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86.第386章 这是难以逾越的坎吗

    房门推开,秦风走了进去,与外面相比,屋里温暖依旧,但他却感到,与先前相比,屋里的温度似乎也降了不少。

    吃饱喝足的孩子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看起来是睡着了,只是偶尔小手挠动一下,小脚蹬达一些,嘴里发出满足的哼哼声。

    两个孩子躺在床的正中央,而闵若兮却在最里头,拥着棉被坐在哪里,低头凝视着两个小宝宝。听到门响,抬起头来,看着秦风,微微笑了一下,“天不早了,睡吧!”

    说完话句话,闵若兮抖开棉被,将自己和孩子裹了起来。

    秦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脱衣上床,靠着床沿躺了下来。棉被很厚,但秦风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他与闵若兮之间那近乎无可调解的矛盾在重逢的喜悦之后,仍然是不可避免的摆在了两人的面前。

    自己以前一直将头埋在沙子里,以后也要这样做吗?这个问题不解决,最终影响的只怕便会是自己与闵若兮之间的情感。

    自己要打倒闵若英,推翻闵若王朝,而闵若兮却偏偏是闵氏的女儿,一个备受宠爱的公主,这似乎是一个无解的题目。

    黑暗之中,两人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兮儿!”

    “我累了,这些天四处奔波,真的好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好吗?”黑暗之中传来的话让秦风心里闷得有些慌。他无言的伸出手去,隔着孩子伸到了闵若兮的那头,轻轻地抚摸着那光滑鉴人的满头秀发。

    “兮儿,不管将来怎么样,我爱你,这一辈子也只会爱你一个人。”他轻声道。

    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了那只伸过来的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攥着。秦风能感受到那只小手的主人竭力遏制着的身体微微的颤抖。

    屋外,杨致跃到屋顶,坐在屋脊之上,双手抱膝,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只的楚军大营,一圈圈,一片片的灯火犹如天上的繁星,超过十万大军聚集在这一片营地里,这让杨致感受到一阵阵特有的军营的那种肃杀之气。

    在军营中呆惯了的人会对这种气氛习以为常,但杨致却不同,他并没有在军营之中真正的生活过,现在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压力,一种几欲将他压垮的压力。

    报仇,似乎是一个多么遥远的话题。

    或者秦风的提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哪怕是去给他做小弟。至少也能让自己看到那么一丝丝的报仇的曙光。再者说了,自己虽然讨厌那个家伙,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要比自己强,当自己还在四处逃亡的时候,这个家伙已经不声不响的再一次成为了这片舞台之上的重要角色,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被人看见了会想见,错过了就忘记的角色。

    人生最可悲的不是被仇人惦让,而是被仇人忘记。

    这事了了,便随秦风去他的地盘看看吧,如果真有他说得那么好,便跟着他干又有何妨?事成之前一齐奋斗,事了之后拂衣而去便好了。

    想通这事之后,杨致心里倒是畅快了许多,一跃下房,推开房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那是一张大通铺,里面住着他,洛一水和郭九龄三人,毕竟只是一个小字子,没有那么多房子,三人便也只能将就一下了。

    郭九龄年纪大了,这些天心力交萃,此时早已经鼾声如雷,而洛一水却还睁着一双大眼,怔怔地看着屋脊。

    那双眼睛是那样的明亮,却又是无比的深邃,让杨致有些心惊。

    两个人倒都有着很多的想似之处,都是两国曾经的名门望族,从小都是养尊处优,不同的是洛一水成名已久,而杨致在此之前,还是一个花花大少。

    两人的家人都被各自效忠的皇室斩草除根,杀了一个干干净净,身负血海深仇,却又以不同的方式聚集到了秦风这里。

    杨致和衣躺下,与洛一水一般无二,瞪着大眼看着屋脊。却不知他们想的是不是同一件事情。

    小院里的人各有心事,而距离小院儿不远的楚军中军大帐里,一群人也同样夜不能寐,摆在他们面前的,也是一大堆的难题。

    “今天虽然小胜一阵,但速夺高湖县的计划却是已经破产了,曹云的反应很快,竟然连龙镶军也出动了,高湖县,只能硬碰硬了。”罗良抚摸着修得剪得整整齐齐的胡须,摇头叹息,为错失良机而懊恼不已。

    “大帅,都是末将的过失。”罗虎站了起来,惭愧地道:“今天于我们的形式其实大好,如果不是我在前期指挥失当,火凤军与东部边军配合默契的话,郭云济必然已是溃不成军了。”

    “是末将的失误。”罗豹也站了起来:“我带着火凤军冲得太快,以致于与后面主力之间拉开距离,为郭云济所趁,才导致了最后的结果。”

    罗虎罗豹,既是罗良的大弟子,如今又分别的楚国大将,两人自承其错,罗良自然也不会再多责备他们,其实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如果不是昭华公主,洛一水这一群高手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战场之上帮了一个大忙,只怕楚军便会面临一场败仗了。

    看来天意当真如此啊!幸运,再一次眷顾他了。

    “你们虽为大将,但临阵指挥,比起郭云济差得太远,他可是齐国名将,一生征战无数。其丰富的经验岂是你们能比的。”罗良摇了摇头,这时他倒是有些后悔了,程务本麾下的那些将领,特别是像江涛那种,自己就那样放走,是不是太过于自信了一些。如果是那些在东部边境之上打磨了数十年的将领来指挥这场战役,今天说不定就真胜了,。

    轻轻地咳漱了一声,收回了思绪,只是想想而已,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将这些人留在东部边军,自己还能不能如臂使指的指挥东部边军都成问题,就更谈不上破阵杀敌了。

    “吃一堑,长一智,经验总是在一次次的磨砺之中成长起来的,相信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你们会在今后的作战之中更加小心。幸运不是每一次都会眷顾你们的。”罗良道:“速夺高湖计划的已经失败了,接下来,就是硬仗了,没有任何的花哨可以使,我们要高湖,而对手不但想要守住高湖,还想着要反攻。这是齐楚大战的第一个节点。”

    “末将必定拼死杀死,不负罗帅所望,不负陛下深恩!”大帐之内,数十将领霍然起立,大声道。

    “很好,众志成城,方能一往无前。”罗良连连点头。

    大帐之外转来轻微的一声响,罗良的目光落向大帐门口,帐帘一掀,傅抱石走了进来,让罗良有些吃惊的是,傅抱石看起来有些狼狈,头发散了,衣服破了,手里拎着的一柄剑上满是缺口,身上竟然还溅着一些斑斑血迹。

    “傅公,辛苦了!”罗良立时站了起来。罗良抵达之后,便已经听说了傅抱石与南天门陶智海一战之事,以他的估计傅抱石必然会胜利,所以也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此刻看傅抱石的光景,让他惊讶不已,不问胜负,自然是担心傅抱石难堪。

    “小胜一招!”傅抱石却是洞察着罗良的心思,直截了当的道:“不过我没有想到,陶智海进步如此之速。十年之前与他一战还不费吹灰之力,十年之后竟已是如此艰难。”

    “他怎么样?”

    “还有战斗力!”

    言简意赅,但却意思甚是明了,虽然小胜一招,但却不足以影响大局。

    “南天门虽然今不如昔,但底蕴深厚,李清大帝当年留下的遗泽,使得他们仍然得享绵绵不绝的恩典,可惜我们却不得以闻。”罗良叹息一声,绝顶武力之争,南楚却是无法与对方相抗衡的。

    文汇章是这世间绝顶的高手之一,但却只会呆在上京城中,而且与新皇帝之约也只有一年了,这不能不让罗良感到担忧。

    “傅公辛苦,但只怕还要劳烦你在高湖呆一阵子了,说实话,我很担心,在曹云的军中还有比陶智海更厉害的高手。这里,少不得你坐镇。”罗良道。

    傅抱石点点头:“暂时我不会走,今日一战,我也收获颇多,这些年来,我忙于宗门事务,被拉下的实在太多,与高手生死对决,倒是一条速成的路子。只要不是南天门宗主亲来,其它不管是谁,我都有一战的能力。”

    听到傅抱石这么说,罗良不由大喜:“这怎么可能,南天门宗门怎么会降尊纡贵亲临战场?就像贵宗毕宗主一样,他们如果上了战场,那就是最后一战了。”

    傅抱石微微点头。

    “杨致来了!”罗良突然道。

    傅抱石微惊:“你抓了他?”

    “不,今天他突然出现在战场之上,还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傅兄,还有几人,只怕你打破脑袋也想不到。”罗良微笑道。

    “昭华公主?瑛姑?”傅抱石微怔,想起先前旧事,猜测道。

    “还有两个,一个是秦风,一个是洛一水。”

    “秦风,那个秦风,洛一水,那一个洛一水?”傅抱石这一次是真的吓到了,脱口反问道。

    “就是那两个。”罗良看着他,认真地道:“我也是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