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25.第425章 死守

    (书友叶草花木在书评之中提到一个问题,说到秦风现在与楚国愈来愈藕断丝连会让读者不爽的事情,我在这里要辩解一番,秦风的目标不是单纯的找楚国复仇,可以说现在这只是他的一个附带目标,一统天下才是他最终的理想,而在这样的目标之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在各个国家之间的矛盾之中获取自己最大的利益,才是他应该做的。如果拘泥于那些仇恨,那秦风何不去投奔齐人,报仇岂不是可快,可这样一来,秦风仍然是一个马前卒,只不过是由楚人的变成了齐人的罢了。关于这件事,会在以后有一个专门的表述。谢谢。)

    顺天军已经占领了大部分的宝清港区,只余下最后的核心区域无法攻下。这得益于江涛在第一时间便下达了从葫芦口撤退主力部队的命令。

    吴岭名声不显,是一个被忽略的人物,也是江涛这一次窘境的最直接的造成者,但从知晓吴岭存在的第一时间起,江涛的反应令人咋舌,毫不犹豫地便下达了最有利的防守地形,将剩余的主力全部投入到了港口核心区域的防守之中。

    楚军撤退速度极快,在莫洛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他们便迅速脱离了战场,通回了宝清港,他们的迅速回撤,让吴岭猝不及防,吃了一个大亏,一支侧翼突出的部队被楚军在转眼之间便吃得干干净净,如果不是江上燕等楚军将领急欲退守港口核心区,吴岭的损失还会扩大。

    进入港口核心区的楚军迅速地展开部队,与留守楚军汇合,在码头区形成了坚固的防守,连着攻打了两天,虽然楚军伤亡也不小,但顺天军伤亡更大,而码头等港口核心区域,仍然控制在楚军手中。

    海面之上,飘浮着数艘大型海船,那是江涛最后的手段,如果实在坚持不住,他也只能下令扬帆出海,逃离宝清了,不过不到最后时刻,他是绝不会做出如此的决定的。

    靠海的高高的塔楼之上,江涛神色平静地看着书,而他身边的马向南却有些坐立不安,神色焦燥。倒并不是因为外头莫洛顺天军的攻击,随着楚军收缩回防,整个防线已经稳固,顺天军想要打进来绝非益事,他烦恼的是,如果丢掉了宝清,也代表着他这两年来的所有成就,将就此于一旦,什么也不会留下。

    两年在这穷乡僻壤的辛苦,一朝之间化为流水,任谁心情也不会好起来。

    “马公,坐一会儿吧,你转来转去,头都给你转晕了!”江涛抬头看着马向南,笑道。

    马向南凑到老神在在的江涛跟前,“你说说,我们究竟还有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江涛微微一笑:“或许有。”

    这个回答让马向南顿时泄了气,“又是这句话,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马公,现在我们能不能反败为胜,并不取决于我们了,现在我们只能被动防守,当我们现在手里掌握的物资,让我不觉得还可以坚持下去的话,我也就只能下令扬帆出海,就此回国了。”江涛道。

    “此一去,想再返回来可就困难了。”马向南叹气道:“该死的莫洛只晓得搞破坏,我们如果走了,他铁定会将宝清港尽数毁去的。可是江涛,我实在想不出我们还有什么获胜的机会啊?就算是程帅回来,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就算三头六臂,又能做什么?”

    “我在等太平军!”江涛放下了书,对着马向南道出了一直让对方想不出的答案。

    “太平军?”马向南瞪大了眼睛,“他们会来救我们?”

    觉得不可思议的马向南连连摇头。“你在开玩笑吧?”

    “不是在开玩笑。”江涛笑道:“如果驻守在宝清的太平军将领有足够的政治眼光和敏锐性的话,我们最多还要守三天就够了,如果他们没有这等胸襟,我的底限是十五天,十五天,快马连续不停的奔驰,也足够他们的信使往太平城一来一回了。”

    “十五天,那不得死多少人啊?”马向南叹气道,“我们现在的粮库被顺天军抢去了绝大部分,剩下的这部分,也只能让我们坚持这么多天了,还得预留下一部分呢或者在海上返航的时候用呢!”

    江涛合上书本,笑道:“马公,尽量往好的方面想嘛,也许太平军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但愿吧,可是你别忘了,驻守在宝兴的太平军将领是章孝正。”马向南垂头丧气地道。

    江涛脸上掠过一丝阴影,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高大的汉子端着一个大盘子走了进来,“将军,马大人,用饭啦!我刚从伙夫营给您们端来的,一路小跑过来的,还热着呢!”

    马向南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大汉,直到大汉有些局促不安的放下盘子,走出房门,马向南才转头对江涛道:“你胆子可够大的,这黄大力,不但是个顺天军,前两天还准备来趁火打劫了,你居然收他做了你的卫兵,这要是他凶性发作起来,咱们两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一刀一个,毫不费力。”

    听了马向南这话,江涛大笑起来:“马公多虑了。这黄大力啊,以前不说,现在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

    “这话怎么说?我真看不出你的信心在哪里?”马向南兀自摇头,端起一碗米饭,舀了一些菜汤淋在饭上,大口吃了起来。

    说起这黄大力怎么突然之间成了江涛的卫兵,的确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数天之间的深夜,吴岭率部突入港口区,黄大力目睹了港口区被攻破的时候,立刻便做出一个决定,准备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偷偷潜入港口区内楚国官员居住的地方,大捞一票然后逃之夭夭。

    他准备在得手之后跑到沙阳郡那边去,在港口扛活这么久了,这里消息灵通,他也知道原来在沙阳郡没有逃回来的那些顺天军同伴,现在过得很不错,有房有地,有吃有喝,可比他强多了,捞上一票,逃到那边去,有谁认得他黄大力,买点地,建个房,讨个老婆,生个娃娃,老婆孩子热炕头,多美妙的生活。

    对港口区无比熟悉的他,轻易的便潜入到了他想要去的地方。当然,这也得益于吴岭攻入港口区,港口一片大乱,江涛将手上所有能派出去的人,全都派出去阻截吴岭,在葫芦口主力撤回来的时候,他必须要守住码头等核心区域,他自然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黄大力这样胆大包天的人,居然敢潜入到楚人控制的中心区来意图发一笔财。

    当时的江涛正在自己的书房之中收拾东西,准备退到码头的塔楼去,那也是码头最高的建筑,对整个码头区的情形一目了然,也便于他了解全局,也就在这个时候,黄大力从下水道之中钻出来之后,径直闯进了他的书房。

    “交出所有金银财宝,老子饶你一命!”重重一刀斫在书案之上,黄大力凶神恶煞地对着江涛吼道。他并不认识江涛,但从这人的气度,所居住的区域来看,绝对是一个大官儿,在他的映象之中,便凡是个大官,绝对是大财主。

    从最初的震惊里反应过来的江涛,第一时间便判断出闯进来的人,并不是顺天军的内应,而应当是几个想趁火打劫的家伙。

    “你姓黄?”他试探着问道。

    黄大力傻眼了,“你怎么知道我姓黄?”

    “前几天我们有一船物资到港,是你带着人搬动的,他们称呼你为黄头,我当时正在船边。怎么,不下苦力改抢劫了么?”江涛镇定地道。

    “还下个屁的苦力啊!”黄大力讪笑道:“你们马上就要垮台了,顺天王杀进来,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谁说我跑不了!”江涛淡淡地道:“先不说那个顺天王能不能打进来,就算他的进来,我往海船上一爬,扬帆远去,顺天王还能飞不成?”

    “那倒也是,左右你也是要走,还不把钱财交出来,俺饶你一命,否则你就人财两空。”想起来的目的,黄大力吼道。

    “要钱,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我看你倒是有几分胆色的,而且还很聪明,我这里倒有一条更好的路给你走,你觉得怎么样?”江涛笑道。

    “更好的路?”

    “不错,放下你的刀子,跟着我干,以后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江涛道:“比起你抢了一笔钱,然后亡命天涯,嗯,或者你出去就会被顺天军的那些人抢光,让你再一次变得一无所有只怕要好得多吧!”

    黄大力有些犯傻了,这家伙似乎胆子比自己还要大。“跟着你干,你都快完蛋了。”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江涛道:“不若我跟你打个赌,我赌顺天王攻不到这里来。”

    “笑话,只怕天不亮,顺天王就打来了。”

    “我们就以你说的时间为限,如果顺天王打不过来,你就老老实实地跟着我干,嗯,当然还有你的那些小伙伴,怎么样?”

    “顺天王打来,连我也一齐宰了,我赢了又有什么用?”

    江涛指着窗外,“那里有船,他真打来了,我带你上船,把你带到楚国去,那里很富有,你这身板,到了那边,吃口安稳饭自然是没问题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不定转头你就喊了人来把我一刀砍喽!”黄大力道。

    “我叫江涛,你听说过么?”

    “江涛,江将军!”黄大力这一次是惊住了,他自然是听说过楚军的最高头头就是一个叫江涛的人,但他真没有想到,江涛就是眼前这个瘦瘦弱弱的人。

    “江某人说话,一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迟疑了半晌之后,黄大力终于下定了决心,人死**朝天,不死万万年,眼前这人是大人物,总不至于说话不算话吧。

    他本来就是一个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在顺天军退入宝清之后,就开了小差。

    接下来的两天里,他目睹了楚军牢牢地守住了阵地,潮水般的顺天军到了这个区域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进行分毫。这让他的信心,倒是一天比一天强。

    这一次如果能挺过来,说不定自己就可以摆脱当苦力的命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