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56.第456章 反贼?****?

    前方,一杆大旗出现在萧正刚的视野之中,一列列的队伍出现在大旗之后,一层又一层,布满他的眼眸。飘扬的大旗之上,洛字刺痛了他的双眼。拨马欲向另一侧而去,另一面陈字大旗也跃然出现,更多的军队从地平线上涌出。

    他的左侧,是奔腾的洛河,他的后方,是他刚刚逃离的开平郡,那里,有更多的秦国军队在等着他。

    萧正刚陷入到了绝境到中。

    身后,五千亲军陷入到了慌乱当中,阵阵骚动在队列之中出现,不安的情绪迅速在漫延。

    洛字大旗愈来愈近,那一列列的军队也紧跟着推进到了距他不过里许远的地方,数匹战马越众而出,在那杆大旗的伴随之下,全身盔甲的洛一水冷峻的面容出现在萧正刚的眼中。

    “投降吧,你已经无路可走了!”洛一水抬起长枪,指向萧正刚,冷然道:“都是大越儿郎,我不想自相残杀,投降,与我一起杀回越京城去。”

    看着前方的洛一水,萧正刚感慨万千,这位曾经在大越广受尊敬的大将,正在一步一步地将大越埋葬。

    他没有直接回答洛一水的话,而是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大刀。“洛一水,你会成为大越的罪人,你的父亲,即便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你的作为。”

    洛一水长枪横摆,指着远处奔腾的洛水,语气之中满是恨意:“我的父亲,我的族人,他们的头颅,他们的身躯,都在那滚滚的洛河之中,萧正刚,我的父亲只会为我的行为大声喊彩。大越在吴氏手中百余年,却始终是四国之中最为弱小的一个,在他的统治之下,越国已经到了灭亡的边缘,不破不立,我会让他凤凰浴火,涅磐重生。投降吧,以后的越国需要你,我也需要你。让我们携手再创一个强大的大越。”

    “洛一水,你在做梦。”萧正刚摇摇头:“越国的确是最弱的一个,但这么多年,他还是挺了过来,而你现在,只会把大越彻底抹去,自此以后,天下再无大越。投降?笑话,我萧某人一生刚直,岂会到了老来,反而成为一个软骨头。大丈夫死由死耳。”

    洛一水冷笑:“你是要带着你这五千人马,一齐奔赴黄泉吗?”

    萧正刚白须飞舞,回望着身后的部下,大声道“今日萧某决意要与叛贼一决生死,尔等愿意与萧某共赴国难者,则随老夫杀敌,不愿随老夫者,则自行散去,老夫只希望你们,永远不要附贼,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萧正刚的声音很洪亮,运足真气吼出来的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数千人的队伍一阵骚动之后,居然没有人异动,仍然保持着整齐的军容。

    看到这一幕,萧正刚仰头大笑:“好,儿郎们,随我杀贼!冲啊,杀光这些反贼!”两腿一夹马蹄,战马长嘶一声,发力向前冲出。

    洛一水冷笑:“尔等,方为****。传我军令,全军出击,诛灭这些****,还我大越郎郎乾坤!”

    战鼓声隆隆响起,两支军队呐喊着,彼此接近着,不久之前还是友军的他们,此刻却以誓不两立之势,轰然对撞在一起。

    距离战场不远的的洛水河边,一个人坐在沙滩之上,面前架着一堆火,几条鱼被叉在棍子上,正在翻来覆去的烤着,阵阵香味随风飘荡。

    孤独一人,茕茕孑立,长长的头发与胡子纠结在一起,几乎遮住了他大半个面庞,魁梧的身材原本应当是很强壮的,但现在,却瘦成了一个骨头架子,衣服穿在身上,飘飘荡荡,显得极大。

    如果不是极熟的人,很难认出这个人便是曾经在越国掀起偌大风浪,起义浪潮席卷了越国数个郡的顺天军之主,顺天王莫洛。

    只有他随手扔在一边的那张巨大的穿云弓,才能让人想起这位曾经让无数人心惊胆战的大魔王。

    莫洛在宝清一战,被楚军与太平军前后夹击,最后的两万精况一朝尽丧,被关在门头沟那个地形特殊的葫芦里,除了他依仗着一身精湛的武功杀出重围以外,其它一众心腹,包括鲍华,都被击杀,现在,他成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动手之前,他以为太平军与楚军本来就是誓不两立,太平军肯定会乐意看到自己灭了楚军,而自己也可以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各个击破,但真正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自己还真是太嫩了。

    在没有上边任何命令的情况之下,驻扎宝兴的太平军便悍然出兵,与楚军默契配合,将他的大军尽数灭杀。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两支互相仇恨的军队,在对待他的问题之上,尽然可以携起手来,尽弃前嫌,难道他莫洛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这个问题一直在折磨着他,他想不出答案。

    政治就如同一个竖着贞洁牌坊的****,像莫洛这种江湖人,永远也不会想明白这里头的关切,当然,他也就只有迎接失败。

    对于楚人来说,他只是一个可供利用的棋子,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自然就会抛弃掉。

    而对于太平军来说,顺天军更是他们前进道路之上天生的敌人,与他们争食的对手,一个不讲道理的破坏者,更不会容忍他的存在。

    楚人失去了一枚棋子,必然要去寻找下一个。

    太平军欣然敞开怀抱与他们昔日的仇人结盟,只不过是要利用楚人来要挟齐人,甚至把楚人的军队当成了一把可以好好利用的刀。

    双方一拍即合。

    莫洛自然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

    失败的莫洛曾经潜入过太平军的营地,想要杀几个人泄愤,但自从他逃脱之后,太平军军营之内一直是戒备森严,他或者可以一箭得手,但他必然也不可能再一次脱逃。而秦风抵达蒙山大营之后,一直在附近寻找机会的莫洛再一次潜入营地,然而这一次,他刚刚进入营地,便被人锁定,要不是见机得快,逃得也足够果断,只怕他便不可能走出蒙山了。

    太平军中,竟然出现了宗师级人物,这让莫洛心丧若死。

    他一路西行而来。

    他要去找洛一水。在他看来,自己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很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洛一水杀了吴昕,从而导致吴昕的部下与自己反目,顺天军内讧从而让太平军趁火打劫,他想问一问洛一水,这是为了什么?

    一路行来,关于洛一水的消息,已是传得沸沸扬扬,当他抵达顺平郡时,洛一水已经正式起兵,而秦军也杀入到了开平郡内。

    愕然之下,他加快了脚步,向着开平郡赶来。在他想来,秦军既然已经杀来,那洛一水必然会率军奋起抵抗,与秦军决一死战的。

    鱼烤好了。

    从火上取下鱼,撕去外面的焦皮,露出内里白皙嫩滑的鱼肉,莫洛大口地吃了起来,腰里系着一个葫芦,内里装满了烈酒,吃几口鱼肉,喝一大口酒。

    河面之上,飘来了一些尸体,莫洛咦了一声,走到河边,看向这些尸体,尸体之上,还在向外泛着鲜血,看来死去不久,看这些尸体的数量,距自己不远处,一定是在发生一场两军对垒的大战。

    但是为什么,飘下来的都是越军的尸体呢?

    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回水湾,水流到了这里,转了一个大圈,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大片平静的水域,此刻,这片水域之中,越来越多的尸体飘了下来,聚集到了一起。

    虽然身上的制服有区别,但这只是越军不多编制之间的区别,他们都是越军。

    好像这场战事,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而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争。否则,为什么只有不同编制部队之间越军的尸体,而没有一个秦人的?

    在莫洛的心里,现在在顺平郡与开平郡的交界处厮杀打斗的,难道不是秦人和越人吗?

    几口吃掉了剩下的鱼肉,他从沙滩之上捡起了他的穿云弓,背在了背上,顺着河滩,向前方疾奔而去。

    事实正如莫洛所猜想的那样,这一场战事,的确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只不过交战的双方都是越国军队而已,数万军队将萧正刚和他的五千部属包围在一起,将他们一点一点的逼到了洛水边上。

    前面是看不到边际的敌人,身后是滔滔汹涌的洛水,萧正刚已是无路可走,不停的冲击,突围,越来越多的人倒在了洛水边。洛水之上,尽是飘浮的尸体。

    在所有部属几乎全要死光的时候,萧正刚终于杀出了重围,他的部下用自己的生命努力为他创造出了一条逃亡的通道,沿着洛水,他策马狂奔,但在他的身后,养精蓄锐的洛一水正策马追来。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既然萧正刚不愿投降,那洛一水自然不可能容他活下来。现在的越国已几无可战之大将,杀了萧正刚,洛一水前进的道路之上,再也没有人能与他有资格在战场之上一较上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