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400.第400章 平衡之道

    从在楚国大营开始,秦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楚人对他们的态度是奇怪的。

    罗良可以说是在他的仇恨榜上排在第二位的人物,相信罗良对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但当两人正式见面的时候,罗良的立场却让秦风很是疑惑。

    因为公主的关系所以他对自己分外客气?秦风很快排出了这个想法,罗良也好,闵若英也好,绝不是那种能被亲情之类的关系所束缚的人物,当初西部边军覆灭案中,他们明明知道闵若兮有可能遭到极大的危险,却仍然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这一场阴谋。

    不单单是自己,还有杨至这小子。这位刺杀过皇帝的,现在被通缉的头号楚国钦犯,在罗良的眼中,便仿佛不存在一般。

    他们安全的在楚军大营里呆了多天,又安全的离开了大营,顺利的返回了太平城。

    这是为什么?罗良良心大发现?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罗良绝对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物。自己现在手上的力量算不上很强,但却处在一个微妙的节点之上,对于楚,齐,越都有着极大的影响,也就是说,自己是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而楚国拉拢自己的目的很清楚,那就是他们开辟的第二战场。

    如果杀了或者抓了自己,太平军便会强势反扑,宝清的楚军立时便岌岌可危,朝不保夕,现在的太平军成份复杂,除了敢死营,还有沙阳系,即便自己被抓,也不会失去控制,可重要的是,如果太平军失去控制,损失最大的将是楚人,得利最大的将是齐国,这是罗良万万不愿意看到的。

    而杨致,不能不说,这小子是运气极好的,因为罗良肯定是认定了这家伙与自己是一伙儿的。当然,在秦风的心中,也将这家伙当成了自己一伙儿,不说别的,单是他救出了自己的儿子,便足以让自己认可,接纳他。

    回到太平城,鹰巢从宝清传来的消息,楚国大员程务本居然亲临宝清,这可就有意思了,程务本是楚国真正的大人物,降临宝清这样一个小小的县,其目的不言自明。

    而小猫与野狗传来的消息,在程务本抵达之前,江涛便开始派出人员策反这二位,当然,现在这两位策反人员已经被自己麾下这两员猛将砍了脑壳。

    正是针对这些思考所得出来的结论,秦风判定宝清的楚军一定会来找自己谈判。莫洛扶不起,靠不住,那么楚人的第二战场想要开辟成功,就一定得依靠自己。

    恍然之间,秦风也明白了为什么闵若兮决意跟着自己来的时候,作为楚国东部统帅的罗良居然不闻不问,或者这正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如果他不放闵若兮出营,自己这一群人便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走出来。闵若兮是楚国公主,到了太平城,便给了楚人正大光明接触自己的机会。或者,这才是程务本抵达宝清的根本原因。

    再想深一层,闵若诚之死与这事儿没有有联系呢?以闵若诚之死来刺激闵若兮,使得闵若兮愤怒之下跟着自己抵达上京城,从而自然而然的完成这一计划的前期动作,使得一切都顺利成章。

    也就是说,在不知不觉之间,闵若兮又成了闵若英手里的一颗棋子,如果真是这样,闵若英,罗良这一对组合也未免太可怕了。

    秦风轻轻的敲着桌子,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容,楚人的这一战略,的确很精妙,设计得也极其高明,但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主动权。

    现在自己握着主动权。

    宝清的楚军现在是翁中之鳖,只要封住他们出宝清的路,他们就翻不起什么大浪来。那么留下他们来也就无妨。

    楚人,齐人都想利用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想利用他们呢?踩着这根微妙平衡的钢丝,却正是自己发展壮大的最好时候。

    楚人要利用自己,齐人便得拼命拉拢自己,在两个庞然大物之中求生存虽然很危险,但危险之中自然也蕴藏着最大的机遇,在两者在主战场之上拼出胜负之前,自己不用急着做出最后的选择。

    还是那个老办法,齐楚都是庞然大物,两人开打,自己先在一边瞧着,谁要输了,自己就去帮谁,让他们能一直这样打下去,直到自己的身躯足够强壮。

    洛一水的出走,即将使越国天下大乱,而自己的战略目标也必将转向越国,在这场大乱之中攫取最大的利益,而宝清的楚人,当然要与他们达成一个暂时的和平。从而使自己在兵力的调配之上能够更有余力。

    小猫,陈家洛都压在宝清,对现在的太平军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也让他在接下来的布署之中缺乏足够的力量。能够腾出一个战营来,对太平军来说,就太有利了。

    说起来还得感谢罗良和闵若英,至少他们的这一次谋划,将自己的爱人和孩子都送到了自己的身边,不然秦风还真不知道怎样说服闵若兮跟着她走。

    让闵若兮在爱人和亲人之间做出选择,无疑是残酷的,秦风爱闵若兮,不愿让她做出这种痛苦的决择,这也是这两年来,他情愿不让闵若兮知道自己还活着的原因,现在一切都解决了,闵若英用闵若诚的死,替自己解决了这一个难题。

    力量,最终决定自己的还是自己的力量。

    从落英山脉到大楚诏狱,再从雁山太平军到现在掌控了沙阳郡,长阳郡两地的太平军,秦风觉得自己施展的余地越来越大,空间也随着自己力量的不断强大而扩展,让他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这个世界,落实到最后,还是用拳头来说话的。

    咣当一声,紧闭的大门被推开,把秦风吓了一跳,刘老太爷王厚等人在议完事之后便离开了这里,大家都各有各的事做,这里便只剩下了秦风一个人。

    抬眼一看闯进来的人,秦风不由微笑了一下,现在在太平城中,对自己这样无礼的家伙,巩怕也只剩下这么一个了。

    杨致。

    杨致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秦风的对面,恶狠狠的看着他。

    “有事吗?”秦风问道。

    “是你邀我入伙的是吧?”杨致强自压着自己的怒力,问道。

    “不是入伙,是加入,我们可不是土匪。”秦风纠正道。

    “好,就算是加入。可你邀我加入,不是为了让我给你家小武当保姆的吧?”杨致恼火地道。

    秦风忍住笑,“当然不是,一位九级高手给我儿子当保姆,这也未免太奢侈了。”

    “既然如此,今天你召开这些人开会,商议事情,为什么把我排除在外?难道我不够资格么?”杨致怒气冲冲地道:“先前我没有冲进来,那是给你面子,现在你需要给我一个说法。”

    秦风摸了摸脑袋,看着对面的杨致,道:“他们就都深悉太平军的所有事务,叫他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你还完全不了解,来了也没有什么用啊!”

    “你不让我参加,我怎么了解?秦风,我加入你,不是来这里无所事事的,我要报仇雪恨,我要做事。”杨致吼道。

    秦风身子向后一靠,笑道:“好,那我们就这个问题好好的讨论一番,其实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的,告诉我,你会什么?除了你现在的这一身武功,你还会什么?”

    “我要带兵打仗。”杨致身子前俯,厉声道:“给我一支军队,我会让他们成为天下劲旅。”

    “可据我所知,你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带过军队作战,率军作战,可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这里头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你,真得了解么?”秦风笑问道。

    “我虽然没有带过军队,但自小却也熟读兵书,秦风,你不了解我们这些人,我们自小所受的教育是相当严苛的。”杨致高傲地道。

    “哦,这我相信。”秦风笑咪咪地道,抬起头来,喊道:“马猴。”

    外面却没有人应声。秦风正自奇怪之时,杨致却是站了起来,“刚刚我来找你,马猴唧唧歪歪的,我把他制住了。”风一般的冲出去,再回来之时,手里却拎着一个人,往地上一顿,先前丝毫不能动弹的马猴这才能自如活动,满脸通红愤怒地看着杨致。

    “马猴,陆丰到了吧?”秦风问道。

    “老大,陆丰到了,正在等候老大的召见!”马猴又是愤怒,又是委屈,大眼睛里居然泪光盈盈,刚刚杨致冲过来,他上去阻拦,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便被杨致拿住,别说反抗,连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这让他深受打击。

    “去把陆丰叫过来。”秦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杨兄弟是九级高手,被他制住,有什么可委屈的,以后好好的修习武道吧。”

    “是!”马猴低着头向外走去。

    “这个陆丰是什么人?”杨致奇怪地看着秦风。

    “陆丰,以前是丰县县尉,现在在太平铁矿担任安全主官,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在那里练出了一支三千人的军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秦风看着杨致,脸上露出狡滑的笑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