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62.第462章 越京城中

    七色的长袖唰地一声,如同一道彩虹横贯过整个的客厅,又嗖的一声收了回去,围绕着舞者团团旋转,时而矫若游龙,时而灵如脱兔,伴随着或激烈或悠扬的乐曲,翩翩起舞。舞者身段妖娆,脸容妩媚,不过仔细看过去,就会发现这舞者虽然长得漂亮,但那张始终微笑着的脸庞,却缺乏了一些灵动的痕迹。

    她叫紫萝,现在是鹰巢在越京城的第二负责人,主管下的天上人间已经成了太平军在越京城的情报中心。

    因为毁容,她现在脸上戴着的是巧手精心依据她原来的样子制作的面具,虽然惟妙惟肖,但与活人相比,终究还是少了一份灵气。

    曾经沧海难为水,沉沦数年一蹶不振的紫萝,现在早已心如止水,嫁给了救护她数年的田康,夫妻二人一起在越京城为太平军做着搜集情等地下工作。对于让她重新站起来,又恢复了往日自信的太平军,她死心塌地。

    作为天上人间现在的老板娘,她已经极少亲自下场献舞了,而今天亲自献舞,欣赏的人却也只有两个,一个是她的丈夫田康,另一个则是从太平军鹰巢总部过来的外情首脑千面。也让为她制作这个面具的人。

    一曲舞罢,两个男人用力鼓掌,紫萝笑着蜕去外衣,走到席前,盘膝坐在丈夫田康身侧,看着千面,歉然道:“久不下场,舞技生疏,倒是让千面大人看笑话了。”

    千面连连摇头:“惊为天人,对我来说,紫萝的舞技可用瑶池仙子下凡尘来形容了,不怕二位笑话,我就是一个下里巴人罢了,平素那种慷慨激昂的战舞倒是看得多了,可这样的舞技,却是从来没有欣赏过,今日大开眼界。”

    “这是紫萝费了年余功夫新编的舞曲霓裳,现在楼子里数十个姑娘都已经学会了,如果摆开阵势,一齐上阵,那场面才叫震撼,可惜啊,舞排好了,也练得熟了,越京城却变成了现在这样,根本没有人来欣赏了。”田康笑着给千面倒满酒。

    洛一水造反,近十万大军自开平郡一路杀向越京城,整个越国,现在用乱成一团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即便是皇廷控制得最为森严的越京城,也是人心惶惶,暗自打着小算盘的人也不知有多少。

    时事如此纷乱,又有多少人还有闲心来天上人心消遣了?这里本来就是一个销金地,普通人辛苦工作一年,所赚得的在这里还抵不上一顿酒席,而那些有钱的人,现在整个的心思都在关注着时局,盘算着自己还能不能在以后过上同过去一样的日子,自然是不会来捧场,昔日车水马龙,人满为患的天上人间,如今可以说是门可罗雀了。

    “不要紧,好好的练着,用不了多久,你这新排的霓裳便能派上大用场了。”千面端起酒杯,向二人举杯示意。“秦将军将来进城的时候,你便带着姑娘们去城门外跳这霓裳,岂不美哉?”

    田康与紫萝二人都是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千面,现在太平军声势虽然蒸蒸日上,但在他们看来,进军越京城恐怕也不是三五年间便能成功的事情,可在千面说来,这件事情,似乎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一次秦将军打算经略越京城了?”身体前倾,田康有些激动。对于他来说,现在虽然跟过去相比,已经是天上地下的区别,算是典型的咸鱼翻身,但如果太平军当真拿下了越京城,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穿着官服,到这楼子里来坐一坐了。

    现在虽然在行内风光,但与锦衣夜行,也差不了多少了。

    千面却是矜持的一笑,“这件事情,现在还不能多说,你们心里有数就好。至于时事究竟如何发展,我也无法预测,只能说边走边看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或许便能成行了。对了,紫萝,这副面具戴着感觉如何?哪些地方需要修改的,你尽管发话,趁着我在这里,正好给你弄好。”

    田康与紫萝也都是这行的老人,千面不愿多说,他们自然也不会再多问。

    “多谢大人,大人当真是鬼斧神工之技,这面具戴着极好,有时候对着镜子,我甚至以为过去的我回来了。”紫萝欠身感谢。

    “那就好,那就好。”千面嗬嗬笑道:“田老兄,我临走之前,秦将军还念叼着你那一碗羊杂面呢,现在还做吗?手艺可别生疏了,指不定那天秦将军到了你这里,你便又可以大显身手了。”

    田康大笑起来,“这手艺上了身,可就不容易忘,大人放心,什么时候将军来,都能吃上那一碗原汁原味的羊杂面。”

    三人都是大笑,当年秦风进越京城,与田康见面的时候,正是田康亲手煮的一碗羊杂面。

    “希望将军早些掌控越京城吧,现在这样子如此萧条,天上人间可是天天亏本,这样一去,今年可就完不成鹰巢规定的收成了,到时候交不出钱来,千面大人可得替我们多多美言。”几杯酒下肚,紫萝已是微有熏意,笑看千面道:“田大人我是知道的,那可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现在新上任的郭大人倒是鼎鼎大名,以前我们就知道他,只是想不到,当年的楚国内卫副统领,现在居然成了鹰巢的最高负责人,也不知道他好不好说话?”

    千面微笑道:“郭大人看起来是一个老好人,很和蔼的老头儿,你们这里的情况,他心中清楚,放心吧,今年你们能维持下去,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从天上人间为太平军所控制之后,你们交上去的钱财,不仅仅是能维持鹰巢的开销,还被其它部门刮去不少,高层对你们是赞不绝口呢!不仅能收集情报,还能敛聚钱财,人人都竖起大拇指,夸田康紫萝夫妻二人真是能干。”

    田康紫萝笑得合不拢嘴。

    “我们也没有什么别的大理想,只想着秦将军能早日进城,我呢,可以一门心思去排舞练舞,不用再这样勾心斗角,从此过上太平的日子就好了。”紫萝微叹道。

    千面微笑:“紫萝,将军志在天下,你想过太平日子,恐怕不那么容易,像你们夫妻二人这样有能力的人,将军怎么可能放你们去过逍遥日子?收起这些消沉的心思吧,打起精神来,天下未平,何以家为?”

    田康道:“女人家总是喜欢生出些悲风秋月的心事,千面大人勿怪,我们夫妻二人一定会竭心尽力为将军效力,直到将军一统天下。”

    “好,这话我爱听!”千面大笑,举起酒杯,“来,满饮此杯,恭祝将军早日功成。”

    “干!”三个酒杯重重地碰在了一起。

    再饮几杯后,千面放下了手里的酒杯,两手交叉放在膝上,脸色也郑重起来。看到千面这个模样,田康与紫萝二人也知道接下来千面要说正题了,也是正襟危坐,脸色肃然起来。

    “田康,现在你在越京城,能完全掌控的地下力量有多少?”千面问道。

    “我们已经控制了一个黑帮,他们掌控着西城那一片,加上这两年的渗透,需要的时候,我们能拉起大约五百人的武装力量。”田康回答道。

    “五百人,也算不错了。”千面微微点头:“到时候,总部会派高手过来帮忙。既然你的力量在西城,那么对西城的守备力量有没有渗透?”

    “有,不过越京城是皇帝控制最严的城市,中高级军官基本上不用打主意,我们收买的人都是一些小角色。”

    “有时候小角色比大人物更管用!”千面笑道:“这样的人,要掌控紧,爱钱的给钱,爱色的给女人,总之,要让他们死心塌地为我们所用,当然,该有的掌控也绝不能少。”

    “这我明白!”田康点头道。“不过我担心到了那时候,城内守备力量会有大调动,也许我们前期的一些准备工作就要泡汤了。”

    “谋事在人而已,事情不可能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随机应便罢了。”千面摆摆手,“你这一块就这样了,紫萝,现在官面上的情况到底如何?”

    “人心浮动。”紫萝道:“洛氏与吴氏都是这越京城的千年家族,各有各的势力,虽然洛氏被皇室拼命的清洗了一番,但究竟还有没有暗藏的,谁也不知道,陈慈事件之后,皇帝的猜忌之心愈重,越京城中的大臣,现在人人自危。前两天,兵部员外郎许杰便被下狱了。”

    “许杰,就是那个到过我们太平城的官员吗?”

    “就是他,他正是因为这件事,被斟拿下狱的,皇帝怀疑他在太平城便与洛一水勾结上了。”

    千面大笑:“皇帝老儿乱了分寸了,不过这样更好。紫萝,能不能找到门路,我想要见一见左相张宁。”

    “啊?”紫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楞在了哪里。

    “有问题吗?”千面接着问道。“几天能办好?”

    紫萝半晌才回过神来,“三天,我可以通过张简来联络这件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