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68.第368章 留客未遂

    闵若兮知道自己在做梦。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知道自己看到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但她就是不愿醒来,不想醒来,那种感觉太美好了,让她不由自主地便想一直沉浸在其中。

    耳边风声呼呼,她被背负着在树林,草丛之中飞奔,眼前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后脑勺还有一把飞舞的黑沉沉的大刀,鼻间嗅着的是一股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有些臭,但却让人着迷。

    那是秦风。闵若兮顿时热泪盈眶,抬手想去抚摸那乌黑的用一根布条缠起来的长发,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无法抬起。

    这是在落英山脉啊,自己这个时候根本就连一根手指也无法抬起。

    闵若兮热泪长流,她已经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只希望这一段路程无边无际,永远也没有尽头才好。

    眼前一花,秦风不见了踪影,自己却置身于一个花团锦簇的院子中,自己坐在秋千之上,正高高的飞向空中,身后,二哥闵若英正大笑着用力推动秋千,让自己飞得更高,而自己,笑得是那么的开心。

    不远处,大哥闵若诚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正微笑着走过来,伸手向飞在空中的自己招呼着,但自己却怎么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秋千之下的二哥欢呼着向大哥跑去,伸手从果盘里拿起一块水果,塞进嘴里大嚼起来,两人低声说笑着,对着仍在飞舞的自己指指点点。二哥甚至将手勾在大哥的脖子上,不知说了什么,两人都是大笑起来。那定然是在说自己了,肯定不是好话。远处,父皇半躺在一张摇摇椅上,惬意的前后摇头,身边,母后轻摇折扇,满面含笑的看着他们仨。

    那时的他们,多年轻,感情多好啊。

    时光啊,求求你停住,不管你停在那一段自己生命中的美好时光都好。闵若兮在心底里拼命呐喊着,却怎么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摇椅上的父皇突然化为了一股青烟,随风远去,眼前的景象如同走马灯似的闪现,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映红天空的大火,一片片倒下去的士兵。

    眼前尽是血红。

    手起掌落,秦风静静的躺在了自己的怀里。

    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这样。

    耳边响起了孩子清脆的哭喊声,瑛姑在哄孩子么?有瑛姑在,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画面再变,她看到了身着皇袍,头戴皇冠的二哥闵若英,在他的面前,一袭白衣的那一个不是大哥闵若诚么?

    他们在说什么?大哥看起来很愤怒,戟指着二哥痛骂,二哥在冷笑,不,他是在狞笑,他的背后是什么,是一把刀,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刀。

    二哥扑上去了,锋利的短刀径直插进了大哥的胸膛,血哗啦一声喷出来,闵若兮觉得眼前完全变成了红色。

    “不要!”她大声尖叫了起来,猛地睁开了双眼。

    “殿下,您醒了!”耳边传来惊喜的声音,“您已经昏睡了两天了。”

    眼前的景象由模糊慢慢的变成清晰,原来真是一场梦。闵若兮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这是在哪里,瑛姑?”

    “这是在太平城,殿下,您现在没事了吧?体内真气运行可还顺畅,有没有滞涩的地方?”瑛姑连连发问。

    “瑛姑,你这是在置疑我的医道啊!”旁边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闵若兮微微转头,便看见瑛姑的身后,着着一个满脸得意的男子。

    “殿下,有我舒畅在此,保管你没事。”

    “舒畅,你怎么在这里?”闵若兮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当时,便是这个男人用一句爱他,就让我带走他,他需要和他的兄弟们在一起,从自己的身边带走了秦风的遗体。记起来了,他是秦风最好的兄弟,敢死营的舒畅。

    “幸亏我在这里,不然这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毛毛雨的问题,在那些庸医哪里可就是不治之症了!”舒畅洋洋得意的道。

    “知道你医术了得,秦风老跟我提起你,把你说得跟神仙似的。”闵若兮脱口而出,然后面色一下子黯淡下来,紧抿着嘴唇,不再说话。

    舒畅心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殿下啊,什么病都是三分治,七分养,你以后可得记得,万万不可大喜大悲,你练的无相神功,情绪如果大起大落是很有关碍的,有些事情,并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是不是,有时候峰回路转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你不知道!”闵若兮叹气摇头:“好吧,你的医嘱我会记得的。现在我应当没事了吧?”

    “现在是没事了,不过呢,你还得静养两天观察观察再说。要知道我可不能跟着你,再出什么事,不见得还能找得着我。”舒畅点头道。

    “是啊是啊,殿下,先静养几天,完全没事了我们再走,有些事情,再急也是没办法的,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正好趁这两天时间有空,好好的理一理有些事情到底该怎么做!”瑛姑赶紧趁热打铁道。

    闵若兮点点头,很多事情,她的确要好好的想一想。

    “舒畅,你在这里,那剩下的敢死营也都在这里吗?”闵若兮拥被坐了起来,问道。

    “也是,也不是!”舒畅微笑道:“公主在上京,一定听过太平军吧,那就是我们,这里叫太平城,是我们的老巢,小猫,野狗都在这里,不过他们现在正率军在外,现在正在长阳郡呢,离这里便是快马也得十好几天的路程呢!”

    “想不到你们千里迢迢逃到了这里,还能做下如此大的事情。”闵若兮摇头:“秦风的部下,当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你们现在是谁领头呢?”

    “这个嘛?”舒畅干咳了一声,“现在我们的老大叫李锋。”

    “李锋?没听说过,是越国人吧,你们来这里,最好的也就是跟着一个本地人了,不过舒畅,我也听郭九龄谈起过太平军现在正在长阳郡攻城掠地,可那里是我们楚国准备开辟的第二战场,既然你们大获全胜,那楚国是不是已经输了?”闵若兮表情有些微妙。“你们,终究还算是楚国人吧?”

    “我们早就不是楚国人了。”舒畅声音也陡地大了起来,但看了一眼闵若兮,神情却又松了下来,“殿下,很多事情是不可改变的,现在我们与楚人,与闵氏誓不两立。”

    “我也姓闵!”闵若兮紧紧地盯着舒畅。

    “你不同,你是秦老大的媳妇儿,在我们眼中,你就只是秦老大的媳妇儿。”舒畅用力地道。“殿下,你安心养病吧,有些事情,说多了未免伤感情。”

    转身,舒畅走得干净利落。

    屋外,王厚等人一直候在哪里,看到舒畅出来,都赶紧围了上来,舒畅摆了摆手,指了指屋里头,又指指屋外头,里头这两位耳朵可都长得很。

    稍稍走远了一些,王厚已是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跟这位说话,费劲!”舒畅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秦风这个家伙究竟要几天才能赶回来?”

    “不好说,但按照将军的脚程,起码也得十天左右。”邹明估算了一下道。

    “十天啊,哪我估计留不住这位!”舒畅摇摇头,“看起来只能弄明白她接下来究竟要去哪里,然后让秦风直接赶过去。嗯,我尽量多留她在这里呆几天。”

    众人尽皆点头。

    第三天,舒畅已是黔驴技穷,他面对的这二位可不是普通人,在她们面前玩小心眼儿稍不留神便会让她们识破。实际上,闵若兮已经起疑了。

    “瑛姑,我已经完全恢复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感觉得到,但那舒畅却一直在东扯西拉的恐吓我,也就是你才会让他吓得六神无主,我觉得这舒畅别有所图。”闵若兮皱起了眉头。

    “殿下多虑了吧,就凭他,也敢打我们的主意?”瑛姑不屑地道。

    闵若兮摇摇头,“不是,他们是秦风的旧部,对他忠心得很,不会对我不利,哪怕我是楚国的公主,我在想,舒畅一定在等什么人?会不会是小猫,野狗他们?”

    “那两个货来了又能怎样?”

    闵若兮偏头想了想,突然一惊:“瑛姑,你说他们会不会是为了孩子?舒畅在这里拖住我,小猫与野狗说不定已经赶过去打我孩子的主意了,孩子是秦风的遗孤,作为秦风的旧属,他们会不会想把孩子抢走?”

    听闵若兮这么一说,瑛如也是悚然一惊,“公主,我现在就去把舒畅拿下。”

    “不!”闵若兮摇摇头:“他们都是秦风最忠心的下属,我不想与他们翻脸,今晚,我们悄悄的走吧。孩子,他们一时不可能找到在哪里。”

    “殿下说得对,不过他们既然知道了孩子的事情,只怕以后麻烦会不小,他们一定会纠缠上来的,得想个法子打消他们这个念头才是。”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闵若兮叹了口气,“我心里乱得很。现在他们极度仇恨大楚,我们的第二战场开辟的事情,就是他们搅黄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