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63.第463章 败军之将

    越京城守备衙门,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不时有军官匆匆走进来,然后又匆匆奔出去,已是二更时分了,这里还是灯火通明。

    越京城如今人心惶惶,不管什么地方,在这个时候,总是有很多的不法之徒或者本来就是心怀叵测之辈要趁机来生一些事情,纵然越京城已经戒严,但在夜幕之下,违法乱纪之事,仍在一幕接着一幕的上演,越京城的守备衙门便成了最忙碌的了,士兵们不但要守卫城门,巡逻城市,还得协助地方官府去捕捉这些不法之徒。

    守备衙门的统领,可不是一般人,而是现在大越权倾天下的左相张宁的儿子张简。

    张简的儿子自幼从军,但在洛氏掌权时代,张简自然是没有出头之日,好不容易熬到父亲在政争之中协助皇帝陛下大获全胜,将洛式灭门,他自然也是一飞冲天,一下子便从一个普通的将领跃升为虎贲军的副统领。

    不过虎贲军是皇帝亲军,是大越最为精锐的军队,在那里面,即便是张宁的大名也不见得会让他们买帐,张简初入虎贲军,自然是想建功立业,扬名立万,顺便也让那些瞧不见他,认为他是靠着裙带关系爬起来的虎贲军将领瞧一瞧他的本事。

    所以当顺天军在长阳郡大败而回的时候,急于立功的张简不顾其它虎贲军将领的反对,强行带着驻守正阳郡的五千虎贲军取青铜峡直袭长阳郡。

    可惜他的算计,却被当年的吴昕看得清清楚楚,青铜峡之中设下埋伏,将五千虎贲军一网打尽,连张简也被生擒活捉。

    如果不是那个时候顺天军处境艰难,吴昕逮住他之后,准备通过他来联络到张宁,从而得到朝廷的招安,让顺天军获得喘息的机会,他早就被顺天军砍了脑壳。

    后来顺天军得到招安,张简自然也就得到了释放,这段被俘的经历自然也被隐去了,但明眼人自然能看出这里头的猫腻,虎贲军他是再也呆不下去了,五千虎贲儿郎在他的指挥之下全军覆灭,还是死在被沙阳的太平军打得狼狈不堪的顺天军手里,这口气,虎贲军如何咽得下去?这口气自然要撒在张简身上。

    如果不是张宁深得皇帝宠幸,张简只怕在越京城中早就被人偷偷地干掉了。

    在府里躲了一段时间之后,张简悄没声的调到了守备衙门干副统领,半年之后,原来的老统领光荣退休,他便名正言顺地顶了上来,成了越京城的守备统领。

    但与在虎贲军时的尊贵相比,守备衙门简直就是一支打杂的部队,押粮食找他,押解银子回越京城也用他,抓抓小毛贼也是他们的本份,还得派出人去守卫各大臣的府邸,简而言之,他就是一个大杂烩,好像什么事儿也管,但却又没名没份。

    这样一支军队的战斗力,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正式成为统领之后,张简也想整肃一下军纪,提高这支部队的战斗力,但马上便遭到了部下的反对,那种阴奉阳违暗底里下绊子的事情,让张简着实吃了几次大亏。准备杀鸡给猴看吧,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呢,一张张说情的条子,一个个说客已经会把他的统领衙门的门槛踏破,最终,在一层层看不见摸不着的大网之下,张简败下阵来。

    关键是他现在说话也没有底气啊,青铜峡之战,已经将他最后的尊严也给践踏得一干二净了。父亲张宁也给了他忠告,守备部队,就是大越权贵子弟们渡金的地方,在这里晃上几年,便有了军队的履历,再拉出去剿剿匪,反正离越京城不远的苍茫大山的深处,始终还有不曾臣服的山民们捣乱,部队拖出去,打几仗莫须有的仗,顺便带回一些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头卢颅,战功便也有了。升迁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从最开始雄心勃勃地想要干一番事业,名垂青史,做一代名将的梦想之中醒来,张简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实打实的官僚,但凡有事,能推就推,能拖就拖,便是能轻而易举办到的事儿,也是拐上三个弯,不拿足好处,坚决不肯给你办好的主儿。

    锐气没有了,全身都变成了一个沉腐的官吏,不过在他的父亲看来,张简反而是变得成熟了,现在的张简,让张宁更满意。

    又打发走了一拨军官之后,张简疲乏地伸了一个懒腰,端起卫兵刚刚送来的热腾腾的茶水,呷了一口,将一双腿放在面前的大案之上,整个人都瘫了下来。

    平时自然是可来可不来的,但现在可不一样,逃出一条性命的洛一水造反了,边境数万大军反戈一击,而最让朝廷惊恐的是,一直以洛氏反对派而闻名越国朝堂的陈慈,居然加入了洛一水的叛军,现在近十万大军一路势如破竹,已经快要抵达中平郡城了,来自中平郡城的求救急报一天十余道,那里的朝廷官员,驻守军队,胆都快要吓破了。

    第一支两万人的虎贲军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中平郡,朝廷是绝不能让洛一水突破中平郡的,一旦让叛军占了中平郡,那越京城将如同一个赤裸裸的美少女,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洛一水这个彪形大汉面前,不管是从军事之上,还是政治之上,都是皇帝不能接受的。

    张简自然知道,张氏一门已经与洛一水成了不死不休的死敌,洛氏一门的灭亡,正是在张宁的策划之下实现的,洛水之畔,斩杀洛氏一门,张宁更是监斩官,如果让洛一水成功,张氏一门,只怕九族之内,都不得幸存,这一仗,对于皇帝,对于他们张氏,都是生死攸关的一件事情。

    一向颓废的张简,也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这段时间,几乎都泡在衙门里,简直快要成为勤政的楷模了。

    虽然只是干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只要认起真来,却也能做不少事情,甚至能从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之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这段时间,张简就从一个小偷那里找到线索,拔掉了一个洛氏隐藏在城内的支持者,一家大小数十口子,现在都被关进了大牢。

    有了这样一个成功的案例,张简可是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起来,现在不同以往,乱世用重典,有了成功的先例,皇帝自然也不吝赏赐和职权,皇帝当然也明白,满朝文武之中,在这场皇室与洛一水的相争之中,真正能与自己做到共存亡的恐怕也只有张氏一门了。

    手里有了权柄的张简自然要一真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狠狠收拾了给自己下过绊子的家伙,让整个守备军都老实了下来,非常时期,不同以往,倒是一个个都安分下来,整日里满城里乱窜,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痕迹。

    “统领,外头有人要见你。”亲信卫兵小跑着进来,对张简道。

    “什么人?没看我正忙着吗?不是公事,就让他快点走。”张简收起了搁在案上的腿,顺手拿起一份文件,看着卫兵道。

    亲信卫兵却露出一个暖昧的笑容,“统领,是天上人间的香姑娘,我看统领这几日也是乏了,但这时日,也不能天上人间,既然香姑娘找上门来了,倒是可以让统领去去乏,泄泄火,身子骨爽利了,不是更有精神替陛下办事么?”

    “你倒是会说话,不过倒也有道理。”听到卫兵这么说,张简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这个香香,不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么,怎么敢找到我的衙门来,平素简直是把她宠坏了,简直有些无法无天,今天非得好好的收拾收拾她不可,让她懂点事儿才行。”

    “那我去把她领进来,香姑娘倒也是乔装打扮了一番,穿着男装呢!”卫兵笑嘻嘻的道:“再有其他人来,我便说统领正在谈事情,让他们先候着。”

    “好,好!”张简嘿嘿的笑着,站了起来:“在这衙门里好几天没有出门了,倒也是该轻松轻松,磨刀不误砍柴功嘛!快去快去。”

    片刻功夫,一个青年文士模样的人,手里拿着一柄折扇,摇摇摆摆地走了进来,人刚一进门,张简已是眼前一亮,平素见到这女子,都是装扮得千娇百媚,今日一身男装,却是一种别样妩媚,往哪里一站,头一歪,折扇掩了半边脸庞,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笑盈盈地看着张简,立时便让他酥了半边身子。

    “哎哟我的宝贝,这身装扮,可真是别有一番风情啊,怎么啦,不过一个来月没有见着我,便按捺不住了,居然敢跑到我这衙门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张简大步走过去,一手便搂住了来人细软的腰肢,脸凑到那吹弹得破的粉脸之旁,用力摩挲了几下,深深地吸了一口那特有的女儿香,只感到浑身一下子便燥热了起来。

    “人家早就来了,就等着你出来呢,一个月也不来看人家,好狠的心哟!哪知道等到这时候,也不见你出门,幸好你那个卫兵是认得我的,不然人家还知道怎么进来呢!”扭着腰,摆着头,女人娇声道。

    “嘿嘿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呆会儿可不要讨饶!”张简笑着,打横将女人抱起来,一下子便丢在了大案之上,和身扑了上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