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55.第455章 赚多赚少的问题

    “父亲!”看到邓忠竟然拉开房门站在门槛之后看着他,邓方微吃了一惊,躬身行了一礼。邓忠微微点点头,这位长子与他和另外两个儿子的性格都大不相同,从来便性格内敛,喜怒不形于色,城府极深,为自己所不喜,而邓方所走的路也与其它邓氏子弟大不相同,他在边军打磨了一段时间之后,便离开了边军,进入到了秦军的谍报系统,从此如渔得水,从一个普通的官员,一路顺风顺水地升了起来。

    其实不论是秦国皇帝也好,还是卞氏也好,甚至李挚也好,并不愿意看到邓方掌握住秦国这个暗黑机构,但问题是,邓方在这一行做得太出色了,出色得任何一个人也无法掩盖他的光芒,如果强行压制,又必须要担心邓氏的反应,几经较量之下,到最后,邓方已经牢牢地握住了这个机构的实权,与其有实无名,秦国皇帝干脆落个大方,让邓方当上了这一机构的最高首脑。

    但也是从那一时刻开始,在邓氏与卞氏的较量之中,皇帝开始偏向了卞氏,这也是这些年来,卞氏敢于大量向邓氏掌控的边军进行大规模渗透的底气所在。

    邓方正想再说些什么,邓忠却是身子微侧,从父亲让开的地方,邓方一眼便看到了屋内的李挚,自然也看到了正在替李挚揉着脚的邓素。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但旋即他又垂下了目光,敛手走进了屋内,躬身行礼:“见过李帅。”

    “从越国过来?”李挚微微点头,湿淋淋的脚从水盆里提了出来,随手扯过边上的一条毛巾,胡乱擦了擦,丢在一边。邓忠挥挥手,邓素立即便端起水盆,拿起毛巾,转身走出了房门。

    房门在他身后立即紧紧地关了起来。

    “是,不过只是打越京城过了一路,快要抵达这里的时候,才听说了这边的事情。”邓方站在李挚身前,恭恭敬敬地道。“恭喜李帅,开平郡终归我大秦了。”

    李挚大笑了起来,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坐下说,这一路之上,你也辛苦了。”

    “谢李帅!”邓方又行了一礼,这才会了下来,抬头直视着李挚,脸上满是恭敬的笑容。李挚也在看着他,在李挚的眼里,邓方的确在笑,但却只是表面上的,那双眼睛的深处,殊无笑意,这与邓素完全不同。

    “你这段时间的重点,放在太平军身上?”李挚两个手指头捻起小小的茶杯,用另一只手缓缓地摩裟着。

    “是,李帅,太平军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动员,秦风在蒙山大营集结了两万余精锐军队,随时都有可能出击。”邓方点头道。

    “意料之中的事情!这样大好的机会,谁会不想来咬上一口?依你的判断,太平军的重点在哪里?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李挚问道。

    “从目前我们获得的情报以及太平军的动向来看,他们的目标应当是正阳郡。”邓方道:“我们收买了一些人,不过这些人都接触不到机要,但我们仍然获得了他们的一些粮草调动,物资补给的公文,从这些文件上面,我们判断出,他们是想获得正阳郡。”

    李挚长长吐出一口气:“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太好了?”邓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邓忠这时走了过来坐在李挚身边,用力点了点头:“当然,如果秦风的目标只是拿下正阳郡的话,那么对我们来说,就太好了。至少,他们不会成为我们的障碍。”

    邓方有些迷惑地看着邓忠与李挚。

    邓忠提起烧开的开水,冲进茶壶当中,异香扑鼻,热气袅袅当中,邓忠道:“你以为,李帅一直呆在前线,仅仅就是为了拿下开平郡么?”

    邓方楞了片刻,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接着道:“不过有另外一个情况,非常重要。秦风收编了宝清的楚军。”

    “宝清的楚军?”李挚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

    “是,先前莫洛狗急跳墙,与楚军火并,楚军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太平军突然出手,与楚军前后夹击,将顺天军尽数击溃,莫洛手下包括鲍华等人,全部战死,莫洛只身脱逃,就此下落不明。而此后,太平军与楚军达成协议,包括程务本,江涛等在内的楚军,尽数归顺了太平军。”邓方道:“程务本此人,可是劲敌。”

    李挚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与邓忠对视了一眼,“老邓,你怎么看?”

    “有些麻烦。”邓忠也是丝丝吸着凉气:“程务本不会归顺太平军,他多半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扶植太平军起来之后与齐人抗衡,以减轻楚国在战场之上的压力,此人可是老奸巨滑之辈,如果他全力帮助太平军策划的话,太平军可就如虎添翼了。”

    用力的揪着下颔之上的胡须,李挚沉默了片刻,“太平军的高层,像小猫章孝正,野狗甘炜等人,都与楚军有着莫大的矛盾,程务本就算加入了太平军,也不见得能顺风顺水,秦风本人,也只会是利用程务本而已,双方并不是一条心,楚军也好,程务本也好,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柄刀,双方不见得就能合作无间,猜忌,往往会毁了一盘好棋。我们以不变应万变吧,看看太平军接下来到底想要做什么?正阳郡这么大块的肥肉放在秦风的眼前,这个年青人真会忍得住?”

    “但愿如此!说句老实话,我现在真希望看到太平军已经大举出动,扑向了正阳郡。”邓忠呵呵笑了起来。

    李挚也是一笑,“不管怎么发展,反正开平郡我们已经稳稳的吃进了肚子里,再也不会吐出来,已经是收获了,就算后面不再获得什么,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咱们秦人的胃口一向不大,能吃进去的才是我们的,慢慢来,我们有时间,有耐心,苦惯了的人,能有一口窝窝头就已比大喜过望了,其它的好东西,就算吃不到,也无所谓,反正以前也没有吃过不是?”

    “李帅豁达!”邓忠笑着点头,“不过说得不错,这一次,我们已经赚了,就看赚大赚小而已。现在春耕已经开始了,也不知朝廷的官员什么时候能赶过来接手?我们总不能一直让军队提着刀监督那些农民下田耕作吧?误了农时,到时候我们可就不划算了。”

    “马上就要到了。”李挚淡淡地一笑。“卞家就算想为难你们,但我在这里,他们也不敢玩什么花样。”

    “全仰仗李帅了。”邓忠笑道。

    “邓方,你既然在太平军地盘里呆了那么久,说说那边的情况吧,说实话,我还是挺好奇的,这个秦风还真是有本事,你与他见过面吧,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大帅,秦风这个人,我实在是有些看不太懂,有时候冷酷无情,有时候却又妇人之仁,在安阳之时,他残酷杀了杨义等人,但却又放过了按理说他最痛恨的剪刀段渲,很难理解。从总体上来看,此人最擅长的还是治军练军以及作战,但在知人善任方面,也相当厉害,现在沙阳郡的权云,太平城的葛庆生,都可以说已经死心塌地的在为他效劳,有了这些经验丰富的文官帮他治理地方,让他如虎添翼。”邓方道。“这两个月,我一直便在沙阳郡,长阳郡等地走动,本来也想到太平城去看看,但那里是太平军的老巢,防备极严,而且现在郭九龄也投降了秦风,我便没有冒险过去。不过从外面收集了一些消息,也知道了内里大概的情况,太平城现在大约聚集有十万人,因为地理的关系,只怕是很难攻破的,而且他们现在正在筹划建第二座城,光是这份心劲,这份财力,让人不得不惊心啊!”

    “沙阳郡的情况如何?”

    “很好很富裕。那里虽然遭受过莫洛的战火荼毒,但恢复得异常之快,秦风在沙阳郡推行清量田亩,改革商税,受到了百姓的大力拥护,又让财赋得到了大力的提升,正是很难想象,沙阳五大家,居然对他俯首贴耳,任他在身上刮肉而不反抗,这倒也是奇事一件。”邓方连连摇头:“咱们大秦,也搞过清量田亩,可最终却是无疾而终,啥也没有干成。”

    “那是因为秦风给了他们更大的希望,而且现在太平军节节胜利,所以矛盾都被压了下来,一旦太平军吃了败仗,一些矛盾就会暴露出来。”邓忠道。

    “换句话说,如果太平军一直在胜利,一直在不停的扩充地盘,那依附在太平军身上的五大家,便可以在更广大的地盘里获得利益,小小的沙阳郡自然不在话下。不得不说,这些人还是挺有眼光和魄力的,比起我们大秦的一些土财主们强多了。如果这些人有更长远的眼光,我们大秦边军何至于一穷至斯?连持续打几场大战的能力也没有。”邓方有些怨气地道。

    李挚微微一笑,他自然能听出邓方话里的意思是什么。

    “以后我们恐怕也要与太平军直接打交道了,且走且看吧?是龙还是虫,现在下结论还委实早了一些。等他直面我们的时候再说吧,接下来我们先看看洛一水的表现吧,哈哈,很期待他的表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