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59.第459章 兄弟相见

    辎重车队一辆接着一辆的驶进蒙山大营,和尚却站在大营的辕门之外,躇踌不前,几次迈出脚去,却又缩了回来,都说近乡情怯,他却是马上要看到分别几年的兄弟的时候情怯了。在他心中,他始终认为自己当年的离开是逃兵的行为,在敢死营最为困难的时候,他走了。这让他感到很难为情。

    “和尚,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去吧!”一边的余秀娥看着犹豫的丈夫,小声摧促道。

    既然来了,总是要见面的,和尚咬了咬牙,整理了一下衣裳,伸手狠狠地摩裟着自己的光头与脸庞,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放松一些,就准备跨入大门。

    恰在这时,内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军官一瘸一拐的向着辕门方向大步走来,别看他是个瘸子,但却脚步奇大,在他身后,另一个军官正在一边喊一边追着他。

    是野狗!

    这个瘸子是野狗!而在身后追着野狗的那个军官,却是小猫。

    和尚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军官,可是,野狗的腿怎么瘸了?他离开的时候,野狗还被关在安阳城中,那以后发生了什么事,和尚并不知道。

    野狗今天很生气。原本一直以为跑不掉的前锋任务,现在早已不知道飞到了那里?别说是前锋,现在看这架式,连后卫也轮不上他了,大军马上就在行动,他却要呆在正阳郡看热闹,这让他无比憋气,但在秦风的面前,他却不敢说半个不字。

    这口气憋在心里,偏生还要时不时看到坐在他对面杨致那个可恶的小白脸的讥笑,让野狗更是恼火,一散会,他拔腿就往外走。

    这蒙山大营呆不得了,还是回去得好,至少不用受杨致那砣****的嘲笑。他拔腿便走,小猫在后面急追,兄弟再见,总得好好的聚一聚再走,那能这样一语不合便一拍两散的。

    野狗黑着脸冲向辕门,然后便看到了一个人站在了辕门中间,那颗光头,油光锃亮。

    噌的一个急刹车,他先前步子太快,这时刹得太急,上身摇晃了几下,这才站稳。眨巴着眼睛瞪着眼前的那个光头,先是楞神了一下,接着下意识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一次地看来,在他身后,小猫也楞在了那里。

    “和尚!”野狗怪叫了一声。

    “野狗!”和尚舔了舔嘴唇,瞬间觉得喉咙里干涩了起来。

    “和尚!”野狗再一次大叫了一声,猛地向着和尚跑来,而与此同时,和尚也正迎着他跑了过去,两个雄壮的汉子张开双臂,狠狠地拥抱在了一起,四只拳头,此起披伏,捶击着彼此的后背,嗵嗵的声音,让辕门口的士兵闻之色变。

    “你个花和尚,这几年跑到哪里去了?”好半晌,两人才松开手,后退一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对方。“一点消息也没有?”

    “说来惭愧,当初我离开了兄弟们,一路流浪,后来到了齐国洛城,才慢慢地安定了下来。今年,我终于听说了兄弟们的消息,便立即赶了过来。”和尚脸色有些发红,“野狗,你的腿怎么啦?”

    野狗哈哈大笑,摆了摆手,“没啥,没啥,一点小毛病,一条腿短了一点,其它什么零件也没有少,还是一条好汉。和尚,当年我被老大救出来后,回到大伙中间,听说你走了,心里真是好失望啊!你怎么能走呢,怎么能离开大家呢?”

    和尚垂下头,满脸羞惭:“当时,我以为老大死了,敢死营完了,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这才……”看到和尚的样子,野狗这才恍然明白,好像自己这一句话,对于和尚来说,无异于揭了他的脸皮,当下笑着打断了他:“好了,回来了就是好兄弟嘛,这两年兄们们都念叼你得紧,可是你却是一点信息也没有,而我们呢,又是隐姓埋名,连秦老大都换了一个假名,直到去年底,这才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你也是这个时候听到的消息吧?”

    “是,所以我立即便回来了。”和尚连连点头。

    小猫一直安静地站在和尚的身边,野狗,和尚,剪刀三个人是跟着秦风最久的人,这两人的感情自然比一般人要深厚一些,直到两人说得差不多了,他才跨上一步,张开双臂,使劲地拥抱着和尚,“和尚,欢迎你回家。”

    “谢谢,谢谢。”

    “兄弟之间,那来谢谢!”小猫微笑着道。

    一边的余秀娥,看着涕泪横流的和尚,眼眶也觉得有些湿润,她虽然不懂男人之间的这一种感情,但看到几个男人拥在一起,眼泪横流的时候,心中竟然也不由自主地酸酸的。

    “大家好,我是余秀娥!”她走到三人身边,双手抱拳,行的却是江湖礼节。

    野狗与小猫看着面前这个清秀的士兵,脸露疑惑之色。

    和尚干咳了一声,“小猫,野狗,这是我媳妃。”

    余秀娥除去头上戴着的头盔,满头的秀发倒垂下来,大大方方地看着两人,微笑着。

    野狗的嘴巴张成了O形,小猫也是不停的揪着自己的下巴,和尚是个花和尚,向来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而实际上,在敢死营的那些年,他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可没有想到,三年过去了,他居然找了一个老婆,像和尚这种德性的家伙,岂不是自己找了一把锁把自己锁起来了。

    “你个花和尚……”野狗一句话说了一半,已是被小猫从中打断,他双手抱拳,冲着余秀娥客气地道:“弟妹好,我们兄弟重逢,不免高兴得有些过了头,冷落了弟妹,罪过罪过!”

    余秀娥笑着道:“小猫大哥倒不必替我家这口子遮掩,我嫁给他的那一天就知道,他就是一个花和尚,以前的事儿我不管,但从他跟了我之后,再敢有花花肠子,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听了这话,小猫看了和尚一眼,剧烈的咳嗽起来,野狗看看和尚,又看看余秀娥,呆了半晌,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余秀娥不过简简单单几句话,却已经告诉了他二人太多的信息,也让二人明白了和尚在夫妻二人之间,那肯定是一个小媳妇的角色啊!

    野狗开心极了,刚刚的一肚子窝囊气瞬间一扫而空,兄弟重逢此一喜也,看到兄弟从此成了一个妻管严,将成为自己永远的笑柄,被自己笑上一辈子,此二喜也。

    野狗笑得开心,却也笑得怪异,余秀娥心下不觉有些着恼,下意识的便握紧了自己手里的刀,往上提了提,野狗的笑声戛然而止,刚刚那一瞬间,似乎有一根针突地刺了他一下,让他立时便是一激凌。

    余秀娥不过是心中有些小恼怒,但对于野狗这样的人来说,对于这种流露出来的些许敌意也是极为敏感的,即便是一边的小猫,也是诧异之极,这位弟妹看起来柔柔弱弱,但身手竟然极是高明,难怪和尚被他吃得死死的。

    野狗一手拉着和尚,转身就走,“我带你去见老大。”拖着和尚飞快,一边跑一边低语道:“和尚,恭喜恭喜,恭喜娶得母老虎一个,喂,告诉我,是你这个花和尚上了她脱不了身只能娶了她呢,还是你被她强上了被迫去做了压寨相公?”

    本以为和尚要发怒,岂料和尚只是苦笑着看了他一眼,“这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看着和尚尴尬的样子,野狗笑得更是开心了,这里头有料,大大的有料啊。

    看着二人飞奔而去,小猫耸了耸肩,“弟妹勿怪,他们二人在一起相处了多年,一同并肩杀敌,是砍得脑壳换得命的铁杆兄弟,骤然相见,欢喜得过了头些,野狗这是带和尚去见秦老大了,弟妹请,我来给你引路。”

    余秀娥笑道:“小猫大哥,我理会得。以前和尚只字不提在敢死营的往事,但在我们来此的一路之上,他与我说起过很多你们的往事,秦将军的,还有你的,野狗的,很多很多。”

    小猫脸色微微变了变,听着余秀娥的话,他便不由自主地想起葬经帽儿山上的妻子和还未出世的儿子,心下不由有些酸楚,咬了咬牙,将伤心强自压了下去。

    秦风正在与程务本商讨着这一次计划的细节,在程务本没有加入太平军之前,他的计划只是稳打稳扎的拿下正阳郡,夯实太平军的基础,但在程务本加盟之后,却针对目前的情势,制定了一个庞大而且看起来很冒险的计划,但这个计划一旦成功,对于太平军来说,将不谛是鲤鱼跳龙门的一次蜕变,将会是太平军真正脱胎换骨,而这对于秦风的最终目标来说,无异是大大的向前挺进了一步。

    思虑再三之下,秦风终究还是决定采纳程务本的计划,虽然这个计划之中,程务本不无私心,但对于秦风来说,能更早的接近自己的目标,也是一件好事。

    计划太大,细节便众,细节太多,便容易露出破绽,这让秦风不得不小心从事,毕竟太平军的底子还很薄,真是栽一个大跟头,倾家荡产倒不见得,但大伤元气却是一定的。

    砰的一声,大门几乎是被人踹开的,秦风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硕大的一颗光头,传到耳中的是一声带着哽咽的老大的叫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