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31.第431章 卖

    窗前光亮微微一暗,一个大汉出现在窗前,一头长发披肩,浓密的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明亮的眼睛之中透着淡淡的忧郁,行径为人叫破,他就站在哪里,一点也没有局促不安,仿佛他当真是来走家串门的朋友。

    “李大帅,好久年不见了?邓帅,别来无恙?”他淡淡地笑着,轻轻地说着。

    李挚笑了起来,“洛一水,进来吧!”

    洛一水整个人如同一张纸片一样,就这样从窗户之中飘了进来,邓忠眉头微蹇,以他的修为,自然是能看清洛一水的整个动作,可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有些吃惊。

    “销声匿迹两年,武道修为倒是大进,较之以前,可是强了太多了。”李挚点头赞道,“看来这两年,你经历过很多事情。”

    很随意地指了指对面的一个小板凳,示意洛一水坐下。

    “说来惭愧!”洛一水坐在小板凳上,他长手长脚,坐在小板凳上,并起的膝盖都快要与头平齐,他干脆侧过身子,伸直双腿,顺手又从李挚手中接过了火钳,翻捡着炭火:“这两年来我一直混混沌沌,往事尽是全记不得了,直到不久前,才恢复过来,这武道修为是怎么突然大进的,我竟然是一无所知。”

    “混混沌沌,便是心无旁骛,你自小修习武道,习惯却是烙在骨子里,反而让你在不知不觉之中境界提升,修为提高,可见这老天爷啊,真是公平的,你失去了一些,就从另外一个方面给你补回来。刚刚我还与邓公在讲邓朴会在几年之内晋升宗师,现在看来,又得加上你一个了。”李挚笑道。

    洛一水头微微垂下,声音低沉下来:“如果有可能,我情愿还过着以前的那样的日子。”

    “忘记痛苦,可以让人舒服,但记着痛苦,却可以让人奋进。”李挚道。“你父亲洛宽与我虽然分侍两国,但却是很谈得来的朋友,有子如此,也该含笑九泉了。”

    洛一水苦笑着摇摇头。

    一边的邓忠为洛一水端了一杯茶过来后,坐在了他的一侧,认真地看着这位不速之客的侧脸,心里却在猜测着他的来意。

    “你今天来找我,当不是为了走亲访友吧?”李挚似乎看穿了邓忠的心思,下一刻就开口问道。

    洛一水沉默下来,手里的火钳在火中一阵乱戳,直戳得火星四溅,火堆旁的两人却是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一个在慢慢的品茶,一个在慢条斯理的冲茶。

    “我把开平郡卖给你们。”洛一水抬起了头,看着两人道。

    李挚不动声色,邓忠却是大为惊讶,手上微微一抖,下头茶壶里的水顿时从壶嘴里冒了出来。转过头,看着洛一水:“现在开平郡当家的好像是萧正刚!”

    洛一水没有回答邓忠的话,接着道:“萧正刚也卖给你们,一个开平郡,加上萧正刚,你们的胃口差不多可以满足了吧?”

    “你为什么觉得我们拿到了开平郡就会满足呢,如果拿下了开平郡,我们为什么不长驱直入?获得更多的土地?”邓忠笑道。

    洛一水也笑了起来,看着邓忠:“邓帅,你们穷啊,如果我不将开平卖给你们,只怕你们也没有多少余力再与萧正刚来一次大的会战吧?秦军虽勇,奈何无钱啊?现在白送给你们一个开平郡,你们只怕也很满足了吧?”

    邓忠还没有搭话,李挚已是笑道:“的确很满足了。以前我们曾经有机会吞掉楚国的安阳郡,可是最终我们没有那么做,因为那样会招致楚人的大规模反击,正如你所说,我们穷啊,打不起这样的仗。但开平如果拿到手,越国可没有力量反击了,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稳固我们的统治,将开平郡变成我们的一大财赋来源地,可是我很好奇,洛一水,你怎么才能将开平郡卖给我们呢?”

    邓忠也点头道:“不错,洛一水,现在开平郡的大帅是萧正刚,此人的资历不在你父亲洛宽之下,亦是军中宿将,你倒是真有一支军队在开平郡,但现在主将潘宏不会跟你走吧?当初你险些被吴京在军前就地斩首的时候,他的表现便足以说明一切问题,这个人忠于的是越国,而不是你洛氏,而右军主将陈慈,好像一直以来就与你们洛氏不和,你孤身一人,又怎么能做到这些?难不成跑去开平郡城杀了萧正刚?”

    邓忠笑着连连摇头,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便是他面前的李挚李大帅,也做不到,这种事情,永远只能存在于说书人的剧本当中。

    “这是我的事情!”洛一水没有直接回答邓忠的话,“总之,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直捣开平郡,你们要面对的不过是萧正刚的中军而已,如果你们连一支毫无防备的军队都不能拿下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你们太无能了。”

    洛一水的话说得很无礼,李挚神色不变,邓忠则是勃然大怒,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洛一水,不要太自以为是,真是两军对阵交锋,我们秦人还没有将你们越人放在眼里。”

    洛一水转头看着李挚,“李大帅,你到前线这么久,不就是在等着越国有可能的乱局么?现在乱局开盘了,你们要入局么?”

    “入局是要入局的,我就是在想,你怎样才能让越军的左右两翼放开防线,让我们中线直捣开平郡城?说实话,我也担心上你的当啊,我要是中线深入,你两翼合围,到时我岂不是连哭都哭不出来?”

    “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洛一水冷笑一声:“这样一来,只不过是便宜了越京城里的吴氏老儿,我难道还眼睁睁地看着他稳稳当当的坐在龙椅之上?洛水河边,我洛氏一族的鲜血,还浸染着那里的每一粒沙子呢!”

    “你决定了?”

    “当然,我去把我们洛氏应当得的拿回来,越京城里的那张龙椅,也不是不能换一个人坐的。”洛一水傲然道。

    “看来你是胸有成竹了?”李挚笑道。

    “当然,自有了越京城,便有了洛氏,吴氏老儿屠刀举得虽高,却又怎能真将我洛氏一族的影响力消除干净,只要洛氏还有一个人活着,便能让吴氏老儿不得安宁!”洛一水狠狠地道。

    李挚点了点头,冲着洛一水伸出手去:“成交,我们要开平郡。然后坐看你越国风起云涌,不过洛一水,话我可要说在前头,到时候如果越国大乱,你不能马上稳定局势,我大秦军队可会毫不客气的打过来的,打持久战,我们秦国的确没有这个底气,但风卷残云嘛,却是我大秦军队的最爱。”

    “你们不会有这个机会。”洛一水傲然道。

    “但愿如此。”

    邓忠盯着洛一水:“洛一水,你考虑过太平军的秦风吗?同我们大秦军队一样,他只怕也在虎视眈眈吧,越国一乱,他只怕也会欢喜不尽吧?”

    洛一水脸色微微一沉,“我这两年,就是在太平军中度过的。”

    “吴昕果然是你杀的。”邓忠道。“看来你已经与秦风拉成了某种协议,他会帮助你?你给了我们开平郡,给了他什么地方?”

    “正阳郡!”洛一水道。

    李挚微微摇头:“洛一水,虽然你的这个提议作为秦国人我很喜欢,但作为你父亲的老朋友,我还是有些难过。”

    “从我手里丢掉的,我将来会一块一块的再将他们拿回来。”洛一水看着李挚,坚定地道。

    听着洛一水的话,邓忠微微的撇了撇嘴。

    李挚低头看着烧得旺旺的火堆,沉默了半晌,道:“你的要求我答应了,当你发来信息的时候,我会依约定出兵直接攻击开平郡城,击杀萧正刚和他的中军。这事儿,就这样了,你走吧!”

    洛一水站了起来,微微向李挚欠了欠身,又冲着邓忠点了点头,从那里来,又从哪里去,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帅,我以为你会留他吃一顿饭,毕竟你与他的父亲可是很谈得来的朋友。”邓忠笑道。那些年,还是三国联盟抗齐的时候,楚秦还不时发生龌龊,时不时便干上一小架,但秦越关系却是极好,常有互相往来,而洛宽与李挚,作为双方军事上的主要负责者,两人往来甚密,是私交极好的朋友。

    李挚摇摇头,“洛一水怎么变成了这样?邓忠,虽然这事儿对我们秦国有很大的好处,但我心里极不舒服。”

    “仇恨让人改变。”邓忠道。“但也许是因为别的,两年前,洛一水可是宁愿死也不愿造反而让越国大乱,但这两年,越国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好转,反而是愈来愈乱了,先是莫洛,接着是太平军崛起,而与我们的战争,他们也是处在下风,或者,洛一水是彻底失望了吧?也许他认为自己能扭转这一切。”

    李挚叹息了一声,“也许你是对的,他既然在太平军中生活了两年,当是看到了太平军的崛起与强大,也看到了越国的弱势,两方面的刺激让他的心理发生了严重的变化。但他与太平军的交易,只怕是与虎谋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