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98.第398章 合作愉快?

    红烛透过层层沙幕,隐隐约约的照在大床之上,火坑烧得极热,与屋外对比,屋里宛如暖春,阵阵喘息声和娇吟之声间或传出,不知过去多长时间,一切都沉静了下来。越过层层红纱,床上两人犹如八爪鱼一般纠缠在一起,激情虽去,却仍然不愿分离。

    对于秦风和闵若兮来说,今天才是他们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再也不要离开我!”勾着秦风的脖子,玉面含春的闵若兮将滚烫的脸贴在秦风结实的胸膛之上,那上面,横七竖八的有着许多伤痕。

    “当然,以后我们一家四口会永远在一起,再不分离。”粗糙的大手抚过滑若凝脂的娇躯,秦风肯定的道:“我是孤儿,最渴望的就是一家人永远都呆在一起。”

    “再也不要瞒我。”闵若兮抬起头,嘟着嘴巴,对于秦风复活之后,却足足瞒了她近两年,她很是不满。“舒畅不是一个好人。”

    在闵若兮心中,秦风那时候刚刚捡了一条命回来,带着秦风离开上京城,一路跑得无影无踪,自然都是舒畅干得好事。

    秦风笑着将闵若兮搂得更紧了一些:“这与他无关,是我想得太多。”

    说到这里,两人却都沉默下来,对于闵若英与秦风之间那无可开解的仇恨,两人都明智的选择了回避。

    “你喜欢这里吗?”秦风换了一个话题。

    “有你的地方,我都喜欢!”闵若兮柔声道:“秦风,我要在院子里种上喀什噶尔胡扬。”

    “啊?”秦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闵若兮盯着秦风的眼睛,轻声哼唱了起来,这首歌她许了两年,已是滚瓜烂熟了。

    我会默默的祈祷苍天造物对你用心

    不要让你变了样子

    不管在遥远乡村喧闹都市

    我一眼就能够发现你。

    听着闵若兮的歌声,秦风的鼻子有些发酸,“这两年,苦了你啦!以后,我不会让你再伤心的。明天我就吩咐他们,去山里找胡扬树,将咱们这院子种得满满的。”

    闵若兮嘴角上勾,鼻子里轻轻的嗯了一声,将秦风抱得更紧了一些。

    她曾经失去过,便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今天。

    隐隐约约传来孩子的哭闹之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温馨,闵若兮一骨碌坐了起来,“孩子闹夜了,该喂奶了。”

    听着瑛姑轻轻的哄着孩子的声音,秦风一把将闵若兮拉回到怀里:“别管了,瑛姑会照看孩子的。”

    两手撑着秦风的胸膛,闵若兮白了他一眼,“瑛姑一生未婚,可不懂得照看孩子,再说孩子才七个月,怎么能不吃奶,你睡吧,我去去就来。”

    秦风手肘撑在床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身材曼妙的闵若兮穿衣,倒是让闵若兮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

    “闭眼!”她低声喝道。

    秦风哧的一笑,闭上眼睛,却又偷偷地睁开一条小缝,偷偷地欣赏着对方的身姿。闵若兮自然知道对方的小动作,眉目含春,横了秦风一眼,没有责怪,却是万种风情。

    “回头让葛庆生找个奶妈,再找两个有经验的妇人来帮着带孩子。”秦风道。

    “奶妈就不必了,我要亲自奶孩子。”闵若兮摇了摇头,“找两个带孩子有经验的妇人就好了。”

    “行,明天我就让葛庆生去办。”

    两人正说着,外面突然轻微的风声,紧跟着便听到瑛姑房门轻响,下一刻,瑛姑已是站在了院子里。

    “谁?”瑛姑压低声音问道。

    屋内,秦风与闵若兮诧异的对视了一眼,秦风也立时爬了起来。

    院墙之上,出现了一个人影,紧接着,便到了瑛姑的面前。

    “瑛姑!”对方站在瑛姑面前,背负着双手,淡淡地看着她。

    “洛将军!”瑛姑微感诧异,“这个时候,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想与秦风谈一谈。”洛一水道。

    瑛姑不满地看着他,人家小两口好不容易重聚,今天,才算终于是修成正果,正儿八经的洞房花烛夜,这个家伙却来捣乱。在瑛姑心中,诏狱之中的那一场婚礼,可算不得数的。

    “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吗?”

    洛一水微笑道:“我也知道这个时候过来有些不近情理,但明儿个一早我便要离开了,不得不这个时候来打扰,我会向秦风致歉。”

    “致歉到也不必了。”门吱呀一声打开,秦风与闵若兮双双出现在门口,“洛将军,我知道你会来找我,不过却没有想到这么快,看来洛将军主意已定。请!”

    洛一水微微向瑛姑颔首示意,向着秦风走来,跟随着秦风走向一边的书房。

    书房很冷,但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冷与不冷根本就不是问题,分宾主坐下,秦风看着洛一水,“真要离开?”

    洛一水点头:“是!”

    “很遗憾,我一直觉得我们能在一起做一番事业。”秦风摊了摊手,道。

    洛一水笑了起来:“一山难容二虎,秦将军,你很不错,可是现在的我,也不想再屈居人下,当然,也许我们以后会有合作的机会。”

    “这倒是。”秦风道。“可是洛将军,恕我直言,你在齐楚大战之中公开现身,现在还活着的消息想必已是传遍天下,越国上下必然早有防备,不管是越国皇帝也好,还是左相张宁也好,他们恐怕是必想杀你而后快的吧,你此去,前路必然困难重重。”

    “再难,有你那个时候难吗?”洛一水哈哈一笑:“更何况,我洛氏在大越数百年根基,深厚的底蕴恐怕是你难以想象的。”

    “我明白。但凡豪门大族,除了明面上的力量,暗底下总是有些准备的,你这一次回去,想必就是依仗他们了。如果我所猜不错,你最终的目标是现在正在与秦国对峙的越国边军吧?”秦风淡淡地道。

    洛一水面色微微一变,“秦将军好心思,说得不错。现在越国大乱,齐人,秦人,当然,还有你,都想在乱中的越国分一杯羹,不掌握军队,终是一场空。只有掌握了强大的军队,才能避免越国陷入一场悲剧。”

    “听洛将军的口气,似乎我们快要成为敌人了。”秦风微笑道。

    “那倒也未必。”洛一水摇摇头,正说着,书房门轻响,闵若兮端着一个托盘款款走了进来,将托盘放在二人面前,提起盘里的茶壶,给二人倒上热气腾腾的茶水。

    秦风端坐未动,洛一水却是站了起来,向着闵若兮抱拳:“多谢公主殿下。”洛一水出身名门望族,对于这上下尊卑,那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纵然闵若兮是楚国公主,他也绝不会失了礼数。

    “不用叫我公主,叫我秦夫人便好。”闵若兮挨着秦风坐了下来,笑看着洛一水。

    “秦将军当真好福气。”洛一水笑看着秦风。

    “三生修来的福分!”秦风伸手握住一边闵若兮的手,幸福满满。“听洛将军的口气,以后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当然。”洛一水道:“抛开外部的威胁不谈,现在越国内部将会出现三股势力,朝廷,你,我。”他一点也不谦虚的将自己列为了第三股势力,自信溢于言表,而秦风也知道,他的确有这个能力。“三股势力当中,现在我最弱,基本上属于一个光杆,但用不了多久,秦将军便看到我的力量。”

    “拭目以待。”秦风淡淡地道。“我只是不明白,当初吴京军前要杀你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与莫洛一起合作?而过了两年,却又有了这个心思?”

    “此一时也彼一时。”洛一水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我还是认为越国不能内乱。齐也好,秦也好,都是想吞了越国,如果那个时候我再作反,越国就真的完了,但这两年来,吴氏朝廷不但没有让越国变得更好,反而更乱了,这样下去,越国必亡,既然如此,我当然不能坐视。”

    “可你若出手,越国将会更乱,说不定亡得更快。”

    “既然注定要亡,那么我便只能火中取栗,指望着大越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先乱而后治,置之死地而后生?”秦风掀了掀眉毛。“你的意思是要先掀了吴氏皇朝。”

    “不错,他们该下台了。”洛一水眼中煞气一闪而过。“我所说的合作,便在于此。要在拒秦,齐与外的同时,打垮吴氏王朝,我就得选择与你合作。在最短的时间内掀翻吴氏王朝。”

    “然后呢?”

    洛一水目视着秦风,却是一语不发。

    秦风微笑着点头:“明白了。”

    洛一水伸出手来,盯着秦风。

    “你确定我能答应?”秦风笑问道。

    “这一路之上,我都在想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想我应当已经想清楚了,按部步班,你想要达到你的目的,不知要多少年月,你心中也希望越国大乱,吴氏垮台,你才有乱中取胜的机会。而你,和我一样,是那种相当自信的人,所以你不会拒绝。”

    “说句心里话,这个时候我应当杀了你,这样以后我会少一个强劲的敌人。”秦风道。

    “杀我?”洛一水点点头:“太平城中,现在确实有这个能力,瑛姑便能做到,再加上你,公主殿下,杨致,还有刘老头,的确能很轻易的杀死我,但你不会。不然我早就跑了,不会来找你。”

    “你真得很自信。”秦风笑着摇摇头,伸出手去,与洛一水重重的握在一起:“那么,祝你心想事成,也祝我们合作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