥叫之声,愤怒的呐喊之声,快速的奔跑之声,战场瞬间便活了过来,死神挥舞着他的巨大的镰刀,狞笑着正从九幽地狱赶了过来。

    脚踏弩开始呼啸。横贯战场的巨大箭矛,在攻击的人群之中开出一条血胡同。

    漫天的羽箭如蝗虫一般飞舞,将人群扫出一片一片的空白。

    黄昊的脸色略略变了变,对方的防御显得进有梯度,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个没有上过战场的初哥儿能安排出来的。

    “这个简放,当真没有上过战场?”他很是不解地看着战场,说话间,第二梯队已是快速的奔了上去。

    以雷霆之势,一举压倒附隅顽抗的敌人,这是战场之上不二的定律,第一仗如果不能重创敌军,则敌人士气必涨,己方士气必落,攻防战残酷之极,如果陷入到苦战之中,死伤就会很大,历史上并不乏数十万人围攻一个小小的县城,却最终无功而返的先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