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50.第450章 交待

    巧手的屋里,一角是一个大炉子,一个学徒正在拉动着风箱,青色的火苗喷出去数尺之远,另几人则将烧红的铁块挟在铁毡之上,挥舞着小锤,反复的敲打着。而在墙上,则挂着一柄柄各式各样的刀剑。

    随手从墙上取下一柄大刀,丢给和尚:“大小与你以前用得差不多,重量稍有增回,不过可比你以前的要锋利多了。”巧手笑着,顺手从一边捡起一根铁棍,“来,试试!”

    和尚挥刀斩下,哧的一声轻响,铁棍应声自中而断,“好刀!”和尚轻抚刀锋,眼睛都亮了起来。

    “功夫长进不小啊!”巧手看了看断口,冲着和尚竖起了大拇指。

    和尚嘿嘿一笑,转头看了看余秀娥,心道你如果有这样一个老婆,没事儿就要与你干上一架,常常把你打得找不着北,几年下来,你的功夫也见长。

    一边的余秀娥却没有看见和尚这个意味深长的一瞥,她的目光正被墙上的另一柄刀给牢牢地粘住了,那也是一柄大刀,不同的是,这柄刀上镂刻着数朵梅花,梅花刻得活灵活现,从刀锋开始,向下一直延伸到刀柄处。

    顺着余秀娥的目光看过去,巧手笑道:“这柄刀可就是明珠蒙尘了,这是我打制的最满意的一把刀,当初啊,我也是一时兴起,顺着刀上的花纹便刻了这些梅花,瞧瞧,多么有美感,可这柄刀居然就没有要,第一,没几个人使得动,太重了一些,第二,使得动的人嫌这柄刀这些花太扎眼,太娘们儿了,不要,你说气人不气人?完全就是睁眼瞎嘛,和尚,你就别看了,我估摸着你使这刀够呛,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是不是?”

    “那是那是!”和尚连连点头,抖了抖手里的这柄刀,“这柄就极好了,有了这家伙,接下来替秦老大冲锋陷阵,那可是如虎添翼。”

    “那是自然,以前咱们在敢死营的时候,没有好的原材料啊,现在咱们自己有了一个大大的铁矿,有了自己的冶炼厂,其中炼出来的最顶级的材料,自然就归我了。”巧手洋洋得意,“凭我的手艺,有了好材料,还怕没有好家伙吗?”

    两人说话间,余秀娥已是走到了那柄刀之下,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冰凉的刀锋。

    “小心一些,这刀锋利得很。”看到余秀娥的动作,巧手赶紧喊了出来。

    “巧手兄弟,这柄刀能送给我吗?”余秀娥转过头来,看着巧手,嫣然一笑。

    巧手瞪大了眼睛,瞧着余秀娥,指了指那柄刀,又指了指对方那小巧的身材,“你…它…这刀和尚都使不动。”

    余秀娥笑咪咪的一伸手,便将挂在墙上的刀取了下来,单手握着,平平的将比她高得多的刀平端了起来,手臂一动,屋子里顿时寒意大起,脚重重一踏,刚刚巧手丢在地上的两截铁棍跳了起来,哧哧之声不绝于耳,刀光敛去,地上多了无数半尺长短的小铁棍。

    “巧手兄弟,我使得动,我很喜欢这柄刀,特别是这刀之上的梅花,送给我好不好?”余秀娥小声道,语气之中居然带上了乞求的味道,一脸的楚楚可怜,看得和尚是目瞪口呆,他可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老婆啥时候有过这种表情,看起来的确是很喜欢这柄刀了。

    半晌,他才伸手戳了戳仍然有些目瞪口呆地巧手:“兄弟,你看……”

    巧手如梦方醒,使劲地摇了摇头,看了看余秀娥,再看了看身边的和尚,一脸恍然的表情,心道难怪这个花和尚现在也娶了老婆了,敢情他这老婆比他厉害多了,有这样一个女人呆在身边,只怕这花和尚敢动花心思,立刻便下场堪忧。

    “没问题,没问题,看来我这柄刀,就是为你量身订制的啊,难怪摆在这里一直没人动,和尚,你婚礼我没有参加,这刀,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的贺礼如何?”巧手连声道。

    “多谢巧手兄弟!”余秀娥大喜,连声道谢。

    和尚却是不干了,“巧手兄弟,这你可就不对了,那有我结婚,你送刀的道理,这不吉利啊,这贺礼你得另行准备,回头我来收取。”

    巧手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和尚,过了几年了,你媳妇也娶了,但这脸皮,还是和以前一样厚啊!”

    “脸皮厚,不吃亏!”和尚摸着自己的脸郏,嘿嘿的笑了起来。

    “好,很好,这很和尚!”巧手摇头大笑。

    三人都开心的笑着的时候,外头一名身着黑衣制服的士兵走了进来,向着巧手躬身道:“大人,葛城主听说您这儿来了客人,还是秦将军的旧部,已经准备在晚间设宴招待。请大人和两位客人到时候能赏脸出席。”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吧,告诉葛城主,到时候我会和和尚一起过来的。”巧手挥了挥手,道。

    “是,大人!”卫兵躬身退了出去。

    和尚有些惊奇地道:“我这才刚刚来了多久,这个葛城主就知道了?还要设宴招待我?”

    巧手微微一笑:“你离开这三年,发生了很多事,三两句也说不清楚,和尚,咱们里屋坐,一边喝茶一边慢慢聊吧!你回来后,秦老大肯定是要重用的,有些事情,你提前有个了解也好。”

    走进小房间,房门一关,外面的砰砰的打铁声便完全隔绝了开来,小屋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泡上热茶,放在桌上,三人围桌而坐,巧手看着和尚,道:“和尚,这三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时也无法完全说清楚,不过现在的太平军,跟当初的敢死营可是有了太大的分别,你一点,你也应该能想到。”

    和尚摩挲着茶杯,微微点头。

    “那时我们在敢死营,你和野狗更好一些,剪刀自成一派,中军的人则是不偏不倚,那么小一支队伍,便有亲疏,现在秦老大占有两郡之地,麾下统管着百万子民,数万大军,这其中的道道,那就更不用说了。”巧手笑道。

    “一支队伍之中各有山头,这个正常,但只要在大事之上,原则性的事情之上,都能劲儿往一处使,那就可以了,就像我们以前在敢死营中,我们都和剪刀不和,但打起仗来,还不是一样互相掩护,互相支持?这个好理解。”

    “现在秦老大手下,有这么几个主要的派别,第一帮,当然便是咱们敢死营的老兄弟啦,小猫,野狗,我,千面,马猴这些人。如果算上文官系统中的人话,王厚应当算一个。葛庆生算一个。”

    “王厚?这位是谁?”

    “这是我们到越国之后,接纳的第一个外人。他本是丰县当地土豪,加入我们后,为我们在当地立足出了大力,现在他是沙阳郡的副郡守,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女儿王月瑶,是我们太平军的钱袋子,掌管着整个太平军的对外贸易一块儿,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

    “女的啊?她行吗?哎哟!”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已是大叫了起来,显然又被余秀娥暗算了一把,他这句明显瞧不起女人的话,让余秀娥恼了。

    巧手有些羡慕地看着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和尚高大威猛一副好皮囊,在敢死营的时候便有女人缘,现在看起来还是如此,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虽然不太温柔,但长得着实不错。像自己到现在,还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对于巧手来说,找一个女人容易,但要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女人,那就难了。

    “太平军中第二大帮,便是沙阳帮了,这是我们在这里站住脚跟的第二大助力,沙阳郡五大豪门在为首的刘氏带领之下,应当说是与我们结盟,他们的老大刘老太爷现在就住在太平城中,五大豪门势力雄厚,陈家洛现在在太平军中拥有一个战营,是我们的主力部队之一,田真在情报部门工作,刘兴文是沙阳郡城门军统领,麾下有三千人,其它的,也都在沙阳郡任职,他们的综合实力,说起来还要超过我们这一帮。第三派,力量算是最小的,其中文官以权云为代表,他是文官系统的首领,有本事,但以前是为五大豪门服务的,现在被老大争取过来了,军事上则是以邹明为代表,辖下也有一个战营,现在驻扎在丰县的就是他了。”

    “听起来很复杂的样子?”和尚皱起了眉头,“其实我倒用不着了解这么多,反正我就听秦老大的,老大喊我往哪里打,我就往哪里打,喊我砍谁,我就砍谁!”

    巧手一摊手:“和尚,话是这么说,但老大曾经说过,现在不是在敢死营的时候,私下里要求我们这些人都要多长几个心眼儿才是。虽然我现在不太明白这话的道理,但老大这样说,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话我记住了。”

    “其实与野狗比起来,和尚你本来就是机灵的,以后自然会明白很多东西,今年,我们太平军的结构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连楚人都被囊括了进来,有了一个纯由楚人军队组成的战营,叫宝清营,从上到下,都是楚人把持的。”

    “楚国军队?”和尚的眼里顿时闪过厌恶之色。“老大是怎么想的,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和尚,这就是我说的与以前的绝大不同,你初来乍到,反正牢牢记住一件事,多做,少说,等你重新融入了这个团体,站稳了脚跟,再说其它吧!”

    “我明白了。”和尚点头道:“不过这件事情,我还是要与老大交流一下,我忘不了我的五百兄弟们死时的场景。”

    “谁都忘不了。”巧手叹道。“夫人和孩子现在也在山上,等下我带你去拜见他们吧!”

    “我,我不想见。”和尚欲言又止。

    “糊涂!”巧手道:“昭华公主是老大的夫人,她的孩子是老大亲生的,你躲得过吗?再说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现在是秦夫人,可不是闵公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