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64.第364章 出事了

    彭武蹲在一头奶牛的腹下,一下一下的挤着鲜牛奶,眼看着两个瓶子装满了,这才站直了身子,呵了呵快要冻僵了的手掌,笑盈盈的拍了拍奶牛的头:“好好表现,等殿下回来了,我就放你们自由自在的去讨生活,瞧见了没,这大山可是绵延不绝,足够你们悠哉游哉了!”

    奶牛仰头,大声的叫唤起来,惹得彭武大笑起来,“能听懂我的话?哈哈,等着吧,用不了多少天了。”

    端起牛奶瓶子,大步走进屋内,将牛奶倒在银壶里,盯着牛奶加热,两个中年宫女侍立在一侧,等到彭武将热好的牛奶端起来,两人赶忙一人递过来一个小小的玉碗,彭武将小碗倒满,“喂食的时候可小心一点,不要呛着了。”

    “彭大人,这话你每天都要说一遍,我们一辈子专门做的就是侍候人的活儿,怎么会出差错?”稍年长一些的宫女笑道。

    “那可说不定,宫中小孩子可不多,你们侍候过几个小娃娃?”彭武哼了一声。

    两个宫女扁扁嘴,这位彭大人也真是忒小心了,但凡是两个孩子入口的东西,都是他亲力亲为,连她们也不许沾手,就是喂个食,这位也瞪着一双牛眼在一边瞧着,好像她们会对两个孩子不利似的,她们可都是有家有业的人,家人都在朝中当官,哪里敢有一丝一毫的异心?

    门吱呀一声轻响,黄元扛着一筐木炭走了进来,“彭大人,刚刚弄回来的,上好的木炭。”

    “你试过没有,一定要无烟的,不然熏着了两位小主子。”彭武转过身,捡起一块炭,问道。

    “您放心,小主子的事情,哪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当然是试过了。”黄元笑道:“彭大人,还没有吃饭呢,我看外头桌上的菜可都有些凉了。”

    “没呢,这不先等着两位小祖宗吃完么?”彭武笑着道,回望两个小家伙已是将碗里的牛奶喝完,不由拍拍手,“完事,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守着,我叫周元给你们将饭菜送进来。”

    “是,彭大人,您只管去安心吃饭吧,这里有我们姐妹俩。”

    “好,黄元,走,咱们去小酌几杯,话说这天气是愈来愈冷,雪也愈来愈大了。”彭武拍拍黄元的肩,“那些暗哨的兄弟们在野外这样猫着,吃得苦头可就多了,这防寒驱寒的东西,可一定要保证。”

    “还是彭大人体恤下属,你就放心吧,这些啊,早就备得妥妥的。再说了,我们这些出外勤的,天生就这命,也都习惯了。”黄元呵呵笑着,两人肩并肩的走向外屋。

    礼泉县,县衙内,杨青脸色阴沉沉的坐在大堂里,原本的县衙大堂里,两排来自京城的内卫按刀肃立,县令立在一侧,簌簌发抖。对于他来说,当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怎么也想不到,他这么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小的山区县,平素连郡府都不怎么搭理的地方,居然从天而降这么一尊大神来。

    内卫统领,对于他来说,可是与皇帝一样遥远的所在,而且看起来,这尊大神降临完全不是什么好事,从抵达开始,这位便没有说过一句话,脸色似乎阴沉得要滴下水来。似乎是一座随时都有可有爆发的火山。

    如果真爆发开来,第一个烧着的会是谁?肯定是自己啊!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自己说不上清廉,但也谈不上贪,这鬼地方,想贪也没啥可贪的啊。偷偷抬头瞄一眼上头的杨青,对方的眼睛似乎一直都盯在案桌上的某个地方,似乎那个地方正在开出一朵无形的花儿一般让他着迷。

    与杨青一样,那些内卫高手们,也一个个面无表情,整个大堂里的气氛压仰得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大堂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如同雕塑一般的杨青霍的抬起头来,他这一头,整个大堂里的人都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一下子全都活了过来。

    一个身上满是雪花的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查到了,查到了。”一边喊着,一边窜进大堂来,“统领,查到了,在卧牛山,在卧牛山!”

    杨青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去卧牛山!”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与那位在一边惴惴不安的县令说上一句话。

    杨青不能不急,昭华公主出上京,明面上皇帝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暗地里,却要求内卫一定要一路照看,保护,绝不允许有丝毫的差错。他也一直很小心在意这件事情,但让他震惊的是,在公主出了上京城第十天,所有暗中跟踪保护的人全都失去了公主的踪影,这可让杨青着急忙慌上了火。

    在禀报皇帝之后,杨青便亲自出了京,一路追踪着寻找而来,在动员了大批的人手之后,内卫终于还是发挥了他应有的功能,一路查到了礼泉县,但到了这里,杨青可就傻了眼儿,礼泉县几乎全都是山区,面对着延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头的被大雪覆盖的大山,杨青一时之间,束手无策。

    这里已经靠近齐国边境,更让杨青疑惑的是,公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说是出门散散心,这未免也走得太远了一些,而且地方也不对。

    接下来的数天里,杨青心中的震惊已经无以复加了,因为他的手下调查出了郭九龄和他的大批属下也曾在这里出没过。

    公主与郭九龄想做什么?他们联袂到了这个地方有什么目的?杨青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想起一个人,一个久已失踪的人,这才猛然醒悟过来,想到这个人,杨青顿时大汗淋漓,纵然是在数九寒冬,身上也一股股的燥热。

    杨毅,那个已经消失了数年,无影无踪但内卫却一直没有放弃追踪的人,难道说郭九龄查到了杨毅的下落?

    如果郭九龄查到了杨毅的下落,而公主此来的目的又正是这个杨毅的话,那就糟糕了,杨青简直不敢想象杨毅如果落在了公主的手里那可怕的结果,皇帝陛下一直想捂住的事情,便即有可能被公主殿下知道。

    找到他们,必须找到他们。

    一个应当死的人却还活着,他的破坏力有多大,杨青心中很清楚。那件事情并不是天衣无缝,如果让闵若兮从杨毅嘴里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翻身上了战马,一鞭重重的击下去,战马长嘶一声,向前奔去,溅起满天的雪花,顷刻之间,数百名内卫高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瞬间便从县城消失了。

    直到他们离去,可怜的县令还是没有搞清楚,究竟杨青杨统领想要找的是什么,他们又找到了什么。

    卧牛山,已经到了礼泉县的边缘地区,越过卧牛山,再向前数十里,便已经进入到了齐国境内,停在卧牛山下,仰望着白雪皑皑的高山,杨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抚上刀柄。

    “记好了,到了之后,如果发现杨毅,立即格杀。”杨青咽了一口唾沫,道。

    “统领,公主殿下在哪里,而且殿下身边还有一个瑛姑!”一名将领低声提醒道。

    “就算你们死光了,也得把杨毅杀死。”杨青厉声道,但心里终究是有些发虚,公主已是九级高手,而瑛姑,更是已经超越了这一阶段。

    “公主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我们一定有机会,杀了杨毅,我们再向殿下请罪!”他接着道。“分散,上山,四面包围。”

    “遵命!”几名将领拱手一揖,转身匆匆而去。

    看着渐渐消失在风雪之中的部下,杨青咬了咬牙,手握着刀柄,沿着昭华公主闵若兮曾经走过的小路向着内里走去。

    依稀已经能看到掩隐在山间林木之中的房屋,杨青的心不由得咚咚的跳了起来,毕竟他马上要面对的人,不但武道修为要比他高,身份更是让他最为忌惮的。

    可是为了皇上,该下的决心还是一定要下。

    “统领!”前面传来一个人的惊呼之声,“你看!”

    沉思中的杨青被前方属下的惊叫之声唤醒,向前几步,眼瞳顿时收缩,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路边,一棵大树下,一团隆起的白雪之中,一只惨白的手伸了出来,猛抬头,这株大树之上的雪几乎没有剩下多少。

    不用他发话,两名内卫已是飞跑过去,扒开那只手上的积雪,一具尸体浮现在众人的面前。在那人身上摸索了几下,一名内卫手缩回来,手里已是多了一面牌子,只是看了一眼,已是惊呼起来,“是内卫,是我们的人。”

    杨青急走几步,一把抢过牌子,看了上面铭刻着的编号,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是郭九龄的人,怎么会死在这儿。”

    翻过牌子,看到牌子后面刻着的周春两个字,杨青打了一个寒噤,周春是郭九龄的老部下,他也是知道的。

    “快走,出事了。”他大叫起来,足下发力,猛的向着房屋的方向冲去,几乎在他疾冲而去的时候,周边警哨之声连绵不断的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