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60.第360章 细节

    瑛姑在屋里翻腾了几下,找出一壶酒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小杯,倒满了酒,放在闵若兮的面前。

    “公主,天寒地冻的,喝一点暖暖身子吧。”瑛姑道。

    闵若兮端起酒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眼睛却没有瞄向仍然跪在地上的杨毅。而是毫无焦距的看着墙壁。

    找到了杨毅,她却不知自己该不该问下去。

    与闵若兮的犹豫不同,郭九龄却是恨透了杨毅,一来是因为左立行数万大军的毁灭直接导致了西部边境的糜乱,二来因为杨毅的背叛而导至了内卫在齐国的谍报系统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幸存下来的十无一二了。

    拖过一把凳子,他坐在杨毅跟前,怒目瞪视着这个以前的同僚。

    “杨毅,你没有什么跟我说得吗?”他狠狠的问道。

    杨毅抬起头,看着这位苍老得自己几乎快要认来得的前同僚,认真的想了想:“如果你是问在齐国的内卫系统遭到出卖而被破坏的事情,我无话可说,因为这就是我干得。”

    啪的一声脆响,怒气勃发的郭九龄抬手扇了对方一记耳光,以杨毅现在与他的差距,是可以轻易避开的,但杨毅却没有躲,而是梗直了脖子,硬生生的受了这一掌,脸庞上立刻浮起了五个鲜红的指印。红慢慢的变紫,杨毅却仍然瞪着眼睛看着对方。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些都是你的同僚,很多人都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郭九龄有些痛心地道。

    “为什么?因为我要活下来。”杨毅冷笑着道:“我想要活下来,我的一家老小都要活下来,我还想活着看着闵若英最后到底会落到一个什么下场!”

    听到这句话,闵若兮霍然回头,盯着杨毅,“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与大哥,不,闵若诚合谋,害了西部边军数万大军,连累西部边境无数百姓流离失所,伤亡惨重,你,百死难赎其罪。”

    杨毅转头,看着灯光之下的闵若兮,眼中浮现的却是一丝怜悯的光芒。

    “殿下,在齐国的内卫系统是我亲手毁掉的,我做了,我便认。但那件事却不是我做的,也不是太子做的。”杨毅一字一顿的道。

    屋子里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郭九龄转头看着闵若兮,瑛姑看着闵若兮,杨毅也正在看着闵若兮。

    半晌,郭九龄将目光重新投回到杨毅的脸上:“一派胡言,安帅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调查得一清二楚,证据确凿,是你一句话就想否认得吗?”

    “是啊,那些本来应当活着的人,都死了,我这个也该死的人,现在却成了楚国最大的叛徒,这件事情的确是证据确凿啊。”杨毅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一个重要的证人都没有活着,什么叫百口莫辩,这便是,郭九龄,我们两个在内卫之中,这样的事情做得也不少是不是?”

    闵若兮盯着白玉杯里清澈的酒液,脑子中闪过的却是大哥闵若诚被自己一掌打在墙角时的情景,闵若诚也是这样抬着脸,脸上是与杨毅一模一样的嘲讽的笑容,也是在这样问自己。

    “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么?”

    自己信吗?闵若兮的手微微颤抖起来,猛地举起酒杯,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转过身来,看着杨毅。

    “好,你说不是你做的,那么,便给一个说法,让我相信不是你做的。”

    “多谢殿下给臣一个辩白的机会。”杨毅点了点头。“不过这件事,说起来话就长了。”

    “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瑛姑冷笑着道。

    “在大楚之时,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太子殿下的支持者,郭兄,你是二皇子闵若英的坚守拥护者,我们两人意见相左,平素互相瞧不顺眼,经常对着干。”他看着郭九龄,道。

    郭九龄哼了一声。

    “西部边军决定对秦国发起一次大规模的攻击,在军事计划上呈到朝廷的时候,你破获了兵部侍郎鼹鼠大案,这件事情,你瞒住了我。借着这件事情,你与二皇子他们一起策划了新的军事计划。这件事情做得极为隐秘,整个朝堂当中,晓得的人廖廖无几。”

    “可惜还是被这个叛贼知晓了,这才导致了西部边军的惨剧。”郭九龄恨恨的道:“我恨不得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你错了,这件事情,在你离开京城陪伴昭华公主去西部边境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杨毅摇头道。“我知道这件事,是你们离开上京十好几天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的。”

    郭九龄神色一凝,“你撒谎。”

    时间上的差异对这件事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如果按杨毅所说,他当真是在郭九龄离开上京城十数天后这发现这件事情,那就算他马上与太子制定了泄密给秦人的计划,在时间上也是完全赶不上的。因为即便秦人得知了楚军新的计划,那么大军调动,设下包围,这些事情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即便做到了,这么大的动静也不可能瞒得过老到的左立行。

    这件事情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在计划制定之初,就已经被他人知晓,秦人早就知道了楚军的计划会变动,提前调动兵力,成功地骗过了左立行。

    “我有什么必要撒谎?”杨毅苦笑:“今天,我自知必死无疑,就算我否定了这件事,凭着我出卖大楚内卫在齐国的谍报网络一件事,你们也必杀我无疑,如果真是我做的,我何必否认?”

    “不要忘了,你与太子曾悄悄地潜入昭狱,提审了那刘震。”郭九龄怒道,这也是最后安如海确认太子阴谋的最重要的证剧之一。“你们想杀人灭口,却意外失手,留下了一个活口。更忘了那将册子清理干净,也忘了诏狱之中去的人实在太少,虽然登记册上那一页被你们撕走了,但仍然留下了夹缝里的纸屑和下一页上的印记,你也是干这一行的,知道从这些推断出真相并不难。”

    “问题就是在这里,我也是从这里发现问题的。”杨毅笑了起来,“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郭九龄,我没有去过诏狱,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也去过诏狱。”

    “你在说梦话吗?”郭九龄大为不解。

    杨毅仰起头,似乎陷入到了长远得太久的记忆当中。

    “哪一天,正是我在内卫当班。下午我在衙门内巡视的时候,一名内卫很惊讶的看着我,那模样似乎是见了鬼。虽然他极力掩饰,但又怎么瞒得过我去。”杨毅缓缓地道:“我将他带到值房,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不等郭九龄说话,他接着道:“料你也猜不出,他说他刚刚在诏狱之中见过我,我此刻更应该在诏狱之中,怎么会在这里?”

    “不但是他吃惊,我也吃惊。”杨毅道:“特别是当我得知那时与我同行的还有太子时,我心中的震惊更加无以复加。郭九龄,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这个人应当还活着,他叫裘正,是诏狱狱长的侄子,那一天他是去找他叔叔的,当时他说看见我与太子进去的时候,吓得躲进了他叔叔在诏狱中的一个密室里,那个密室就是狱长的值房内,你回去应当能找到。”

    “他看到我签了字,看到我陪着太子去了牢房,他便立刻离开了诏狱,回到了内卫衙门,可是不想,他又在那里看到了我。”

    杨毅哈哈大笑起来,“人在做,天在看啊!我一听之下便大惊失色,有人易容成了我的样子,陪着太子去了诏狱,是不是要图谋不轨,当时我是这样想的。当我赶到诏狱的时候,那个假扮我的人已经离开了,但那个值守的狱卒看到我时问我的一句话,更是让我心冷了半头,那人叫胡小四,他说杨统领,你刚刚离开,怎么又回来了?”

    “我没有理他,翻开了登高薄,那里面赫然有我的签名。我进了诏狱,我见到了刘震。”杨毅叹息道,“出来的时候,我撕了那页纸,虽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但有人这样做,定然是要对我,对太子不利的。不过那时我心神激荡,满心惶恐,有些细节没有处理到位。”

    “现在想想,那时的我还是太天真了。我只想到有人想对我不利,却没有想到,这只是那人的惊天大阴谋中的一步棋子而已。”杨毅苦笑起来:“我既然察觉到了不对,当然想到要自保,所以我找了个机会,将自己的家人先送走了。我一个人留在上京中,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他瞪起眼睛,看着郭九龄:“消息传来了,却让我犹如五雷轰顶啊,西部边军全军覆灭了。数万军队啊,死得那么彻底,郭九龄,你与我都是从军队中出来的,要做到这样的事情,当真是比登天还难啊,秦人是如何做到的。我反复的思索着这件事,终于,我将这件事与诏狱之事联系起来,不瞒你说,我当时便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