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08.第408章 来客

    陆一帆,作为一名将领,在小猫和陈家洛眼中,那是根本不合格的,但他却在太平军攻占长阳郡时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如果说拿下长阳郡有十万功劳的话,他起码要占五成往上走。而在战后,如何安置他便成了一个问题,二人都判断,秦风绝不可能把陆一帆留在作战第一线,这个位置的确不适合他,但二人却很难想到一个能符合此人特点的位子。

    陆一帆现在可是上万人的一支部队的统兵将领,就算这支部队的战斗力要打上一个大大的折扣,但毕竟位份在这里,如何安置他,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问题了,那些归顺太平军的原顺天军军官和士兵们都盯着呢!

    长阳郡纳入到了太平军的统辖范围之内,这支军队不大可能起异心了,但如果一个处理不当,这支本来就战斗力不强的军队,军心必然会焕散的。

    现在他们就已经开始抱怨他们是小妈生的了,因为战后,他们负担的大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是那种典型的吃力不讨好的事。

    稳定这支军队亦是当务之急,毕竟这是一支纯由长阳郡人组成的军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稳定,便是长阳郡的稳定。

    太平铁矿,那是一个好地方。从前些时候将军府发来的备忘录中看,秦风是决意将太平铁矿扩建为一个城市的,计划之中,这是一个超过二十万人的大城,如果真的做成了,二十万的人口,再加上这里丰富的铁矿资源,这里必将会成为太平军重镇。要知道,太平军的军工几乎都集中在这个地方。

    将陆一帆调到那里去作安全主官,无异是最合适的一种安置,也是一种奖赏。远离战争,生活优越,同时也位置显赫。关键是陆一帆也非常满意,对于他来说,这便是锦衣还乡了,不用在过刀头舔血的日子,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

    “恭喜啊,陆将军,那可是个好地方!”陈家洛热情的拉了陆一帆入席,吩咐亲兵添了碗筷,“去了哪里,可不能忘了老哥我啊。”

    小猫也是微笑都会连声恭喜,将合适的人安置在合适的地方,这是秦老大最让人佩服的地方。这个陆一帆当将军领兵打仗不行,但去太平铁矿当安全主官,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矿工营?这个名字有些意思!”小猫笑道,“就是不知战斗力如何?”

    “秦将军肯将他们放出来,便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陈家洛一边给陆一帆倒酒,一边笑道:“陆丰这一次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一跃而成为一个战营的主将,刘兴文可要坐蜡了!”

    “这跟刘兴文有什么关系?”小猫奇怪地道。

    “章将军,你有所不知啊!”陆一帆喝了一口酒,辣酒下肚,身上的寒气顿时被趋散,脸也红扑扑的了。“当初陆丰不是投奔了刘氏吗?但在刘氏哪里,他就是一个打杂的,什么也没有捞着,刘兴文将军夹袋里有大批的心腹干将,没看上他呗,要不是葛庆生拉了陆丰一把,陆丰现在还不知在哪里晃荡呢!人啊,真是说不清楚。”

    看着感慨的陆一帆,陈家洛笑道:“不过这陆丰也是一个干才,要不然秦将军也看不上他。不过这陆丰对刘兴文的怨气可不小,这一回他春风得意,刘兴文不免要恼火了。他是城门军统领,可陆丰现在已是一个野战营的将官了,真要放眼往后的话,陆丰的发展前景可要大得多哦!”

    小猫哈哈大笑起来:“那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都是太平军的干将,都是替秦老大效力,哪有这么多的说头。”

    听到小猫这么说,陈家洛便也微笑不语了,小猫是秦风的铁杆心腹,有些话,他自然也只能点到为止,刘家在沙阳郡势大,秦风此举,不见得就没有存心提拔对刘氏不满的人,来一点一点削弱刘氏的威望。

    只不过秦风做得极其隐秘,生生的把陆丰摁在太平铁矿练了近两年的兵,这时把他放出来,谁也说不得什么。自己与刘兴文一样,都是沙阳郡的本地豪族,可谓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只不过看眼下,刘氏的发展前景却是远不如自己了。城门军,看似掌握着整个沙阳郡城的命门,其实发展潜力极其有限,对于太平军来说,政治中心在太平城,而新建的太平铁矿,必会成为太平军的另一个经济重镇,军工重镇,沙阳郡的重要性,正在不断的降低之中。

    秦风手腕老到啊!陈家洛心中暗道。不过这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或者陈家能成为沙阳五家之首呢,只要刘家老爷子哪一天驾鹤西归了,刘兴文这货,陈家洛倒真还没有放在眼里。

    “大柱将军是老大的亲卫统领,由他来接任老陆的职位,有利于这支部队的稳定。”小猫拍着陆一帆的肩膀:“这一回,你的部下将官们可不会再说他们是小妈生的啦!我看啊,转眼他们就要变成是大妈生得啦!”

    小猫虽然是开玩笑,陆一帆却是有些惶恐:“章将军,别听那些人胡咧咧,他们就是欲求不足,以前饭都吃不饱,穿得破破烂烂,一个个便老实巴交的,现在吃饱穿暖还有丰厚的饷银可拿,便人心不足蛇吞象了,哼哼,我现在还没有走呢,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们一番。”

    “算了吧陆兄弟,到时候让大柱来整治吧,你啊,现在就甭管了!”小猫笑道,大柱从一个农民变成一位将军,还是自己一手一脚训练出来的呢,等他上了位,陆一帆的这支部队才会明白,怎样才能变成一支真正的军队?耳边似乎响起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小猫不由得笑出了声。

    秦老大派大柱到这支军队来,肯定是要将这支部队整顿成一个新战营,正式纳入到太平军的轨道之上,再加上陆丰的矿工营,一下子新增两个战营,以小猫对秦风的了解,只怕就是要大干一场的节奏了。

    “老陆啊,你这一次走,可不能将部队里的骨干都带走了,不然大柱上任以后不免会手忙脚乱,到时候在秦将军面前给你说一嘴,可有你受的。”陈家洛道。

    “当然不会,这一次将军命令我抽调一千名士卒一起回太平铁矿,我可是把最得用的,打仗最凶悍的家伙们全都留了下来。”陆一帆笑咪咪地道。

    “这就好,这就好!”陈家洛连连点头,小猫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到了,到时候一开打,大柱的这支新营就在跟前,自然是越凶悍越好。如果弱了,还要他们去帮忙,那不免就太吃亏了。

    三人正自吃喝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名军官匆匆地跑了进来。

    “将军,宝清那边的楚军又过来人了,要见将军。”进来的军官对着小猫道。

    小猫不屑一顾,“又是来劝降么?哈哈,真是不识相,砍了!”

    那军官却是脸色有些尴尬,站在哪里没有动,小猫勃然大怒,“你耳朵聋了么?”

    这名军官却是以前敢死营的一名老兵,看着小猫,咽了一口唾沫,“将军,来的那人自称他叫程务本,这,这……这能杀吗?”

    不是能不能杀的问题,而是杀不杀得了的问题,抛开程务本的职务不说,此人可是实打实的九级巅峰的身手,而且在东部边军一呆二十年,作为曾经的楚国军人,又有谁不知道程务本的大名。

    此话一出,席间三人可都是呆住了。

    “程务本?他来干什么?”小猫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程务本会出现在这里。沉吟片刻,他对陈家洛说:“咱们一起看看这老家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站在太平军的大营前,程务本盯着太平军构造的阵地,虽然只能看出一个大致的脉络,但对于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严谨之极的防御阵容,如果再加上左右两翼的另外两支太平军军队,这个封闭宝清的绞链可谓是异常牢固,如果宝清的楚军真要硬打的话,付出的代价绝不是楚人能够承受的,要知道,现在宝清的楚军加起来也不过五千人。

    太平军说起来就是脱胎与敢死营,他们的战法等一切,都能让程务本看到熟悉的影子,这让他心中万分感慨,隐约的灯火之中,阵地之上的哨兵如同一支支标枪一般耸立,不时能看到一支支的巡逻队排着整齐的步伐走过,虽然这只是小事,但却足以看出这支军队军纪也是相当森严的,比起莫洛的那些乌合之众,当真是不可山日而语。

    如果这样一支军队能够成为友军,那齐人可当真是要手忙脚乱的。

    大营之中,骤然响起了军号战鼓之声,顷刻之间,刚刚还一片寂静的大营便如同一只冬眠的猛兽一下子苏醒了过来,无数的灯火似乎在一霎那之间便亮了起来,宛如一条条火龙,将整个防线都点亮,大营的辕门也在同时打开。一群兵将自辕门之中涌了出来。

    抛开现在的立场不说,对于程务本,小猫还是充满尊敬的。程务本既然来了,小猫还是给予了他最高的礼遇。

    鼓号齐鸣,全军皆起,只为一人,程务本。

    看着迎面走来的太平军诸将领,程务本微笑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