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28.第428章 夹攻

    数千磐石营将士半蹲在地上,身上白色的披风让他们几乎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几千人聚集,却没有一点嘈杂之声,与远处热闹到了极点的港口区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小猫站在最前方,看着头顶的灯笼旋转着飞向前方,这是楚人军队在夜间作战之时常用的手段,马上就要展开决战,他希望码头区内的楚军能够同时发起反击,内外夹击,用最快的速度击溃莫洛的顺天军。

    片刻过后,码头区内,与小猫放上天的三枚灯笼一模一样的灯笼悠悠升上了天空,在空中凝立了片刻,与小猫这边的汇合在一起,悠悠然的飘向更远方的天空。

    小猫手中铁刀高高举起。

    哗啦啦一片响声,数千将士齐唰唰地站了起来。

    “吹进攻号,出击!”小猫沉声喝道。

    凄厉的军号之声骤然响了起来,伴随着军号的,是快速的奔跑之声,左翼两千五百名磐石营士兵如同猛虎下山,迅即的扑向了前方的对手。

    几乎在军号响起的同时,右翼,隆隆的战鼓之声亦响了起来,与沉默的磐石营冲锋士卒不同,猛虎营方向上却是响起了响彻云宵的喊杀之声。

    当太平军发起突然袭击的时候,莫洛正在呼呼大睡。今天他亲自督战,成果斐然,一直死守不退的楚军又向着码头方向收缩了不少,剩下的区域,在他看来,一个巴掌就可以盖下了,明天,他估计明天,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心情大好的他,晚上酣畅淋漓的喝了一顿大酒,从退到长阳郡开始,这半年来,他可是受够了楚人的气,要不是为了他们能支援自己武器,粮食,以他的性子,岂能受这些鸟人的气。特别是那个白面书生江涛,手无缚鸡之力,居然在自己面前颐指气使,要自己做这,要自己做那,真正是气死人。有时候真正恨不得两根手指捏死他。

    这个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明天,最迟后天,自己就能将这个讨厌的家伙百般折辱然后杀死,一雪前耻。

    老子莫洛,没有你们楚人,照样能叱咤风云。

    不过还是得多谢你们送来的这么多的武器,弓箭,当然,还有粮食。抢占港口区之后,得到的十几座粮库,里面的粮食,足以支持自己两万精锐数月的消耗。等到自己冲出宝清,杀向正阳郡,那时候便是天高地阔。

    吴昕以前的判断是对的,自己不该去沙阳郡,沙阳郡名义上是越国属地,但实际上,却是刘氏五家的自留地,这些实际上的商人,对于自己的自留地看得很紧,军队也颇有战斗力,而正阳郡却不一样,那里官员腐化到了极致,军队战斗力薄弱,如果一开始就是去打正阳郡,现在自己的处境绝对是一片光明。

    他有些怀念起吴昕来。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好吃。不过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洛一水即将起来,与自己比起来,洛一水绝对是越廷的心腹大患,他们肯定要竭尽全力去对付洛一水,再加上秦军的牵制,自己不会再那样引人眼球,这便是自己发展壮大的好机会。

    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莫洛睡得极香。从小,他便有一颗雄霸天下的美梦,而现在,他已经走在了这条路上。

    凄厉的军号,雄浑的战鼓,震天的喊杀,将莫洛从沉睡之中惊醒,一骨碌翻身坐起,不是吩咐说晚上休息一晚,明天再发动最后的进攻的么?那个混帐王八蛋想要捞功率先发进了进攻?他愤怒的冲出门去,然后便看到了惊慌失措的鲍华正飞跑而来。

    “那个在进攻?格老子的,不听老子的话,是想死了吗?”莫洛怒吼道。

    鲍华脸色煞白,“大王,不好了,太平军从后面杀过来了。”

    莫洛整个人顿时僵在了那里。

    宝清宝兴两地比邻而居,地方不大,却聚集着三股势力,三方之间,可以说是互相敌对,在莫洛的设想之中,自己向楚人发起进攻,宝兴的太平军应当是乐见其成才对,他们一定会坐山观虎斗,看着自己与楚人火并然后捡便宜才是最佳的选择。而他之所以有信心,则是因为吴岭的存在,可以让自己在不损失太多力量的情况下便干掉楚人,然后在获得了楚人的物资,粮食的情况之下,与太平军在决一死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太平军居然会有与楚军联手的可能。

    莫洛出身草莽,在他的认真之中,敌人就是敌人,他根本就无法料想到真正的政治之上的善变,在利益面前,哪怕是最互相仇视的敌人,也有可能在某一个阶段结成盟友,就像现在的太平军与楚人,双方的领袖之间有着深仇大恨,但楚人为了牵制齐人,而太平军为了拿楚人与齐人讨价还价,双方便牵起手来,虽说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但双方在某一个点上却又找到了平衡。

    这便是他们联手的基础。

    江湖大佬莫洛想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注定在这场角力之中,他永远就是那个被牺牲的家伙,将率先在这股势力大洗牌的角逐之中被率先淘汰出局。

    飞身跃上屋脊的最高处,在他们的后方,一边无数的火把犹如一条火龙,正从自己的左翼杀进来,而在另一边,一支人数较左翼少一些的太平军却是在黑灯瞎火之间犹如一把锋利的刺刀,狠狠地捅进了自己的腹地。

    沉默的斗士,整齐划一飞舞的大刀,让莫洛恍若又回到了千柳山,那些黑甲士兵沉默的挥动着手里的铁刀,将自己的顺天军杀得溃不成军的状态。

    “太平军!”他从牙齿里蹦出几个字来。

    码头方向,隆隆的战鼓之声如同阎罗王敲响的摧命鼓,震天的喊杀声比起远处的太平军更具震慑力。码头区内的楚军发起反攻了,双方没有任何的接触,却配合的天衣无缝。

    转眼之间,猎人便成了被猎杀的对象。大好的局面立时便逆转了过来,后路被堵住,前面是楚军和大海,后面唯一的出路被太平军堵住,两边侧是白雪皑皑的大山。

    “组织军队,向后方杀出去。”莫洛颤声道:“太平军既然全部出动,宝兴那边已经空了,只要能突围出去,我们便能冲出宝兴。”

    “是,大王。”鲍华如飞一般的奔去。

    港口区内,江上燕兴奋的挥舞着双刀,白天,江涛诱敌深入,将顺天军引入复杂地形的码头区的举动,此时显现出了效果,复杂的地形,密密麻麻的建筑,将顺天军遮敝得你不见我,我不见你,这对于一支缺乏精良训练的部队是致命的,没有了有效的指挥,士兵们各自为战,耳中能听到喊杀声就在耳边响起,却一点也看不到别的地方的战况,军心顿时就不稳了。而楚军训练有素,虽然与顺天军处在同样的境地之中,但他们只要有一个哨长或者队长在,便能组织起有效的进攻。

    攻入码头区的顺天军前区,转眼之间,就被人数更少的楚军包围在了这片区域之内,与后军完全失去了联系。而此时,顺天军的后军,却已经抛弃了这些白天奋冲杀在最前方的同伴,转身向着后方突围。

    磐石营与猛虎营两支部队,并没有拼命地阻截在突围的顺天军前方与对方刀刀见红,而是不断地从两翼向顺天军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不断地咬下顺天军的一块血肉,生生的吞下去。一波又一波的持续不断的攻击,不断被放血的顺天军在冲出港口区的时候,追随在莫洛身边的已经不过两三千人了。

    太平军并没有因为莫洛已经突出包围圈便就此罢手,而是死死的咬在了顺天军的身后,一直追着他们向葫芦口方向奔去。

    在哪里,还有大柱的上万士卒布署在哪里。莫洛以为他已经冲出了重围,但是只不过是又坠入另一个包围圈的开始。

    大柱已经修好了葫芦口的阵地,这个小小的城防要塞并不能容纳他的所有部队,所以他只是挑选了一半最精锐的力量布署在了城墙之上,其它的,都放在了后方。在他看来,莫洛走这条路的可能性小得很,因为走这条路,一旦对方在葫芦口布置上一支军队之后,那可真是一头撞进了死路,此时顺天军最好的逃亡方式莫过于上山,虽然深入大山有可能被活活的冻死,饿死,但总比被杀死要好,总还能苟颜残喘一段时间。

    不过他没有想到,莫洛在见到吴岭那支进山的部队如同行走的骷髅架子一般的状态之后,对于率部入山已经从心底里生出了一股抵触情绪。

    莫洛想赌太平军全军皆出,并没有在葫芦口布置军队。

    不过,太平军的将领显然不是莫洛,他们已经习惯于留下后手。

    当大柱听到莫洛残军正在向着他这里逃来的时候,先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着便是大喜过望,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砸在他的脑袋上了。

    “准备战斗!”他挥舞着重达数十斤的大铁棍,在城墙之上手舞足蹈,本来只是来打打下手的,没有想到却能扮演一个结束战斗者的角色,没有比这更爽的事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