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86.第386章 跟着我干吧

    “别这样看着我,我讨厌同情的眼光,特别是来自于你的同情。”抱着膀子的杨致冷冷的道。

    “为什么?”秦风愕然道。

    杨致向前跨了一步,看着秦风“你知道我看到的第一眼,最想做的是什么?”

    “狠狠的揍我一顿出气,就想当初我对待你那样。”秦风笑了起来。

    “你说得不错,我是真想痛揍你一顿,把你打得你妈就不认得,就像你当初揍我是一样一样的,但是我却不无痛苦的发现,似乎你现在的武道修为比我还要高一些,真打起来,我还是打不过你,想想也令人沮丧。我最想杀的人,武功比我高,我最想揍的人,也比我厉害,我人生可真是失败。”杨致沮丧地道。

    秦风摇摇头:“我以前跟另外一些人说过一些话,只要还在路上,就不算输,说不定有一天,我就打不过你了。”

    “说着倒也没错,在路上,嘿嘿!”杨致笑了笑,盯着秦风,“有时候真是想不通啊,公主殿下这么一棵水灵灵的大白菜,怎么就让你这头猪拱了呢?”

    秦风还没有来得及答话,嗖的一声,一物已是从他身后的窗户中击穿窗纸,径直飞向杨致。杨致一伸手,将来物抓在手里,却是软绵绵的,定睛一看,却是一块娃娃的尿布,上面痕迹宛然,显然是刚刚才尿过。虽然隔着一堵墙,一扇门,但对于现在的闵若兮来说,在院子里说话,也就跟在她耳边说话没有什么两样。听到杨致如此形容自己与秦风,自然是恼羞成怒。

    一伸手,将这块尿布递给秦风:“殿下打错人了,这是招呼你去给你的孩子洗尿布呢!”

    秦风哈哈大笑,伸手接过湿漉漉的尿布,顺手塞进怀里。“能给孩子洗尿布,这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让人嫉妒的幸福,秦风,你这是赤裸裸的拉仇恨吧,别在我面前秀恩爱,我会哭的。”杨致歪着头,认真的道。

    秦风大笑,突然双手抱拳,对着杨致,便是一揖到地。

    “多谢了!”他声音无比的真诚。

    杨致闪身避开,“你干什么?”

    “杨兄,我这一揖是感谢你救了我的孩子。如果不是你,小武这孩子肯定会被带到齐国长安去,真到了那里,就算我长出三头六臂,也无法将他救出来,从此亲人永隔,还不知小武落到对方手里会生出多少事端来。所以我多谢你。”秦风道。

    “你拉倒吧!”杨致哼哼道:“我可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而是看在昭华殿下的面子上。如果他不是昭华殿下的孩子,我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孩子的恩人。”秦风笑道:“受我这一拜,并不为过,多谢。”

    杨致叹了一口气走到墙边的一个石凳之上,坐了下来。

    秦风也走了过去,与他肩并肩坐到了一起,两个曾经的仇人如今这样坐在一起,这样一副场景让知晓内情的人,怎么看都觉得怎么怪异。反倒是这两个当事人,全然没事儿一般。

    “我经常莫名其妙的做下一些事,自己没有觉得什么,却往往会让人记得一辈子,有好的,也有坏的。我曾经在一位师兄的母亲病重的时候,连夜绑架了一位太医去他的家里,救了他母亲一命,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因为当初我还是左相的儿子嘛,但这位师兄却在我遭难的时候救了我一命,如果不是他,我根本就不可能活着出来。而更多的时候,我却是不知不觉的做下许多让人记恨的事情。秦风,我是不是一个很讨人厌的人。”

    “那个时候,你还真是挺让人讨厌的。”秦风微笑起来:“可是现在看起来,你本性并不坏啊,人之初,性并善,你只是一个让人宠坏了的孩子而已。”

    “现在没人宠我了。”杨致低下头。“现在的我,就像是一条流浪狗,有人喊打喊杀,也有人可怜同情。”

    “没人将你看做狗,在你的敌人眼里,你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在你的朋友眼里,你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秦风拍拍他的肩膀。

    “我没有朋友。”杨致摇摇头。

    “不,你有。比方你先说过的那位师兄,在你被人嫌弃的时候,他站在你的身边,他难道不是你的朋友吗?朋友,是只有在你危难的时候还站在你身边的人,才算是真正的朋友不对吗?兮儿不算是你的朋友吗?在你最无助的时候,她将你救了出来。而我,现在当然我们还算不上真正可以交心的朋友,但以后我们说不定也会成为好朋友的。”秦风笑道。“至少现在,我已经将你视为朋友了。”

    “你为什么会将我视为朋友,就为我救了你的儿子?”杨致道。

    “不仅仅是这个,还因为你在今天那个危险的时候,冲了下来。”秦风道。

    “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公主殿下。我不可能看着她陷身于危难之间,要真是只有你,我说不定就站在山上看热闹了,要是你被砍死了,我说不定还会拍巴掌欢呼两声。”杨致认真的道。

    听到这话,秦风不由得苦笑起来,“兄弟,你可真够实诚的。场面话也不懂得说几句吗?至少让我感觉上舒服一些。”

    “我一直都是这样。”

    “难怪你会有哪么多的仇人,朋友却如此之少。”秦风无奈摇头,这真是一个被惯坏的孩子,哪怕现在落了难,印在骨子里的那一份高傲,却从来不曾丢弃过。虚以委蛇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多此一举,这样的家伙,真要出去混江湖,估计过不了多久,也是一个被人追着砍的角色。

    “朋友不用多,有几个知心的就行,至于仇人嘛,像我现在这样,再多一些又何妨,难道还会比闵若英更厉害吗?”杨致淡淡地道。

    “哪倒是,以后有什么打算?”秦风一笑,江山好改,本性难移,像杨致这样的人,那种深深烙在骨子里的东西,只怕终其一生,也不会有太多的改变。

    “没什么打算,走到哪里算哪里吧!”杨致有些落寞地道。“除非我晋级宗师,我是不会再回来了。”

    “就算你晋级宗师又如何?以闵若英现在的修为,当你晋级宗师的时候,他只怕已经晋位好多年了,你照样打不过他,更何况,他会给你机会与他单打独斗吗?”秦风摇头道:“别忘了,在上京城,一位宗师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杨致痛苦的低下头,秦风说得很实在,不管从哪一方面看,他这一辈子都没有什么报仇的机会。

    “要不,跟着我干吧!”秦风看着他,不经意地道。

    “跟着你干?”杨致看着秦风:“你有什么能耐与闵若英作对?”

    “听说过太平军么?”秦风问道。

    “没听过!”杨致脱口说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秦风哑然,想到杨致这两年过的日子,倒也释然了,这家伙要么便在万剑谷中挣扎,要么便在苦苦逃亡,对于天下大事,根本就不甚了了。

    “太平军是我新建的一支军队,现在在越国,已经打下了两个郡的地盘,有好几万兄弟。”秦风拍拍他的肩膀:“我和你有着同样的目标。”

    杨致狐疑地看着秦风,有些不敢相信秦风所说的是事实,他自视甚高,这两年,他一直都在挣命,而他不甚瞧得起的秦风,居然能创下这么大一片基业?

    “于你而言,是家仇,几百条性命,而于我而言,却是几万条性命。这笔血仇,我必然会向闵若英讨回来。”秦风斩钉截铁地道。“但是我比你更早明白是,凭借着个人能力,是永远也报不了仇的,想要报仇,唯一的办法便是先将大楚推翻,将闵若英赖以存在的倚仗彻底打倒,那才是真正的复仇。”

    秦风的话音刚落,屋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两人的谈话戛然而止,同时转头看向屋内。

    “你是闵若英的妹夫!”杨致压低了声音,指了指屋内。

    “我更是那些死去的人的兄弟!”秦风坚定地道:“兮儿是我的妻子。我会与她好好的讨论这件事情。”

    “你去与殿下讨论挖她祖坟的事情?”杨致不以为然。

    “以前我一直在回避这件事情,这也是我这两年没有去找她,更不敢让她知道我还活着的原因。”秦风看着屋内,道:“可是事情终究是要解决的,逃避不是办法,直面才是最好的选择,不管她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能理解。”

    “包括分别?”杨致问道。

    秦风沉默下来。

    杨致摇摇头:“就算你现在有了两个郡,有了几万人,可以闵若英相比,也差得太远了。”

    “先前我跟你说过,我们在路上。不去做,怎么知道不行?”秦风道“要是你不想自己干,那就和我一起干吧。这也算是志同道合吧,反正你也没地儿可去,先到我哪里去瞧瞧,至少在哪里,不会有人上赶着来追杀你。”

    屋里的孩子再一次哭了起来,秦风站了起来,看着杨致,微笑道:“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