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11.第411章 狗急也要跳墙

    上青林,莫洛的住所也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瓦房,这已经是这里最好的房屋了。虽然简陋,但在这大冬天里,总比住在帐蓬里要好上太多。顺天军的大营便以这间瓦屋为中心,四面延伸出去,除了大帐之外,更多的却是一个挨着一个的窝棚,这种窝棚四面漏风,住在内里,即便是燃上柴火,温度比起外面来也高不了多少。

    十几万人便如同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最为底层的人,每天唯一活命的东西,就是一是一晚的两碗稀粥。为了活下去,很多人不得不冒险走进大山之中,刨开厚厚的积雪,挖草根,吃树皮,运气好能挖到一窝老鼠,那便是中了大奖。

    上青林,虽然还没有发展到人吃人的地步,但距离这最危险的阶段,也已经不远了。

    情况已是如此恶劣,作为最高首领的莫洛,便如同坐在一个火山口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爆发,便会将他轰上半空。

    今天天气很好,冬日里难得一见的太阳高挂在天空,但在这间瓦屋里,所有的顺天军将领都噤若寒蝉,因为整间屋子里,都被莫洛愤怒的咆哮之声所填满。

    自从退到上青林之后,莫洛的脾气愈来愈大,也愈来愈古怪,从开始的顺风顺水到现在的落魄寄人篱下,这巨大的落差似乎彻底击垮了他,稍不如意,便会大发脾气甚至大开杀戒。

    “当我是傻瓜吗?还以为我是聋子,瞎子!”他愤怒的声音在屋内回荡,如同锉刀在铁板之上用力刮动,武道修为稍低的将领脸上已是出现了痛苦的神色。

    但没有人敢动,盛怒之下的莫洛,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上一次他大发脾气的时候,他的一名亲卫因为一语不合,便被他一拳打成了一瘫烂肉。

    所有人噤口不言,莫洛的怒气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愈加旺盛,手起一拳击在身手的墙上,哗啦一声,半边墙应声而倒,整个屋子都摇晃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来,灰尘簌簌落下,洒在众人身上,众人都是脸色大变。一个个抬头看上屋顶,如果真塌了下来,虽然不致于让他们被压死,但狼狈不堪却是肯定的。

    但仍然没有人敢逃出屋去。

    莫洛比要垮的房屋更让人感到恐惧。

    所幸的是,这幢看起来很有了一些年月的房子,居然在摇晃了一阵之后,居然顽强地挺了过来。

    莫洛的愤怒,来源于宝清的楚军。

    程务本的到来,曾经让莫洛看到了希望。这个老头儿可是名震天下的大帅,曾带领着当时还很弱小的楚军,顶住了强大的齐国的进攻,从而让楚国在接下来的二十余年时间之中,一门心思地发展内政,这才有了今天的齐楚相争。

    如今的莫洛,觉得自己与当时的楚国皇室也相差不大,程务本的到来,将会利用他丰富的经验让他度过难关,从而东山再起,再创辉煌。

    但第一次会面,莫洛却在热情当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对于莫洛提出来的一系列计划,程务本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这让莫洛心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而楚军接下来的举动,就让莫洛开始产生恐惧了。

    先是各种各样的理由,将帮助顺天军训练的军官,一个接着一个的调了回去,全都有去无回,再接下来,供应的粮食也愈来愈少,起初还是十天一供,慢慢的就变成了七天,五天,到现在,已经到了一天一供。换句话说,只要楚军一天不给顺天军运粮来,十几万顺天军便会断粮。

    楚军所有的举动,都在清楚地表明一个意思,他们已经对顺天军失去了兴趣,他们不再将顺天军看作是盟友,而是当成了一个巨大的包袱。

    再往深里想一层,楚军抛弃顺天军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而昨天,一条来自宝清的绝密消息,让莫洛彻底愤怒了。

    程务本带着上百辆大车秘密出发,进入到了太平军的控制领域。预感变成了现实,楚军已经抛弃了自己,转而去巴结太平军了。

    楚国人想要利用自己去打击齐国,莫洛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一点,但随着自己的失败,这一切已经成了泡影,他们要抛弃自己去求太平军了,如果这一切成真,那自己算什么?

    一颗对他们没有了任何用处可以随意抛弃的棋子。

    莫洛自视甚高,对于自己被当成棋子随意拨弄尤其愤怒。

    “大王,我们该怎么办?”鲍华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担忧,“现在我们的粮食,他们是一天一供,一旦反目,他们断了供给,我们立刻就要饿肚子。军无粮不稳,现在虽然不多,但总还可以度命,都还有个盼头,一旦没有了,只怕马上就会溃散。”

    “怎么办?”莫洛阴狠的笑了起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他们既然不仁,也别怪我不义。粮食,宝清港多得是。”

    一拳打垮了半边房的莫洛,怒气似乎得到了宣泄,人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去抢粮?”鲍华瞪大了眼睛,“可是宝清的楚军是一直防着我们的,粮食就集中在宝清港,他们重点布防的区域,也正对着我们,这是摆明了针对我们啊。以我们的实力,去硬打,只怕没有什么把握。”

    莫洛沉默良久,“事到如此,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一搏,赢了,我们便打出宝清去,输了,也不会有比现在更差的结果了。”

    “大王说得是,与他们拼了,当初他们求着我们进来,如果不是大王让他们进入宝清,他们哪有机会在宝清登陆,哪有机会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拼了!”屋里的将领们一个个都吼叫了起来,这些人都是江湖好汉,奉行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的信条,一个个倒都是慷慨激昂。

    “从今天开始,每天的两碗稀粥改为一碗,结省下来的粮食都藏好,我有大用。”莫洛道。

    “大王,一天两碗稀粥,这已是最极限度了,再少,只怕我们先乱起来了。”一员将领低声道。

    “慢慢的撑,告诉他们,很快,我们就会有粮食,另外,外围的那些人乱不用去管他们,但我们核心的军队不能乱。明白吗?这些天,你们要用心。”

    “是,遵命!”虽然不解,但众人都还是躬身领命。

    “我要出去几天,我不在的时候,由鲍华统一指挥,只需做好一点,那就是稳住,直到我回来。”莫洛道。

    “大王您要去哪里?”鲍华一惊。

    “我去找外援。”莫洛冷笑道:“楚军防着我们,如果硬攻,正如鲍华所说,我们不见得能打破楚军的阵地。”说着这话的时候,莫洛不由想起在千柳山与太平军的那一战,自己数万精锐,竟然没有攻下一座小小的千柳山,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千柳山却仍然昂然地站在那里,这一战,刻骨铭心,那是顺天军由极盛转向极衰的转折点,从那一战之后,顺天军便诸事不顺,打一战,输一仗,再也没有赢过。

    众人看着莫洛,都是不明所以,顺天军现在还有朋友吗?举目四望,似乎除了敌人和一个不怀好意的所谓盟友,他们什么也没有了。

    “你们都下去吧,今天在这里议的事,都给我烂在肚子里,再亲近的人也不能吐露一句,谁要是违反了这一条,我撕了他。”靠在椅背之上,莫洛冷冷地道。

    入夜,莫洛一身黑衣,悄悄地走出了营地,他能在宝清那边安插奸细,楚人又怎么可能不在他这边安插人手?只有更多,也许就是几斤粮食,现在就足以让某个顺天军士兵心甘情愿的成为楚人的奸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黑夜之中星星点点的光线,那是窝棚之中燃烧的柴火透出的光亮,莫洛脚尖一点,瞬间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狗急了还要跳墙,楚国人,你们会为自己的背信弃义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不是没有外援的,虽然眼下,这个外援还是他的敌人,但莫洛有信心让对方与自己联起手来。

    这个人,就是当初与吴世雄一起联兵攻打自己的吴昕旧部,吴岭。在那一场内讧之中,吴世雄死亡,吴岭是最后因为太平军的介入而逃出生天,率领上万部属逃进了深山,现在,他们的日子不会比自己好过,一样的在生死边缘挣扎。

    洛一水还活着,这让莫洛终于明白为什么吴昕是死在碧海生潮的功法之下,这是当初让自己百口莫辩的原因,但现在,这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不是自己杀了吴昕,那自己与吴岭之间的仇恨根本就不再存在,两支同样生存艰难的军队,便有了合作的可能。

    楚军一门心思地对付自己,却忘了吴岭的存在,事实上,吴岭逃进深山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消息,但莫洛相信,粮食,也会让吴岭疯狂的。

    他没有能力独自打垮楚人,自己也没有,但两军联合,一切便有了可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