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17.第417章 激战

    江上燕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真容这些人填平了双方之间的这最后的距离,那接下来,他可就要遇到麻烦了。

    呛呛两声,他抽出了背在身后的双刀,回首身后站着一排亲兵,怒声道:“跟我上!”

    跳上城垛,一声长啸,他飞身跃起,径直落在不远处的雪堆之上,两刀十字交叉,一片刀光飞出,刚刚被推上来的一个硕大的雪球在刀光之中被切碎,变成了漫天雪花,雪花之中夹杂着血花,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中,闪烁的刀光不停地向前推进,连二接三的将推上的雪球击碎,雪坡之上,瞬间便躺满了难民的尸体以及更多的一块块的碎肉。

    借着江上燕清理出来的一小块空地,数十名武功精湛的楚军纷纷跃了过来,与江上燕站到了一齐。与江上燕一般无二,这些楚军也全都使得都是双刀。

    顺天军内战鼓如雷一般击响,这一次,出现在江上燕面前的不再是雪球,而是一根根数丈长的圆木,这些木头很明显是刚刚砍下来的,有些连枝丫都没有削去,就这样由一队队的难民抬着向着雪堆上冲击而来。

    看着前方横冲进撞而来的数十根圆木,江上燕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后,羽箭不停的空中倾泄下来,将难民们一片片的射倒,但对于如潮水一般涌上来的他们来说,羽箭实在是有些杯水车薪。

    杀倒一批,又上来一批,坡道上的尸体越积越高,但粗壮的圆木毫不讲理地冲撞着,将地上的尸体也推得向前不停的翻滚,逼迫着江上燕一步步的后退着,很快,他就退回到了坡道的边缘。

    不能再退了,再退便前功尽弃,以这些难民的人数,他们很快便能填平这最后的距离,从而直接冲上城墙去,使楚军的远程打击武器失去作用。

    “守住,守住!”他厉声吼道,跳起在空中,踩着一根根圆木,手中双刀挥舞,削断抬着圆木的那一根根手臂,圆木坠地,但失去双臂的这些难民,却嗬嗬惨叫着,露出白生生的牙齿,竟然还在向前冲击。

    看着这一幕幕,江上燕即便身经百战,心里也不由得一阵阵的颤抖起来。这些难民连一件像样的武器都没有,但却舍死忘死的向前发起一次次的冲击。

    身边的同伴愈来愈少,在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里,已经有约一半的士兵倒在了雪堆与城墙之间的空隙之中,他们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活生生的挤下去的。

    一名看不出多大年龄,脸上黑漆漆的难民手里举着一根棍子,吼叫着冲向了江上燕,刀光闪动,棍子截截断裂,刀锋卟的一声,斜着从脖子一侧砍下,毫不费力的便切入到了对方的脖子里,但对方却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失去棍子的他,两手抬起,在刀锋入体的那一刻,竟然死死的按在刀背之上,就是这么一按,便让江上燕不能及时抽回刀来,风声响起,数根顶部削得尖利的木棍向着他狠狠的戳来,左手刀连接劈下,再次斩断刺来的木棍,失去武器的难民仍在向前涌来,在刀锋入体的那一霎那,江上燕这才反应过来右手的刀是怎样被敌人摁住的,他大喝一声,整个人跃了起来,一个筋斗倒翻过来,手腕一抖,双刀终于摆脱了敌人的控制,但就是这一跃,他却也离开了他的同伴,落进了无数的难民群中。

    身边难民潮水般的向前涌去,他此时只能挥舞双刀,不停地砍翻身边的敌人,身后,传来熟悉的惨叫之声和卟嗵卟嗵的掉落的声音。

    “将军,快回来!”城墙之上,传来惊呼之声,江上燕一咬牙,双刀如风车一般的转动着,整个人返身向回杀去,重新回到坡道的顶端,他已经看不到他的任何一个同伴了。

    纵身跃起,他重新跃回到城墙之上,低头向下看去,手不由微微抖了起来,雪堆与城墙之间,尸体已经堆起了数米高,在其中,他看到了他熟悉的铠甲,还有一张向上的面庞,那是他的一个亲兵,此时却是圆睁大眼,茫然地看着天空,早已没有了任何的色彩。

    “将军小心!”听到吼叫,江上燕霍地回头,在雪堆的上头,抬着圆木的难民将一根根圆木竖了起来,另一头重重的砸向城头。

    一声声的巨响,圆头的一头落在城墙之上,难民们发一声喊,踩着这些圆木便向着城头之上冲来。

    “长矛手,突刺。”

    “弓箭手,平射!”

    “弩机,石炮,延伸射击。”

    “盾牌手,保护长矛手!”

    一连串的命令从江上燕的嘴中迸发而出,刚刚一阵冲杀,即便是如他,也累得有些气喘吁吁,他需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回一过气,接下来的拼杀,将会更加艰难。“必须马上来援兵,不然真会守不住的。”

    看着远处一眼望不到边的难民,江上燕的心里突然迸发出这样一个念头。以前顺天军在他心中不堪一击,是因为他们只能打顺风仗,一旦遭遇顽强的抵抗,便会溃散,这样的一支军队,即便人再多,也没有什么作用,但现在,这些看起来瘦骨嶙峋的家伙,似乎完全换了一个人一般。

    是什么让他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质的改变?江上燕想不明白。

    对于从来不愁吃喝的江上燕来说,他当然无法明白,改变这一切的,不过是饥饿而已,而他们舍死忘死的冲击的目的,竟然只是因为宝清港有粮,而楚人却不愿意给他们救济。

    与其要被楚人饿死,那不如拖着他们一齐死,如果抢到了粮食,那还有可能活下来。

    在战场的后方,顺天军最后的两万经过训练的士卒列队而立,从退到长阳郡,再退到宝清,楚军还一直在帮着顺天军训练士卒,直到程务本抵达之后,这才停止了这项行动,但数月的训练,还是有了一些成果,至少,现在这些人,能将队列站得整整齐齐,也能听懂一些基本的军事术语和号令,懂得一些简单的协同作战,而不是像以前街头斗殴一般,一涌而上了。

    一面大旗迎风招展,顺天二个大字显得格外耀眼,大旗之下,莫洛坐在一把椅子上,仰头看着天空,日头已经慢慢的偏西了。

    远方传来隆隆的战鼓之声,城上的楚军发起阵阵欢呼,难民的攻势为之一挫。

    “大王,看到了一面战旗,楚军已经调来了一支军队支援了。”鲍华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大声道。

    “好,传令下去,继续进攻,不停的进攻。”莫洛点头道。

    “大王,伤亡太大了。”鲍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

    莫洛脸色僵硬,“鲍华,将你的部队压上去,谁敢后退,就地斩杀,告诉他们,前进尚有生路,后退则只有死路一条,向前,只有向前一条路。”

    “明白。”鲍华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起来,这些难民,现在只不过是他们用来消耗和吸引楚军的牺牲品而已,即便是全部死光,只怕大王也不会有丝毫怜悯,大王手里这最后的两万士兵才是根本,打进宝清,获得粮食,然后冲出宝清,才是大王最终的打算。这几天,难民们得到的食物少得可怜,而节省下来的部分,却全部拿来给了这两万士卒,比起前面这些饿得半死的难民来说,这两万士卒这两天,却是吃得饱饱的,只等着最后一击。

    随着洛一水决意反越,越国必将大乱,但被封堵在宝清的顺天军来说,不出去,便只有等死一条路。只要能杀出去,越国一乱,他们便有了大把的机会东山再起。

    宝清港,一名名告急的信使冲进了江涛的公事房,顺天军展开攻击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必竟他们集结这些难民,用了足足数天的时间,消息早就传到了他这里,但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一次顺天军的战斗意志竟然如此顽强。

    “将右翼的一千人调上去,展开反击,不要死守了!”江涛站了起来,厉声道:“杀出去,他们不怕死是吗?那就把他们杀光!将从响水沟调出来的另一个千人队也押上去,告诉他们,不要与难民缠斗了,看准莫洛的大旗冲杀。”

    转头看着身后两人,“莫洛个人武道修为惊人,两位随军前进,小心一些。”

    两人默默点头,转身走出了公事房。

    江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两个千人队出击之后,他的手里便只剩下最后防守港口的一支千人军队了,一千人,防守偌大的港口,着实有些捉襟见肘,但只要前方守住,便问题不大。

    让江涛万万想不到的是,此刻,在距离宝清港不过只有数里地的雪林之中,一支如同地狱行走而来的骨髓架子们,正紧紧地握着他们手里的武器,死死地盯着宝清港方向。他们在等待着莫洛发出的信号,当信号发出,他们便将向宝清港发起冲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