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10.第410章 意料之中的来信

    “您要去太平城?”听着程务本的话,小猫的脸色严肃起来,与陈家洛,陆一帆对视一眼。

    程务本微微点头,“公主这一次走得急促,也走得匆忙,说句实话吧,太后她老人家非常的伤心难过,可是一想孩子也大了,总是要飞走的,再舍不得也无可奈何,所以呢,便收拾了上京公主府里的一应公主常用的物事,再加上一些赏赐,一船送到了宝清,委托我送到太平城去。”

    “不过是一些物品,何必劳动程帅?这些东西送过来,我们自行运回去便罢了。”小猫道。

    程务本哈哈笑了起来,“章将军,说是一些物品,其实就是太后给公主的嫁妆,你说我让你送回去,合适吗?”

    “我怎么觉得您想去太平城,是别有用心呢?”小猫淡淡地道:“程帅,我尊敬您是因为您的过往,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些事情,您还是别枉费心机了。昭华公主现在是秦夫人。”

    “章将军说得不错。嫁出去的女儿,的确是泼出去的水,但总归还是亲戚吧?”程务本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抬眼看着小猫:“总不能说,嫁出去后,便六亲不认吧?太后仍然是公主的母亲,是小文小武的外婆,即便是我,公主也还叫我一声程叔呢!”

    比起老辣的程务本,小猫可就有些言拙了,被程务本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给噎了一个倒呛,两眼翻白,无言以对。

    程务本所言,是人之常情,可放在闵若兮身上却并不一定合适,但这里头的隐情,又岂是能拿到桌面上来说的?难道小猫能说自己对闵若兮不放心吗?这可是自己老大的老婆。

    “程帅所言极是,这人之常情我们也能理解,但程帅也请见谅,现在我们双方还处在一个敌对的状态之上,前不久咱们还在战场之上交锋呢!”陈家洛呵呵笑了起来:“今天来的是程帅,才能坐在这里与我们说话,换作别人来,早被我们一刀砍了。”

    “承情,承情!”程务本神色不变,点了点头。

    “所以呢,这样的大事,我与章将军肯定是做不了主的。这事儿,必须请示上面,还请程帅见谅。”

    “能理解,能理解!”程务本笑道。“相信秦风肯定会答应我们这个合乎情理的要求的。”

    对于秦风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合乎情理的要求,事实上,他在太平城中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个消息。

    宝清现在已经不在他的战略计划之中。宝清太小了,但却牵制了他两个野战营,盘踞在宝清的楚军精锐虽然只有几千人,但对于太平军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关键是,这支军队有退路,你要逼得急了,他上船便走,你一松懈,他下船又来。难不成太平军在宝清这个小地方,还一直保持着强大的军队吗?这对于秦风来说,完全是得不偿失的。如果不是眼前越国大乱将起,正是抢占地盘,击垮越廷的好机会,秦风还会与对手好好的周旋一番,但现在,秦风是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去对付他们了。

    楚人不是想开辟第二战场吗?可以,但你无法绕过我,你只能取得我的支持才行。说白一点,你得求我。

    而齐人呢,估计齐人不是没有动过将秦风灭了的念头,特别是现在秦风眼见着已经坐大了,但偏生与楚国的战事不顺,齐楚大战已起,他们也不想自找麻烦,对于秦风这个明显是摇摆不定,两边讨好处的家伙也只能容忍。换言之,也要求他。

    秦风现在成了两股势力之间一个缓冲地,都想要争取他的支持,但秦风却偏偏另有打算。

    你念着我的利,我却想着你的本。

    与宝清的楚军达成一定程度的和解,而使自己能够抽调更多的兵力出来经略越国,这便是秦风现在的打算。

    昭华公主便成了太平军与楚人之间的润滑剂。

    楚人打着的是长期潜移默化的主意,有昭华公主在,他们就有一个强有力的支点来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影响秦风。齐人呢,则是希望秦风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等他们在正面战场之上将楚国击败之后,秦风这点力量就只能算是疥癣之疾,不在话下了。

    各有各的盘算,各有各的想法,桌面下的打算就是如此,桌面上的较量自然会影响着三方之间的小算盘。

    对于秦风来说,则很简单,齐楚大战,拖得越久越好,像现在这僵持不下,对他就最有利,如果有一天,齐人当真在正面战场之击败了楚军,秦风会毫不犹豫地拔出刀子,对准齐人后背就捅下去,让楚人获得喘息之机,相反,如果楚人得势,秦风则会掉头去支持齐人,把这场战争更长时间的延续下去。

    拿着前方小猫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报告,秦风笑盈盈的走进了闵若兮的院子。

    难得的出了太阳,风也极小,瑛姑正坐在椅子上,靠着墙壁,一针一线的绣着一件衣物,现在的瑛姑,秦风完全看不透了。以前瑛姑身上那种凌厉的气势,正在一点一点的从她身上消失,乍一看去,瑛姑与正抱着小文小武的两个奶妈没有什么两样。这让秦风想起了左立行,傅抱石这些人。左立行平常看起来,就是一个文文弱弱的白面书生,根本就无法想象他那瘦弱的身躯内隐藏着的巨大力量,而傅抱石,如果不是知道他名字的话,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模样。

    秦风真正打过交道的宗师级的人物,也就只有这两个,而像文汇章,卫庄这样的,他们虽然都与秦风有过交集,可惜在他们出现的时候,秦风不是正在昏迷就是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

    在秦风的眼中,瑛姑正在无限的接近左立行与傅抱石这样的境界,也就是说,瑛姑只怕马上就要踏入宗师之境了。

    这对于太平军是一件大好事。瑛姑踏进宗师之境,便代表着太平军便也有了最为顶尖的战斗力。秦风现在已经是将瑛姑看成了自家一员了。

    “姑爷来啦?”瑛姑抬起头,看了秦风一眼,淡淡地道。她虽然自居为闵若兮的家仆,但秦风可不敢这样做,谁将一位马上就要成为宗师的人当成家仆,那他的脑袋一定是秀逗了。

    “大姑又在给小文小武绣什么呢?”秦风笑嘻嘻的问道:“我看这小文小武浑身上下,没有一件不是大姑亲自做的。”

    瑛姑笑了笑:“殿下不会这些,而先前你拿过来的一些衣物,也未免手艺太粗糙了一些,怎能让能小文小武上身,便只能自己做了。”

    秦风讪讪一笑,他这儿,可没有那种手艺高超的绣娘,大都是农家家常手艺,瑛姑自然是看不上眼。

    “辛苦大姑了,这两个小家伙有福气。”秦风微笑道,“大姑,兮儿怎么也不出来晒晒太阳,难得有这样一个好天气。”

    “殿下在屋里插花了,刚刚月瑶姑娘派人送来了一大簇各色各样的梅花,殿下很喜欢。”瑛姑指了指屋内。

    走进屋内,眼前顿时一亮,难得的好天气,阳光透过门,透过窗,将屋子里照得透亮,而窗台之上,一个硕大的花瓶中,一支支的梅花正被闵若兮插进去,在秦风眼中,一大堆各色的花儿经过闵若兮的手一阵摆弄,呈现在他面前的,便是一件美仑美焕的艺术品。

    这种本事,可不是一般人随意便能做到的,至少一边的王月瑶,已是看得呆了。

    “天啊,原来还可以这样插花的。”王月瑶惊叹连连。

    闵若兮轻笑道:“月瑶妹妹,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我也是小时候看着宫女们插得有趣,便跟着学了一阵子,你要学,我教你,很快便能学会,不过关键的还是看自己的悟性,灵性,同样的一捧花,在每个人的手中,会有不同的生命形式,妹妹如上此聪明灵秀,自然学起来也快。”

    “真得吗?那先谢谢姐姐了。”王月瑶惊喜的道,她虽然从小便养尊处优,但也不过是乡间一个小官吏的女儿,对于她来说,闵若兮这些无意间表现出来的东西,那可都是高大上的。

    “哎呀呀,真是漂亮、好看!瞧这些梅花,倒似有了生命一般,这精气神,啧啧,似乎比长在树上时还要精神。”秦风连连鼓掌,大拍马屁。

    闵若兮却是横了他一眼,“你一个粗鲁汉子,懂得什么插花,你说好,好在哪里?说来听听?”

    秦风干笑两声,刚刚已是搜肠挂肚的找了几句赞美的话,真要说出点专业的意见,那可就抓瞎了,在他眼中,也就是好看,很好看,非常好看这些区别了。

    “将军回来了?”王月瑶弯腰行了一礼。“将军与姐姐说话,月瑶先告退了。”

    “妹妹这就走啊?”闵若兮道。

    “嗯,马上就要过年了,还有一些帐要盘呢!回头得空的时候再来找姐姐学插花。”王月瑶笑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