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36.第436章 撼山营

    过完年似乎一晃眼之间,便已经到了三月初,肆虐了整整一个冬季的冬老爷即便再不愿意走,也不得不拖着蹒跚的脚步,一肚子不情愿的渐行渐远,春姑娘却是笑嘻嘻的光临了,太阳高悬空中,不再是那样苍白无力,照在人身上,懒洋洋的让人提不起劲儿来,只想好好的再困上一觉。到处都能听到化雪融冰的美妙的叮咚之声,绵延的大山下半部已经开始露出本来的颜色,被厚厚的积雪压迫了一个冬季的枝叶,尽情地舒展着他们的筋骨,在春风里愉悦地抖动着他们的身体。一些地方,已经有嫩绿的青芽从黑色的土地之中悄悄地冒出头来,正偷偷地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大柱全身抱得跟个粽子似的,正斜倚在一张特制的椅子上,这张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椅子不仅让他能舒服的休养他的身体,也能让他的视线看到更多的地方,而在响水沟这个大营里,他正在强化训练他的部队。

    宝清之战已经彻底结束了,楚军,太平军在没有任何联系的情况之下,联手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莫洛的顺天军灰飞烟灭,战事结束之后,小猫带着他的磐石营驻扎在了宝清港外,陈家洛的猛虎营驻扎在门头沟,而响水沟这个原来的大营,便由大柱的人马进驻。

    这种驻扎的方法,保持着对楚军的强大压迫,也显示着太平军的不怀好意,只要上头的命令一下,他们便可以向宝清港内的楚军发起雷霆一击,小猫心中或者正是这样想的。

    大柱在这一战之中受了重伤,因为这位悍将在门头沟里遇上了逃亡而来的顺天军时,试图将莫洛也留下来,那一战,如果不是章小猫,陈家洛回来的快,大柱恐怕也要成为在胜利前昔光荣牺牲中的一员了。

    即便如此,三位悍将也受了不同的伤,小猫和陈家洛还好一些,大柱独立撑了一会儿,状况可就惨得多了,断了不少骨头,如果不是随身带着舒畅配制的灵丹妙药,他只怕就要惨了。可饶是如此,战事已经结束大半个月了,他仍然还是只能这样躺着,除了嘴巴还能吆喝之外,其它的地方基本还是动弹不得。

    大柱是从秦风身边走出来的,见惯了纪律严明,作风强悍的军队,对刚刚接手的陆一帆的这支部队自然是相当的不满意,而眼看着太平军的大动作马上就要来临,要是赶不上这一波大战,岂不是哭都没地儿寻去,是以伤势刚刚稳定下来,便迫不急待的让人制作了这把椅子,把自己抬了出来,开始了他的军队整编。

    他的目标是将军队缩编到三分之一,保持三千人左右就好了,现在一万余人的队伍,听起来人多,但战斗力却并不让人满意。

    但裁军,却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对于这支军队原本的士兵来说,被太平军收编之后,有稳定的饷银,有崭新暖和的衣物,有一日两餐随你吃到撑的伙食,谁愿意离开这样的好地方呢?长阳郡在两年的战火之中,被肆虐得体无完肤,人丁减少了差不多一半,有些地方数十里不见人烟那简直是家常便饭,要啥没啥,想什么缺什么就是长阳郡的现状,离开了军队,去那里求活路?

    现在长阳郡还是军管,地方安治最起码要等到郡守上任之后才能正式开始,而适合的郡守人选,一直没有挑选出来,这事儿就这么拖下来了。

    可大柱却等不得。所以他就想了一个损招,大规模的,大强度的魔鬼训练,以前在担任秦风的亲卫统领时,训练亲卫营时那种训练模式,被他一股脑儿的全搬了过来。可是那时他训练的都是精挑细选,本身素质都极其过得硬的家伙,连那些家伙都叫苦不迭的训练方法,这些普通的士兵如何经受得住?

    十数天的功夫,便有超过两千人在这种训练之中自愿退出,每天被练到吐好几次,看到再好的东西也根本吃不下去,走个路都得拄着棍的日子可真不是每个人都能熬下来的。这些被裁撤下来的人员,进了预备队,用大柱的话说,等他们什么时候再愿意加入这种训练的时候,随时都可以重新来过。

    其实这些人,已经处于被淘汰的边缘,只等上面一声令下,这样的预备队立即就会要军转民了,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上边肯定也有了相应的安置政策。

    用大柱的话来说,他可不能将有限的时间用在训练这些家伙身上。或许花上较长的时间,他们也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但现在火星子都落到了脚背之上,大柱可顾不得这么多了。

    躺在特制的椅子之上,看着一些士兵在高强度的训练之下,躺在地上如同死猪一般任教官怎么敲打都再也爬不起来的时候,大柱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他觉得再有个十天半个月的便差不多了。

    不过这些原本他很看不上眼的士兵所表现出来的顽强的韧劲倒是让他诧异不已,按照现在的进度,估计到时候能保留下一半下来,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有些人明明坚持不下去了,但最后,居然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这种训练,大柱很清楚,只要熬过了最初的一个阶段,淘汰率便会大大降低。

    马蹄声声响在耳边,大柱侧头,看向宝清方向,数十匹战马席卷而来,为首一人,是小猫章孝正,他身侧的是陈家洛,与他们一起的,还有数名楚军军官。

    他们这是来迎接马上就要抵达长阳郡的太平军首领秦风以及楚军老帅程务本的。看起来,双方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了,不然秦老大不会同程务本一起回来。

    现在大柱也称呼秦风为秦老大了,这种称呼,一直都只有敢死营的老人儿们才这么喊,但担任过秦风亲卫统领的大柱,自觉也有了这种资格,能这样称呼秦风的人,在太平军中,地位都是很特殊的一部分人。

    “大柱,这么拼命啊!”一行人奔到大柱身侧,翻身下马,小猫看起来心情不错,大笑着向大柱走来,“瞧你这模样,跟个粽子似的,小心弄崩了伤口,有你哭的。”

    大柱身子不能动,眼珠子却滴滴转着:“我怕个鸟,舒大夫过来了,专门为我来的,哈哈,有舒大夫在,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走到大柱身前,小猫提起拳头,作势要猛击大柱的肩膀,在大柱惊骇的眼光之中,重拍变成了轻抚,“大柱啊,你是真牛,居然敢硬接莫洛一击,他是什么修为,你是什么道行,没死算你命大啊,你真是上辈子积了德了。”

    “不就是要在我面前炫耀一翻你们救了我么?”大柱翻着白眼儿,“我床底下还有私藏的一瓶好酒,你过会儿偷偷取走,别让我瞧见了,心疼!”

    两人一席对话,说得陈家洛与几个楚军军官都笑了起来。对于这个敢正面对悍莫洛的虎将,几名楚军军官也是真心佩服的。

    不死,还能活着,这就是最大的荣耀。

    “可惜还是让莫洛跑了!”大柱很是遗憾,“老子们的武道修为与这样的人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以后要拼命修习才好,至不济也要拖住他一段时间。”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莫洛这样的人,他想跑,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拦得住他,跑就跑了吧,孤家寡人一个,翻不起什么风浪了。”小猫站在大柱身侧,看向前方的练兵场,干咳了几声:“大柱啊,听说你的这个战营已经起名叫撼山营了,已经报给秦老大了?”

    “对啊,撼山营,威风吧!”

    “当然威风。你的这个战营编制是三千人吧?”小猫揪着下巴上的刚刚冒出来的胡茬,“不过瞧你这样子,数目大大的超过了啊?”

    “肯定要超过,最后估计要近五千人,不过我可以把他们编作辅兵作替补嘛!”大柱呵呵笑着,“这个是允许的。”

    小猫又干咳了几声,“这一次我的磐石营损失不小。”

    一听小猫这么说,大柱立时警觉地看着小猫,一直盯得小猫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大柱才开了口:“你要多少人?”

    “一千!”

    “想都别想!”

    “八百!”

    “五百顶天!”大柱哼哼道:“爱要不要,这是最后数目。”

    “五百就五百,不过要让我的挑。”小猫笑咪咪的道。

    “美的你!”大柱怒道:“我给你啥,你就得要啥,找人讨饭,岂能挑三拣四?再说了,我大柱手里出来的,哪一个又能差?”

    “那倒是,回头我让人来带他们回去。”小猫笑着道,看着前方的训练场,啧啧称赞道:“大柱,你这训练法子,可是青于出蓝而胜于蓝啊,也不怕下边人把你骂死。”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我记得这是你说过的。”大柱哼哼道。

    “难为你还记得那么清楚!”小猫大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