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62.第362章 震荡

    王厚的心情不太好,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喝着闷酒,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此刻在他眼中,已是毫无意义。今天是他的生日,女儿特地从太平城回来给自己祝寿,但老头儿与女儿话不投机,三言两语之下,女儿跑了,将他一个孤老头子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这里。

    他很是恼火,真是儿大不由爹娘,自己还没有说几句呢,女儿就将自己噎了一个倒仰。你说一个二十二的大姑娘,到现在个人的终身大事还没有眉目,能不让做父母的担心吗。这孩子的娘去得早,自己又当爹又当妈,当真是将她惯坏了,一言不合便翻脸了。

    女儿从小便极有主意,以前自己还为这一点而暗暗得意,自己这些年的教育还是颇有成效的,但这种主见一旦与他的意思相悖之时,可就让他极是不爽了。

    女儿说不上国色天香,但却也是端庄秀丽,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女儿可不是那种绣花枕头,而是实实在在的腹有锦囊的奇女子,但越是这样,女儿的终身大事便越是让他挠头,一般的人,别说他看不上,便是女儿,也是不会拿正眼瞧一下。

    最先他是有意秦风的,但随着对秦风的了解越来越深,他已是明白,女儿这样的,只怕不是秦风的菜,更何况,秦风已经有了一个刻骨铭心的爱人,而且那人的身份可不是他们这种小门小户能比的。虽然说现在两人天各一方,但终有一天,他们有极大的可能会走到一起,女儿真跟了秦风,到了那个时候,必然得拿低做下,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女儿来说,必然是难以接受的。

    就是他,也不愿意啊。闵若兮就算是公主,身份尊贵,可谁家的女儿不是自己父母的小公主呢?而且随着太平军的发展,将来自己的女儿也不见得就比公主的身份差了多少,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女儿现在可是太平军中的重要的官员之一,是能参于核心决策的人物。

    昭华公主,的确是一个奇女子,但说到才能,不见得就比自己的女儿强了。

    他可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将来受什么委屈。

    但接下来,王厚的烦恼可就随之而来了,先是有人向他吹风,齐国的那个大人物束辉对自己的女儿有不轨之心,他暗自留意良久,终于是发现了苗头,这可不行,束辉是什么人?那是齐国的大将,现在太平军虽然与齐国好像是盟友,但这种盟约极其脆弱,不定什么时候就啪的一声断了,到时候,女儿夹在中间,该如何自处?

    这岂不是自找烦恼。

    问题是,女儿看起来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追求的滋味,不答应却也不拒绝,这可是一个危险的游劲,作为过来人的王厚自然是担心不已。

    紧接着,马猴在一次回到太平城之后,回去经过丰县的时候,神神秘秘的跟自己说舒大夫对女儿很有好感,这倒让王厚大喜过望。

    舒大夫那人邋遢是邋遢了一点,平时也大大咧咧太过于随意,但他有才啊,更重要的是,他在太平军中的地位,那可是仅次于秦风的,别看他平时根本就不插手任何的军务政务,但是只要看一看小猫,野狗,马猴这些人对舒畅的尊敬程度,就可以看出他的重要性来。而且,秦风与舒畅那可是称兄道弟,不分彼此。

    如果女儿当真与舒畅能共结连理,对于王家的将来,那可是大有帮助的。随着沙阳郡加入太平军,大批沙阳系官员自然也随之进入了太平军体系,他们中,人才可是大把的都是,比方说那个权云,在施政,亲民,管理方面的才能,便远远不是自己能比的。

    女儿是很强,但终究是女儿啊,将来生了孩子,也绝不会跟着姓王,王家的那些旁系子侄,该提拔的也得提拔,问题是自己已经过了六十了,就算身子再棒,又还能蹦哒几年呢?王家想要发达,那总得有个强有力的后盾才行啊,舒畅岂不是不二人选。

    可自己借着今天生日,小饮几杯借着酒意正式与女儿谈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女儿先还是吱吱唔唔,接着可就翻了脸,桌子一拍,扬长而去了。

    亏得自己为了过这个生日,特地从沙阳郡回到太平城,不就是想与女儿一起过个快快活活的生日嘛,现在倒好,一桌子菜都冻硬了,每一碟都没怎么动筷子。

    提起酒壶,他站了起来,还是去找刘老太爷那个老狐狸去讨讨主意,那老家伙见识多,本领大,或者有这个本事能解开自己眼前这个最大的难题。

    太平城中的这片区域,规划是便是整个太平城的核心,重要人物,全都住在这里,刘老太爷到了太平城,这里自然有他的一席之地,两人所住的地方,相距倒也不远。提着酒壶,摇摇摆摆不大会儿便已是走到了对方的门口。

    刘老太爷的门适时打开,看着那老狐狸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口,王厚不禁感叹,这些修练武道的家伙,一个个都差不多是怪物,倒像未卜先知似的。

    “心里烦,找你来喝酒。”他扬了扬手中的酒壶。

    “知道,先前王小姐愤怒而去,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刘老太爷笑着道。

    王厚脸色一变,“你居然听墙角,这可有失身份!”

    “这用得着听墙角嘛?那么大的动静,我虽然老了,但这耳朵却依然灵敏得很,有时候啊,我也苦恼着呢!”刘老太爷哈哈大笑。

    王厚哼哼着便向里走,“就算如此,你也不该听我们父女的私房话。”

    “你找上门来,不是与我说与王小姐有关的事情?”刘老太爷大笑。“请进吧!”

    王厚跨进房门,刘老太爷一手拉着门板正想关上门,手却突然僵在了哪里,本来松驰的身子一下子挺直了,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如同一杆标枪一样,不但没有进房,反而一步跨了出去。

    “怎么啦?还不进来?”屋里传来了王厚的问话。

    “王老弟,呆在屋里,不要出来。”刘老太爷回身,手一招,倚在墙角的那根铁拐杖已是长了翅膀一般的飞到了他的手中。

    与此同时,相隔不远处,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屋顶之上,两眼紧张地看着黑暗之中的远方,刘老太爷回望了一眼,那人却是洛一水。

    “小水,小心一些,来人很厉害!”他高声招呼道。

    小水没有答理他,瞅了他一眼,又转回头去,看向深沉的夜色。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的射了出去。

    刘老太爷紧张地盯着前方,一声巨响,刚刚飞出去的洛一水又如同炮弹一般的飞了回来,在空中一连几个筋斗,落下地来,竟然还是扎不住阵脚,蹬蹬连退数步,恰好退到了刘老太爷身边。

    刘老太爷大惊失色,洛一水虽然神智不清,但一身修为却是远在他之上,已是到了九级巅峰,全力一击,在对手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眼前黑影闪动,院子之中突然多了一个人,让刘老太爷震惊的是,来者不但是一个女人,她的背上,居然还背着另外一个人,看身形,也是一个女子。

    “宗师!”他失声道。

    “差一点!”身旁的洛一水死死的盯着前方那个全身着黑,连脸也蒙起来的女人。全身骨骼啪啪作响,院子里的积雪簌簌飞起,如同被龙卷风卷起一般,向着洛一水飞来。

    刘老太爷高高的举起拐仗,洛一水虽然脑袋不清楚,但对于敌人水平的判断却是不会错的,宗师差一点,那也是半步宗师,比自己的水平可要高多了,现在唯有与洛一水联手出击,或者还有一线胜机。

    “舒畅在哪里?”出乎两人的意料之外,对面的黑衣女人并没有向他们出手的意思,而是直接开了口。“让舒畅出来。”

    缩在门边的王厚此刻是心中狂跳,让洛一水都吃了亏的人那是何等的厉害他还是清楚的,虽然他不懂武功,但与这些人一起相处久了,多多少少还是懂一些的,眼见着突然莫名其妙的来了这样一个强大的敌人,看刘老太爷和洛一水的模样,那是要拼命的架式啊。

    正自彷徨无计的时候,对方突然开口让他却又在满天阴霾之中看到了一丝亮光。

    “你是谁?怎么知道舒畅在这里?”他冲了出来,大声反问道。

    “我叫瑛姑,舒畅他知道我,快快让他出来救人。”瑛姑厉声道,“要是公主死了,这太平城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公主?”瑛姑话一出口,整个院子里的人一下子全都呆若木鸡,当然,除了一个,洛一水。身旁的刘老太爷看着他的气势愈聚高,不由大急,可是这太平城能让洛一水住手的也只有一个。

    正在狂急之时,院子外头响起急骤的脚步声,一声清脆的住手之声传来,随着这声住手,呼拉一下,洛一水便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院子外,一群人涌了进来,为首数人,正是王月瑶,站在他身边的,便是舒畅。

    “瑛姑!”他失声叫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