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88.第388章 一台大戏即将上演

    傅抱石也好,罗良也好,他们可谓都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一辈子不知看到了多少奇奇怪怪,匪夷所思的事情,但他们以前所遇的那些统统加起来,也比不上眼前这一件。

    一个死人居然复活了。

    “从郭九龄哪里我们知道,秦风非但没有死,他现在甚至化名为李锋,是越国现在风头正劲的太平军的首领。”罗良意味深长地看着傅抱石。“傅公,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傅抱石眼睛闪动,看着罗良却是缓缓摇头:“很难。”

    “很难而已,并不代表着不可能。”罗良笑了起来:“连一个死人都可以复活,还有什么不可能的。重要的是,这个死人复活了,那公主与陛下之间最深的那个结已经没有了。”

    “重要的是秦风。”傅抱石道:“别忘了敢死营血案,还有西部边军覆灭的公案。秦风此人,重情重义,这个坎,只怕他过不来。”

    罗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的确是一个坎,但死了的人终究是死了,活着的人总得继续,人总得往前看,或者公主能帮我们一把。”

    他突然笑了起来:“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或者这正是老天爷的安排吧,现在看起来,我倒觉得秦风活着更好。莫洛扶不起来,如果换了是秦风,那可大不一样了。据我们收到的情报,他的太平军战斗力强劲,是以秦风以前的敢死营为底子打造的。江涛本身就开始怀疑这件事情,还收集了太平军主要军官的姓名,章孝正,甘炜可,这一个个都是以前敢死营的军官,现在江涛可定也开始打这个注意了,不可他可能还不知道,李锋就是秦风,这件事情,可真是有趣极了。”

    傅抱石叹息:“如果秦风真能助楚,那自然是极佳的,一支战斗力强劲的数万大军,控制了越国两个郡治的地方势力,将会成为齐国的梦魇的,但是,事情那有这么简单?”

    “事在人为嘛!”罗良哈哈大笑起来:“一位千娇百媚身份尊贵的娇妻,两个粉妆玉琢人见人家的孩子,他便是硬如钢,也得化为绕指柔。”

    “不管成与不成,总是值得一试的。”傅抱石听到这里,也着实有些心动了,如果真能成事,那大楚伐齐之事,可真是形式一片大好啊。

    与那个任事不管,只专心武道修练的宗主师弟相比,傅抱石更在乎万剑宗的繁荣,取代南天门成为天下第一宗门更是他毕生的夙愿。他深深的知道,要想达到这个目标,唯一可行的方法,便是大楚伐齐成功。没有那个宗门能在没有朝廷的支持之下称雄天下的,南天门如是,万剑宗亦如是。

    万剑宗就像是攀附在大楚这棵大树之上的藤蔓,只要大树愈粗壮,他们才会愈繁荣。

    正在傅万剑思忖着这事的可行度的时候,帐帘掀开,一个带着风雪一步踏入。

    “杨统领,你怎么漏夜赶到了这里?”看到进来的杨青,罗良有些惊讶,他率大军出击,便将杨青留在昆凌关主持大局,坐镇在昆凌关,怎么这位追着自己的尾巴也巴巴地赶过来了。

    “京中传来绝密公文。”杨青环视了在座的诸将,从怀里掏出一份公文递给了罗良:“罗帅,傅公,前太子闵若诚没了。”

    听到杨青的话,傅抱石一下子跳了起来,而罗良却是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此事早在他意料之中,此时听到闵若诚的死讯,就像是听到了路人甲或者路人乙死了一般,根本就没有一丝儿的动容。接过公文随手扔在了大案之上,好整以遐的端起面前的茶水,轻轻的啜了一口。

    “傅公,这事儿,也应当早在你的意料之中,怎么如此震惊?闵若诚能多活两年,已经是皇上格外开恩了。”

    “一个也没留?”傅抱石颤声道。朝堂之争,历来便是你死我活,纵观古今,废太子又有那一个有好下场。闵氏立国百年,与其它三国比起来,已经算是一个异数,但这也不过是因为闵氏人丁稀薄而已,而到了这一代,兄弟之间不得相残的惯例也终于被打破了。

    “不是时候,不是时候啊!”傅抱石跳脚道:“陛下就没有考虑到公主的感受吗?现在正是需要公主殿下出大力的时候,闵若诚之死,必然会极大的刺激到公主的。要知道,他们兄妹二人,感情一向很深的。更何况,更何况现在公主只怕已经知晓了所有的事情吧!此时前太子毙命,这不是往公主已经在流血的伤口上再洒一把盐吗?”

    “重症需用猛药,左右是已经受伤了,不如便再切一刀,将这个脓疮彻底切罗。”罗良微笑道。

    “你就不怕公主与陛下彻底反目!”傅抱石对罗良怒目而视:“这又是你出的急锼主意吧?其臭无比。”

    “傅公,你急什么?”罗良有些不满地将茶杯往桌上一顿,“别忘了,公主与陛下才是真正的兄妹,同父同母。两年前公主与陛下的关系僵到何种地步你又不是没有看到,但今年呢,双方的关系不是已经在缓解了么?太后还在呢!时间是磨平一切的良药,既然早晚都会如此,不如早些让这些隐患爆发出来,让时间来慢慢抚平这些裂痕。”

    傅抱石颓然坐下,摇头道:“总是不合时宜,这药,下得未免猛一些。或者朝堂之上会就此再无杂音,凝成一体,上下一气,但,但公主必然无法接受。”

    “慢慢来。”罗良微笑道,“当我看到秦风活着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就是太平军的首领的时候,我简直是大喜若狂啊,这步棋真是走得太对了。我先前就说过,老天爷都在帮我们啊,我建议陛下一劳永逸的时候,可真是没有想到秦风就是李锋,妙,大妙,妙极了。”

    “你在胡咧咧些什么?”傅抱石迷惑地看着罗良。

    “傅公,你却等着吧!好戏就要上演了,哈哈哈!”罗良喜不自胜。

    傅抱石着实猜不透罗良想干什么,愤愤的站了起来,“我累了,先下去休息,却等着看你的好戏吧,别变成悲剧才好。”

    罗良笑着摆手,“傅公自去,自去。”

    看着傅抱石的背影,杨青有些愤愤不平,“这傅公也太嚣张了一些,罗帅你可是国之重臣,他不过是一山野草民罢了。”

    罗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当你有了他这个修为的时候,你也有嚣张的本钱。嘿,有趣,秦风,杨致,洛一水,这些人居然聚到了一起,有趣,有趣。”

    “秦风,杨致?”杨青顿时瞪大了眼睛。

    罗良已经习惯了今天大家在听到这些名字时候的反应,简单的将事情给杨青讲了一遍,“杨青,你说这是不是一件极有趣的事情。”

    强自按捺下心中的震惊,杨青咽了一口唾沫,秦风倒也罢了,那杨致却是刺杀皇帝的重犯,在上京城逃得无影无踪,让他大失面子。

    “罗公,要不要将杨致抓起来送到上京城?”他问道。

    罗良笑道:“杨统领,你有时候精明无比,有时候却又像个榆木疙瘩一般,现在能抓他吗?你现在动杨致,傅抱石第一个跟你翻脸。”

    想了想,罗良又接着道:“我现在终于知道毕万剑这老家伙当初为什么毫不客气地将你从万剑宗逐出去了。”

    “罗帅知道了什么?”

    “你知道毕万剑最擅长的武道是什么吗?”罗良反问道。

    “卑职生得晚了一些,却是从来没有见过毕宗主出手。”杨青道。

    “万事万物,在毕万剑手中,都是剑。毕万剑一人便可使出万剑阵。”罗良道,“即便是文汇章碰上毕万剑,也不敢言胜。不过这门功夫太过于难练,多少年来,万剑门也只出了一个毕万剑,不过现在多了一个,杨致。我看到了杨致在战场之上的表现,才终于明白了毕万剑的心思。”

    他凝视着杨青:“你想想看,这样的一个人,能继承毕万剑衣钵,能够在将来撑起万剑门脊梁的人,毕万剑将让你将他抓走?在毕万剑的心里,王朝更替可远及不上他的宗门传承。”

    “那个时候,杨致可还是一个花花大少,哪有现在这等本领。”

    “这就是毕万剑的高明之处了,所以他是万剑宗的宗主。”罗良笑道:“别看现在江湖之上,只知傅抱石,不知毕万剑,但在我们看来,毕万剑才是万剑宗真正的靠山啊!”

    “那就装作看不见?”

    “当然,有公主在上面替你撑着,你还怕陛下问罪不成?”罗良耸耸肩。“杨致,洛一水,这些人都聚到了秦风的麾下,太平军可真是风生水起了。”

    “罗帅,闵若诚之死,要不要禀告公主殿下?”杨青有些担心的问道。“这事儿,只怕,只怕有些关碍。”

    “当然要禀告,明天我亲自跟公主说!”罗良满面笑容地道。“一场大戏将正式上演,我们大楚,还有大齐,加上秦风的太平军,便来上演一幕三方杀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