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27.第427章 夜空中那一盏灯

    一只军靴踩在了葫芦口那被血染红,浸湿的雪地之上,早已变成了紫黑色,分不清是泥土还是积雪。军靴伸出去,将一个俯卧在地上的尸体翻了过来,这是一具楚军的尸体。

    环顾四周,尸体重重叠叠,也不知有多少人毙命在此,绝大部分都是衣裳褴褛的难民。轻轻地摇了摇头,小猫仰天叹了一口气,莫洛的惯用手段,以无数的无辜百姓的性命作为代价,来打开胜利的大门,此人不除,只怕日后还有无数的百姓会因为他而死去。

    身后,一队队的太平军士兵正在陆续涌进葫芦口,葫芦口内惨烈的场景震惊着每一个人。

    “莫洛居然没有派人守着葫芦口,本来我还以为在这里要硬打一仗的,现在倒好,他居然将这样一个险要之地白白的送给了我们,难道他就认为我们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楚军一口气吃掉么?”陈家洛用地的甩抖着脚上的血泥,不无讽刺地道。

    小猫冷冷一笑:“这个人在军事指挥之上,就是一个白痴。他想一口气吃掉楚军,只怕会崩掉牙齿,你看到了没有,这里的楚军尸体并不多,城墙也没有受到太多的破坏,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楚军是主动放弃这里的,他根本就没有重创楚军,如果江涛将主力收缩回到了港口区,凭着莫洛,只怕是打不下来。”

    陈家洛点点头,看着满地的尸体,有些心痛地道:“都是多好的壮劳力啊,如果活着,能创造多大的财富啊,就这样,白白的死在这里。瞧瞧他们,连一件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在他的脚边,便有一具仰面朝天死在哪里的难民,手里握着的,居然只是一根削尖了的木棍而已。

    “长阳郡被莫洛肆虐了差不多两年,精华损失殆尽,即便我们接手,只怕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恢复元气,会成为我们长久的负累。”小猫摇头道。

    “上头会想办法的。”陈家洛笑道:“这一仗怎么打?干掉了莫洛,长阳郡才算真正安全了。”

    “怎么打?简单了,顺天军终究还只是一股乌合之众。”小猫不屑地笑了笑,“全军出击吧!”

    这一次进军宝清,来的不仅是小猫的磐石营,陈家洛的猛虎营,还有刚刚快马赶到宝清的大柱,他接手了陆一帆的一万余名部属,连手下将领都还没有认全,便率军跟着一起来了。

    “出葫芦谷之后,我自左翼进攻,陈将军的猛虎营从右翼进攻,大柱,你自后接应,截杀溃散的顺天军部众。”小猫安排道。

    这样安排大家都没有话说,小猫的磐石营人最少,只有两千五百人,但却是战斗力最强的,陈家洛的猛虎营有五千人,战斗力虽然比起小猫的磐石营稍弱一筹,但人数却是一倍有余。大柱的军队人最多,但基本上是顺天军降卒,战斗力堪忧,尤其还得考虑他们会不会念旧情放敌人一马,让他们拖在最后,也是以防万一。

    抬头看了看天色,小猫道:“兄弟们一路急赶,也都累着了,歇息一会儿吧,都吃点东西。等到天色完全黑定,再发起进攻吧!二更时候出发,抵达宝清港,差不多三更时分,正是突袭的最佳时机。”

    两支将要率先发起进攻的部队的士兵纷纷坐了下来,从随身携带的小皮袋子里掏出一个个冻得硬梆梆的饼子,瓣开,揉碎,塞进嘴里,再摘下腰里装水的葫芦喝一口水,将面饼冲下去,匆匆吃了一点,绝大部分人将披风一裹,往地上一躺,竟然呼呼大睡起来。

    大柱却没有休息,带着他的部队开始搬运葫芦口里堆集如山的尸体,虽然身为大将,但大柱并没有颐指气使,反而在下达了命令之后,与手下官兵一起动起手来。他刚到这里,想与士兵更快的融合在一起,想更早的让将士们接受自己这位上官,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的与他们打成一片。

    同甘共苦,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堪忧,在这一次行军之中,已是暴露无疑,光是行军速度,就被前面两个战营拉开了一大截,到现在为止,还有一小半人没有赶上来,大柱不得不派出军官沿途收留那些掉队的士兵。

    大柱目测,等这次战事结束,自己在进行部队重新整编的时候,起码要淘汰一半人马下去,然后进行至少数月的魔鬼训练,才能有本质的提高。至于战斗经验,这支部队倒是不缺的,不过却少了打逆风仗的经验,从加入太平军之后,他们好像一直都是顺风顺水,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支部队的韧劲,意力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培养出来,或者等在整编的时候,找兄弟部队要一些最基层的哨长,队长充实进来,才会有实质性的提高。

    大柱以前是秦风的亲卫统领,自然知道很多外面将领不知道的机密,明年,将会是太平军至关重要的一年,肯定会有无数的仗要打,大柱可不希望到时候自己的部队掉链子,那丢的可不仅是自己的脸,还有秦风的脸。自己可是担任过秦将军的亲兵统领呢。

    这一次新增的战营可不仅仅是自己这一支,陆丰的矿工营也正式进入到了野战军的行列,大柱可是见过这支部队,陆丰在练兵的时候,有着先天的优势,数万矿工里,他挑出来的一个个都是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经过大半年的残酷训练,这支三千人的矿工营,战斗力极其强劲。

    陆丰的训练方法极其残酷,淘汰率极高,在太平铁矿,那些服刑的犯人,为了摆脱犯人的身份,成为一名军人,竞争也极其强烈,要知道只要成为一名正式的军人,不仅马上可以摆脱罪犯的身份,而且从此还可以拿上一份不错的薪水,这对于那些矿工而言,具有无比的吸引力。

    大柱可不想自己的部队当时候竟然连陆丰的矿工营也不如。扛着一具死尸走向一边的时候,他的眼睛像梭子一样在那些打着鼾的士兵身上扫来扫去,大战在即,还能睡得如此踏实的可都是好兵啊!

    小猫与陈家洛两人此时正蹲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即将要进行的进攻,殊然不知,旁边一个家伙正在打他们俩人的主意。

    宝清港,一天的激烈的攻防战暂时告一段落了,顺天军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截,楚人控制的区域又缩水了不小,进攻的顺天军已经看到了可以清晰地看到码头上那些在水面之上飘浮着的摇来摆去的大船了,这让他们信心更增。

    对他们来说,或者明天,便可以将这些该死的楚军完全赶下海去了。顺天军的信心一时之间爆棚,不说将领们个个信心满满,便是普通的士卒,也是兴高采烈,整个港口区内,到处都能听到他们的歌唱之声。

    楚军控制区域内,江涛所在的塔楼之上,楚军将领们都齐聚在这里,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担心,脸上更多的倒是不解。而江涛,更是满脸的轻松。

    “将军,我有些想不通啊,您为什么让我们再往后撤一撤,这一撤,我们的活动空间可就更小了。关键是,这会助长敌人的士气啊,对我们的军心也造成了打击,大家都在认为我们是不是要上船出海,放弃宝清港了呢?”江上燕看着江涛,满脸的不解。他们白天放弃了一些区域,并不是因为他们守不住,而是因为江涛的命令而主动后撤。

    江涛微笑道:“我想将他们引得更深入一些,越往里,作战态势便更复杂,以顺天军的士兵素质,很容易便会失去有效的指挥,更重要的是,我在等人。把顺天军往里诱一诱,对随后我们的反击将会更有利。”

    “等人?”屋里所有的将领们都瞪大了眼睛,他们身在异国他乡,那里还会有人来救援他们,半晌,江上燕才涩声道:“将军,你说得不会是宝兴的太平军吧?”

    “为什么不是他们呢?”江涛笑咪咪地道。“多么好的围歼莫洛的机会啊,他们但凡还有点眼光,就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我觉得他们更有可能是看着我们与顺天军打个两败俱伤,然后他们来捡便宜。”江上燕摊了摊手。

    “这于他们有什么好处?”江涛哈哈一笑:“我们要是被灭了,对太平军一点好处也没有,现在,我们是他们手里的筹码,他们就指着我们跟齐人讨价还价呢。”

    外面响起了三更的梆子声,江涛站了起来,推开了窗户,刺骨的寒风吹进来,让屋里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为之一振,“明天,我还会向内退一点点,莫洛和他的部将缺乏必要的军事常识,连我们是主动放弃还是他们迫使我们后退都没有分辩出来,没有了吴昕,他在军事之上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威胁……”他突然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远处的夜空。

    “将军,怎么啦?”

    “你们来看!”江涛手指着窗外,声音居然有些发抖。

    将领们涌到了窗户边,一齐看向江涛手指的方向,漆黑的夜空里,三团火正在空中慢悠悠的向着海边飞来。

    那是用极薄的纸糊成的外壳,内里点上一支烛火,便能让这种灯笼飞上天空,三团火在空中有规律的旋转着。正转一会儿,然后又反转一会儿,随着风缓缓地向着海边飞来。

    这是楚军在夜间作战之时常采用的通讯手段,制作这种灯笼并不难,但要制作这种连接在一起,有规律旋转的灯笼那可就难了。

    “章孝正来了!”江涛回过头来,满脸笑容,小猫曾经是楚国西部边军追风营的统领,麾下三千将士,这种通信手段,他自然是懂得。

    “传我将令,马上准备,发起反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