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37.第437章 我的理想

    秦风与瑛姑并肩站在道路中间,看着已经渐行渐远的程务本。

    在太平城时,程务本再三考虑,在单独拜访了昭华公主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将以个人身份加入太平军,到秦风筹划中的参谋部任职。之所以秦风不与他一起到宝清港,是因为程务本还要回到宝清,与他的部下们一起讨论,取得一致性的意见。

    因为这不仅仅是程务本一个人的事情,秦风的计划之中,本来就包括着宝清的数千楚军。

    “秦风,我想与你好好谈一谈!”瑛姑突然转头,看着秦风,认真地道。

    “大姑,正好我也想与你谈一谈!”秦风笑道。

    瑛姑点了点,身体微动,已是从原地消失,在出现时,已经到了远处的山坡树顶之上,如同一只惊鸿,身形忽隐忽现,直向山顶而去。

    秦风转头对马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我。”丢下这句话,他也是纵身而起,如同一只弹丸,一跳一跳,看似动作很丑,但一起一落之间,却是速度奇快无比。

    大山的下半部分已经融雪化冰,显露出了本来的面貌,不过山顶,却仍是积雪覆盖,一株株大树的头顶上仍然顶着一个雪白晶莹的大帽子,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一串串晶莹的水珠如同帘子一样倒垂下来,滴落在地上,打在泥土里,岩石上,还有那些刚刚冒出头的小小青芽,叮叮咚咚,如同一个乐者正在弹奏着一首浑然天成的乐曲。

    瑛姑站在一株大树底下,负手而立,无数的水滴到了她头顶三尺之处,如同遇到一层无形的屏障,居然拐了一个弯,以一个奇怪的姿式向下滑落。

    秦风很是艳羡地看着瑛姑,这就是宗师的力量吧,不需要有任何的外在表现,当遇到外力侵袭的时候,体内真力自然而然便会形成一道屏障保护本人。这样的动作,秦风也能做到,但想像瑛姑这样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运气转力,自然而起的状态,那却是万万不能。

    既然做不到瑛姑这样浑转如意,秦风当然也不会在对方面前献丑,那只不过是贻笑大方,但让秦风也站到下面去淋水,自然也是不行的。眼光一转,秦风看到一侧几块巨大的山石,顿时有了主意。

    大步走过去,呛然一声拔出铁刀,唰唰几刀,如同切豆腐一般,便将几块山岩削成了三个四四方方,两小一大的一副桌凳模样,铁刀轻拍,几个最起码数百斤的石桌石凳顿时飞了起来,飞起虽然有前后,但落下之时却是同一时间,不差分毫。

    “瑛姑,登高望远,还是坐在这里,景象更好!”秦风笑着看向瑛姑,“您那个位置,可就只能看到部分风景了。”

    秦风所言,话里有话,瑛姑自然也是听得明白了,走到石凳一边,敛裙坐了下来。

    “大姑,这里是不是风景更好?”指着眼前绵延不绝,形态各异的大山,秦风笑道:“有的时候,登高望远,当真是会仅人心胸开阔,陡生豪情壮志啊!”

    瑛姑低哼了一声,伸出食指,在面前的石桌上一划一转一提,竟然生生的从内里挖出一块,在手里摩裟片刻,一个精致的石杯就这样出现在秦风的面前,伸手一招,一株大树之巅一片树叶翩然而至,将树叶之上的积雪倒进杯子里,雪化为水,晶莹透剔。

    端起杯子,轻啜一口,瑛姑道:“秦风,你知道我想要对你说什么?”

    “愿闻其详。”秦风点点头。

    “公主为你付出甚多,现在更是为你生下了一双可爱的儿女。”瑛姑逼视着秦风:“她爱你之心,自然是天日可鉴,那你,爱她之心可如她爱你之心?”

    这话说得如同绕口令,但秦风自然是清楚明白,“瑛姑,这一点勿容置疑。”

    “好,这就很好。”瑛姑有些欣慰的点点头,“那你当能知道公主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他不愿意看到你与大楚成为誓不两立的仇人,他希望她能以自己的力量,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怨,一位抛弃荣华富贵的金枝玉叶,两个粉妆玉琢的可爱孩子,难道还不能化解你心中的戾气吗?”

    秦风沉默地看着瑛姑。

    “现在你走出了让公主很欣慰的一步,那就是与楚军正式结盟,将程务本也好,宝清楚军也好,都纳入到太平军的系列之中,让公主看到了你们和解的希望。那一天,程务本亲自拜访了公主,正是在公主的坚持之下,程务本才下定决心加入你的那个什么参谋部,替你来筹划未来的战役。而这一次我的出来,更是因为公主不想你受到什么伤害,这拳拳之心,你当明白。”

    秦风微微点头:“兮儿为我所做的一切,我自然都很明白。大姑这一次能出来助我一臂之力,的确是缓解了我军中无顶级高手的这一尴尬现实,我先在这里说谢谢了。”

    “我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公主。我可不愿意见到她终日闷闷不乐,以泪洗面。”瑛姑摇头道。

    “大姑,你知道兮儿所想,那你知道我所想吗?”秦风问道。

    “你所想,你不是一直都想着要杀了闵若英,为左立行,为西部边军,为你的敢死营兄弟复仇么?”瑛姑反问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秦风摇头:“大姑,如果我单纯地想做到这一件事的话,我何必费这么大劲?我带着现在的数万大军,径直加入齐军,向楚军发起反攻,我想信,罗良的东部边军必定顶不住我们联军的攻击,会败得很快,输得很惨。”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得是,如果这样做,我或者可以很快地便报仇雪恨,但我却仍然受齐国人的驱使,变成齐人的马前卒。”秦风站了起来,转身背对着瑛姑,看着远处的莽莽群山:“可当我死过一回,重新醒过来的时候,我想的第一件事,便是从此以后,再也不做任何人的马前卒。”

    他霍的转过身来,目光炯炯地看着瑛姑:“大姑,这种命运被别人掌控在手中,圆扁任人揉搓的日子,我决不想再过,我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由我自己来决定,我命由我不由天,更不说由人来掌握了。”

    瑛姑有些震惊地看着秦风。

    “想要做到这一点,我的目标就非常明确了,我要做得是一统天下,像千年之前的李清大帝那样,一统天下,成为这个天下站得最高的那个人,只有到了那时,我的命运才真正由自己来掌握。这才是我真正的大目标。”

    停顿了一下,他接着道:“至于找闵若英报仇,那只不过是这个大目标中的一个小目标而已,做到了大目标,那些小目标自然就解决了。”

    “你,你未免也太狂妄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一统天下,不谛是痴人说梦。”瑛姑震惊地道。

    “为什么就不可能呢?”秦风笑道:“我到越国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三年前,我到这里的时候,一无所有,除了几百长途跋涉,疲惫不堪的老兄弟,但今天,我去拥地两个郡,数万将士,程务本这样赫赫有名的统帅也坐在我的面前与我谈着合作的话题。”

    “我为什么选择越国?就是因为当年我已经看到了越国必将大乱,乱世出英雄,现在所有的一切,不正是在朝着我最想看到的在发展吗?用不了多久,整个越国都将就成太平军的天下,哪时的我,才算真正踏上征伐天下的步伐。”

    伸开双手,似乎要拥抱天下:“灭齐,平楚,伐秦,我太平军终将重现李清大帝千年之前的辉煌,再现大唐雄风。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自曹氏篡国,天下四分,百余年来,征伐不断,是时候该重归一统了。”

    “我要做的是这一件事!”秦风重新坐了下来。“瑛姑,帮我。”

    瑛姑这是第一次听到秦风真正的心声,相比起闵若兮念念不忘的秦风与闵若英的仇恨在秦风这念想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您心疼兮儿,我也一相,如果我成功,那么兮儿必将母仪天下,成为天下的主母,闵若英坐在楚国皇帝的位子之上,我们两个注定会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但是,闵氏却不会,因为兮儿是我的妻子。即便我赢了,闵氏宗庙也会长存。”

    瑛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你走得这条路荆棘密布,艰难险阻无数,这可不是公主之福。”

    “大姑,兮儿是楚国的公主,是我的妻子,你想要她去过那种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日子,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秦风道:“在这风起云涌的年代里,要么你去吞噬这洪流,化其为自己的助力,要么你被这股洪流吞噬,成为随波逐流身不由己的那一个。大姑,你怎么选?”

    听着秦风的话,瑛姑长叹一声,是啊,怎么选?没的选!

    “这么说来,你拉程务本进入太平军,终是没安好心?”

    “也不是,程务本也有自己的打算,现在他想做的,恐怕是扶持我尽快的壮大,因为在他看来,只要兮儿在,我与楚国终究还是缓和的余地,而一旦我真的强大起来,便会成为齐人的卧榻之侧的威胁,齐人必然要防范,而当我强大的一定的程度,与齐人的摩擦自然不可避免。”秦风笑道“我们太平军与楚国不接壤,我现在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威胁到楚国,程务本就是这样想的,既然他有这个想法,我为什么不加以利用,他这样的人,武道修为就不说了,但在统兵作战的经验之上,这天下又有几人能与他相比,这样的人才放在我的面前而不加以利用,岂不是暴暴殄天物。”

    “你倒是心大,你就不怕他暗算你?”

    “当然怕,所以我将他放在我的身边。”秦风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