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07.第407章 纠结

    屋子里暖洋洋的,小文小武两个睡得正甜,男娃娃总是调皮一些,不时伸手蹬脚,将小被窝推到一边。两个小家伙脸上都露出满足的微笑,不知正梦到了什么。

    闵若兮坐在小床边上,温柔地看着两个孩子,先前的戾气,愤怒,此刻却在脸上找不到一丝丝踪影。

    房门轻响,秦风走了进来,坐在闵若兮的身侧,看见小武的小手臂又探出了被窝,忍不住便伸手想去触摸。

    横地里突然多出一只手,挡住了秦风的手:“别碰他,小武睡觉很警醒。”

    秦风有些尴尬地缩回了手,看着闵若兮,柔声道:“生气了?”

    “一个蓄谋抢走你孩子的家伙,转眼之间便成了你的座上宾,你不觉得我该生气吗?”闵若兮转头,盯着秦风。“为什么?”

    为什么?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秦风想了想,转头从桌上拿过来一个编织得很精巧的簸箕,里面满满的装着各种干果,果仁,坚果等物。

    “这些东西都是周边的村民送来的吧!”秦风问道。“味道怎么样?”

    闵若兮不解其意,但仍然答道:“很香,即便以前在上京城,也很少吃到这样原生原味的东西。”

    “兮儿,这些人为什么要送这些东西过来呢?”

    “能看出来,你在这里很受爱戴,他们送来这些东西,应当是在向你表示感谢。这种由衷的敬爱,父皇把他们叫做民心。秦风,你说这个干什么?与我问你的问题有关吗?”闵若兮道。

    “当然有关。”秦风伸手抓起一把落花生,一颗颗的剥开递给闵若兮:“二年之前,这些人还是一些难民,民无定所,食不裹腹,后来,我们来到了这里,有了太平城,也有了他们的家,他们安定了下来,建城,开荒,种田,将这片原来的深山老林变成了他们的世外桃源。”

    “这些天我出去转了转,这里的百姓,的确生活的不错。”闵若兮点头道。“这是你的功劳。”秦风笑了起来,“多谢你的夸奖。现在依附着太平军生活的百姓,只算太平城及其周边,便有超过十万人。他们与太平军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身为太平军的最高领袖,一举一动,都可能决定着他们还能不能这样平静的生活。”秦风半俯着身子,双手按在闵若兮的肩膀之上:“兮儿,所以,我现在行事,决不能以自己的好恶来决定自己怎么做,而是首先要考虑到这些依附着我的人的生存。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位置越高责任愈大,这话以前我并没有多大的感受,因为那时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只带着二三千兄弟而已,而现在,这个数字却变成了数百万人,这个担子,能把人的腰压弯,他迫使我不得不小心翼翼,走一步,看三步,尽量的不犯错误。”

    “束辉是齐国重臣,更是我们两人共同的敌人,我可不会忘了在落英山脉之中,我被他追得像一只落水狗,最后还险些命丧他手。但现在,我却不得不与他虚于委蛇。利用这些国家之间的矛盾,在夹缝之中生存,拼命的去扩充自己的势力,壮大自己的力量。只有自己足够强壮,才能更好的保护所有的人。”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秦风,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你说得这些我都明白,有些甚至我比你更清楚,可是我厌恶了这样的生活你知道吗?”

    秦风默然不语,闵氏一家这两年的剧变,让闵若兮心灰意冷,离开上京城,跟着自己远远的离开楚国,何尝又不是一种逃避呢?

    “我梦想着能与你,孩子生活在一处安静的地方,无人打扰。”

    秦风叹气:“这个世上,真会有这样的地方吗?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而且,我也不可能在没有做完我想做的事情的时候,跟你去寻找这样一处地方。”

    “我明白,可是一旦踏上这条路,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便只有一直向前走下去了,秦风。”闵若兮长叹一口气。

    “这是我的命!”秦风低声道:“在西部几万兄弟死去,在敢死营的兄弟枉死,我的命就注定了。”

    闵若兮难过的低下头,这一切,都与她的二哥脱不了干系,自己的爱人,和自己的亲人,终究是无法和解的。

    “这也是我的命!”她低声道。“秦风,我的心好乱,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我想静一静。”

    “兮儿!”秦风站了起来。

    闵若兮抬起头,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离开上京城跟着你到了这里,便只有一个身份了,那就是秦夫人,而不再是昭华公主了。可是,你也别勉强我做什么,秦风,不管你以后要做什么,都不用告诉我,我,以后只想专心做一件事,那就是孩子的母亲,你的妻子。其它的,我不想知道,不想过问,更不愿参与。”

    “谢谢你能理解我。”秦风低声道,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闵若兮的黑发,转身,走出了房门。

    瑛姑跨进门来,看着闵若兮:“公主,有些事情,你终是回避不了的。秦风现在的思路很明显,他就是要先拿下越国,壮大自己的力量,然后再借着齐楚大战的难得的机会,发展壮大,终有一天,他是会与大楚兵戎相见的。”

    “瑛姑,我不想说这件事。”闵若兮猛地抬头,瞪大眼睛看着瑛姑。

    瑛姑叹着气,摇着头坐了下来,闵若兮现在就像是一只蜗牛,将头紧紧地缩在坚硬的壳里,不愿探出来看一看这个真实的世界,而这个真实的世界于她而言,也未免太残酷了一些。

    军靴踏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太平城中的积雪每天都有人清扫,城外虽然白雪茫茫,但城内却是干干净净,秦风的步子很快,心中却很乱。

    闵若兮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他几乎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可自己,却无法满足她内心最深处的那一份渴望,他很怕闵若兮对他提出那个要求。

    现在自己还很弱小,远远谈不上成为闵若英的对手,成为大楚的敌人,可是将来,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那时候该怎么办?闵若兮将如何自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打到上京城,掀翻闵氏王朝,踏碎闵氏宗庙?

    猛地摇头,这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还太遥远了,何必杞人忧天,车到山前必有路,办法总比困难多。

    “秦将军!”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人的轻呼之声,愕然回头,便看见在路边灯笼的阴影之下,一个小巧的身影正站在那里。

    “月瑶姑娘!”秦风惊讶地道:“你大病初愈,不在屋里好好呆着,怎么站在这风口里?”

    王月瑶较之以前削瘦了很多,此时披着一件厚厚的披风,整个人只露了一个脑袋在外面,脸尤其显得小上。

    “刚刚听说他受了伤,他还好吧?”王月瑶低声问道,声音如蝇,几不可闻。

    秦风苦笑一声,情之一字,当真害人不浅,自己刚刚还在矛盾纠结,眼前便又来了一个。“放心吧,他没事,他自身修为极高,若兮那一掌也并没有用出全力,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按排马猴去请舒畅了。”

    王月瑶点点头,躬身向秦风福了一福,默默的转身便向着内里走去。

    “月瑶姑娘,你不去看看他吗?”秦风心中有些不忍,问道。

    黑暗中的人影微微一顿,紧接着步子反而变得更快,旋即便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再次踏进齐国使者的小院,这里已经安静了下来。

    “束大人还好吧?”走进屋内,束辉正安静的坐在哪里,手里端着一碗带着浓重气息的药汤。

    “尊夫人手下留情。一点小伤,又有舒大夫这等神医,用不了几天,便会恢复如初。”束辉笑答道。“挨一掌,了结了这事,我算是占了便宜。”

    秦风哼了一声,坐了下来,想了想,还是道:“刚刚我来的路上,有人问到你了。”

    他没有明说,但束辉的目光却自然而然的转向门外。

    “不用看了,她没有来!”

    “不来也好,相见不如不见,终是有缘无份。”束辉叹了一口气,一仰脖子,将药汤一饮而尽,放下碗来,脸色却是古怪之极,强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张口干呕起来。

    秦风瞪大眼睛看着他。

    束辉也在看着手里的药碗,半晌才道:“这便是神医的手段吗?”

    “怎么啦?舒畅阴你?”秦风想起眼前这个可是舒畅的情敌,脸色微变。舒畅这小子不会公报私仇吧。

    束辉闭目运气,片刻重新睁开双眼,摇了摇头,“药很有效,就是太难吃了,我就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药。”

    听了这话,秦风放下心来,忍不住笑了起来,舒畅终究还是心里不舒服,小小的使了一点点手段,不过倒也无伤大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