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88.第388章 难以招架的幸福

    杨致一觉醒来,发现外面已经大天光了,不由吃了一惊,这一觉自己该睡得有多死,与他一个屋的郭九龄与洛一水早就不见了踪影。

    翻了一个身,两手枕在脑后,看着屋脊,不得不说,这一觉睡得可真是舒坦,多少天没有像昨晚上那样什么也不用担心,一门心思地只是睡觉了?好像有几年了。

    万剑阵中每天都是挣命,出阵之后日思夜想的就是报仇,行刺失败之后便是无休无止的逃亡,最近的一段时子,还带着一个小娃娃,当真是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放在屋里的炭火早就变成了一盆白灰,当然以他现在的体质,有没有这盆炭火也无所谓。

    推开门,走出房间,看到的第一幕景象就让他哈哈大笑起来。

    昔日威风八面的秦风,此刻居然正蹲在屋檐之下,正在洗着尿布,热水蒸腾而上,秦风用斩搓洗着,脸却扭在一边,盯了一眼盆内,看着盆内被洗下来的黄白之物,杨致别提有多开心了。

    秦风,你也有今天啊!

    “有什么可笑的?”秦风瞪起眼睛道:“没看见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吗?这就叫幸福懂不?”

    杨致咯吱咯吱地笑着:“你享受吧,但你别把头往边上扭啊,来,吸一口气,闻闻幸福的味道。”

    秦风哼了一声,当真深吸一口气,脸一下子苦了起来:“小武这家伙与小文一样吃的奶,怎么拉出来的这么臭?”

    “忘了告诉你,小武这些天一直跟着我,我可没有奶给他吃,所以,他吃的都是肉!”杨致大笑起来。

    “难怪!”

    “秦风,快进来,小武又哭了!”屋里传来了闵若兮的声音,跟着啪哒什么东西掉在地上,跟着又中稀里哗拉一阵,显然掉了不少东西。

    “两个小家伙早上醒来就没有消停过,若兮手忙脚乱了,以前一直有人帮着她照顾,这种亲历亲为的事情,她还真没有做过,现在抓瞎了。”秦风将手在积雪之中胡乱擦了擦,站起身来,耸耸肩道。

    “瑛姑呢?”杨致奇怪地问道。

    “听说傅抱石昨天晚上回来了,一大早便去了哪里,说是有些问题要请教傅抱石。”秦风道:“你知道,她就差最后那一步了。”

    “秦风,你在磨噌什么?”屋里又传来闵若兮的一声尖叫,秦风嗖的一声窜了进去。

    看着房门,杨致似乎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对着两个哇哇大叫的孩子手足无措的模样,这与他脑子里一直以来闵若兮那高冷的女神模样相差未免太远了。

    “女人呐,还是不能嫁人。”他摇摇头。

    “你很了解女人吗?”头顶之上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把杨致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洛一水正与他昨天晚上一模一样的盘膝坐在屋脊之上。

    被洛一水这样一问,杨致倒是一下子楞在了哪里。半晌,才摇摇头。

    “女人,是怎样的?”他仰头问洛一水:“你年纪比我大得多,经历也更多,你一定是知道的吧!”

    洛一水却是有些迷茫地看着远方,“以前我以为自己是知道的,但现在,我也不明白了。”他摇摇头,再摇摇头,一脸忧郁地看着远方。

    “你在想什么?”

    “我在回忆。”洛一水看着远方,轻轻地道。

    “我不愿意回忆,因为回忆能想起的事情,都是痛苦和伤害。”

    “不,还有美好,对我而言是这样。”洛一水脸上露出了丝丝微笑,“是的,还有很多美好,这是我生命之中的阳光,给我隐霾一样的命运带来了一丝亮光。”

    “看样子是个女人!”杨致扁了扁嘴。

    洛一水却没有理他,歪着头看着远方,笑意却是愈来愈浓,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正想在打趣对方几句,却看见秦风抱着小武走了出来,小家伙在他的怀里又蹬又弹,一副极不快活的模样,小脸哭得通红,而屋里,姐姐小文也正哭得声嘶立竭。

    秦风还没有走下台阶,屋里闵若兮的叫声又传了出来。

    看着这手忙脚乱的夫妻俩,杨致走了过去,“把小武给我,你去帮殿下吧!”

    “你行吗?”秦风怀疑地道。

    “别忘了,你儿子跟我一起过了好些天呢,我把他可是喂得壮壮的!”杨致看着丢在一边水盆里的那依然黄白分明的尿布,又叽叽地笑了起来。

    然而奇怪的是,孩子到了杨致手里,居然立马就不哭了。杨致得意的将孩子往秦风面前举了举,“瞧瞧,你虽然是他的父亲,但他却跟我更亲。”

    眼光一转,一团积雪飞了起来,在小家伙眼前分解成一朵朵洁白的花朵,上下翻腾飞舞,刚刚还在大哭的孩子马上就换上了一副笑脸,咯咯的笑了起来。

    人比人,得气死人,秦风顿时黑了脸,一头冲进屋里,将哇哇大哭的小文抱了出来,闵若兮从半开的门缝里探出头来,果然是蓬头垢面,披头散发,满脸的惶急。

    小文出了屋,倒也是停住了哭泣,瞪着一双大眼,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着,这一下倒是让秦风大喜:“好女儿,果然是爹爹的小棉袄,到爹爹这儿就不哭了。”

    “女娃娃本来就乖一些。”杨致讥嘲道,“要不咱们俩换换。”

    秦风立刻装作没有听见。

    “这孩子如此喜欢你,你不如就当他的干爹吧!”秦风突然道:“怎么样?愿不愿意收个干儿子?”

    “我,当干爹!”杨致一呆,在小武脸前飞舞的雪花唰地一下全都掉了下来,尽数糊在了小武的脸上,小武却是笑得更大声了一些。

    “别想多了,我就是看你这门手艺还有些意思,将来小武也可以跟着你学一学。”秦风哈哈大笑道。

    “有机会,让你尝尝我这门手艺的厉害。”杨致哼了一声道。

    “一定奉陪。”秦风连连点头:“你这门功夫倒也真是别致,冲锋陷阵必然是一把好手,一心多用,这可真是很难得。”

    “你如果经历了万剑阵,你就不会认为这是美好的事情了。”杨致却是心有余悸:“那个时候,我如果不是能练成这门功夫,早就被刺成蜂窝了。”

    “听郭九龄说过,万剑阵!”秦风道:“这个剑阵很厉害么?”

    “昨天你应当瞧见了万剑宗弟子的战场之上的表现了吧?”杨致道:“他们所使的就是万剑阵。”

    秦风点点头:“的确不错。对了杨致,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你能一次操控这么多的剑,那么你一个人能不能使出万剑阵呢?”

    听到秦风这么一说,杨致顿时呆了。

    “对了,我怎么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他仰起了头,“这世上,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万剑阵么?我可在剑阵里呆了差不多两年,多少次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被他们干掉了。你说得对,我应当往这个方向去想一想。”

    把小武往秦风怀里一塞,杨致一溜烟儿地便奔进了屋内,砰的一声,房门紧紧关上了。小武一到了秦风怀里,顿时又放声大哭起来。

    左手抱着小武,右手抱着小文,小武一哭,如同传染病一样,小文也小嘴一咧,大哭了起来,看着两个哭得昏天黑地的小家伙,秦风哭笑不得。这可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多这一句嘴干什么,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老郭,老郭,快来帮忙啊!”他冲着刚刚从外面走进小院来的郭九龄大喊道。这老家伙,大清早的就出去溜哒了,也不知去干什么。

    “出事了!”郭九龄窜到秦风面前,压低了声音道:“早上我出去见了一个旧日的朋友,出大事了。”

    “什么事?”看到郭九龄的模样,秦风也压低了声音。

    “闵若诚死了!”郭九龄满脸忧色地看了一眼屋内,“我那位朋友说,从上京城传来的消息,一家大小,尽数死了一个干净。”

    “闵若英可真是狠毒,这样的事也干得出来!”秦风的眼睛瞪得溜圆,愤怒地道。

    “要不要瞒着公主殿下?”郭九龄道。

    “这样的事情,瞒得住吗?”秦风摇摇头,“早说早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样?”

    屋顶之上,洛一水突然站了起来,冲着屋下两人道:“他们来了。”

    “谁?”秦风下意识的问道。

    “罗良,还有杨青,还有大大小小一溜的将军。”洛一水一跃下屋,“我不想见他们。”学着杨致的模样,见屋,关门。

    两个对视一眼,半晌,秦风才道:“老郭,你说说,洛一水咋就突然清醒了呢?猛一下子的,我还真不适应。”

    郭九龄嘿了一声:“秦将军,你是在可惜从此少了一个得力的打手吧,这洛一水身份可非同小可,他清醒过来了,想起了往事,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倒没担心这个,就是在愁我这小庙怎么能容得下这尊大神?”秦风将小武塞到了郭九龄怀里,伸手搔了搔脑袋,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