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64.第364章 战争,开始了

    门虚掩着,杨青飞奔而至,一脚便踢飞了门板,目光所及之处,心中更是凉了半截,一个人头朝外倒在门槛之上,半开的门扇之上溅满了鲜血。

    冲进屋内,墙角处,一个身材胖硕的人倚靠在那里,头颅下垂,一看那人的身形,杨青立刻便知道那人是昭华公主的近身侍卫彭武,那个从落英县一路随着公主殿下返京的坐探头子。

    风一般的掠过厅堂,直奔一侧厢房,身子却陡然定在了屋门口,两个中年的宫女一个倒在床上,一个斜躺在床下。

    目光缓缓的落在床前的两个小小的摇蓝中间,那里头,空空如也。

    孩子!杨青的心咣当一下落到了谷底。

    “统领,快来啊,彭武还有一口气。”外头传来了惊喜的大叫声,杨青霍的转身,奔回到了厅堂当中。

    一名内卫半蹲在地上,将彭武的头搁在自己的大腿之上,一边拼命的为彭武推宫过血,输入内息,一边大声的叫喊着。

    眼皮微颤,彭武艰难之极的睁开双眼,看到近在咫尺的杨青,嘴唇微张,想要说点什么,却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彭武,怎么一回事,发生了什么,公主去哪里啦?”杨青喊道。

    彭武的眼中露出惶急之极的神色,看得出来,他想努力的发声,却怎么也无法说出一个字来,随着他的用力,七窍之中的血一股股的向外喷了出来。

    “统领,他被内力震伤了内腑,如果不是他胖了一些,早就没命了,可即便这样,他也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罢了,现在只怕开不了口。”抱着他的内卫道。

    “拿盘古丹。”杨青反手向后伸出。

    内卫一惊,“统领,一用盘古丹,他,他可就没救了。”

    “拿来!”杨青厉声道。

    手里握着一枚淡黄色的药丸,杨青举在彭武面前:“彭胖子,你听着,我现在必须要知道公主的下落,还有孩子的下落以及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只能委屈你了,吃了这枚药,你活不了,但我说不定还能做些什么,听明白了吗?”

    言毕,将这枚淡黄色的药丸投入彭武的嘴中,手上内息轻轻一松,咕咚一声,药丸被送入到了彭武的腹中。

    几个呼吸之间,彭武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渐渐的显出了红晕。

    “快,快去救小王子和小公主,他们,他们被齐人鬼影儿抢走了。”能说出话后的彭武,第一句话便让屋里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公主去那里了,瑛姑呢?”

    彭武略有迟疑。

    “快说,公主去哪里了?”杨青发狂一般的吼道,如果公主在此,瑛姑在此,什么人能抢得走这两个孩子。

    “公主,瑛姑还有郭统领去了登县,杨毅在哪里,这里,只有我和一些内卫照看着孩子,齐人不知怎么得知了消息,偷袭了我们,死光了,我们的人都死光了,杨统领,快去追,还来得及,他们,他们跑了还不到一个时辰。”彭武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促,那名抱着他的内卫,眼中露出了些许悲伤的光芒。

    这是最后的回光返照了。

    一柱香功夫过后,杨青从屋内走了出来。刚刚,彭武死了,他把所有的人都赶出了屋子,屋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当他踏出房门的时候,门外的院坝里,已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二十余具尸体,都是内卫,隶属于郭松龄的外勤队伍,基本上杨青都不认识。这些尸体是从山上各处找出来的,明显是设置的明岗暗哨,现在却也一个也没有逃脱。黄元和彭武是他唯一认识的两个,现在也都躺在他们中间。

    “符海。”他声音低沉的叫道。

    “统领,末将在。”一名身材瘦削的汉子应声而出。

    杨青看着他,“你轻功好,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昆凌关,告诉罗帅,齐人鬼影越过边界,袭击了公主侍卫一行人等,杀死我内卫二十余人,抢走了闵文公主与闵武王子。”

    “遵命。”符海用力点头,一个转身,飞一般的掠走。

    “符江,你赶填登县,尽全力找到公主殿下他们一行,彭武临死前告诉了我们,杨毅化名石磊,就躲藏在登县齐国驻军之中,公主他们应当在那里,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一切。”

    “明白。”

    两人一走,杨青的眼神慢慢的变得凶恨起来了,慢慢的扫过此刻聚集在院坝里的数百名内卫,厉声道:“鬼影无法无天,潜入我国,劫走我大楚的王子公主,是可忍孰不可忍,现在所有人等,立刻追击,碰上鬼影的人,杀无赫,追不回王子公主,我们也不用回来了,兄弟们,我不想多说什么了,我只想说,为了我们自己的家人,拼命吧。”

    队伍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一名将领问道:“统领,他们已经跑了约一个时辰,如果他们已经越境,我们怎么办?”

    “这还用问吗?他们敢来,我们就敢去。追,追到天涯海角,追到我们的人死光,也要找到公主和王子的下落。”

    “明白了!”

    “如果实在找不到了,那就随意行动吧,烧,杀,抢,掠,将齐国搅一个天翻地覆,传递命令给你们所到达地区的所有大楚内卫坐探,行动起来吧,制造一个个血淋淋的事端,让齐人明白,他们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明白!”数百名内卫轰然应声,他们都清楚,这一趟出战,只怕回去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了,区别只在于他们能制造的战果又多大。

    一队队的内卫消失在杨青的眼中,最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低头,再看了看院坝里那码得整整齐齐的数十具遗体,杨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战争,开始了!”

    是的,战争开始了!对于原本双方就崩得极紧的神经来说,这如同等于公开宣战的一份战术,杨青想不通为什么齐人要劫去两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娃娃,但毫无疑问,大楚皇帝是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哪怕这两个娃娃的出任并不是他所喜欢的。

    昆凌关,罗良踌躇满志,他来到昆凌关执掌东部边军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他忍得很辛苦。老皇帝曾经评价他是一柄双刃剑,有可能伤敌,却也可能伤己,所以一直不肯重用他,而一直力挺程务本,而程务本却也不负老皇帝的重托,在东部边军的主帅位子上一呆就是近二十年,硬生生的赢得了楚国铁壁的称号,这让罗良异常忌妒,就算他身为宗师又如何,更多的楚人知道的是程务本而不是他。

    他想要名垂青史,想要成为大楚史上最强悍的武将,所以他投靠了野心勃勃的闵若英,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东部边军主帅这个大楚最为重要的位子。这两年里,他时常用老皇帝的话来警告自己,要隐忍,不能急功冒进。

    作为一位宗师,当他沉下心来要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他的确可以耐下性子来,一点一滴的从零做起,否则,他也不可能有如此的武道修为,当他抛弃了急功冒进的时候,他也便成了齐人眼中又一个厉害的敌人。

    他继承了程务本大部分的衣钵,却又在一点一滴的慢慢地剔除程务本的影响力,在尽量保持东部边军原有的传统上的同时,他又慢慢的将自己进攻的特性开始融入这支军队,不得不说,他成功了,东部边军现在攻有力,守有序,战斗力是直接的提升了一个档次。

    大战需要一个引子,双方现在都绷紧了每一根神经,不知从哪里蹦出一点小火星,就能引起燎原大火。

    两手拈起一枚黑子,啪哒一声落在棋盘之上,罗良得意地看着傅抱石,“傅兄,你又输了。”傅抱石有些丧气的看着棋盘,白子一条大龙被黑棋堵死了一口气眼,已是无力回天,这条大龙被剿,他已是满盘皆输了。将手里的棋子扔回棋盒,他耸耸肩:“棋秤一道,我们这些武人与你们这些统兵大将相比,的确是差了不止一筹,你让我一子,我仍然是满盘皆输。”

    赢了棋的罗良心情极好,满面笑容:“傅兄,你我各有擅长,说到统兵带将,我自然是要高明一些,可你的武道修为,就要高我一个层次了,不过咱们两人所追求的不一样,倒也不必互相攀比。”

    傅抱石因为相助杨致逃跑,最后不得不带领数百外万剑宗弟子来到昆凌关军前效力,算是给了闵若英一个答复,对于闵若英来说,他上位之后,万剑宗的态度一直是不哼不哼,借着杨致事件重新将万剑守绑上自己的战车,却也是一件划算的事情,跑了一个杨致,但昆凌关却多了一位宗师级的高手,还加上数百精英弟子,怎么算都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一个小小的杨致,就算他是九级高手又如何,就算他将来能晋位宗师又如何,在闵若英眼中,都是一个成不了气候的小爬虫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