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35.第435章 击杀

    大案的一角,摆着潘宏前军统兵将军的大印,洛一水一伸手将沉甸甸的大印拿在手里,一上一下,随意在手里抛着,身子却向后一靠,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之上,盯着潘宏,笑道:“是啊,这是朝廷的军队,我是朝廷的钦犯,你们完全可以把我拘捕归案,如果我拒捕的话,甚至可以将我格杀当场,这里是军队的核心区域,我就算三头六臂,也无法与一支军队匹敌的不是吗?”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黄昊,付铭等人脸色都是不善的看着潘宏,潘宏苦笑了一声:“洛将军,您说这话,可是要折杀我了。这里就是您的家,你什么时候想回来看看,都可以,我们都是欢迎之至的,大家说是吗?”他回头看着一众将领。

    所有人都沉默着,事情自然不会有这么简单。

    果然,洛一水笑了起来,“你说得不错,这里是我的家,军队就是我的家啊,既然是我的家,这一次我却是不想走了,潘宏,你说这个想法怎么样?”

    潘宏脸色大变,“洛将军,这,这怎么行?一时小住,我们还能隐瞒得住,但如果是一直呆在军中,人多眼杂,终有传出去的一天,这,这让我们这些人何以自处?”

    “洛将军想呆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没有人能赶洛将军走,那个敢龇牙,我劈了他!”黄昊突然向前一步,呛的一声拔出刀子,重重的往地上一掷,哧的一声入地半迟,他怒目瞪视着潘宏,吼道。

    “放肆!”潘宏勃然大怒:“黄昊,别忘了你吃着朝廷的俸禄,当着朝廷的将军。”

    洛一水仰天大笑起来,“二年不见,潘宏的官威总算是见长了一些。”笑声骤止,在他手上抛上抛下的潘宏的前军统兵大印陡地爆出一声轻响,卟的一声,在空中炸裂,粉身碎骨,无数粉末粉粉扬扬落下。

    大帐之内发出一片惊叹之声,谁都知道,碎了朝廷的统兵大印意味着什么,所有人的脸色在这瞬间也有了不同的反应,有的兴奋,有的震惊,有的害怕,更有的一脸茫然。

    潘宏的脸色在这一霎那之间,变得雪白一片,他知道洛一水要干什么了。更可怕的是,他现在的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人,陈志华,他代表着右军的陈慈。

    脑子里一片空白,如果自己所猜想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越国,就要天下大乱了。

    洛一水没有理会潘宏,站了起来,拍拍手,掸掸身上的粉末,道:“两年前,我在军前离去,那是因为虽然皇帝杀了我洛氏一家老小,但我仍然对大越抱有幻想,我在想,如果洛氏没有了,但咱们大越却愈来愈好,那没了就没了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永盛不昌的家族,就让洛氏成为历史吧,所以在那个时候,虽然你们中的很多人那时候已经握紧了刀柄,要助我洛一水一臂之力,但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因为,我希望大越好。”

    他的声音很低沉,人人都能从他的言语之中听到他那深藏的沉痛。

    “两年时间过去了,我看到了太多我不想看到的事情,莫洛起事于长阳,长阳糜乱,朝廷束手无策,太平军崛起于沙阳,朝廷只能与其妥协,现如今,太平军更是攻占长阳,形成了事实的独立政权,可朝廷做了什么?如今太平军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再度出兵,可朝廷什么也做不了,除了低声下气地哀求之外,什么也不会。”

    “秦人来了,占了开平郡大半,我们束手无策,只能在这里与对手干耗着,我们当了齐人的狗,还丢掉了这么多的土地,两年了,朝廷什么也没有做,我当初走时,希望看到的是大越的崛起,而不是现在的一地鸡毛,满目疮痍!”

    “所以,我回来了!”洛一水提高了声音,雄浑的声音在屋内激荡:“既然他们做不好,那就换我来做。”

    “您,您要造反?”潘宏双腿发软,险些一跤坐倒在地上。

    “是的,我要造反。既然吴氏已经当不好大越这个家,那就换我来吧!”洛一水冷冷地盯着潘宏:“陈慈将军已经决意跟随我杀回越京城去。”

    陈志华向前一步,朗声道:“家父对如今的朝堂失望透顶,陛下昏庸,奸臣当道,对外软弱,对内无力,大越已到生死存亡之秋,如不改变,大越必亡。为挽求大越于危亡,家父决定抛弃与洛氏的往日恩怨,跟随洛将军,杀回越京城,我右军五万儿郎,愿为洛将军马前卒。”

    洛一水看着陈志华,欣赏地点点头,转头看着众人:“你们,愿意跟随我去重新塑造一个崭新的大越,强大的大越,让诸强不敢小视的大越吗?”

    片刻的沉默之后,黄昊第一个跪了下来,“我愿意跟随洛将军。”

    付铭一脸的兴奋之色,二年前,他便想这么干了,可那个时候,洛一水自己却放弃了,二年之后,历经世事沧桑,洛一水还是走上了这条道路。

    “我愿意跟随洛将军!”他也跪了下来。

    两个统兵最多的将领先后表态,令屋内的情势急转直下,一个又一个的将领紧跟着跪了下来,潘宏绝望的发现,那里面,甚至有自己这两年刻意载培的新晋将领,但在洛一水的面前,却没有一个人敢反抗。

    他缓缓地跪了下来。

    “潘宏,你终于想通了吗?愿意跟着我干了?”洛一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如果潘宏能归顺自己,那自然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不。”出乎洛一水的意料,潘宏昂起头,答案却是否定的。他重重的叩下头去,“将军,我求你了,大越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秦人大军压境,太平军在内虎视眈眈,大越的确是有很多问题,但远远还没有到将军所说的那样,秦楚大战已开,齐人已无法再分心来关注到我们,秦人也有大半的注意力转到了齐楚战场之上,开平郡形式已经稳定,太平军虽然强势,但终究不过是芥癣之疾,只要我们这里与秦人形成僵持,达成妥协,那朝廷必然会集中全力,扑灭太平军。到了那时,大越才真正看得到未来。可是将军,你这么一来,所有的努力就会付之流水啊。前军,右军加起来近十万大军,如果起兵造反,则越国必然陷入惨烈的内战之中,太平军必然会趁火打劫,秦人也绝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就算您打赢了这一仗,夺了越京城,但大越还剩下什么啊?”

    他咚咚的叩着头,额头之上先是青紫,接着变黑,然后出血,看着头上鲜血淋漓的潘宏,屋内有了一些轻微的骚动。

    “疥癣之疾?”洛一水冷笑起来:“你知道我这两年在哪里吗?我就藏在太平军中,吴昕就是我杀的。你了解太平军吗?你知道他们的背后是谁吗?好,那我现在告诉你,太平军的首领叫秦风,他的老婆叫闵若兮。他们的背后是楚国,你还认为他们是疥癣之疾吗?最为可笑得是,我们大越最强的虎贲军,居然在青铜峡被顺天军聚办歼一部,顺天军是什么东西,那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太平军的战斗力,比起虎贲军来,只强不弱,依靠着现在朝廷的那一群饭桶,能扑灭太平军?”

    “只有我,只有我能做到。”洛一水冷笑着看着潘宏,“我在离开太平军之前,已经与他们暂时达成了协议。在这场我与吴氏老儿的争夺之中,他们将站在我的一方。”

    “您这是与虎谋皮!”潘宏大叫道。

    “太平军的确是老虎,可我,却是那个能驾驭老虎的人。”洛一水淡淡地道:“没有谁比我更清楚太平军了,潘宏,看在你跟我很久的份儿上,我也不杀你,你下去吧,等我正式起兵之后,便任由你自去,如何?”

    潘宏失望地看着洛一水,缓缓地闭上眼睛,跪伏在地上的他,失声痛哭起来,大哭声中,他突然暴起,手中已是多了一柄长不过数寸的小刀,身子如同弹簧一般弹起,一刀径自便向洛一水插来。

    屋内响起一片惊呼之声,洛一水相距潘宏不过咫尺之间,原本软弱地跪伏地上的潘宏暴起袭起,任谁也没有想到。眼见那刀直插向洛一水的小腹,便边洛一水身边的陈志华也是反应不过来。

    没有人想到,潘宏竟然敢向洛一水出手。

    潘宏也是越过了九级的高手啊!

    惊呼声极其短暂,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众人更是呆若木鸡,似乎早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洛一水的大手就在那里等着潘宏一般,手如铁钳,死死的钳住了潘宏的手。

    “潘宏,这可是你找死!”洛一水冷笑道,内力一波一波的透过两人联在一起的手,攻向潘宏,潘宏另一只手抬起,握在右手手腕之上,两腿蹬地,脸色却是愈来愈红。

    “碧波生潮!”陈志华轻轻地道,他的耳边,似乎正传来无尽的大海之潮一波接着一波的涌向潘宏。

    啪的一声轻响,潘宏的腕骨断了,第一声响之后,啪啪之声不绝于耳,潘宏如同一瘫烂泥一般的躺了下去,全身没有了一根完整的骨头,死状如同吴昕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吴昕死不瞑目,潘宏倒下去的时候,脸上却有一抹笑容,他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求仁得仁,既然你想这样,那我便成全你。”洛一水松开了手,叮的一声,小刀落在了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