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63.第463章 有人要见你

    张简在天上人间是贵宾,老板娘紫萝最欢迎的就是像他这样的客人,头牌姑娘香香最重要的一项使命就是牢牢地抓住张简,当然,这力度的把握和火候的掌控,自然得适当,太顺从了,不免让他以为天上人间的头牌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普通妓女,但抗拒得过了头,却又会让其失去了兴趣。

    张简在香香身上下了不少功夫,也成功的成为了香香的入幕之宾,不过那种时不时便会被拒之门外的他,对于这个女人却是愈来愈迷恋了。

    今日这女人自己找上门来,张简认为自己的大半年的功夫还是取得了成效,这女人终于是要臣服自己了,想想也是,这世道大乱,像香香这种女人,现在恐怕最急得就是找一个有能力的靠山。乱世人命如狗,即便是差一点的官员,商人都无法保全自己,更遑论像香香这种风月场合的人了。

    似迎还拒,似拒还迎,推推搡搡之间,张简的****彻底被勾了起来,眼见着香香仰面朝天的躺在大案之上,却还在扭动挣扎,张简更是兴起,哗啦一声,已是将香香的上衣一撕两半。

    低吼一声,俯头便咬了上去。

    哎哟一声痛呼,香香不再挣扎,却在张简的耳边低声细语地道:“有人要见你!”

    “是你的妹妹要见我么?还是你的两只大白兔?”张简淫笑着,丝毫不顾女人脸上的痛楚表情,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是太平军的人要见你!”痛呼一声之后,香香略略提高了一些声音。

    身上的男人立时便僵住了,满头满脑的****瞬间褪去的干干净净,两手撑在大案之上,俯身着身下的女人,眼中的色意此时却已转化为森森寒意。

    半晌,他才冷冰冰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香香格格一笑,仰面朝天地躲在哪里,看着张简:“大爷,我与你的关系,这越京城里知道的人不在少数吧,只要少许费些心思,便能打听得到。有人拿着大张的银票来找我,只要我给你来说一声,那张银票便是我的了,我当然得干。这等不费任何力气的活计,我可是盼着越多越好呢!”

    瞪视着身下的女人,那张脸仍然笑意盈盈,那双眼睛仍然清澈明亮,身子微微扭动,让曲线更加突出,这个女人总是能在任合场合,任何条件之下将自己最诱人的一面完全的展现出来,但此时的张简却是没有了丝毫的欲望。

    一腾身从女人身上爬起来,坐回到椅子上。

    他在顺天军身上吃了大亏,而让他吃了大亏的吴昕,也已经死了,连莫洛都已经不知所踪,而杀吴昕,灭莫洛的人正是太平军。

    基于此,张简对于太平军并没有什么恶感。

    但顺天军是反贼,太平军就是顺民么?当然也不是。自从太平军从丰县雁山崛起,不到三年时间,已是成为一方大豪,控制沙阳郡,建起太平城,击败莫洛,拿下长阳郡,在越国,他们已经成为仅次于皇室以及现在洛一水的第三大势力,他们想干什么虽然还不太清楚,但很明显,他们是绝不愿意当一个顺民的。

    哪怕他们现在还受着越廷的封号,打着大越的旗帜,大越朝廷的官员去太平城,也能受到礼貌的接待,但也仅仅如此了。越廷从来就没有想过对他们怎么发号施令,这样自取其辱的事情,不管是皇帝还是他的父亲张宁,都不会这么愚蠢。

    眼下正是天下大乱,风起云涌的时候,太平军这个节骨眼儿上来打他的主意,看中的自然不是他张简现在这个守备统领的名头,而是站在他身后的父亲,左相张宁。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但这可不是个人之间的事情,他们想求的,必然是能惊动天下的大事,张简就不能不考虑了。

    “统领大人,爷倒底是见不见嘛?他们可还只付了我一半钱呢?说是如果你同意见他们,就再付我另一半。足足五千两银子呢,我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香香娇嗔地晃着脑袋,葱葱玉指在张简的脸上摩挲着,被撕开的衣服就这样半挂在身上,春意逼人。

    “这半年我在你身上也不知扔了多少个五千两了,女人,简直就是贪欲不足!”张简手指按着太阳穴,轻轻地揉着。

    “统领大人,香香不过是个风月女子,就这几年青春饭好吃的,现在得攒下棺材本呢!将来色老人衰,嫁作商人妇时,手里有钱,才不会被轻看呢,不然到时候大妇将我赶出门来,我岂不是要流落街头了么?”香香眼圈一红,泫然欲滴。

    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说笑就笑,说哭就哭,当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张简轻轻地吁了一口气,道:“好了,你回去拿你那另外五千两吧,这些人并不是想见我,只是想见我父亲罢了,这我可做不得主。得回去请父亲作决定。现在正是风声鹤唳的时刻,兵部员外郎前几天触怒了陛下,现在还下在大牢中呢,这个时候,任何的对外接触都是不明智的。父亲能不能见他们,我也说不准。”

    “太好了!”香香大喜,眼圈马上不红了,又换上了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从大案之上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张简的大腿之上,饱满的胸膛贴了上去,两手勾着张简的脖子,“大人……”这一声故意拖长了的,带着无数含意的叫声,如果换在平时,必然会让张简魂飞魄散,不过此时,张简却已是完全没有了兴致,一把推开女人,站了起来。

    “没心思。我现在马上回去见父亲,你啊,也回去好好的数你的银子吧!”他冷冷地道。

    被男人毫不留情地拒绝,香香却没有丝毫的委屈,站起身来,将撕坏的衣服拉了拉,勉强掩住外露的春光,“大人,那我走了,以后可得常来找我啊!”

    张简瞪了她一眼,香香卟哧一笑,转身便走。

    拉开门,外头一个卫兵正站在哪里伸头缩脑,看样子,先前倒是准备在哪里听墙角的,香香格格一笑,手指头一勾,一张银票出现在手指间,递给了这个卫兵。

    “哪敢要姑娘的赏赐?”话是这么说着,但手已是伸过去,接过了银票。

    女人笑着,风一吹,撕坏的衣服外翻,高耸的山峰顿时暴露无遗,看着这一幕,卫兵整个人都呆在了哪里,眼光直勾勾的再也移不开。

    “兵哥哥,你流鼻血啦!”女人轻笑着转身向外走去。

    卫兵一抹鼻子,果然,手上红通通的,看着那个妖娆的背影袅袅婷婷,风情万种的向外走去的样子,在心里发恨道:“等哪天统领大人玩腻了你,老子一定要来尝尝你的味道,妈的,睡一个晚上要哪么多钱,老子一年也赚不了那么多。”

    抹着还在不断涌出的鼻血,低头看了一眼银票,又瞪圆了眼睛,一百两呢!女人随手甩过来的赏赐,居然抵得上他两年的军饷。

    “女人长得漂亮,赚钱真是容易!”他在心里感慨着,将银票刚刚揣进怀里,身后已是传来脚步声,一回头,便看到张简正站在他身后。

    张简有些诧异地看着脸上血糊糊的卫兵以及还在不停向外冒血的鼻孔,又看看已快要走出门去的那个背影,顿时明白了是怎么一回来。

    “没出息!”张简冷哼一声,“快去背马,我要回府。”

    “是是是!”卫兵一溜儿小跑的向马廊奔去,心道统领大人你可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像这样仙女一样的女人,我这辈子也不知道还没有机会,以前得了赏钱,也经常去楼子,但天上人间那样的高档场合,又怎么去得起,左右不过是在街上找一个暗门子钻进去,人老色衰,肌肉松驰,以前倒还没觉得什么,今天见了这个场面,顿时觉得以前都白活了。

    出了守备府的大门,往前走了一小段,路边便停着一辆挂着天上人间字样的灯笼,香香钻进车厢里,驾车的人默不作声,赶着马车便向前行。绕了几个圈子之后,马车驶进了一间不起眼的宅子。

    “进去吧,大人在里头等你。”赶马车的汉子眼中如同没有看到香香这个人似的,头也不回,车也不下,就这样到。

    窗户上灯光明亮,两个人影正相对而坐,香香轻轻地推开房门,低头走了进去,欠身福了一福。

    “他怎么说?”一个声音听起来有些古怪的男人问道,香香知道这个人是从太平军鹰巢总部过来的大人物,但好像每一次见面,她看到的都不是同一张面孔,听到的也不是同一个声音,要不是她能闻出这人身上独有的味道,只怕她都会怀疑自己见到的都不是同一个人。

    “张简说,这事儿他不能作主,要回去请示他的父亲。”香香道。

    “嗯,意料之中,这事儿你办得很好。”男人道:“你很有能力,很快我们鹰巢准备要向外扩展了,紫萝也推荐了你出去独挡一面,等这事儿完了以后,你会有新的任命。”

    “多谢大人!”香香顿时大喜过望,男人的这句话,就意味着她要独挡一面,要像紫萝那样成为一方大员了。不管是去哪里,总比现在的日子要好得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