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37.第437章 药

    舒畅脸色阴沉地看着躺在床上,正讪笑着的大柱。

    “你有几条命可以折腾?”舒畅一伸手,手掌里多了一柄小刀,一挥之下,大柱缠满的绷带应声而裂,三两下扯光绷带,舒畅的手已是毫不客气的摸了上去,大柱顿时杀猪般的大叫起来。

    “叫什么叫?先前你爽的时候怎么不叫?”舒畅毫不怜惜地道:“受了莫洛正面一击,没死算你命大。”

    “我这不是知道舒神医要来么?那我还怕什么,只要有一口气在,舒神医都能把我抢回来,所以我就可着劲的折腾了。”嘶嘶的抽着冷气,大柱龇牙咧嘴的道。

    “医者医病不医命,你要这样折腾,迟早将自己折腾死。”舒畅冷笑。

    “舒神医,我这不是时间紧张吗?眼看着就要大干一票了,要是因为我手下这些兵不争气,到时候还是在后面干些运粮啊,护路啊,剿匪啊之类的活,我是不怕丢脸了,但秦老大丢不起这脸啊!”大柱一脸的委屈。

    舒畅哼了一声,说话间他已是做完了检查,坐在那里,仰着头想了一会儿,看着大柱道:“便宜你小子了。”

    听道舒畅的话,大柱莫名其妙,便宜自己了,自己都这个模样了,能占什么便宜?

    不等他想明白,舒畅已是扬声叫道:“来人啊!”

    门外的两个青衣小帽的童子走了进来,舒畅一挥手,“把他给我绑在床上,绑结实罗!”

    两个小童走了过来,一个从腰上的袋子里掏出一根绳儿,看着比弓弦也粗不了多少,两人爬到床上,手脚麻利的将大柱浑身上下剥得干干净净,然后用这绳儿将他的双手双脚呈大字捆在了床上。

    “大夫,你要干什么?”只能眼珠子转动的大柱一见自己被这们伺候起来,可就慌了神儿,大叫起来。

    *******

    舒畅拖过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掏出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瓶子,满脸的不舍,瞅着大柱道:“便宜你小子了,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我一直在弄的东西,药材太难弄了,这些年,还就弄了这么一瓶,你这么大块头,估计这一瓶也就够你用了。哎,希望秦风那小子多抢点地盘,多弄点钱,我才能有钱去买到更多需要的药材。”

    “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这是宝贝”舒畅没好气地道:“大柱,你练的是外门功夫,差不多已经到顶了,是不是感到已经到了瓶颈?”

    “是的,大夫!”大柱道:“当时我师父说过,我们这门功夫如果练到顶峰的时候,便能由外转内,那个时候,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可是到底要怎么做,他也不知道,因为他也没有走到那一步。”

    “所以我说你运气,这瓶药不但能治好你的伤,还能促使你跨进这一步,你这全身骨头差不多断光了,但也更能促使这药效更好的发挥。”舒畅摇了摇瓶子,将瓶子举到大柱的面前。“从外到内,这是跨越了一个阶段,假以时日,九级可期。”

    “真得么?”大柱两眼放光,“你是说我也有可能达到九级?”

    “在我舒神医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舒畅嘿嘿笑着,“不过大柱,我可告诉你,这药一上身,那痛可也是深入骨髓的,他要刺激你身体的潜能充分的发挥出来,这是第一次用,说不定用副作用,搞不好就把你搞没了,你怕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大柱眼中闪现的是狂热的光芒,“在战场之上游走,随时都有可能死翘翘,就像这一次,我不就差一点点便去阎王老爷子哪里报到了吗?”

    “说到这个问题我正想问问你。”舒畅看着大柱,问道:“秦风曾经跟我说过,你是一个外表粗豪,但内心其实很精细的家伙,说白了,就是挺狡滑的,秦风说你将来能成大气,所以我想不明白,狡滑的你怎么会去正面对撼莫洛,你不会不知道你对面那个家伙的恐怖。”

    大柱嘿嘿的笑了起来:“瞒不过大夫,我这不是刚刚接手陆一帆的这支部队吗?怎么迅速在部队之中建立起我的威信,当然是在战场上的威风八面,英勇无敌,当时莫洛冲到我的队伍之中大杀四方啊,这个时候,身为主将的我,当然得挺身而出。当然,我挺身而出的时候,我看到小猫和陈家洛已经冲过来了。”

    “你果然挺狡滑的。”舒畅道。

    大柱苦笑起来:“可是千算万算,我还是漏算了一点啊,莫洛的威力远超我的想象,在出手之前,我已经算好了与他接触之后最佳的躲避的方式,方向以及手续手段,再加上小猫和陈家洛两人的策应,我肯定会受伤,但应当无大碍。”

    舒畅嘎嘎大笑起来:“结果大出你意料之外。”

    大柱心有余悸连连点头:“与他正面一接触,我就知道完蛋了,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哪怕只是余波殃及,一点边边角角的威力,就让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小猫拼死冲击,那个陈家洛也算讲义气,我这才捡了一条命回来。”

    “不过有一点,你的确在部队之中建立起威信了。”舒畅笑道。

    “这算是唯一的收获了。”大柱道。“大夫,我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全好?”

    “先躺上一个月吧,再恢复一个月,两个月,差不多了。”舒畅道。

    “什么?要两个月?”大柱大叫起来。

    “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只用两个月,已经很了不起了。”舒畅不满地看了对方一眼,“你冲动什么,你也说过了,这一回是要干一票大的,的确是一票大的,你以为短时间能干完啊,我告诉你,这一次,说不定这一票搞上一年半载都不见得能搞定!你有的是机会。来啊,给我把药给这个壮实的狐狸涂上,仔细一点。”

    将药罐放在了床上,舒畅站起来一摇一摆的扬长出屋而去。

    两个小童一个拿起药罐,拔开塞子,一股异香顿时在屋里飘散,另一个伸出一个小小的汤匙,从内里挖出一勺金黄色的粘稠的液体,倒在了大柱的身上,另一只手拿出一个银签,将药均匀的往大柱身上涂抹而去。

    当舒畅走出屋子,关上大门的时候,屋里已是传来了大柱的第一声惨叫。

    门外,千面正探头探脑,看到舒畅,赶紧一缩头。

    “鬼头鬼脑干什么?”舒畅一把抓住他。

    “舒神医,您在怎么整治大柱呢,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在治病,倒像在杀猪呢!”千面笑道。

    舒畅哼道:“我整治他,那是他的福分,对了,秦风还没有回来?一个程务本,有什么好送的?还准备十里长亭么,再送就送到宝清港去了。”

    千面嘿嘿笑道:“程务本辈份摆在哪里呢,经验丰富,老大这不是要巴结他吗?能从他哪里掏摸一些带军的经验出来,那可就受益良多。毕竟人家这一辈子都带着几十万人的大兵团呢,老大现在兵越来越多,心里不太有底。”

    “程务本那是老狐狸,能从他嘴里掏出东西不容易。”舒畅撇了撇嘴,“对了,这一次瑛姑怎么也巴巴的跟来了,这个老女人可不好对付,我看着都有些怵!”

    “舒神医,还有你怕的人啊?”千面咯咯的笑了起来。“大姑是公主派出来跟着老大的,这一次出来,我们肯定会撞上超一流的高手的,有瑛姑在,公主才放心嘛。”

    “说得到也是。”舒畅想了想,“莫洛也好,洛一水也好,好像秦风都不是对手,杨致更嫩,小猫,陈家洛两个连九级都没有跨入,真要碰上这些人,还是大麻烦,有瑛姑在,倒的确可以震慑不少人。”

    “就是这个道理!”千面道。

    舒畅歪着头看着千面,“我说千面,说起来咱们也认识好多年了,我现在一直怀疑我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你的真面目,你到底长着几张脸,平时给我们看的是不是你的真脸?”

    千面一摊手,“这很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来来来,让我来揪揪,看看你的脸是不是真的。”舒畅伸出手去,千面已是哧的一下溜出去老远。

    “你跑不了的,总有一天,我会逮着你,把你的脸一张张剥下来!”舒畅在他身后大叫道。

    屋内大柱的惨嚎之声一阵高过一阵,舒畅不满地回头,吼道:“喊什么喊,忍着。鬼哭狼嚎的,你不怕丢人啊!”

    屋里顿时哑然,但不过片刻功夫,就又嚎叫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