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84.第384章 清脆的巴掌声

    五大高手齐聚,而且其中还包含着洛一水一个九级巅峰,一个瑛姑这样的半步宗师,原本齐军严整的队形顿时被搅得稀乱。二千人,对付一两个九级高手还是不成问题的,但再多,就无法完成密不透风的包围,对于这些高手而言,如果你给了他们活动的空间,那他们就是无所不在的杀神。

    无法维持稳定阵形的齐军精锐,转眼之间已是有了溃败之势。

    郭云济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场面。现在他也算看明白了,这一伙大高手,与对面的楚军并不是一伙儿的,只不过机缘巧合,不知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而自己,则成了这次不明原因的聚会的牺牲品。

    郭云济其实想得也没有错。如果不是洛一水突然发疯,冲进了战场之中,秦风断然不会为了齐楚大战去冒险,对于他而言,齐楚火并与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一场局部战争的胜或败,不会对太平军造成太大的影响。而他不出手,便不会让闵若兮发现他的踪迹,闵若兮也肯定不会冲进大军厮杀,闵若兮不去,杨致和瑛姑也断然不会去。

    郭云济知道自己要输了,现在两头不顾,两头都落在下风,自己去救援任意一方,另一方都有可能马上溃败。

    二千围杀洛一水的精锐已经被杀得溃不成军,而另一头,火凤军的圆形防御阵势在数百名万剑宗弟子的努力之下,已然正式成形,全面楚军的大部队已经愈来愈接近他们,当两支部队汇合,就又将形成有锋有盾的完整进攻队伍,罗虎已经投入了最后的预备队作致命一击,而自己,却没有拿得出手的队伍了。

    天亡我也!此时,郭云济只能这样哀叹。

    殊死一搏吧,即便战死在这里,也比锁拿进京问罪要光荣得多。他举起了长枪,不再管那边的高手搏杀的场面,而是带着他最后的两千人冲向了主战场。

    五大高手中,洛一水最为凶暴,碧海生潮的功法,似乎更适合于战场作战,一拳一脚,劲力层层叠加,犹如怒海狂潮,凶悍之极的将前方的对手硬生生的砸倒,再加上他面容狰狞,双目赤红,战斗之中狂啸不止,倒是将对手先吓倒了几分。

    秦风是最会战斗的一个。洛一水出身贵胄豪门,生下来就是人上人,从来没有干过小兵,不像秦风,是一刀一剑从最底层的小兵干起的,论起杀人的技巧,洛一水可就远远赶不上他了。隐身在洛一水身后,在洛一水狂暴内力前劲刚去,后劲未生的空隙,他便突然出现,手中铁刀摧枯拉朽一般的将还没有回过气来的齐军再干倒一批,等到洛一水的暴喝之声再起,他已经后拉回到了后方。

    当然,这也得益于两人在太平城一年多的相处,多次的互相交手,让秦风对于洛一水相当的熟悉。

    而场中武道修为最高的瑛姑让人最为鬼魅,完全乱了阵形的齐军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影子,往往是眼前一花,整个人便飞了出去,当然,飞出去的同时,人也是死翘翘了。

    而闵若兮的目标很明确,她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齐国人,只是紧紧地盯着秦风的背影,笔直的往前杀去,前面没有人,她便不理会,有谁挡在她前面,那便出手杀之。

    当然,有瑛姑在前面替她开路,其实她也没怎么动手。

    最后抵达的杨致还在齐军的外围,但他杀敌的方式却最为震撼,手中巨剑一举,无数掉落在地上的刀枪剑戟便飞了起来,倒似是一人长了无数手臂,挥舞着无数的刀枪,飞蝗一般的往前乱刺乱砍,一人倒真抵得上一小支军队了。

    闵若兮终于清晰地看到了秦风的背影。

    是的,那就是他,秦风,自己朝也思,暮也想,梦里全是他身影的那个男人,是那自己几乎为他把泪流干的男人。

    他还活着,还活蹦乱跳,武功大进,比自己还要强,却瞒着自己的男人。

    自己找不到他,可是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自己在昭华公主府中流了近两年眼泪,他却在外边快活。

    闵若兮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站在了那里,盯着那个背影,眼睛不曾有瞬间移开。

    瑛姑随手将企图靠近闵若兮的几个齐军丢了出去,看着前方仍在不停冲杀的秦风,现在,她基本也确认那个人就是秦风了。

    瑛姑出离的愤怒了,这个混蛋王八蛋,可怜闵若兮在公主府中为他披麻戴孝,守灵超度,****念经,夜夜流泪,他去在外逍遥不出一声,这种负情忘义的人,就该一掌毙了才好。

    “秦风!”瑛姑厉声喝叫了出来。

    作为半步宗师,瑛姑的这一声吼,如雷霆霹雳,狠狠地炸响在秦风耳边,正蓄力准备下一击的秦风立时一个哆嗦,回过头来,一眼便看到了乱军丛中,如同清水芙蓉一般,站在哪里的闵若兮。

    虽然穿着齐人的军服,但头盔不知什么时候已不见了踪影,满头的秀发此时也披散下来,站在那里,就这样痴痴肿肿的看着他。

    “兮儿!”他喃喃地低语了一声。

    “兮儿!”他大声吼叫了出来,迈开大步,挥动铁刀,将拦在他与闵若兮之间的齐军一个个斩杀。

    他冲到了闵若兮的面前。

    “兮儿,我来了!”他低声叫道,伸出手去。

    闵若兮看着他,突然扬手,啪的一声脆响,秦风的脸上立时重重地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不仅将秦风打楞了,也将一边的瑛姑打楞了。

    又是啪的一声,一掌打过,反手又是一掌,秦风的两边脸庞立时便由白转红,由红转紫,五个清晰的指印浮现在脸上。

    “打得好!”刚刚杀过来的杨致看到此情此景,顿时开心的大笑起来。

    “滚蛋儿,一边儿去。”瑛姑冲他一黑脸,“人家两口子的家务,关你屁事。”

    杨致脸色顿时发青,不过瑛姑显然不是他能得罪的,一来对方武功太高,远超自己,二来,她也算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呢。被瑛姑一声喝斥,立即埋头,巨剑连连吹杀,无数刀枪剑戟跟着他滚滚杀向前方的齐军。

    他不但有些怕瑛姑,他也不愿意看到闵若兮与秦风的卿卿我我。

    闵若兮的手掌又举了起来,但看着秦风已经变得紫黑的两边脸庞上的指印,却突然双手捂脸,失声痛哭起来。

    秦风跨前一步,手中的铁刀啪哒一声掉在地上,他伸出了双手,将闵若兮紧紧的搂在怀里。

    “兮儿,是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可是我,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你能听我的解释吗?”他俯头,在闵若兮的耳边轻轻的道。

    “我不是不想见你,我也****夜夜思念头你啊,日夜思君不见君,我内心的痛苦与你一样,甚至比你还要多。因为你以为我死了,我却知道你还活着,你就在哪里,可我却不能来找你。”

    “我日夜挣扎着,当我听到你在登县受了重伤,生命垂危的时候,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我日夜兼程的赶回来,就是想见到你,可你却走了,我不停的在你身后追赶你,今天,我终于又追上你了。”

    “兮儿,我爱你,以后我们永远也不要再分开了。”

    闵若兮听着秦风不停的说着,抬起脸,眼泪布满脸庞,两手紧紧地搂着秦风的腰,“不要再离开我。永远也不要再离开我。”

    “不会的,从此以后,我绝不会允许你再离开我。”

    瑛姑叹了一口气,身形晃动,从原地离开。

    郭云济已经绝望了,楚军两支军队已经合二为一,这一次,无论是他们的总指挥罗虎也好,还是火凤军的指挥将军罗豹也好,显然已经吸取了先前的教训,两支军队紧密结合,向前步步突进,而自己的后方,此刻却被一批莫名其妙的高手搅得稀巴乱。

    失败,似乎就在眼前了。

    急骤的马蹄之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紧接着,绝望中的齐人忽然大声欢呼起来,远处的地平线上,一杆大旗骤然跃出,绣着曹字的中军大旗在风中迎风招展。

    “是曹帅,曹帅带着龙镶军到了!”绝处逢生,郭云济几乎要喜极而泣,“收缩军队,固守待援。”

    罗虎看着远处飘扬着的龙镶军大旗,满脸皆是愤怒之色,就差这么一点点,只要再给他哪怕是小半天时间,他便能击败郭云济,夺下高湖,打开齐国的大门,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去考虑这个问题了,而是要思考着如何脱身了。

    可郭云济会让他如此轻易走脱吗?只消看看郭云济摆出来的架式,那分明是要像牛皮糖一样粘着自己呀。

    瞬息之间,胜负双方已经易位。

    身后猛烈的鼓声,让罗虎不由自主的回望,他的眼孔也在这瞬间放大,罗字大旗跃然出现在视野之中。

    在他正感绝望的时候,罗良的帅旗亦出现在他身后的缓坡之上。

    高湖之战,让双方的主帅不约而同的赶到了此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