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65.第465章 谁的算计更深一些

    “陛下,这便是太平军的条件了。”张宁侧身坐着,半边屁股挂在椅子上,恭恭敬敬的对着那张宽大的有些过分的龙椅上的男人说道。

    “左相,你刚刚说,其实太平军在找到你,跟你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他们的军队已经向着永平郡开拔了?”皇帝身边,站着的太子殿下吴京有些愤怒的声音传来,“他们这是在向朝廷禀告吗?他们是通知我们罢了。”

    在皇帝身边,左相张宁还有坐位,太子殿下可就只有站着的份儿了。

    “殿下,至少他们还通知我们了。”张宁微侧过脸,道:“从这件事上,我们的确能看到太平军合作的诚意,因为如果他们此时配合洛一水向正阳郡大举进攻的话,我们就更被动了。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洛一水,而不是太平军,太平军还挂着我们大越的旗帜,可洛一水却是摆明车马造反了。”

    “洛一水是饿狼,但这秦风,也是一头猛虎,他们又有那一个怀着好意了?”吴京愤愤地道。

    皇帝吴鉴举起了手,微微摇了摇,制止了吴京的愤怒,淡淡地道:“秦风的确是一头猛虎,但是现在的他还是一只幼虎,他的那个特使不是自己也说过了吗?他们底子薄,经不起折腾,这话倒说得不错,别看太平军现在气势如虹,但一场大的败仗,便能将他们打回原形去,所以这位特使前来谋求合作的诚意,我倒是相信的。”

    “陛下,那您认为这件事情是可行得吗?”张宁问道。

    “沙阳郡,长阳郡,现在又看上了永平郡,这个秦风,与齐人勾勾搭搭,打得火热,一边又将楚国数千人编入麾下,连程务本也被他纳下囊中,倒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个世上排名第一第二的大国都对他大加拉拢,嘿嘿,足以说明这个人的本事。”吴鉴站了起来,在龙椅之前来来回回踱了几步,抬起头来。

    “秦风看准了我们现在最想要的,我们的确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洛一水歼灭,时间拖得越长,变数便越多,秦人插手的可能性也更大。我们只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洛一水击败,才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付秦人。”

    张宁点点头:“秦人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战线一旦拉长,战事一旦持久,他们的后勤就跟不上,如果我们能顺利地击败洛一水,秦人便不会挪步子,但是一旦陷入僵持,那就麻烦了。我们看到了这一点,秦风也看到了这一点。”

    “张宁,你认为洛一水与秦风,那一个更好对付一点?”吴鉴突然问道。

    张宁一楞,下意识地道:“当然是秦风更好对付,他是一个外来户,在越国没有根基,不像洛一水,洛氏家族底蕴深厚,到现在为止,下官还是不知道有没有将其余孽清洗干净,而更可虑的是,洛一水本人在大越有着很深的人望。”

    吴鉴摇了摇头:“你错了,刚刚你说的洛一水的这些优势的确是存在的,但当洛一水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想东山再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完蛋了。就算他击败了我们,接下来秦人也不会放过他,你以为李挚呆在开平不走仅仅是因为想要完全拿到开平吗?错了,李挚盯着的地方更多。所以洛一水根本不足为虑,而秦风一个外来户,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有如此成就,此人把握时机的能力,让人叹为观止。与此人比起来,洛一水简直就是一个白痴。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只怕到现在为止,洛一水还以为太平军是他的友军,现在正准备大举进攻正阳郡好分担他的压力吧?”

    “有这种可能,洛一水必竟在哪里呆了数年。”张宁点点头道:“只怕他万万想不到,秦风一方面答应了他的合作提议,一方面已经毫不客气地将他卖了吧?”

    “这就是秦风的厉害之处了。正阳郡是我们大越最富裕的地方,也是我们大越的钱袋子,秦风此人能忍下这样取下正阳郡的机会而提出只要永平郡,了不起啊!能忍得住诱惑,看得更远的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陛下的意思是,不与他们合作?”

    “错,当然要合作,不然我们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洛一水彻底打垮?”吴鉴微笑了起来:“他们想要永平郡,我给他们,但他们也要将诚意展现的更多一点,他们现在不是还占着我正阳郡好几个县吗?让他们吐出来。”

    “既然是商议,总得有商有量。他们开出价来,我们还价,更显得我们诚意十足。”张宁连连点头,“还是陛下想得更远。”

    “你去吧,告诉他们的特使,只要答应了我的这个条件,永平郡我便给他了。而且,击败洛一水之后,只要他愿意一直还挂着我大越的旗帜,我甚至愿意封他为王。”吴鉴侧躺在椅子上,以手支头,笑道。

    “陛下,这万万不可,自四家分唐之后,再不封异样王便是四家皇室的默契,这个规矩不能破!”张宁一惊。

    “规矩,有时候该破的时候就要破嘛!”吴鉴哈哈大笑,“你去吧,就这样告诉那个特使,就说我很期待与秦风能在战场上会晤,共商大计。”

    “是,陛下。”张宁站了起来,向皇帝躬身行礼,转身又向吴京行了一礼,这才走了出去。

    殿里只剩下了吴鉴吴京父子两人,吴京走到龙椅前,半蹲下来,轻轻地替吴鉴捶着腿,问道:“父皇,您,当真要封这个秦风为王吗?”

    “你觉得呢?”吴鉴笑看着自己的儿子。

    “父亲只是说说罢了吧?并不会当真。”吴京猜度道。

    “君无戏言。”吴鉴收起了笑容,“不过,到时候也要这个秦风活着才行啊?”

    吴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父亲早有了对付这个秦风的计划?孩儿倒是多虑了。”

    “秦风盘踞沙阳,控制长阳,背靠齐国,又与楚国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说是有仇吧,偏偏他又娶了闵若兮,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不自己跳出来,我还真不好对付他,出兵去打,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他的野心太大了,他想要的可不是永平郡,他想要的,是我们整个大越,哼哼,如果连这我也看不出来,我还配做大越的皇帝吗?”吴鉴冷笑,“人人都有自己的算盘,算计来算计去,就看谁能算得更深一步。”

    “可我们现在也的确需要他们的帮助,五万虎贲就算尽数出击,面对洛一水,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的。”吴京实话实说,只有父子两人,倒也不在乎长了敌人的威风,灭了自己的志气。

    “当然,该利用的,当然得先利用起来,等灭了洛一水,那时还留他干什么?灭了秦风的主力,到时候顺势收回沙阳,长阳,我们大越才会有重振声势的机会。”吴鉴微闭双目,“这几年,我们的确不顺,可不代表着我们一直会不顺,洛一水这一次造反,居然将开平郡送给了秦人,光是这一件事,就足以将他以前在民间的声望磨灭得干干净净,倒也是省了我不少事。”

    “是!”

    “这一次我要御驾亲征,洛一水,哼哼,他父亲都不是我的对手,他就更嫩了一些,终究只是其它人手中的一个工具,秦风利用他,李挚也在利用他,亏他还自认为是英雄,当真是可笑之极。越京城就交给你了,我不在的时候,肯定会有鬼魅跳出来作那现世舞,你不可手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在这方面,张简倒是可以信任的,让他去抓,让他去杀。”

    “张简就是一个废物!”吴京对张简不满得很。

    “他的确是一个废物,但废物也有废物的用处,至少他对我们忠心耿耿,张氏的名声并不怎么好,所以这些杀人的黑锅,便让他去背,你可是将来要当皇帝的人,名声还是很重要的。像张简那样的人,即便是到了最后该舍弃的时候,你也不会感到可惜对不对?”吴鉴笑道。

    “孩儿明白了。”吴京点点头:“可是孩儿还是想不明白,到时候我们与太平军联手灭了洛一水之后,我们想必损失也不会小,到时候还有余力去消灭太平军吗?”

    “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到时候看结果,当然,你也可以努力的去想一想,如果想出什么来了,倒是可以来与我谈一谈,看看你想的对不对?”吴鉴微微一笑:“这也算是是我对你出的一个考题。记住,这个问题不许去咨询你的幕僚,一点风声也不要透露出去,在任何人面前,都只能说我答应了太平军的要求,明白吗?”

    “孩儿省得!”

    “嗯,你也去吧,那个许杰,你去把他放出来,对他说,是你在我面前全力保证才让他得到释放的,这个人是有本事的,我走之后,你便让他去正阳郡,重整那里的郡兵,到时候我有大用。”

    “是,回头孩儿就去办。”吴京连连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