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97.第397章 换我来照顾你吧

    低着头,慢慢的走过去,洛一水极是尴尬,还没有回到太平城的时候,他异常渴望早一些见到王月瑶,但真正到了山下,进了太平城,回到这个熟悉无比的院子里时,他却踌躇了。

    躺在床上的王月瑶看到洛一水进来,撑着半坐了起来,披了一件棉袄,笑看着低着头的洛一水:“这一次出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看到姐姐,不开心了吧?瞧你那样子,我不用猜也知道,你现在的嘴巴上肯定能挂上一个油壶。”她轻轻的拍着床沿:“快过来坐这儿,让姐姐看看你瘦了没?”

    低着头的洛一水脸上暴汗,慢慢的一步步挨过去,站在了床边。

    王月瑶半躺着,洛一水站着,他本身就高大魁梧,就算低着头,王月瑶还是能一眼看到他的脸色。

    “怎么满脸通红啊?憋着火呢吧?这一次出去,可是办大事哦,小水不能不高兴,姐姐有奖的。”欠着身子,拉开床头柜子的抽屉,从里面摸出一枚心形的糖果,递给洛一水:“这是糖坊里刚刚做出来的新品种,小水是吃糖的大行家,你如果觉得行,我们就大规模生产。”

    伸手,接过这枚糖果,洛一水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王月瑶的脸色,微微吃了一惊,虽然他站在床边,但因为心虚,却是一直看着地下,不敢瞧王月瑶的脸色,此刻一招眼,便看出了王月瑶的不对。

    “你,你病了?”他脱口而出,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握住了王月瑶的手,一股淳正浑厚的真气输送过去,王月瑶立时便感到浑身暖洋洋的极为舒服,身子也一时轻快了许多。

    “一点小病,受了些风寒,不碍事的。”王月瑶微笑着,但旋即,微笑一点一点的僵在了脸上,直勾勾地盯着洛一水,眼中的神色也愈来愈惊讶。

    洛一水的眼神,不再是以前的那种迷茫无焦距,而是清澈之中带着深邃。这不是王月瑶熟悉的那个小水。

    “你,你……”王月瑶盯着洛一水,嘴里嗑嗑巴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洛一水终于是镇定了下来,微笑着握着王月瑶的手,轻轻的将其塞到暖和的被窝里,没有坐在床沿之上,却是拉过了一张凳子,坐在了床前。

    “是的,我清醒过来了,所有的一切,我都记起来了,我是洛一水。”

    看着面前的洛一水,王月瑶的脸却红了起来,本来因为受了风寒,她的脸色很是有些苍白,但此时,两边脸颊上却是如同熟透了苹果。

    失去记忆中的那个人是小水,是离不开她的小尾巴,跟屁虫,但清醒过来的洛一水,却是曾经的越国大将军,九级巅峰高手,这天下最顶尖的一批人之一。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她又羞又恼。

    “舒畅想了很多法子都没有让你清醒过来,这一次出去,怎么一下子就好了?”毕竟不是一般女子,马上王月瑶就找到了话题,而且这也是最感兴趣的事情。

    洛一不微笑着,将手里的心形糖剥去糖纸,塞进嘴里,吮吸了一口,这一刻的表情,动作,倒是与先前一般无二。

    王月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我这一半辈子,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与齐人战斗,战场之上那种旌旗飞舞,千军万马的搏杀,深深的铭刻在我的心中,我对齐人的军队最为敏感。”糖果在手里滴溜溜的转着,洛一水声音有些低沉,“这一次跟着秦风出去,目睹了齐人千军万马旌旗飞扬的场面,就如同有无数根针在我的脑子里同时刺扎一般,痛,痛彻心菲。”

    洛一水脸上露出了愤怒,伤心夹杂的神色,他的军队,他的家,他的一切,便是在这些飞舞的齐军旌旗之中灰飞烟灭的。

    看着洛一水的表情,王月瑶瞬间又忘记了洛一水已经恢复的事实,这种表情,以前她也经常从小水的脸上看到,每当这个时候,小水的神智都会失控,而这个时候,便需要王月瑶来安抚。

    从被窝里伸出手,握住了洛一水的大手,柔声道:“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洛一水点点头,“那一刻,就像是被一刀闪电击中了我整个人,我突然就记起来我是谁了,我冲了下去。”

    “天啊,千军万马,你再厉害,也不过只有一双手,怎么能与军队对垒?”王月瑶轻掩小嘴,惊呼起来,“万幸能安全的逃出来,以后可不能这样冲动了。”

    洛一水微微一笑,看到这个笑容,王月瑶倏然之间又醒悟过来,眼前这人,再也不是那个需要自己无时无刻无微不止照料的小水了。脸一下子又红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以后不会了!”洛一水郑重的点点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具皮囊,我自然会好好的爱惜。”

    “以后,你准备怎么办?”王月瑶问道。

    洛一水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就是这几步,昔日统兵万千的凛凛之威一下子全都回到了他的身上,停下脚步,抬起头来,看着王月瑶,“当初曹氏叛粮,吴氏借机立越国,我洛氏便一直尽心竭力,辅佐吴氏,百余年来,忠心耿耿,可到了最后,居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上至白发老翁,下至襁褓婴儿,无一幸免。这等血海深仇,我岂有不报之理?终有一天,我要打进越京城,抓住吴老儿亲自问他一句,为什么?”

    “你,你现在孤身一人。”王月瑶轻声道。

    洛一水微微一笑:“虽然吴氏在全国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但洛氏与吴氏一样,都是在这里扎根数百上千年的大族,又岂是他杀得尽,杀得完的,只要我还没有死,只要我出现在越国的土地上,短时间内,我便能让吴氏老儿后悔,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洛氏一族!”

    听着这掷地有声的话,王月瑶的脸色却再一次苍白起来,看着洛一水,“你,准备要离开太平城了么?”

    “太平虽好,不是吾乡!”洛一水轻声道,“在太平城,除了你,我其实也没有多少可留恋的。”

    “秦将军对你还是很好的。”王月瑶道。

    洛一水大笑了起来:“秦风那小子,先是把我当成了磨刀石,接着又把我当成了他的一把利刃,算了,我也不跟他计较这些,真要深究起来,这两年,我还真是在他的庇护之下才过来的,如果这一次他不带我去高湖,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你就不能留在太平城帮秦风吗?”王月瑶有些苦涩地道。

    洛一水微微一笑,伸出手去,轻轻的拍了拍王月瑶冰冷的小手,有些东西,王月瑶又怎么能想得明白。侧耳听着外边传来的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他道:“说句实话,秦风还真是一个人才,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你放心,我不会不明不白的走,今天晚上,我会与秦风好好的谈一谈,走我也会大大方方的走的。”

    王月瑶难过的低下头去。

    洛一水重新坐了下来,目光炯炯地看着王月瑶,“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你。”

    “什么事?”王月瑶问道。

    “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洛一水问道。

    “啊?”王月瑶吃惊地看着洛一水,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洛一水看着王月瑶,道:“一路之上,我都在想这件事情,你照顾了我两年,这是我生命之中最困难最无助的两年,我想在以后,换成我来照顾你,可以吗?”

    看着王月瑶呆若木鸡的脸庞,洛一水一笑站了起来,“今天晚上我与秦风好好的谈一谈,明天一早,我便会离开,我知道,我的这个提议,对你来说,确实是太突兀了一些,不着急,我会很用心的一直等待你的答案。我们的日子都还很长,很长。”

    看着房门轻轻的被带上,王月瑶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般,心中一下子觉得空空落落的,脑子里也一时之间乱糟糟的,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走出房门的洛一水,仰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让他的头脑更加的清醒,回望了一眼王月瑶的房门,他微笑了一下,大步走向自己的那间小小的厢房。

    外面,锣鼓喧天,花瓣飞舞,太平城百姓正在用他们的方式欢迎着秦风的归来,自从完全拿下沙阳郡之后,秦风出现在太平城的时间已经愈来愈少,但这里所有的人,却都不会忘记这个将他们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的大恩人。

    “你说小水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王厚有些震惊地看着郭九龄,一边的刘老爷子也停下了脚步。

    “是的,现在,他是洛一水了。”郭九龄点点头。

    刘老爷子与王厚两人对视了一眼,“他走了?”刚刚两人并没有看到洛一水的身影。

    “他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但在山下的时候,他独自一人离开了。”

    “对这事儿,将军是怎么说的?”刘老爷子问道。

    “到目前为止,秦将军什么也没有说。”郭九龄耸了耸肩,对二人道。

    (注:我知道,很多人肯定是希望洛一水就此投奔秦风的,但枪手再三思忖,考虑到洛一水的身份,洛氏一族在越国的地位,就这样完全服膺秦风未免太过于简单粗暴了,所以,且走且看吧!不能说太多,不然就剧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