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04.第404章 使臣

    站在山下,仰望着山顶那雄伟的,带着强烈压迫感的黑色城市,束辉低下头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段时间,是他生命之中最灰色的时候。劫夺秦风两个孩子的计划莫名其妙的失败了,自己的爱情也半路夭折,一路顺风顺水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强烈的挫败感。

    今天他并不是主角,至少名义上不是。今天的主角是来自长安礼部的一名官员,他代表着大齐至高无上的皇帝。

    在太平军控制了长阳郡的时候,势力已经跃上一个新的台阶,而他们对宝清围而不打的态度,更表明了这支军队在政治之上也是相当成熟的,齐国皇帝正式派出使节,而不是由束辉在私底下接触,代表着齐国已经正式承认,太平军已经有一定的实力,足以左右这片大陆的局势。虽然他们还不是决定性的,但却也不容小觑了。

    “朱大人,久仰了。”葛庆生笑容可掬,双手抱拳,对着齐国礼部侍郎朱权一揖到地。直起身子,眼光扫了一眼朱权身后的束辉,凭着他的经验,这位年纪不大的人,身份绝对不同寻常。葛庆生并没有见过束辉,所以即使对面,也不认识这位在齐国位高权重的人物。

    朱权是齐国礼部侍郎,脸上挂着招牌式的亦是礼节性的微笑,心中却极是不满,在他看来,作为上国钦差到来,太平军的首领秦风,难道不该亲自下山迎接么?葛庆生虽然是太平城的城主,但在太平军的序列之中,只怕位置也是靠后的。

    “葛大人主持太平城,从无到有,短短时间内便建起如此雄伟的城市,葛大人才具可见一斑。”虽然心中不满,但城府极深的他,自然不会溢于言表。

    “这可不敢贪天之功,这都是秦将军的功劳,我不过是亦步亦趋,附将军之尾翼而已。”葛庆生微笑道。

    “秦将军日理万机,那定然是极忙的,这些繁琐事务,自然是葛大人亲力亲为,葛大人倒不必妄自菲薄了。”朱权哈哈一笑。

    葛庆生先是一愕,骤然之间明白过来对方是啥意思了,这是在说秦风没有亲自下山来迎接吧?我去,这大国的礼部侍郎果然不是盖的,就这件事儿居然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就这本事,就够自己学上好多年了。厉害!

    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心中却是冷笑几声,你齐人不讲仁义,居然出手去抢夺我们将军的孩子,意图不轨,居然还指望着我们将军亲自下山迎接,不将你们直接打出去,那已经够意思了。

    心里这样想,嘴上自然是不能这样说。

    “将军那自是极忙的,今天稍早一些,大越朝廷也派了人过来,现在秦将军正在与他们议事呢!”葛庆生指了指太平城城楼之上的旗帜,“谁让我们现在还挂着大越的旗帜呢?朝廷来人,那可是钦差上司,不敢怠慢啊!”

    不敢怠慢他们,那自然是怠慢你们了!这话中自然是带刺的。饶是朱权涵养好,此时也有些变色,冷然道:“我好像记得,秦风将军还是我们大齐的二级将军吧!秦将军左右逢源,倒是滑溜得紧!”

    “是吗?这个我可真没有听说过!”葛庆生哈哈一笑:“朱大人,这外头风大,冷得紧,朱大人一看就是没有吃过苦的,这脸都冻得乌青了,咱们还是先上山,葛苦已经备好了酒菜为朱大人接风,咱们边喝酒边聊。”

    朱权倒不是冻乌青了,而是气得脸色铁青,倒是身后的束辉一脸从容,他了解秦风的性格,没有将他们拒之门外,已经是表明了秦风的态度,否则只怕自己一行人别说到太平城下,连丰县也过不了。

    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还准备摆摆架子的朱权立马便松了口:“那便先上山吧,还请葛城主通知一声秦将军尽快能与我们会面,这马上便要过年了,都有一大摊子事呢,可耗不起!”

    “那是自然的!”葛庆生又诧异地看了一眼束辉,刚刚朱权脸上这细微的变化,可是落在了他眼里,似乎这一行人,作主的倒是这个家伙,朱权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的幌子而已。

    此刻山上的秦风,倒正如葛庆生所说,正在接待着来自越国的使臣,不过不下山亲自迎接齐国使节,的确是不满秦国所为,存心要给对方一个难堪。

    此次越国出使而来的以刑部一位侍郎为首,其随员之中,级别最高的便是一位兵部员外郎了,不知道是太平城上高挂的越国国旗给了这位侍郎信心,还是这位侍郎根本就不清楚太平军在这盘大棋之上的地位,抑或是这位侍郎本身的优越感,在秦风面前,他所表现出来的是高高在上的一副架式。

    在秦风看来,这家伙不是耿联络感情的,倒像是来拉仇恨的。

    这架子,这口气,活脱脱就是一位钦差上使前来问罪的架式。

    “秦将军,你的来历我们也不必多说了,但既然你受了我大越的职位,便是皇帝陛下的臣子,那么自然便清楚洛一水是我大越朝堂的头号通缉要犯,此人在你的军中隐藏如此长的时日,难道你就没有一丝丝察觉?”越国刑部侍郎王昭语气咄咄逼人。

    “王侍郎,既然你知道我的来历,那又何必多此一问,我哪里认得什么洛一水?更何况,我太平军数万弟兄,统辖之下百万子民,光是这太平城中,便有十好几万人,难不成我还得一个个认识他们不成?”秦风冷冷地道。“敢问王侍郎,你难道便认识你刑部衙门中的每一个人吗?”

    王昭顿时语塞,一张长长的马脸之上尽是愤怒之色,“即便你先前不认识,后来他露出痕迹,难道你还不认识他吗?不将他抓捕归案,尽然许他从容离去,秦将军你这可是忠于王事?”

    秦风冷笑一声:“抓他?我怎么抓他?当年太子殿下率数千虎贲军,仍然让他逍遥法外,我秦风何许人也,敢与太子比美?太子殿下都抓不住的人,我抓得住?”

    “你……”王昭脸色铁青,秦风搬出太子吴京,可真是让他再也无话可说了,再多说一句,只怕便是对太子不敬质疑太子的能力了。他再傻,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秦将军,洛一水武道修为高强,的确是难以擒拿,不过他这一逃离,影响可就大了,不知秦将军可知此人最终的去向?”一边的那位一直没有做声的兵部员外郎眼看着谈话变成了僵局,笑着站起来打圆场道:“洛一水,莫洛,都是大越朝的心腹之患,将军与那莫洛现在也是誓不两立,如今莫洛盘踞宝清,如果让他二人勾结起来,不但对朝廷不利,于将军也是大患,此时节,我们还是应当同舟共济才好。”

    秦风微微一笑,这位兵部员外郎官儿比王昭小,但看起来人却是明白很多。“许大人,这一点我自然也是明白的,但现在宝清不仅是莫洛啊,还有楚军,我倒是想打,但实在是力有不逮,缺兵少将不说,财力之上更是不允许,现在我已经欠了前方将士好几月的粮饷了,别说打仗,我能维持军队不哗变,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想让人做事,自然就得给出相应的好处,这一点,在兵部任职多年的员外郎许杰自然是通晓其中关窍,“这么说来,如果财力允许的话,秦将军便会出兵罗!”

    “那是自然,有兵有饷,有钱有粮,我岂会容那莫洛逍遥法外,他可是将我的沙阳郡给闹惨了。”秦风大言不惭地称呼为我的沙阳郡,丝毫没有将皇帝放在眼里,王昭大皱其眉,想要反驳,却被许杰给抢在了头里:“那好,不知将军需要多少钱粮才能支持这一次行动呢?”

    “现在我太平军一共有五万将士,如果朝廷将这两年欠我的军饷全部发下来,我便能出兵了,而且在这里我向许大人保证,粮钱一到,立时出兵,一月之内,许教那莫洛灰飞烟灭。”

    秦风狮子大开口,他从哪里来的五万人,一开口就是两年五万人的军饷,这等厚颜无耻让许杰也是目瞪口呆。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许某可做不得主,只能回去禀报之后才能做决定。”许杰苦笑,原本莫洛并不放在越京城的眼中,但随着洛一水脱逃,情形可就大不一样了,要是这两人勾结起来,那必定会出大问题的。

    “没问题,我有耐心,能等,钱一到,军队便能动手。”秦风笑容可掬。

    马猴适时地出现在书房之中,俯在秦风耳边低语了几句,秦风一笑站了起来:“二位远来辛苦,王郡守已经设下宴席替二位洗尘接风,秦风还有要事,便不作陪了。”

    马猴走到两人面前,躬身相让:“二位,请!”

    秦风下了逐客令,王昭气愤地站了起来,袍袖一甩,转身便走,许杰亦是起身,却不肯失礼,冲秦风一拱手:“多谢秦将军了。”

    看着二人离去,秦风不由冷笑起来,洛一水必然是去了越国边军之地,越国大乱就在眼前,自己这竹杠能不能敲到都得两说,但正如这许杰所言,莫洛的确是留不得了。一旦洛一水起事,这莫洛必然要随之响应,那的确是麻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