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04.第404章 对手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束辉出现在门口。

    “束大人,请!”马猴伸手相让,待束辉踏进房门,他无声的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房门。

    秦风坐在一盆烧得正旺的炉火边,手里提着火钳,正在专心致志的翻捡着炭堆,束辉进来,他连头都没有抬。

    束辉苦笑一声,双手抱拳,无声的对着秦风一揖当地,久久没有起身。

    “你觉得这就能让我心平气和了吗?”秦风抬起头,淡淡地道。

    直起身子,束辉脸上已经恢复了昔日的洒脱,径直走到秦风对面,拖过一把椅子自顾自的坐下:“我这一揖,是作为你的朋友而表示的歉意,不过束某可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为国谋,不惜身,哪怕明知要得罪你,也不得不做。”

    秦风冷笑:“你觉得你当真掌握了小文小武,我就会听从你的摆布,成为你手里的工具?”

    “至少是一个有力的筹码。”束辉道:“秦风,我们的盟约是脆弱的,但我却不想与你太早翻脸,所以我想法设法想将你的一对子女控制在手中,这样,至少能让你有所顾忌。不过可惜了,阴差阳错之下,我却失败得彻彻底底,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的结果,是你皆大欢喜,我却是输得快连底裤都没得穿了,你就没必要给我摆这副臭脸了吧?”

    秦风哈的一声笑,抬起头来,看着束辉:“耍弄阴谋者,自来就没有好下场。”

    “论起耍弄阴谋,你也不比我差。”束辉哼了一声,“别忘了,吴昕是怎么死的?你是怎么抢得长阳郡的。”

    “至少我没有打妇孺娃娃的主意。”

    “五十步笑一百步耳!”束辉反辱相讥。

    “你跑到太平城来干什么?又在琢磨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一次可不是我为主,而是礼部侍郎朱权,我却是见不得光的,我跟来,只是想当面跟你解释一下。”

    “你觉得齐国与我还有继续结盟的可能?”秦风在火里刨出一根树根模样的东西,递给束辉,“尝尝吧,山里的特产!”

    接过这糊头巴脑的玩意儿,束辉瞪大了眼睛看着秦风,见对方亦拿了一根,小心的剥开外面的焦皮,露出里面黄色的内瓤。

    “当然有。小小的意外和波折,并不能改变大局,特别是对于你而言。”束辉依样画葫芦,剥了外皮,咬了一口,咀嚼几下,眉头微皱,片刻之后却又舒展开来:“初尝有些苦,吃完之后倒有一股让人神清气爽的清香,好东西。”

    “我?”秦风大笑:“我现在的局势应当是前所未有的好吧。倒是你们,现在恐怕****担心我会去找你们的麻烦吧?高湖县的仗打得不太顺,我要是再捅你们一刀,你们就得找地儿哭去。李挚现在正眼巴巴地盯着你们呢!”

    “这个担心原来倒也不是没有,不过洛一水居然离开了太平城,我们可就不太担心这一点了。”束辉从地上捡起火钳,自顾自的又挖出一块根茎,一边剥着皮,一边道:“现在你没心思去找我们的麻烦。”

    “这是怎么说?”秦风感兴趣地看着束辉。

    “洛一水要去找越国皇帝的麻烦了,以洛氏在越国明的暗的势力,越国大乱已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接下来太平军必然是向越国动手,趁着这股大乱去扩充自己的势力。如此好的机会如果不能好好把握,那你秦风还配做我大齐的对手抑或是盟友吗?”束辉举了举手中黄色的根茎,“如果有酒相配,那就更好,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秦风哼了一声,扬声道:“马猴,弄壶好酒来。”

    “好咧!”外头传来马猴清脆的声音。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们皇帝陛下才会派了礼部官员前来表达善意,你应当清楚这代表着什么吧?”束辉道。

    “善意?我只扭到了你们在登县新增了一万郡兵。”秦风道。

    “先小人,后君子。”束辉哈哈一笑:“你太年轻了,年轻得让我们的皇帝陛下担心你什么时候突然失去理智,所以这一万新增郡兵只是威慑,让你不敢轻举妄动而已。也是告诉你,即便我们现在正与楚国大战,但也并不是没有余力对付你。对于我大齐来说,如果下定决心要对你动手的话,拖也能拖死你,磨也磨死你,秦风,你说是不是?”

    “大言不惭!”秦风冷笑着,从进门来的马猴手里接过酒壶,喝了一口,抛给束辉。

    “宝清还有几千楚军,昭华公主又与你团聚,这里头到底是巧合还是有针对性的布置,我们到现在实在是摸不清底细。”喝了一口酒,束辉摇摇头道:“防患于未然,这是必须的。秦风,我相信你与楚国之间的深仇大恨,但你的老婆却是楚国公主,你说我们能不防着你一点吗?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你能趋步扑灭了宝清的楚军,那么自然又是另当别论。”

    “你当我傻吗?”秦风笑了起来:“留着他们,给你们提个醒儿,别再打我的主意,否则我随时可能捅你们的刀子。”

    束辉点点头,“这在政治之上,是很成熟的做法,皇帝陛下对此赞不绝口呢,所以我们派出了礼部官员来向你表示我们的诚意。”

    “空口白话吗?”秦风不屑地道。

    “当然不是,你应当知道,我们可是大队人马上山,送来的礼物,绝对能让你这个土包子大开眼界。”束辉微笑道:“光是金银珠宝折合起来便有上百万两之巨,这是我们陛下恭贺你们一家团聚的贺礼。”

    “手笔倒是挺大。”秦风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正缺钱,你们便送钱来了,当真是嗑睡了便有人送枕头。”

    “你要大规模用兵,自然是缺钱的,不给你足够的钱,怎么能办好事情?”

    “我可不是你们的打手。”秦风冷笑。

    束辉一笑,“洛一水这一次回去,必然会让越国大乱,这让我们皇帝陛下很是失望,一个大乱的越国,不但帮不了我们大齐,还会成为我们的负担,你,秦风,已经成为我们的下一个选择。我们希望你在这场大乱之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你们当然希望我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如果洛一水得势,他必然要重新与楚秦联盟对你们下手,而越国如果乱成一团,又极有可能让秦国得到更大的好处,这都不是你们想要的。如果我能得到最大的好处,便能让洛一水也好,秦人也好,都要分心来对付我,你们自然是可以在一边看我们打成一团了。”秦风道。

    “你可真是一个明白人,我们就是这么想的。”束辉大笑,“可是你还是会按我们想的去做,是不是?越京城的那些废物靠不住了,我听说他们现在也有一个使团在你这儿?他们不是来给你送礼的吧?”

    “他们是来问罪的。”秦风失笑道:“还顺带着要我将占的正阳郡几个县让出来。”

    “与虎谋皮,张宁的脑袋进水了,到现在,他还没有正视你真正的力量,大概还是将你当成一股山匪吧!”束辉摇头。

    “他还是你们扶持上去的吗?”

    “当初为了将力主与楚秦结盟的洛氏一族灭掉,不得不扶持了他,现在看起来,此人实在是差了一些眼光,越国保不住了,我们得另起灶炉,先前说了,你是我们的下一个选择。”

    “你们就不怕养虎为患?”秦风冷笑。

    “你到的确是一只老虎,不过洛一水也不是善茬,楚国也不会放心你坐大,你在越国得了最大的好处,秦人也会想着在这块烂地来咬一口,如果用你这只老虎能牵制住洛一水,牵制住秦人这头饿狼,对我们来说,是极为划算的。”束辉微笑道:“我们的皇帝陛下有着强大的自信,即便你是一头猛虎,也能为你造一个笼子。等你理清了这些,想必我们与楚国的大战也分出了胜负,那时的你,纵然坐大了,又如何能与我大齐相比?”

    “说得很有道理。”秦风笑道:“那便如你所愿,我们边走边瞧吧。”

    “如此说来,前事一笔勾销了?”束辉伸出手去。

    “一笔勾销不可能,不过我会将那些藏在最深处,到时候与你算总帐。”秦风却不伸手,只是看着束辉。

    “拭目以待!”束辉笑道。

    公事说到这里,便算是告一段落,两人一时无语,只是闷头吃着东西,喝着酒。

    “这是什么玩意儿?我以前没有吃过。”

    “这小玩意儿叫火头根,山里的特产,饥荒之时可是极好的东西,你养尊处优,那里吃过这玩意儿。”秦风笑道。

    “回头我带点回去。”

    “你倒是不见外。”

    “为什么要见外?咱们就算做不成朋友,但也是惺惺相惜的对手,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你斗,照样是其乐无穷啊!”

    秦风扁扁嘴,“你不去看看王月瑶吗?前段时间她大病了一场,我猜与你一定有关系,因为她去见过你。”

    “不见了!”束辉神情黯淡下来,“她是奇女子,我也不是俗物,既然已经了断,又何必还作小儿女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