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40.第440章 对比

    宝清港内外,满目疮痍,一场大战,将这里原本的繁华毁于一旦,除了港口区最核心的部分之外,其它地方都已是一片狼藉,举目皆是断壁残垣,到处都是紫黑色的血迹,一些民夫正在清理着这个地区,时不时的能在倒塌的瓦石下边,砖木下边,搜寻出一具具尸体或者断臂残肢。所幸的现在气温还很寒冷,要不然只怕这些早就腐乱了。

    大战已经结束了半个月,但宝清港仍然是一片凄凉。

    远处的山脚下,新添了很多坟莹,有的是楚人的,有的是顺天军的,有的却是在这场战事之中无辜受累的普通百姓。宝清港外,本来就聚集了为数众多靠着这个港口讨生活的人。

    江涛站在进入港口的关卡前,他正在等着即将归来的程务本,听到前来报信的使者说程务本与秦风一起到了响水沟,他就知道,这一次程帅的太平城之行,只怕收获颇丰。

    一边的马向南也颇为兴奋,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眼见着第二战场的开辟,已经渐渐地走到了一个死胡同,但转眼之间,眼前竟然又是豁然开朗,如果太平军能倒向楚国,那效果可要比顺天军强上无数倍。这可是一个控制了两个郡,麾下有数万训练有素的精锐战斗力的势力。

    江涛眯着眼睛,看着远处飘扬着的太平军的战旗,小猫的磐石营的驻扎地,距离他们所占据的宝清港不过数里地而已,站在他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太平军高高飘扬的军旗以及磐石营的战旗。

    认真说起来,宝清港的战略处境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顺天军被灭了,但太平军却来了,一部驻扎在宝清港外,一部驻扎在门头沟,响水沟还有第三波,如果有个什么变化,这些太平军可比顺天军难对付多了,恐怕就真只有下海扬帆而去一条道路了。

    “他们在干什么?”江涛突然指着远处,转头问身边的江上燕,“你眼神好,我怎么看到那边有不少的太平军啊?”

    江上燕点点头:“是他们,很有几天了,这些太平军正在帮着外头的那些百姓盖房子呢!”

    “盖房子?”江涛诧异地看了江上燕一眼。

    “嗯,好几天了,将军您这几天没有出港,我们可是看了好几天了,每天都会从对方的军营里出来不少军人,起初我们还保持着戒备,后来发现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带武器,而是带着各式各样的工具,在帮着那些百姓修房子。”江上燕道。

    江涛沉默了下来,瞪大眼睛仔细看过去,那边,果然已经建起了不少风格与先前完前不一样的房屋,先前那边的房屋大都是一些凌乱的茅草屋,但现在,明显是作了一些规划,一排排的房屋如同整齐的队列一样,清一色的木石结构的房屋,有的还只是一个大致的架子,只是略现雏形,有的却是已经修建好了。

    那些太平军士兵爬上爬下,干得极是欢实,与他们一起在忙着的,更多的是百姓,有不少的妇女孩子在一边忙着烧水,不时便端着热气腾腾的水在哪里吆喝着。

    “太平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能由一支外来军队占领两个郡的领地,而且能稳定住局势,不是没有道理的。”江涛低声道。

    江上燕扁了扁嘴,“一些小恩小惠而已。这些老百姓应当清楚,如果不是我们到了宝清港,给了他们工作的机会,他们能活到今天?”

    “他们会认为我们给他们的,是他们用力气赚来的,而现在太平军给他们的,却是免费的。”江涛眯起了眼睛,“江上燕,你去安排一部士兵,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也去帮着这些百姓重建家园。”

    “啊?”江上燕一怔:“将军,弟兄们……”

    江涛眼睛一横,江上燕顿时就萎了,“是,我马上去安排这件事。”

    “带上黄大力,让他带人去做这件事,不然你带队去,许是会吓着那些人。黄大力在这里熟人多,更好交流一些。”江涛吩咐道。

    听说不用自己亲自去做这件事,江上燕顿时就开心起来,脚下生风,一溜烟儿的便去了。

    楚军的行动力也是极其迅速,不到一柱香功夫,江涛的新卫兵黄大力满脸兴奋的带着上百名士兵,携带着各种工具奔行了出来,对于黄大力来说,这可是一个露大脸的好机会。以前他在港口区也有一点点小名气,但再有名气,也不过是一个民夫头儿,怎么能与现在相比?

    军队最本质的内容就是对抗,哪怕不是战争,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一旦分出了两个不同的阵营,这种对抗也会马上就显现出来,楚军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真正站到了太平军的对面,看着对方的动作,内心深处那种不服气的劲儿立刻就不由自主地浮现了出来,不用多作动员,立刻就自动地沉浸在这种我绝不能输给你的气氛当中。

    可以想像得到,用不了多久,在宝清港外这片不大的区域内,会出现两种风格完全迥异的建筑群。北方的粗犷,南方的精致,会在这里齐聚,出现一种对立的矛盾美。

    远处,一队人马出现在视野之中,向着宝清港直奔而来。

    “程帅回来了!”江上燕大声道。

    “回来了!”看到愈来愈近的那队人马,江涛也是如释重负,说实话,太平军这样压在宝清港外,虽然不久之前两军还联手干掉了顺天军,现在也暖昧得很,但万一太平军要是翻脸呢?

    马队奔近,程务本飞身下马,江涛,马向南一众人已是齐齐向他行下礼去。

    “辛苦了各位!”程务本扶起了马向南,对着一众武将却只是摆摆手,道:“这一次顺天军的突然反击,是我大意了,逼得紧了一些,没有想到这莫洛居然会铤而走险,险些儿便坏了大事。”

    “这事儿哪里怪得到了程帅!”江涛满脸羞惭,“末将到宝清这么久了,对顺天军将也都熟悉得很,却将吴岭这样一个重要人物忘记了,如果不是此人,莫洛又如何能对我们造在威胁?他连门头沟都打不过来,是我失职,没有向程帅说起这个人,如果说了,程帅必然不会犯我这样的错误。”

    “那倒也不见得。”程务本哈哈一笑:“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地理,没有粮草,没有补给,这个人居然能还着这样一支军队挺了这么久,这完全是一个奇迹,可惜没有机会认识此人啊,可惜了!这个人现在死了还是怎么啦?”

    “吴岭机警得很,在太平军出击之前,便已经带着抢来的粮草又逃进深山了。”江涛苦笑。

    “真是一个人才。”程务本嗟叹了一阵。

    “程帅,这一次去太平城,与秦风谈得怎么样?”一边的马向南急不可待的问道。

    程务本脸上却是没有多少欢容,摇摇头,“一言难尽,回去再说。”眼光扫过周围,看着港口区外正在忙碌着的楚军,有些讶异:“这是在干什么?”

    “太平军忙着拾揽人心,我们自也不愿落人之后。”江涛笑道。

    程务本点了点头,“这一次一路去太平城,经过了长阳郡,沙阳郡,一来一去,让我感触颇深啊,太平城的繁荣让我惊讶,更让我震惊的是,那里的百姓对太平军的支持。你们知道吗,在我们回来的时候,与秦风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战营,在沿途之上,每到一村一镇,当地的百姓是夹道欢迎啊,送粮送物,那种场景,哈,我这辈子还真没有看到过有百姓对当军队是这个样子的,江涛,在你的映象之中,咱们的百姓对于军队是个什么样子?”

    “害怕,畏惧!”江涛脱口而出。

    “对,这就是差距所在。”程务本叹息道:“秦风让我看到了另一种风格的军队。莫洛所到之处带来的是毁灭,而秦风所到之处,带来的却是重生,这就是为什么莫洛愈来愈穷途末路,最终灭亡,而秦风却愈战愈强了。”

    “公主殿下一切安好?”马向又在一边又插嘴道。

    程务本微笑起来:“马大人,你不用着急,应当说一切都还很顺利,虽然与我们想得不太一样,公主殿下也一切安好,小王子和小公主也活泼得紧,能开口叫人了,已经在开始学走路了,这一次,与我们一起来的,还有公主身边的瑛姑。”

    顿了一顿,又接着道:“对了,瑛姑现在已经正式晋级到宗师了,这可是当今世上第一位晋级宗师的女子。”

    江涛与马向南都是文人,对宗师这个身份倒不是太敏感,但他们身后的江上燕等武将却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走吧,回去详细说。”程务本迈开大步向着港内走去,江涛马向南等人也是急急地跟在他的身后,他们也是急于想知道这一次谈判的结果。

    可以说,程务本的这一次谈判的结果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