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00.第400章 抢位子

    陆丰,曾经的丰县县尉,与葛庆生一文一武搭班子的搭档,在太平军攻略沙阳郡的时候,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投奔了刘氏家族。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沙阳五大家族整体投奔了太平军。

    陆丰在刘氏并没有得到重用,一腔豪情只换来了一个跑腿的差使,刘兴文受命组建城门军的时候,陆丰自忖以自己的资历必然能得到一个领兵的差使,但没有想到,直到最后,刘兴文似乎也没有想起他,而这个时候,早已退居二线的刘老太爷就更不会想起还有这样一个人了。

    蹉跎岁月的陆丰在最落魄的时候,昔日的搭档葛庆生伸手拉了他一把。与陆丰相反,葛庆生却是在被刘氏抛弃之后,在王厚的劝说之下加入了太平军,在筹建太平城,安置难民,周边建村等一系列太平军高速发展的过程之中,他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也因为他的努力,从而得到了太平军内部的认同而一跃成为了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之一,与陆丰比起来,自然是意义风发。

    也该陆丰时来运转,恰在这个时候,太平军的工坊在采石的过程之中,在深山之中发现了铁矿,数万顺天军战俘被押到了这里开始建设太平铁矿,而谁来负责这里的安全却让秦风很是挠头,因为他的荷包里,一时之间的确找不出这样一个人来。

    陆丰在葛庆生的推荐之下适时出现,曾经的县尉,有带兵的经历,个人武道修为亦在七级巅峰,堪堪踏入八级,而且因为刘氏的冷落,对刘氏极为不满,这样一个人,正是秦风所需要的。

    陆丰可谓是临危受命,他也是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心态到了太平铁矿,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他不仅在太平铁矿站稳了脚跟,更是练出了一支多达三千人的戏旅。这支军队以原有的太平铁矿看守和表现积极的战俘矿工为主,如今已是初步形成战斗力。

    在秦风回到太平城之后,便召了他回来,对于现在兵力奇缺的秦风来说,这支部队也该派上用场了。

    “见过秦将军!”大步走进议事厅里的陆丰双手抱拳,深深的弯下腰去。他昨天就奉召回来了,从葛庆生那里,他亦知道了很多的东西。

    看着直起身子的陆丰,秦风微笑着点头:“这一年多,在太平铁矿,辛苦了!”

    “不敢说辛苦,属下要感谢将军给了我这个机会。”陆丰沉稳地道,这一年多来,在葛庆生的告诫之下,他沉下心来,专心致志的做事,倒似变了一个人似的,心性比以往要沉稳得多了。通过从葛庆生那里知道的一些情况,他判断这一次秦风召见自己,应当是要用上自己这支部队了,这是他一直以来最为盼望的事情,心中早已是激动异常。

    “机会向来是给有准备的人的。”秦风大笑起来:“这一年多,你要是做不好,我随时就换人了。不过你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你做得很好。”

    “多谢将军夸奖。”陆丰再次躬身为礼。

    “好了,不说闲话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杨致杨公子。这位是陆丰将军!”秦风笑着点了点两人。

    “见过杨公子!”陆丰这才转过身来,瞧着坐在一边的杨致施了一礼,对方虽然没有刻意做什么,但陆丰却是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骤然之间扑面而来,又是一个九级高手,这让他心中惊骇不已。

    “陆将军,听秦风说起过你了。”杨致淡淡的点点头,看着秦风,却不知秦风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这位杨致杨公子刚刚加入我们太平军。”秦风微笑着道:“杨公子可是家学渊源,父亲可是在大楚执政二十余年的左相,贤名远播,大楚的崛起与杨左相可是密不可分,只可惜,被昏君所忌,已是含恨九泉,杨公子身系血海深仇,所以加入我们太平军。”

    陆丰瞧瞧杨致,又看看秦风,一股极不妙的感觉突然浮上心头,心脏一下子扑扑的跳了起来。将军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叫自己来?

    “杨公子的心愿是想带兵打仗。”果然,秦风的下一句出口,陆丰已是脸色惨白,自己辛辛苦苦的成果,竟然就要这样被人轻易的摘走了桃子吗?他低下头,强自压抑住自己的愤懑,但过大的希望突然被砸碎,仍是忍不住喘起了粗气。

    “不过杨公子却从来没有带过兵!”秦风看着陆丰的表情,笑了笑,陆丰的心态,还是要磨练啊。“我却是不放心。而陆将军呢,以前是县尉,有过带兵的经验,但能不能经得阵仗,我也是心下有疑,所以我倒是想了一个方法。”

    听到这里,陆丰一下子抬起头来,他是聪明人,秦风话里的峰回路转的意思他可是听得清楚明白。

    “陆丰在太平铁矿练出了一支三千人的部队,我已准备正式将他们编为一个战营,而主官,将在两位之间选择。”秦风道。

    “怎么选?”陆丰深吸一口气,道。

    “什么,在我和他之间选?”杨致大为意外,本以为已是手拿把攥的,没想到秦风来这么一出,他是什么人?以前堂堂的左相之子,现在更是九级高手,拿他来跟一个县尉比,从哪一个方面来说,自己也要更强一些啊!

    这可真是耻辱!杨致愤愤的想着,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能实现自己带兵打仗的心愿,便只能认可这一点,他自信,不管比什么,自己都能以绝对优势获胜,或者,这只是秦风驭下的一种手段,毕竟这支部队是眼前这个家伙练出来的,自己半路杀出来摘桃子,着实有些不厚道,秦风也要给对方一个交待嘛。

    想到这一点,杨致又觉得心气平了一些。

    而对于陆丰来说,这却是一个捍卫自己劳动果实的机会。当然,他肯定秦风绝不会让自己与眼前这个姓杨的家伙比武道修为,如果是这样,那还比个屁啊,自己绝对是一个输字,既然要比,那肯定自己还是有赢得机会的。

    “二位跟我来!”秦风笑着站起来,走到一扇侧门前,推开了门,身后两人跟着踏进门来却是吃了一惊,这是一副硕大的沙盘,山川河流,农田城市一应俱全,陆丰眼尖,一下子就发现这是长阳郡的地形地貌,看来是准备进攻长阳郡时备下的。

    秦风的手点了点一个地方,“这里,宝清。一方攻,一方守,当然,守者也可以适时反攻,这样的兵棋推演,我想二位都不陌生吧,从李清大帝到现在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应当都会玩儿。”

    二人都点点头。但凡对军事稍感兴趣的人,都会对这种兵棋推演有着极大的兴趣,平时二人也都玩这个游戏,只不过现在的道具可大一些,更迫近实战一些罢了。

    “谁攻?谁守?攻方五千人,守方三千人,但守方战斗力要强上一筹。”秦风笑着道。

    “我攻!”杨致抢在陆丰前头道。

    “好,既然杨公子选择了攻,那我便选择守。”陆丰道。

    “好极了,胜者,将是新建战营的主官。”秦风微笑着向外走去,“你们二位开始,我去外边喝茶看风景,马猴。”

    “老大,我来了!”马猴兴奋的跳了进来。

    “你,来当裁判,计算得失,判定胜负,这二位都是行家里手,你可要公平公正,不然会挨削的。”秦风大笑着摸着马猴的脑袋。

    “老大放心。”马猴大喜,刚刚杨致对他极不客气,他现在看着杨致的眼神儿就有些不善,杨致自然也看到了马猴的这点小心思,冷笑一声,自己不但要胜,还要大胜,就算你这马猴想耍心眼,但在胜负一目了然的情况之下,就算是他想作敝也无从作起。

    秦风大笑着出门,门咣当一声关上,杨致与陆丰两人各据沙盘的一端,抬头看着对方,眼中都是闪着熊熊的战意。

    葛庆生轻轻地推开了议事厅的大门,“将军!”他低声叫道。

    “庆生来了,有什么事吗?”秦风问道。

    “就是,就是想向将军汇报一下今年新年庆典一事。去年过年,过得很是寒酸,今年太平军大获全胜,不但沙阳郡政局稳定,喜获丰收,更是拿下了长阳郡,我与王郡守等人商议,想要办一个庆典来欢庆,一来是庆祝,二来也是向百姓彰显将军的文治武功。”葛庆生道。

    秦风一笑:“庆生,你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屋里这二位吧?”他指了指安静的侧房。

    葛庆生老脸一红,“属下这点小伎俩在将军面前耍弄,当真是贻笑大方,将军当真要用杨致替换陆丰,这支军队是陆丰一手打磨出来的,骤然换人,这,这不大好吧?”

    “二人正在进行兵棋推演,胜者便是主官,你对陆丰没有信心?”秦风道。

    “杨致可是出身大家!”葛庆生惴惴地道。“想来自幼必是熟读兵书的。”

    “熟读兵书便能打胜仗?”秦风掀了掀眉,“那可不见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