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74.第374章 绝不后悔

    杨致一窜出饭馆,便看见街道的尽头,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急速的向着这里奔来,一名带队的军官一边大声摧促着士兵快一点,一边一扬手,一枚竹筒带着尖厉的啸声飞上高空,砰的一声炸开,一团色彩斑澜的烟火在半空之中炸响,接着又是第二枚,第三枚。

    杨致心中一凛,这是齐军告急求援的最高级别的信号。回望身后的饭馆,已是浓烟滚滚,火苗正从浓烟之中窜出,显然,那个楚国内卫巴中行正在纵火以吸引这些士兵的注意力。紧接着,紧挨着饭馆的几家店铺也次序冒出了浓烟,内里的人正大呼小叫,呼爹喊娘的逃出来,而他们的身后,往往追着一个挥舞着刀枪的家伙。

    杨致心中一酸,他知道,巴中行一行人的确是不要命了,他们正在用生命掩护自己脱逃。闵若英是可恨的,那些朝中大人物们是可恨的,可是这些小人物们,却在用自己的生命保卫这个国家,他们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义无反顾地将生命交了出去。

    心中陡地生出一份悲壮的热流,抽了抽鼻子,他转身,风一般的掠过了一间又一间房屋,将浓烟,火光,兵器的碰撞声,搏击的呐喊声,受伤的悲鸣声,统统的抛在了脑后。

    逃吧,用不了多久,自己的身后一定会缀上无数的追击者,可不管怎样,自己也要将这个孩子安全的带出去。

    为了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人。

    背后的孩子哇哇的大哭起来,杨致反手轻轻的拍着孩子,“宝宝不要哭,很快我就能带你见到你的妈妈。”

    卧牛山,杨青默默的站在闵若兮曾经住过的房子前,手下的内卫正在外面挖掘着坟坑,一具具的尸体被放进去,掩上土,插上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写去的人的名字。不管这些人生前如何,死后也就是一抔黄土,一块带着名字的木牌了。一两年过后,木牌朽坏,这里便只剩下一堆堆黄土,再也没有人知道下面埋着的是谁。

    这些人虽然都是郭九龄的部下,但却也是内卫,是他的同僚,他们死在这里,杨青心中也是难受,抛开双方之间的政争不谈,这些人,其实都是大楚的精英男儿啊。

    屋里传来了闵文哇哇的大哭声和一名女内卫的低声抚慰声,幸好院子后头那头奶牛仍然在哪里,不然现在杨青还真不知道怎么侍候一个半岁多的小娃娃。内卫里是有女人,可那一个个都是粗手大脚的女汉子,杀人打架个个内行,服侍这样的小祖宗,可就一个个抓瞎了。

    屋子里的孩子哭声越来越响,杨青的心中也愈来愈烦乱。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昆凌关已经打起来了,自己这头,夺回了小公主闵文,但却丢了小皇子闵武,几百个内卫,现在回来的不到一百人,其它的人,还能不能回来都是两说。

    看着最后一具胖胖的身躯被抬起了墓坑,他叹了一口气,转身正欲向屋里走时,却心头一凛,回过头来,远处,数个人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来人速度奇怪,转瞬之间,便在他的眼眸之中迅速扩大。

    “公主殿下!”他轻呼了出来。在京城,他就耳闻公主殿下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里,武道修为大涨,成功晋身九级,但他却一直没有见过,因为公主殿下从不见他,现在看来,传闻不虚,想起已经是半步宗师的皇帝陛下,先皇的这一双儿女在武道修为之上当真是旷世奇才,可是两兄妹却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闹得如今势同水火。

    风声飒然,场中已经是多了二人,不,是三个,可怜的符江还是被瑛姑提在手里,这位以轻功见长的内卫好手,在这一次赶路途中,多次被瑛姑嫌弃速度太慢,每当符江内力不继的时候,瑛姑便像拎着一个包袱一般拎着他赶路,这让符江的自尊心大受损伤。

    “见过公主殿下!”杨青抢前一步,抱拳向闵若兮行了一礼,他是内卫统领,倒不必像其它人一样见到闵若兮便需要得跪拜大礼。

    闵若兮的眼光却没有看他,而是落在那个静静的躺在墓坑之中的胖子,走到墓坑跟前,看着胖子彭武的遗体,闵若兮白瓷一般的脸庞之上,眼泪珠子一般的掉了下来。胖子虽然有些狡缬,有些市侩,但从落英县陪伴着自己返回楚国之后,整整两年时间,一直呆在公主府,尽心尽力,没有想到,却因为自己的一个念想,就此死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之中。

    “殿下。”瑛姑走到闵若兮身边,低声想劝解几句,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闵若兮突然像在登县那样再来一遭,舒畅可是警告过了。现在闵若兮可算是大病初愈,如果再发作一次,未免会伤到根本。

    闵若兮哽咽着摇摇头,袍袖一拂,大团雪土飞了起来,落入坟中,将胖子最后的面容也掩盖了起来。

    屋子里,孩子的哇哇哭声再度响起,闵右兮与瑛姑两人都是霍然回头,看向屋内,紧接着场中人影闪动,闵若兮已是消失在众人眼前。

    “殿下!”瑛姑与杨青两人也赶紧跑进屋内,却看到闵若兮已是将孩子抢到了自己手中,紧紧的抱在怀里,而那个女内卫正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

    “殿下,属下有罪,追了数天,终究是只夺回了小公主,小皇子被他们带走了。”杨青低头道:“请公主责罚。”

    “他们逃到哪里去了?”瑛姑问道:“就算他们逃到长安,我也要追过去将小武抢回来。”

    “恐怕他们不会走这么远,我已经下令所有在齐国的内卫,无论如何也要阻拦抢回小皇子,想来对方也知道,回去的路途不会太平,而且关键是,他们也不想小皇子出事,所以我猜想,他们一定会逃往最近的齐国边军大营,而且我最后逮到的齐国鬼影也是这么交待的。”

    “齐国边军大营!”瑛姑神色略变。

    “是的。殿下,大姑,事情出了之后,我便给罗帅去了信息,罗帅已经从昆凌关向齐人发动了进攻,双方已是交战数天了,双方互有损伤,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我们稍占上风。已经将战线向前推进了数十里。”说到这里,杨青略有些兴奋。

    “齐国边军?”闵若兮微微仰起头,“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过去的。”

    “是,殿下,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小皇子小落,而小皇子又在齐国边军大营里,倒也并不急在一时了,这也是急不来的事情,恐怕双方只能先在战场之上见个真章,先打个输赢出来然后才能坐下来谈,想要要回小皇子,最后恐怕还得靠谈判。”杨青毫不讳言的告诉闵若兮,小皇子进了齐人边军大营,武力夺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没有谁能从一支大军的军营里抢出人来,即便是宗师也不行。

    闵若兮沉默片刻,将女儿交给了瑛姑,“瑛姑,你去外面等我一会儿,我想问杨统领几件事情。”

    接过孩子,瑛姑默默的点点头,看了一眼仍然站在一边的那个女内卫,摆了摆头,“跟我出去。”

    屋里只剩下了闵若兮和杨青两个人,杨青知道闵若兮想问什么,微低下头,脑子里紧张的思索着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屋子里的空气都似乎一下子冷了不少。

    “杨统领,坐吧!”闵若兮拉过一张椅子,坐在窗前,在这里,她能清晰的看到外面的内卫正在忙碌地掩埋着同僚的尸体,而最后一座,正是她熟悉的胖子彭武。

    “谢殿下赐坐。”杨青坐了下来,横下一条心,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隐瞒已经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再怎么说,陛下与公主也是嫡亲血脉,就算知道了又如何?木已成舟的事情,便算是天王老子也无法改变了。

    “整件事情,你都全程参与了是吧?”闵若兮看起来极其冷静。

    “是。”杨青点头道。

    闵若兮惨笑起来:“二哥真是好手段,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说郭九龄才是二哥在内卫之中最大的奥援,想不到其实他最大的手段却是那个时候还不起眼的你。”

    “郭统领目标太大,很多事情,他并不方便做。”

    “假抢杨毅和大哥进入诏狱也是你做的?”

    “是的,易容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内卫之中这方面的专家很多,而且诏狱那些人平素能见着太子殿下和杨毅的人极少,就算见到了,也不敢抬头仔细打量,所以有人八九分像,便足以蒙混过关了。”杨青坦然道。

    “西部边军数万人啊,就因为你们,全军覆灭,杨青,午夜梦回,你可曾惶恐不安,可曾大汗淋漓,可曾担心那些人来向你索命?”

    “殿下此言差矣!”杨青昂起头:“陛下与前太子殿下之争,可不是单单是皇位之争,还有国策之争,还有楚人命运之争,用几万人的生死来换取大楚的一统天下,有何不可?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天下终究是要归于一统的,大楚不想做亡国奴的话,就需要一位英明神武,杀伐果决的皇帝陛下,而前太子显然不是合适的人选。这不仅是我的认为,也是绝大多数人的认为。”

    “你们就这样确认,大楚一定会胜利?”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杨青道:“为了这个目标,别说是几万人,便是再多,我们也不会退缩半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